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四十七章囚月楼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1-12-01 23:50:44 全文阅读

她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风轩听到苏霁月的话,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随即缓缓说道:“没有,你听谁说的?”

他不希望她担忧,若是她知道了,那肯定是……

苏霁月见他不愿意多说,便也就作罢。只是她还是想要探究竟,看看这长生门究竟发生了什么?

风轩离开了,独留苏霁月站在那沉思。

苏霁月去了慕言的房间找他,却发现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夜色降临,苏霁月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色,瞧着月亮周围布满乌云,苏霁月觉得背后一阵阴凉,好像有些东西在背后吹了一口凉风。

苏霁月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手

臂。

突然,一道黑影从自己的身边闪过,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那是什么东西?她好像看到了一团黑影从空中闪过,直接朝后山飞去。

苏霁月打开门直接往后山小跑过去,只是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竹子,眼底闪过一抹担忧,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是他看错了吗?

苏霁月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血迹。

她蹲下身子用手指沾了血迹,放在鼻尖嗅了嗅,随后发现地上有一排血迹。

苏霁月寻着血迹的方向走过去,便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正在远处,而他的手里正抓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他眼眸一恨,直接趴在男子的肩膀上将他的血吸干。

那人面色狰狞直接倒在地上,眼珠子睁得很大,眼底夹杂着一抹不可思议。

苏霁月不可置信,紧紧捂着嘴巴望着眼前的男子,着实没有想到……

男子突然听到声响,回过头来看到苏霁月正呆滞站在那里,他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他急忙伸出手挡住自己的脸,然后背过身子,生怕自己这模样被苏霁月瞧见。

“慕言,是你吗?”苏霁月有些不确定喊道。

慕言不语,只是紧紧望着不远处,神情复杂,紧紧握着拳头。

苏霁月见他迟迟不回答自己的话,便抬起脚步准备朝慕言的方向走过去,谁知道刚走了两步。

她的耳边传来一道清冷焦急的声音:“不要过来。”

苏霁月愣了一下,有些疑惑,朝他缓缓说道:“慕言,是你吗?”

慕言压低声音望着苏霁月缓缓说道:“姑娘认错人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即便是化作灰,她也能听出来这个声音是慕言,只是他为何要瞒着自己呢?

难道是害怕她会嫌弃他吗?

“慕言,你为何不愿意和我说话。”苏霁月跑上去紧紧抓着将慕言的手,焦急问道。

慕言不语,直接将他的手拿掉,沉声道:“姑娘若是再不离开,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了自己了,若是她再不离开,他怕自己会做出伤害他的事。

为何,她就是不明白呢?

也不知道苏霁月究竟如何想的,为何她就是不明白呢?

苏霁月不愿意离开,她好不容易见到他,怎么能离开呢?

“慕言,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愿意和你一起承担。”她的命本就是慕言救的,就算是把命送给他,她也甘愿。

只是为何他要躲着自己呢?

难道在他的眼底自己就是怎么不堪的吗?

自己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吗?

慕言闻言微微一愣,着实没有想到苏霁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苏。”慕言只觉得心口一暖,喊道。

苏霁月望着他脸上的绒毛,还有那深邃红色的眼睛,她有些心疼道:“这段时间,你一定很煎熬吧。”

她终于明白了,原来拯救慕言是有代价的,而这代价就是慕言入魔。

他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甘愿呢?

慕言不语,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变异的画面,他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神情痛苦。

为何会变成这样呢?

“慕言,你这么了?”苏霁月见他脸色痛苦,担忧道。

慕言直接将她推开,抱着自己的脑袋,望着苏霁月怒斥道:“你不要过来。”

苏霁月没有防备直接摔在地上,手臂划了一抹伤痕,嫣红的血液流了下来。

慕言闻到血腥味,眼睛子变得通红,身体变得有些亢奋,他望着苏霁月的方向。

苏霁月望着正朝自己靠近的慕言,见他嘴里露出两个獠牙,浑身散发着冷气。

她从未见过如此寒气逼人的慕言,犹如黑夜里的魑魅魍魉,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

苏霁月摇了摇头,使劲往后退,嘴里一直喊着:“不要。”

只是失去理智的慕言,怎么可能听到苏霁月的话呢?

苏霁月看着眼前的慕言,绝望的闭上眼睛,若是她的死可以唤醒慕言,那她愿意将这命给慕言。

只是为何,她会如此难过呢?

哦,她是接受不了天之骄子的慕言沦落成这境界,她终究还是接受不了……

若是他清醒之后,那他岂不是很后悔?

他怎么能忍受自己的身上有污点呢?

若是她没跟着他回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呢?

慕言,对不起,若是有来生,你千万不要遇见我。因为遇上我,就没有好事发生。

苏霁月觉得自己就是个祸害……

突然,苏霁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进怀里,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

她抬起头来一看,才知道风轩不知道何时出现,她望着他喊道:“风轩。”

风轩点了点头,一个回身便将她放在地上,望着不远处的慕言声音沙哑道:“他已经不是原来的大师兄。”

苏霁月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看着风轩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慕言会变成这样?”

风轩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苏霁月眼底闪过一抹落寞。

正当两人还在沉思的时候,慕言眼底闪过一抹狠戾,有些不满地看着风轩。

“找死。”慕言沉声道。

言罢,便直接朝风轩出手,招招致命,想要躲他的性命。

风轩一边躲一边退,生怕自己伤害了慕言。

翌日。

苏霁月听到一阵嘈杂声,她起身想起了昨夜的画面,眼底闪过一抹落寞。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她直接起身打开门,直接朝广场的方向走去。

跑了一小段,突然遇到风轩,望着她焦急道:“风轩。”

风轩听到了苏霁月的声音,扶着她快要摔倒的身子,焦急道:“丫头,你怎么了?为何如此匆匆忙忙?”

苏霁月想起来昨夜遇到慕言的事情,望着风轩问道:“慕言呢?他现在在哪里?”

风轩眼底闪过一抹落寞,缓缓说道:“师兄他现在囚月楼。”

苏霁月闻言,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错愕。

“囚月楼?”她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风轩见她满脸疑惑,解释道:“囚月楼是囚禁那些犯了错的长生门弟子,若是他们还不知悔改,那就要实行长生门门规。”

苏霁月有些疑惑,眼底闪过一抹疑惑,轻声说道:“那像慕言这样的情况,会怎么样?”

风轩摇了摇头,一脸哀默,望着苏霁月缓缓说道:“大师兄这种情况,恐怕会处极刑。”

极刑?苏霁月怔了一下,嘴里一直低喃这几句。

“你们那时候用了什么办法救慕言?”苏霁月突然想起那时候慕言没了气息,是他们救了他。

“九尾妖狐的内丹。”风轩并没有打算隐瞒苏霁月。

事已至此,说再说的话都没用了。

“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慕言用了九尾妖狐的内丹会坠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今日的结果,你为什么还要救他?”若是慕言知道自己是因此才捡回一条命,那他一定会痛苦不堪。

她多么高傲的一个人,这么能接受这样的方式呢?

风轩不语,只是眼底闪过一抹悔恨的泪水。

他知道慕言会坠魔,只是没有想到会怎么快……

“你们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这样做?”苏霁月捶打着风轩的胸口,质问道。

风轩闭上眼睛,并没有和安检员解释。

他以为自己可以找到办法解救慕言,只是未等他找到办法慕言就已经变异了。

大概是累了,苏霁月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隐隐泛着泪光,盯着望着不远处。

囚月楼。

苏霁月望着眼前这个形似牢房的地方,看着眼前各色各样的刑具,身子一阵阵发凉。

她环顾四周寻找慕言的身影,只见他四肢全被铁链拴住,还是那一副半妖半人的模样。

“慕言。”苏霁月望着眼前的人儿,声音沙哑说道。

慕言听到声音,望着眼前的猎物,发了疯似的想要向前。

苏霁月见他这丧失理智的模样,胸口微微一疼,若是知道会是今日这样的结果,那她宁愿慕言……

“慕言,我知道是你。”苏霁月望着眼前的人,轻声说道。

她知道他还是他,他如今变成这模样,不就是想要吓唬她吗?

他以为这样,她就会害怕?

她苏霁月虽说胆小,但也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她知道慕言不会伤害她的。

慕言不语,只是嘴里依旧发出嘶吼声,想要将苏霁月给生吞活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