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五十五章关押天牢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12-12 22:24:24 全文阅读

当众人赶到九阴山幽的时候,便发现了苏霁月正在施法催动九幽神剑,司天战执着长钺戟直接朝苏霁月的胸口刺去。

霎时间,血染红苏霁月的衣裳,只见她神情痛苦望着司天战,眼底带着不可置信。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司天战愣了一下,没有料到苏霁月竟然没有躲开,而是硬生生挨了一下。

他将长钺戟拔出来,望着末端的血渍,盯着苏霁月沉声问道:“为何催动九幽神剑?”

她难道不知道这神剑下面封印着后卿吗?

若是后卿出来,恐怕会造成六界生灵涂炭,难道她想要担任这罪人吗?

苏霁月听到他的话,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觉得他睁眼说瞎话,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催动九幽神剑?

“司天战,若是你有眼疾我不介意让药王给你医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催动九幽神剑?”她明明是封印九幽神剑好不好?

司天战听到苏霁月的话,愣了一下,俨然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放肆。”司天战怒斥道。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他大战数万年,那里遭遇这些?

苏霁月觉得自己身子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直往下掉,她以为自己会摔死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接住了自己的身子。

苏霁月望着那张熟悉的脸,愣了一下,若不是胸口那疼痛感,她都要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他难道不应该在九重天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阿鸢,你没事吧?”释摩罗见她胸口上的伤口,有些担忧道。

司天战看到释摩罗的身影,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要知道释摩罗向来不管这天

界的事情,如今怎么掺和进来?

苏霁月摇了摇头,随即缓缓说道:“我没事。”

苏霁月挣开释摩罗的身子,捂着胸口往后一退。

她不明白释摩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还是不愿意和他有过多的纠缠。

释摩罗望着空荡荡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失落。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样呢?

司天战看到释摩罗便也没有多纠缠,而是转身离开了。

九重天。

苏霁月跪在大殿上,觉得身子一阵阵发冷,听着他们的话,她只觉得想笑。

“苏霁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天君望着跪在地上的苏霁月,问道。

“回天君,我对以上所述拒不认罪。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承认。”苏霁月望着天君一字一句道。

她向来敢作敢当,没有做过的事情,她绝对不会……

天君听到苏霁月的胡,眉头紧锁, 沉声说道:“你是在说本君昏庸无能吗?”

“苏霁月不敢。”苏霁月听到天君的话,轻声说道。

天君冷哼一声,随后便命人将苏霁月关押在天牢,等候发落。

苏霁月四肢拴着铁链,望着这四周的环境,扬起一抹冷笑。

兜兜转转,她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

也不知道九阴山幽到底怎么样了?

德吉若是回来没有看到自己,或许也知道了天界发生的之前吧。

毕竟她勾结魔族这罪名可不小,若是她认罪,岂不是会拖累落梧宫。

她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拖累落梧宫。

星云宫。

顾顷也听到苏霁月被关押天牢,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微微上扬。

苏霁月,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能够嘴硬。

清风见顾顷心情大好,顿时有些同情那上神,也不知道她究竟惹到他什么了,为何他要如此对待她。

勾结魔族,那可是要灭门的大罪……

释摩罗望着苏霁月的憔悴的模样,神情愣了一下,不过短短数日,她竟然变得如此憔悴。

“阿鸢。”

苏霁月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望着释摩罗,轻笑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他是不是也觉得她勾结魔族,企图解开封印?

当年他不也是这样冤枉她吗?

呵,如今他又来做什么?瞧自己的笑话,还是觉得自己可怜?

释摩罗轻叹一声,望着她欢欢问道:“我且问你一句,你如实回答我。”

苏霁月不语,只是望着他,不明白她究竟要问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勾结魔族?”释摩罗望着她的神情,坚定道。

苏霁月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望着释摩罗声音哽咽道:“释摩罗,你从来就没有信过我对不对?”

若是他真的信她,又为何会问出如此伤人的话?

或许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这样不堪的人。

真是可笑……

反正她早就不奢望了,他相不相信自己,已经不重要了。

释摩罗见她脸上的落寞,心口微微泛疼,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放心,我一定救你出来的。”释摩罗见她脸上的失落,缓缓说道。

“救我?释摩罗你打算用什么救我?”苏霁月听到他的话,脸上扬起一抹苦笑。

救她?如今证据确凿,他要用什么救她?

释摩罗没有回答苏霁月的话,而是直接离开了。

苏霁月觉得胸口一疼,望着已经干涸的血迹,扬起一抹苦笑。

书墨听到苏霁月被关在天牢的消息,手中的碗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马不停歇地往天牢的方向跑去,入眼全是苏霁月血染衣裳的画面,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洛河的身影,她记得洛河也曾满身鲜血地躺在他的怀中,交代那些遗言。

“上神。”书墨的声音有些声音,哽咽。

他的心带着一丝丝颤抖,害怕……

苏霁月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睁开眼睛望着突然出现的书墨,带着丝丝愧疚:“对不起。”

她以为自己离开这九重天,便不会连累落梧宫,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

书墨摇了摇头,随即缓缓道:上神,你不要说话,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他自然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她不就是害怕连累落梧宫吗?

她一心想要撇开落梧宫,不想连累他们……只是她难道不知道吗?落梧宫和她早就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她真有个万一,落梧宫也难逃厄运。

“书墨,没用的,不要别费力气。你好好照顾了烟,替我和她说一声对不起。”苏霁月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她活着,否则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不希望书墨出事,更不希望落梧宫出事。

书墨不死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保住苏霁月,绝对不让她出现任何危险。

“上神放心,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我也会救你出来。”书墨望着苏霁月坚定道。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拼出这条老命,一定要将苏霁月救出来。

“书墨,不要做傻事,你是斗不过他们的。”苏霁月眼底闪过一抹落寞,声音沙哑道。

书墨不语,只是紧紧握着手中的拳头,随后便离开了。

他们权力滔天,无论他做什么?

苏霁月有些担忧,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顾倾城听到苏霁月的事情,着实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好端端,她怎么会就会和魔族勾搭上呢?

以苏霁月的脑子,她怎么可能和魔族勾结呢?

但凡是用脑子想的,都觉得不可能。

“我们去瞧瞧。”她倒是很好奇,几日不见,苏霁月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了顾清词的庇佑,苏霁月现在不好受吧!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顾清词知道,否则他一定会不顾阻扰直接上来,然后和天君对抗。也不知道苏霁月前世修了什么福分,能遇到顾清词真是三生有幸。

苏霁月望着突然出现的顾倾城,眼底闪过一抹苦笑,也不知道今日刮了什么风,竟然将天界有头有脸的人都聚集在一起。

这可真是百年难遇啊!

“你来做什么?”苏霁月望着突然出现的顾倾城眼底带着一抹疑惑。

她和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顾倾城却总是和自己过意不去。

顾倾城瞧着苏霁月狼狈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轻笑道:“我来看看昔日的花界上神沦为阶下囚,究竟长什么样子?”

也不知道天君究竟如何想的,竟然会觉得苏霁月勾结魔族,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苏霁月不语,觉得顾倾城就是幼稚,好端端的公主不做非要降低自己的身份来管这些闲事。

顾倾城见她不理会自己也不恼,而是望着狼狈的模样,沉声道:“苏霁月,我早就和你说过这天界不适合你,你如今瞧瞧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着实有些难看。”

要知道当年的苏霁月何其风光,即是释摩罗的入室弟子,又是花界的上神。

众人见了都会问候一句:‘上神好。’

“……”苏霁月眉头一皱,望着顾倾城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你是来看我笑话吗?若是如此,你看过了,可以回去。”苏霁月听到顾倾城的话,愣了一下缓缓说道。

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

顾倾城捂着嘴轻笑,随即缓缓说道:“苏霁月,你还是死性不改,你这个倔强的性子可以改改,说不到我还可以到父君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