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醉酒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2-03-14 22:36:44 全文阅读

苏水水见已经达到自己目的,想着现在他定然不会招,但时间也不会多久了。

只不过是多等一会罢了。

余太妃,你觉着你这次还能逃得出么。

转身准备离开这肮脏的牢狱。

可那原本坐着发呆的林睿,一下子抓住她的衣角。

“侯爷,侯爷我招,我招......”

苏水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低头看向那已经低到灰尘的林睿。

“来人,给本侯寻最干净的纸和笔来,我们的林大人可用不惯这牢狱里的粗制纸砚。”

听了吩咐后,门外的侍卫连忙去寻。

而那林睿却还是没有放手。

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似乎还在纠结什么。

“侯爷,我若是招了,您能保住我一家的性命么。”

苏水水平静的声音响起:“自然,但你必死。”

林睿有一瞬间的愣怔,但他只是思索了一小会。

他便连连向苏水水磕头,“多谢侯爷,多谢侯爷,请王爷一定要兑现诺言。”

“放心,本侯从不说假话,也更不做不守的承诺。”

而这时,纸和笔已经被送到苏水水手上。

她蹲下身子,将东西放置在地上,语气淡淡:“那么,现在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林睿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墙头的窗口,那阳光撒了一点进来,带着一丝暖意。

他原本也曾是淮北的第一书法大家,没曾想当初贪念让他最后落得了这样一个下场。

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拿起地上的笔,端坐于草席。

肥胖的手握着笔却格外有力,笔锋虽不似当年那般潇洒,却也隐隐有着大家之形。

落笔刚写一个字,一道暗箭却陡然射向牢狱。

直直朝那林睿的心脏刺去,苏水水眉头一跳,大喊:“原信!”

可没曾想还是慢了一步,暗箭精准的刺向林睿的心脏。

林睿很快就没了气息。

而他却还是保持着那端坐握笔的姿势。

见此事情最后竟以这种方式落幕,苏水水眼睛微眯,难掩的怒火让整个牢房里,都是窒息的气息。

“原信,跟本侯追!”

“是”

苏水水将林睿手上那尚未完成的宣纸,用手轻轻拂去灰尘。

“来人,将林睿的尸体处理了,通知本侯的侍卫,本侯要回去了。”

......

苏水水出了牢房,便直接上了马车,她本就因为怀孕嗜睡了些,方才又在牢里闻了一些不好的味道,整个人更乏精气神,坐在马车内,不知不觉间竟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后,她就在案台上发现了一张纸。

写着:城西风云饭庄一见。

落款人是苏瑜。

苏瑜?他不好好做他的皇帝,处理朝政,来清水县做什么。

还嫌自己不够麻烦么?

虽心中这样想,但她还是去了这纸上的风云饭庄。

风云饭庄

苏水水端着这一杯刚刚倒好的酒,就算是她在王朝里都极少遇到,没想到清水县这样一个小县,里面的饭庄竟然有如此手笔。

这酒,可是相当珍贵的,尤其是她对酒那么挑剔的人,都觉着此酒甚妙。

光闻这味道,都属实是上品。

这时,一位绿衣女子,从外面进了苏水水的包厢。

“这边是我们饭庄的菜品单子,您可以看看。”

一打开菜单,就看到了上面的菜名。

这边最低的菜品价钱竟都是一两银子。

苏水水觉着这都可以去抢劫了。

不过,从这饭庄如此招待客人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这饭庄的菜品,平常人家还真是吃不起。

这一两银子能买一百升大米,这都够普通人家吃上几个月了。

苏水水暗自腹诽:可真是有够奢侈的。

但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再不济她可是堂堂侯爷,这点小钱还是出得起的。

苏水水思索了一番,对着那绿衣女子点了菜:

“蟹粉狮子头,玉带虾仁,蝴蝶飘海,八珍汤。”

“好的,小姐这边稍微等待一会。”

之后,绿衣女子又给苏水水送上了精致的糕点和果盘。

苏水水倒也没有客气,她就坐这边,一边吃着瓜子糕点,一边品着美酒。

她等在这边也十分无聊。

而且看了半天,也没见苏瑜,她倒不如自己去寻寻。

她走出包厢,迎面便走来以为绿衣女子。

“小姐,这是有什么需要么?”

“这倒没有,就是有些闲得无聊,想四处逛逛。”

“那我跟着您一起,刚好可以解答您的疑惑。”

她摇了摇头,拒绝,“不必了,我喜欢清净,不用人跟着。”

“好的,那我就不跟着您了,小姐若是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告诉我们。”

“嗯。”苏水水敷衍道。

她不过就是逛一逛,再寻寻人罢了。

远远地,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只不过这人不是像苏瑜,而是像.......沈楚楚。

之前她问过,他不是没打算来这清水县么,既然如此,这么出现在这里,还给她苏瑜的字条。

那个人独自坐在一处角落,桌上摆着菜肴,但似乎没有动一口。

很快,她就走到了那个角落,为了看清那人的脸,苏水水还特意假装掉了什么东西,在那人附近捡着,寻找着自己的东西。

二人对视。

只是一眼,苏水水便明白,她认错人了。

“这位姑娘,我认识你么。”那人抬头看向苏水水,眼里带着不解

“哦,没事,我只不过见你很像一个人。”

苏水水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后来她又因为贪杯多喝了几杯,整个人已经迷迷瞪瞪了,走路都走不稳,但好在这人意识还留有一丝。

好在,因为她喝得不多,还不至于到了那种已经糊涂了的地步。

等有意识后,她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小树林。

想着破罐子破摔,她随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睡了起来,这样兴许能让她醒醒酒。

约摸过了三四个时辰,有辆马车驶向这片小树林,看这马车上的样式,似乎是位富家子弟。

当然这一切,苏水水是不知晓的,因为她还在睡觉。

苏瑜的马车拦住了,刚一掀开帘子,就看到了那几个拿着大刀的劫匪。

劫匪一共只有四个,一个眉角带着肉痣的彪形大汉,一个光头上刺着刺青的瘦子,一个跟其他三人显得格外矮小的矮子,最后一个竟然是一位穿着干练的红衣女子。

尽管光从相貌上看,那位彪形大汉是他们四个中最厉害的角色,按照谁最厉害谁是老大的定律,该是哪个彪形大汉是老大,但莫名的,苏瑜觉着,这四人中的那个唯一的女子,才是他们四个的领头者。

“你们想要什么。”

苏瑜自从选择了淮安侯后,刺杀也遇见了不少,对付这种场面他显得格外平静,他明白遇到险境,只有保持镇定永远是最重要的。

“这人长得白净得很,老大,你觉得如何,要是你看上了,我们就帮你绑回去,就是没有之前那位看起来嫩,但看起来也不错,嘿嘿。”

那矮小的一位劫匪,用他那一双绿豆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苏瑜。

他的眼神丝毫没有掩饰,挑选货物般的眼神让苏瑜皱了皱眉。

他明白如今在这个地盘,他势弱,该忍的东西还是要忍,于是他看着四人又说了一遍:“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要什么,你这人说话倒是有意思,一不跪地求饶,二不面带惧色,竟然敢跟我们谈什么条件,倒是有意思得紧。”

那红衣女子说话了,她说话方式就跟方才那个矮一点的完全不一样了,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子是有一定的文字底蕴的。

“老大你跟他废话什么,直接去马车搜不快些。”

“走,憨子,我们去马车上看看,有什么好东西。”绿豆小眼的矮子对着那彪形大汉道。

这下,苏瑜才明白原来这个红衣女子,还真是他们的老大,没想到一个女子,竟然也能成为像他们这种残暴劫匪的领导者,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喊一个女子叫老大。

看来,这个人,必然有着非凡的能力。

可是,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马车。

马车的东西,全是他给苏水水带来的吃食,她素日里最喜这些了。

他得守住才是。

苏瑜立马挡在了这两人面前,虽然他极力将自己心中的恐惧降到最低,并努力的镇定下来,但他的指尖还是微微有些颤抖。

苏瑜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这些劫匪,他是一个文人,平时手都是用来写字练画的。

这些人随便给他来上几拳,他绝对没有还手之力。

“怎么,你这小子还想挡着我的路!”那个彪形大汉整整比苏瑜高上一个头,苏瑜跟他对视,还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我问你们的问题,你们还没有回答我。”苏瑜直直看着那个彪形大汉,眼底里竟然没有一丝惧意。

但这种行为在彪形大汉的眼里,是对他的挑衅和不屑一顾。

而且他的老大也没有说什么让他别动手的话,既然如此,那他还真得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瞧瞧。

于是那彪形大汉动手了。

虽然他看起来身子庞大,活动不便,但此时的他身法却格外灵活,如同吹过一道风般,那大汉已经到了苏瑜的背后了。

只瞧得他背脊一凉,原来那是大汉拳头带来的劲风,只是这么一下,他就被打飞了数米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