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女特工变草包丑女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2831  |  更新时间:2022-06-15 18:29:53 全文阅读

“沈长离,你怎么不自己去死!”

“一个草包丑女,凭什么占着国公府嫡女的身份嫁入摄政王府?十三年都没把你病死,真是命大,不过再怎么命大,今日也就到了头!”

“你娘是公主又如何?一纸赐婚嫁给了爹爹又如何,你娘害的爹爹断送了仕途,你抢走我的婚约。这些年来,爹爹恨毒了你,我也恨毒了你!”

“丑梨,给本小姐狠狠地戳!纵使在她胸口戳上一千、一万个血窟窿,也难消本小姐的心头之恨!”

“是,奴婢这就替小姐戳死这个庄子上养大的贱婢,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跟小姐抢王爷,简直罪该万死!”

吵死了……

耳畔炸鞭炮一般的谩骂声,唤醒了沈长离的意识。

胸口传来阵阵剧痛以及窒息感,刺激着她的神经。

二十一世纪的顶级特工医神沈长离,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在水中,额角处的灼烧感,更告诉她,她中毒了!

她猛地睁开眼,温热的泉水瞬间呛满口鼻,求生本能地向上游。

刚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一根竹竿又猝不及防地将她戳下水底。

呼吸骤然停滞,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

沈长离,国公府嫡女,虽是嫡女,但自两岁时生母玉阳公主去世,父亲沈威就将她送去了城外庄子里,弃之如敝屣。

只因两个月前,司马太后一道懿旨,赐婚于她和异姓摄政王,她才有机会回到国公府。

而现在这一幕,就是因为她同父异母的二姐沈玉柔也爱慕摄政王寒君袂,想趁机除掉她取而代之。

回忆戛然而止,沈长离茫然无措地瞪大双眼,这是…穿越了?

刷拉——

竹竿又一次戳下锁骨,沈长离吃痛瞬间回神。

什么蝼蚁鼠辈,也敢出手陷害她?

她伸手握住捅进锁骨处的竹竿,借力一拉。

哗啦啦——

岸上持竹竿的丑梨,被拖入水中,水花乍现就凋落,漫开一片血水。

水溅了沈玉柔一身,花蕊般的小脸儿大惊失色,一只素手猝然扼住了她的喉咙,力道之大,不容发声。

“蝼蚁敢尔?”

沈长离眸光冷冽,满身都是血水,湿发紧贴惨白皮肤,额角胎记越发恐怖,仿佛一名从修罗爬出来的使者。

沈玉柔震惊,往日怯懦无能的草包,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但她很快就慌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啊。”

“你…你想做什么?”

沈长离唇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来。

玉指轻点麻穴,顺势抽走发中金簪,随手一划,沈玉柔脸上霎时绽开一道的深壑伤痕,鲜血迸射而出,血腥味很快引来了远处目露凶光的野兽。

“自然是血债血偿!”

沈长离纵身跃入水中,满意地游离了现场。

她受了伤,必须快点上岸清理伤口。

确认远离沈玉柔一段距离后,沈长离才爬上岸。

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手指,眸光闪过一丝光亮,老天待她不薄,师父给她的宝贝,须弥环也带来了这里。

当她跟以往一样,将神识探入其中,准备从里面取药材出来给自己医治的时候,神情霎时就僵住了。

她怎么感觉不到须弥环的波动了?

再探几次,依旧是这样的结果。

怎会如此?

难道是因为她魂穿,导致须弥环自我封锁了起来?

就在沈长离心灰意冷之际,鼻间突然闯进一丝金疮药的味道。

她起身循着味道找过去,拨开草丛,就见一名戴着鬼面面具的黑衣人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以她经验来看,这人八成是受了暗算,身受重伤,内力耗尽才会如此。

沈长离的目光最后落在黑衣人手中的金疮药瓶上,她面露喜色,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死了正好,金疮药归我了。”

她伸手去拿,却发现黑衣人握得极紧,硬掰却直接将黑衣人整个都带了起来,直挺挺地压在了她身上,压的她……胸疼。

一只冰凉的手更是从胸前绵软处划过,最后扣住了她的脖子。

“卧槽…诈尸了?”

向来冷面无情的战神王爷寒君袂听见有人这么说他,忍不住嘴角一抽,

“别动。”

简单两个字,蕴含无穷魄力。

“还能说话?”沈长离别过头,对上一双冷若寒潭的眸子,

“我们身上的血腥味一会儿就能引来野兽,你信不?”

听她声音,寒君袂依旧没有松手,只是无力地轻哼一声。

虽然戴着面具,沈长离依旧能感觉到这人与生俱来的矜贵与傲娇,她忍不住想揭开面具,一探究竟。

可还不等她手碰到面具,脖颈上的手就骤然收拢,掐地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别动。”寒君袂冷冷地重复,语气冷冽,宛若冰霜,周身气场不怒自威。

他完全没忽略这丑丫头刚刚花痴的嘴脸。

沈长离皱了皱眉,重生一回,她已经不是特工了,怎么还有人敢对她发号施令?

她眸光一闪,用方才的金簪对准寒君袂肩头扎了进去。

寒君袂只感觉自己肩头一麻,然后整条胳膊都渐渐失去知觉。

“自大狂!”若不是还不太适应这沈三小姐的身体,她早就一把卸掉了这男人的手臂。

她欲将寒君袂推开,不料这副身体比她想象的要柔弱。

寒君袂刚被推开一个肩膀,又沉甸甸地压了下来,沈长离下意识闭眼,唇上却倏地一软。

电光火石之间,大脑一片空白。

沈长离赫然睁开眼,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居然奉献给了一次意外……

然而更令她吃惊的是,在这一瞬间,她感受到了须弥环强烈的波动!

沈长离熟练的取出一支补液针剂注射进自己体内,补液入血,瞬间来了力气,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你妹的,这可是老娘的初吻啊!”

沈长离倒也没急着处置这个夺走她初吻的自大狂,反而肆无忌惮的脱了上衣,露出被戳伤的锁骨,准备给自己消毒上药。

可,问题又来了。

须弥环刚刚才出现的波动,现在又消失了。

药也拿不出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那寒君袂冷漠的声音传来:

“不知羞耻。”

沈长离冷笑一声,“倒不知刚刚是谁亲了我。”

等等。

亲?

她刚刚感受到须弥环波动的时候,她正被那个自大狂夺走初吻。

难道,启动须弥环作用的关键在于……接吻?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沈长离一咬牙,心一横,俯身而上。

这回,换寒君袂大脑一片空白了。

这是谁家的女人,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不知羞耻地夺走了他的第一次!

他若是能动,定然会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可眼下他身负重伤,只能为她摆布。

可恨,可恨!

对于寒君袂的想法,沈长离浑然不知,她的注意力都放在须弥环上。

当她的唇瓣贴到自大狂唇瓣的时候,再次感觉到了须弥环的强烈波动。

她迅速从须弥环中取出许多药材,然后起身松开了寒君袂的唇,甚至还用衣袖擦了擦嘴。

“我靠,启动方式这么变态?”

话落,她不再犹豫,开始给自己上药,浑然不知自己方才的一举一动都被寒君袂收入眼底。

擦嘴几个意思?嫌弃他?她一个丑女有什么可嫌弃他的?

还有,她手里的那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变出来的?

须弥环里的药都是她自制的强效版,肉眼可见的促进伤口愈合。

因此,沈长离忍痛上药的一幕,落入寒君袂的眼中时,也着实将他惊讶到了。

沈长离刚给自己上完药,就警觉地察觉到了林间三双幽森的绿眼睛。

很显然,是林间野兽,循着血腥味找来了。

沈长离看向寒君袂,勾唇一笑,“来活了。”

寒君袂没说话,眸光晦暗不明,竟然没有一丝属于弱者的畏惧,这倒是令沈长离另眼相看几分。

“你不要命,可我不能让你死,但我现在还打不过那些野兽,你把刀借给我,说不定我们可以殊死一搏。”

眼前女人嬉皮笑脸的模样映入寒君袂的眸中,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等他深究,沈长离已经抽走了他腰际的长剑。

“我要是会杀你,就不会留下来,疑心病重的男人,也不知道以后谁会嫁给你。”

她一边吐槽,一边撕下自己的衣裙,用衣裙布条在剑柄打了个扎实的双环结,而后足尖一点就飞上了树。

低头对上寒君袂冷若寒冰的眸光,沈长离勾唇一笑,

“别怕,且看离姐钓鱼,愿者上钩。”

向阳为春
作者的话

新书发表,各位爸爸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