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同,两个世界
作者:头号小弟  |  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2-07-14 09:27:18 全文阅读

无论时间,无论空间,只要是你,我都会不远千里向你奔来。

—季煜

睡醒后,我多了一个古代男友

头号小弟/著

2022-7-5

**

在一个看起来有点凄凉的小区楼下,几个大爷大妈在聊天。

“张大爷,你说十八楼的那个女孩是不是脑子真的有问题?”

“就是,张大爷,本来我是住那个女孩家对门,但是就是因为那个房子里总是传出很多奇奇怪怪的声音,我才换楼层的。”另外一个留着短发的大妈,也这样子说了一句。

张大爷摸了摸似乎已经好久没有修理过的胡子,若有所思地说着:“你们俩就是神经太过于敏感了,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你们这么一说,感觉就是一个“鬼”。”

“怎么不可能是鬼了,我见过那个女孩的样子,整天就是全身黑,头发也不扎的。”

“而且,从来我也没有见过有别的人来找那个女孩,我看那个女孩就是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事情。”

张大爷想了想,似乎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没能找到话来反驳,只好叹息了一口气,才如此又说着:“好了,只要不影响到我们就可以了。”

“怎么不影响了,那女孩都把我家小孙子吓哭好多次了。”短发的大妈又说。

“那是因为你们的小孩实在是太胆小了,不是我一个人的原因。”这时,背后传来一个有点沙哑并暗沉的声音。

“还有,你们这几个都那么大岁数,有那个必要在背后乱嚼舌根的吗?”

“我不需要你们这些外人对我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

张大爷一转头就看到穿着一身黑的衣服,披散着头发,脸色苍白的女孩,就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声音颤抖地道:“木子,你明知道自己穿得就奇奇怪怪,就不要再出来吓人了。”

木子笑了笑,再加上那苍白的脸色,就更显得吓人,“既然你们都知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可要管好你们的小孩,不然那天被我吃了,可不要在这里哭哭啼啼。”

“木子,活该你就是一个人,没有人会喜欢你这种女孩子的。”

“就是,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结婚,该不会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木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她不就是熬了几天的夜,精神状态不太好罢了,怎么就她成了小区里的疯子了。

“我结不结婚,关你们什么事,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让你们的孩子,取得好一点的成绩,不要再被幼儿园的老师说了。”

“还有,有一句话是这样子说的,只有内心是丑陋的人不管怎么看别人都是丑陋的,而你们就是这种人。”

“我要是疯子的话,那你们也是疯子,因为只有疯子才会把一个正常人看成是一个疯子。”

木子看着面前的这几人似乎都被吓到了,就特别地开心,她直接把手中的垃圾往上一抛,直中垃圾桶。

尔后,她拍了拍手,一脸笑意地说:“疯子们,我先走,不要太想我哦。”

“……”

回到自家门口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木子停了下来,她看着对面黑漆漆没有一丝光亮的房子,突然觉得特别地烦躁,似乎那间房子有着很多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她还没来得及多思考一会,此时手机的铃声就将她的思绪拉了出来,一看是某个小鬼头,就接通电话并打开了门:“未然,你有什么事情吗?”

“木子,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电话那头的人很是气急败坏地问。

“然然,我没有,你不要听信别人的一派说辞。”带着撒娇意味的话传入胡未然的耳中,和刚才那个凶巴巴的人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别说话了,我一个半小时到你家。”

“胡未然,你不要过来。”

“木子,”那边的人听到这话,立马就反应过来她为什么会这么地大惊小怪,她立马把声音提高了不止一个度,“在这一个半小时之内,你要是不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收拾好,那等会就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木子看着这已经被挂掉的电话,只觉得特别地无奈,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乖乖地去收拾那些所谓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谁让胡未然这个丫头就是她的小祖宗,还能怎么办,只能一直宠下去了。

就在她打开房门进去的那一瞬间,对面的房子突然变得特别明亮,但是这种情况似乎只维持了几秒而已。

此时,有一个脱掉了繁杂的外衣并躺在床上的男子,突然被一个十分模糊不清的梦给惊醒了,他拿起放在床边用来擦手的的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

同时也在心里想着,这已经不是他是第一次做到这个梦,梦见那个看不清楚模样的女子,但他也只依稀记得那一声“三哥”。

这时,有几个小孩在门外大声地喊着:“季师父,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去学堂读书了?”

此时床上的男子才意识到有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将外衣穿好之后,才对门外的孩子轻声地喊道:“孩子们,你们先去学堂,朗诵一下上一节课所学的课文,等一下老师要进行提问。”

“季师父,弟子们知道了。”

等孩子们走了之后,男子简单收拾了一下,拿上等会需要用到的书籍,打开了房门,看着外面非常好的天气,他顿时觉得刚刚的那个梦是那么地不真实,不然也不会感觉到如此地遥远,遥远到胸腔处尽是满满的无奈。

此时,走过来了一个人,看到这男子,便微微地弯了一下腰:“季先生,你这是要去学堂?”

“是的,张婶,你这是要去河边洗衣服?”

“是的,我家的小孩太能闹腾了,总是把衣服弄得特别地脏,还特别不喜欢背书,希望季先生能多多担待一点。”

“不用这么客气的,将毕生所学传授给弟子,这是师父的职责所在。”季煜微微颔首。

张婶拿着装满衣服的大盆,朝他点了点头,就往河边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