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复生花神塚
作者:盐焗小米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22-07-25 15:39:11 全文阅读

“盘古大神破鸿蒙后,身体化为世间万物,给了生灵一个安身立命的世界,然而天地虽已开辟,却有魔神罗睺为祸人间,为了将其覆灭,混沌时期的先天神灵联合将罗睺击杀于不周山下,但其醇厚魔气却无法消散,为防止罗睺卷土重来为祸人间,众远古神灵只得以自身灵力设下结界封印魔气,后人世代守护于此,保护结界不破,守护人间安宁……”

“说书先生,又在讲这个故事,这个月我都听了三回喽,讲讲别的行不行呀?”一酒楼小斯笑道。

“是呀,况且我现在一听到先天神灵我这心里就发怵,那最后一位神灵后人,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孽!”

“对对对,我记得叫个什么…司叶仙子?”

“那叫司叶魔女,那就是个丧心病狂的魔头,哪里配叫仙子啊?”

“幸好十年前那白无尘道长带着众名家仙士降了她,要不然咱们哪有现在这太平日子!”

“那白宗师不但济弱扶倾,武功修为已登峰造极,而且面色如白玉,凤目似繁星,白衣照惊鸿,飘然若谪仙。”

“就是他迟迟不找道侣,也不知哪家仙子能入他的眼啊。”

“唉,是啊是啊。”

“大家听说了吗,前些日子那花神塚有点不对劲啊,都说天生异象,必有大事发生,会不会是这司叶魔女又出来祸世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可不得了啊!”

“听说了,听说了,可是众仙家不是都派人前去看了吗,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而且你也别担心,那司叶魔女十年前就死了,现在估计连骨头渣儿都不剩了。”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要我说啊,死的好,那月华宫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着她这么一头白眼狼,害死容宗主和容夫人不说,就连他们的女儿都杀了。”

“唉?那容宗主和容夫人不是保护受难百姓才死的吗?”

“那你别忘了是谁让百姓受难的,那群妖魔鬼怪是谁带来的,除了她谁还有这本事?”

“原来如此,真是丧尽天良啊,说书先生,你不妨讲讲修真界的恩恩怨怨,我听说曾经昆仑三清山也是风光无限,却因为勾结邪魔被百家全剿灭了。”

“别啊说书先生,我和姐妹们都不爱听这些打打杀杀的,还不如,讲点莺莺燕燕,我们就爱听什么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主意好主意!我也爱听,我也爱听!”

“人家姑娘们想听,你个糙汉子在这儿瞎掺和啥呢?”

说书先生捋了捋胡子,也不急,也不恼,留下一句“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便慢慢悠悠的去了。

“哎呀这,算了,听曲儿吧!”

芳馨楼里,宾客们品茶吃酒,听曲赏舞,再来几局牌局,真的好不惬意。

“想不想吃糖啊?”一位姑娘笑着轻刮了小孩的鼻子,然后摊开另一只手,里面是各式各样的糖果。

“想吃想吃!”五六个原本在戏台打闹的小孩儿立马围着姑娘要糖吃。

“糖给你们,可不许捣乱了,姐姐要开始干活啦!”说罢便把糖果分给了他们,摸了摸其中一个小孩儿的脑袋:“换个地方玩儿去吧!”

“谢谢姐姐!”,小孩子们又拿着糖又去别处闹腾了。

分糖的是一位变戏法的白净姑娘,酒楼里的人都叫她小禾,她的衣裙是酪黄和白色相配,半扎半散系着白色发带的发丝顺在背后,发髻上插着一只汉白玉簪,两缕青丝披于双肩,眉梢杏眼藏着灵⽓,声⾳笑貌露着温柔。只见那姑娘笑容明媚,拍了两下手又在眼前的匣子上摊开,无数灵蝶便从中飞出,飘落在酒楼内外,酒馆外面的路人自然没见过这稀奇玩意儿,陆陆续续进了酒楼,之后自然是要上一斤好酒和些许菜肴,都等着看这姑娘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只见那匣子里先是万叶飞花,之后是烟花腾飞,再是水汽氤氲,最后竟从中露出几朵芙蓉,在座的无不拍手叫好。

吃完酒菜的客人撂下银子心满意足了,老板娘和伙计们拿了银子入口袋便客客气气的将他们送出门。

老板娘杜若是个漂亮的红衣女人,宛若盛放的红梅,年纪渐老也藏不住眼波潋滟,风情万种,大家都叫她杜娘子。

“小禾小禾!”杜娘子赚了钱自是十分高兴的,“干的不错,给你这个月的工钱!”说罢塞给小禾一个绣花钱袋。本来芳馨楼最近生意惨淡,门可罗雀,若不是“捡了”这么一个会幻术的小禾,可能真要养不起这楼里的人了。

“谢谢杜娘子!”

回到卧房,小禾很疲惫,毕竟那不是变戏法,那是消耗灵力的幻术,就换好衣服早早躺下了,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回想起方才听的那段说书先生的故事,也听了几位客人的谈话,那司叶魔女确实可怖,确实该杀。可谁敢想,这位小禾,这位变戏法的姑娘,就是曾经的司叶魔女,楚华予。

当年那楚华予法力高深,可化天地万物为草木,又可施法控制草木零长,信手一挥,荒野又如逢春,因此被人尊称为司叶仙子。同时操纵草木为她所用,将枝叶化为利刃,可以切金断玉,将根茎化为软鞭,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人抽的皮开肉绽,最骇人还是那悬丝傀儡术,能杀人于无形,因此也有人叫她司叶魔女。

一月前楚华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花神塚的百花棺中,什么时候醒的?是身死的三天后?或许长点,一个月?没曾想竟是十年之后。她清楚的记得她死状凄惨,想想就怕,醒来后楚华予却感觉灵力充沛,只不过没有结丹,而且,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草木修成的,她曾经就修的是木属系法术,可也没有这么充沛,她用灵力变出一面镜子,照了照自己,嗯,还算不错,和曾经的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可能是在花里待久了,所以比曾经更清新脱俗。楚华予并没有因为重生而喜悦,她在别人口中那叫一个十恶不赦,所以重活一次,楚华予决定要改邪归正,重新做人,更不愿结丹,想平凡一生,反正修真界也容不了她,倒不如去品人间烟火。

随后忽然狂风大作,楚华予眯着眼睛看到天上凭空出现了一个血色漩涡,像一只猩红的巨大瞳孔,那漩涡散发出一道强光后就渐渐消散了。

不妙不妙,这下可麻烦了。楚华予心想:天生异象,玄门百家定会前来查看一番,要是见到楚华予又复生了,那真的又离死不远了…

楚华予立马往花神塚外面跑,可是却忘了自己没有金丹,与凡人无异,醒来后滴米未进,顿时身体无力,体冒虚汗,就这样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幸好有人在路上看见不省人事的楚华予,就顺道把她带回了酒楼。

“哎哎哎,醒了醒了。”

楚华予再次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雕花床上,身边围着几个红粉佳人。

“这是哪里?”

为首一位身着蓝衣的貌美女子笑着上前,端给她一些吃食,“这里是骊城,这儿是我们老板娘杜娘子的芳馨楼,小姑娘,我见你昏倒在路上,就把你带到这儿了,饿了吧,快吃点东西。”

楚华予接过碗便狼吞虎咽了起来,边吃边说:“实在是太好吃了,谢谢漂亮姐姐!姐姐怎么称呼呢?”

那蓝衣女子已年过三十,但是由于保养得好,又皮肤白皙,所以显得很年轻。那女子笑道:“哈哈,小姑娘嘴真甜,我叫柳寒酥,姐姐不敢当,我已经是半老徐娘了,那……你多大了?”

楚禾心想,前世自己死的时候是二十二岁,于是说道:“二十有二……”

柳寒酥笑着说道:“那叫姐姐刚刚好,妹妹你是哪里人呀?叫什么名字呀?怎么在林子里昏倒了。”

“我叫…楚…楚禾,是姑苏人,饿昏了……”

柳寒酥:“那么远的地方啊,你的家人呢?”

楚禾心里一顿,垂眸道:“父亲母亲不在了,我现在也不知该去哪里。”的确,楚华予的双亲在她十岁时就去世了,之后她一直住在她舅舅的月华宫,可是现在她又去的了哪里呢?

柳寒酥觉得楚禾可怜,感同身受,也感叹命运的不公,便说:“要不你就跟着我把!我虽是艺伎,但你跟着我一定吃得饱饭。”

“等等,不会真打算赖在这儿不走了吧!”话毕那人便摇扇推门而入,这人正是老板娘——杜若。“我们芳馨楼可不养闲人,寒酥,发发善心差不多得了,这种骗吃骗喝的小骗子街上多得是,吃完东西就赶紧让她走人!”

“我不是骗子!”楚禾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道:“我会变戏法,我不是闲人,我…我还会木偶戏,我还会幻术,我可以帮你们赚钱。”

杜娘子和身边几位又惊又喜:“你会幻术?”

楚禾点头,然后伸手从中变出一只泛着金光的灵蝶,然后又变了几只不同颜色的,看得杜娘子和身边的姑娘们喜欢的不得了。

杜若心想:那樊老板生意比不过芳馨楼,就以高价请了几位变戏法的人,所以客人都爱去他的酒楼。于是说道:“那你就留下吧,干得好就留下,干的不好趁早离开。”

楚禾点点头。

于是第二天杜若就给楚禾置办了一些变戏法的道具,果然,楚禾的幻术的确比樊老板酒楼的戏法更稀奇,芳馨楼因此又热闹了起来,到现在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

………

楚禾的困意渐渐袭来,突然听到楼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随后又是一阵惨叫,便赶紧穿了衣服想去一看究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