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嫡女拽毒妃 > 正文
第二章 重生
作者:墨甜心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2-08-03 10:10:25 全文阅读

她恨到双手颤抖,恨到整个人麻痹。到了现在,她都觉得这辈子如同做梦一般,以前的种种如同过往云烟一样浮现在她的眼前。

女子双手握拳,指甲嵌进了肉中她也未曾感觉到疼痛,她现在只想杀了眼前的二人。血从手心顺着衣袖滴到了地板上,她也毫无反应。她苦笑一声,可惜如今的她什么都做不了了。

苏思乔抬起了头,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用嗜血的眼神盯着面前的男子道:“墨子清,只怪我当初对你爱到了迷失自己,竟没看出你是如此心肠歹毒的人。和二房一家人狼狈为奸,杀害我大哥,谋害我父母。这个仇我记下了。我苏思乔九泉之下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说完端起了毒酒一饮而尽。

不多时,痛意袭来,苏思乔的五脏肺腑如同刀割般疼痛,可是也不及此时她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大哥,因为她自己的选择,父母才会落得惨死的下场。大哥也落得一个死无全尸。如果能重来,她再也不会如从前那般天真。再也不会识人不清了。

苏婉儿看着眼前慢慢断了气的苏思乔,心里一阵快意。这个贱人她斗了半辈子,如今才和墨子清走到一起。她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和精力,她终于死了。

苏婉儿心里暗暗得意“呵呵~好姐姐,要怪就怪你太蠢,谁让你挡了我的路呢。下次投胎记得学聪明一点。”

墨子清看到女子断气后,随即吩咐下人处理了尸体,连个眼神都没给那个为他付出半辈子的女人,带着苏婉儿扬长而去。

初夏的天气还不算太热,院子里的芍药花开了一大片,红红火火甚是惹人爱。

将军府的丫鬟和小姐们因为这初夏的暖阳,都跑去后院赏花了。唯独那西院的门窗紧闭,时不时的风吹过那边,还会闻到一股苦苦的中药味儿。

此时西院的下人一个个正愁眉苦脸的,一等大丫鬟绿茵正坐在小灶旁边,扇着扇子煎着药。时不时还会担心的看一眼自家主子所居住的方向。

房间内,随处可见的精致摆件,环顾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女儿家的细腻和温婉,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缝隙照射进来,落在了那梨花木桌上,赶紧整洁的桌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和几只毛笔,宣纸上还有一些画,略显稚嫩且潦草的画工,一猜就知画的主人并非擅长此类。

转头过去,是闺中女儿家独有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盒内随处可见的珠宝首饰,似乎在昭示着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的女子。

透过晕红的窗幔,可以清晰的看到床榻上此时正熟睡着一女子,女子长相惊艳,肤如凝脂,脸色些许苍白,似乎是生了病还是受了伤。此时的她好似是做了什么噩梦,眉头紧皱,眼角甚至还有泪水流过的痕迹。

突然女子睫毛微颤,然后慢慢睁开了双眼。随即映入她眼帘的就是那床顶一袭一袭随风而动的流苏。紧接着,那残存于心里的痛意也猛然袭来。女子像是被人掐住了脖颈,心痛到无法呼吸。

脑海中的记忆,那些画面逐渐放大充斥全身,女子瞬间鼻子涌上了一股酸意。眼泪顺着眼角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流个不止。她的父母,她的大哥,她所爱之人的背叛,她自认为的亲人的陷害。想起了自己经历的种种,她怎么都停止不了哭泣,她哭的很大声,撕心裂肺。像那牢狱中受尽了无数冤屈的罪人一样,想把全身的委屈,都哭与这老天爷听。

过了很久~情绪在时间的作用下,也慢慢归于平静。这时的她才开始反应过来。

自己为何还活着?为什么醒了?为什么?一大串的疑问在她脑子里炸开。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眼前熟悉的环境让她一愣。手撑着床榻慢慢坐了起来。在看到墙上那幅自己熟悉的画的时候,瞳孔一缩。

苏思乔远远的盯着墙上那幅画看,看的太专注,以至于看到出神。

这幅画......

那是父亲在她十岁生辰时送给她的画,出自于一位名师之手,当初可谓是千金难求。当时她喜欢的不得了。自己亲自找了这个位置,亲自挂上去的。最后她成婚之日,这幅画同她一起当做是嫁妆进了历王府。再后来,画就被墨子清用来铺平自己的仕途而送了出去。

这是自己的闺房,她很肯定。

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又回到了自己未出嫁的房间里?她很是不解,这里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她不会认错。

苏思乔一脸的疑惑,她伸出了手准备扶着床沿起身下床看看,就在她伸出手低头的一瞬间,她看到了那嫩白细腻的皮肤,不像是她那平日里操劳的手。

以前的手到处长满了茧子。她要亲手为墨子清缝制里衣。她觉得那是自己心爱之人贴身穿的衣服,她不想假手于人。所以十几年来,他所穿的都是她亲自缝的。她还要批改各种奏折,为他出谋划策。可是眼前的手却如雨后新出的笋芽一般白白嫩嫩。如今自己的手,如此娇嫩,一看就是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皮肤。

想到历王……

苏思乔攥紧身下的床单,呼吸沉重。

脑海里全是自己死时苏婉儿和墨子清那冷漠嗜血的目光。

突然房门被推开,丫鬟青莲匆忙的走了进来。她老远的就听到房间里小姐的哭声了,以为出了什么事。进门在看到自己家小姐醒时,赶紧跑过来扶着小姐的胳膊。一脸担忧的问道:“小姐,你醒了怎么不唤我进来服侍?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思乔的思绪被青莲的声音打断,她抬起头看向了青莲,她的丫鬟,聪明伶俐的好丫头,为了她死在了与她争宠的妃子李子汐手中,只是当时墨子清为了拉拢李太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件事压了下去。就这样,她明知杀人凶手是谁,却每天还要和她表面亲近虚与委蛇。

现在想来也是可笑,她为了一个男子,竟然牺牲了身边的亲人,牺牲了忠心于她的丫鬟,好像对她好的所有人,几乎都没有落得好下场。

可是现在的青莲却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苏思乔大脑有一瞬的空白。她开始有些恍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是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她开始自我怀疑。

青莲那略显稚嫩的脸庞让她心里有了一丝奇特的想法。她不敢确定,但是这个想法逐渐在她脑海中放大,再放大,大到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说出来。

“青莲,你去把铜镜拿过来。”苏思乔语气中夹带着一丝急切的说道。

青莲并没有迟疑,也没有多想,乖乖的立马去拿了铜镜走过来递给了小姐。

接过铜镜,苏思乔的手有点抖,她心里的想法似乎要从身体中冲出来。她急切且双手颤抖地举起镜子看了过去。

铜镜中的女子,青丝垂落于肩后,青涩且稚嫩的脸庞。柳叶眉,睫毛长而密,黑黝黝的眼瞳如同林间的小鹿,精致小巧的鼻子,粉色的朱唇。面若桃花,除了脸色有点苍白。

苏思乔惊讶的张开了嘴巴。镜中的人正是十四岁的自己。她此时双手颤抖得厉害,铜镜也从手中滑落掉到了地上,铜镜清脆的碎裂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青莲看到这一幕,吓得连忙上前扶住了自家小姐。

“小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适还是?”青莲一脸的担忧和疑惑看着自己家小姐。

苏思乔并未理会此时的青莲,她只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她抬起手,朝着自己的胳膊处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瞬间痛意传来。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不是在做梦。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她活了,她~不......她重生了。她......

苏思乔顿时眼泪夺眶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苍天不负她,苍天不负她啊!她不是在做梦。

“哈哈哈哈,我回来了,哈哈哈~我真的回来了。”苏思乔喜极而泣喃喃自语道。

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四岁那年,回到了未出嫁的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上辈子的种种她都还能来的及挽回。她的大哥,她的父母。她的丫鬟。她再也不会让她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再也不会。都还来得及......

青莲看到自家小姐又哭又笑的,吓得连忙去给小姐擦眼泪,“小姐?您没事吧?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请大夫”,一脸焦急的说着起身就要走。

苏思乔一把拉住了青莲,“我没事,不用担心。青莲我怎么躺在床上?出什么事了?”苏思乔边擦眼泪边问道。

墨甜心
作者的话

宝宝们看了这个文也可以向作者说说自己的想法提出自己的意见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