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大魏第一贵女
作者:辜长梦  |  字数:3362  |  更新时间:2022-08-01 09:25:38 全文阅读

“宝华郡主死了,死有余辜!”

郡主府内一片沉寂,京华大街上,百姓们却高兴地手舞足蹈,比之十八年前,宝华郡主诞生之时,还兴高采烈。

以死观生,冯保保这一生,真是跌宕起伏,坎坷离奇。

“什么大魏第一贵女,不过是个傻子罢了。终此一生,堪不破一个情字,落得一个投湖自尽的结局,可悲可叹!”

“听说还是一尸两命,这腹中的孩子,不知道是哪位郡马爷的,宝华郡主生前荒淫骄奢,逼良为娼,死后如此凄凉,真是报应!”

“要我说,这宝华郡主可真是个大祸害,陛下对她那样疼爱,要星星不给月亮,最后她竟然色令智昏,将西陵琅放走了,陛下为了平息众怒,也为了保下她,在朝堂之上,立下军令状,说不杀了西陵琅,誓不归朝。”

“苍天有眼呐,宝华郡主死了,实乃大功德一件!”

宝华郡主死了,大魏百姓没有不开心的,他们都为国朝没了一个祸害,而拖家带口地上寺庙祈福还愿,祈求来年,大魏战事平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忘川河畔,奈何桥头,冯保保看到这一景象,不由打了个寒颤,只能靠深呼吸才能维持表面平静。

“判官大人,能给我换一副命格吗?这…她的命格太苦了,不,太冤了,我不想要。”

白衣判官一双狭长的眼睛,勾了勾。

“她的命格已经是最尊贵的了,大魏境内,不,四海之内,没有比她命格最为尊贵的女子了。”

“可她这….一尸两命,所托非人,情路坎坷的,我不要,我宁愿吃一点物质上的苦,我也不吃爱情上的苦。”

尊贵是真的,凄惨也是真的。

白衣判官重重地叹了口气:“她本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要说这宝华郡主,那可真是光姿媚骨赛天仙,玉色生香比牡丹。

但偏偏,是个恋爱脑。

大魏皇室子弟众多,大大小小的郡主有几十位,唯有宝华郡主由皇帝亲自教养长大,因怜惜她父母早亡,对她那是如珍似宝,捧在手心怕化了,含在嘴里怕融了。

因为宝贝侄女情路不顺,皇帝陛下为了哄她开心,亲自赐婚不说,前前后后赏了几十位年轻俊美的公子入府,个个都是才貌双全的上乘人选。

就这样,宝华郡主仍不满足。

竟然看上了大魏的俘虏,敌国将军西陵琅。

为了他,眼高于顶的郡主开始洗手作羹汤,长跪金殿,求旨赐婚。

为了他,痴恋美色的郡主遣散后院众公子,大兴土木,金屋藏娇。

最后她得到了什么?

真心换真心吗?

不。

她得到了,西陵琅带兵十万,攻破大魏的边境,数万百姓死于西陵琅的铁蹄之下,尸横遍野,血流漂杵,亡灵难安。

宝华郡主的罪孽,十辈子都赎不完!

“大魏国运不该绝于此,你的任务就是在这宝华郡主的身体里活过来,挽大厦之将倾。”

“判官大人,这人都一尸两命,躺进棺材了,还怎么挽大厦之将倾啊?”冯保保有些干着急。

“冯保保若真的死了,大魏的军队挡不住西陵琅的铁蹄,那人是天生的将才,他会屠城的。”

“西陵琅又不喜欢宝华郡主,不管宝华郡主死了还是活着,都影响不了他的进攻吧。”冯保保虽没见过那人,但是这样抛妻弃子的负心之人,绝非善类。

谁知白衣判官不跟着附和,反而苦笑着摇了摇头,是非黑白曲直,岂能言语上说得清呢。

“那本大人就将你重生的时间,往前推一年,回到新安六年。去吧!”

“判官大人,判官大人......”我不同意!

冯保保瞪大一双眼睛,大声挣扎着,却被白衣判官挥手一推,就飘了出去。

“记住,西陵琅是来终结这个乱世的,不能杀。”

不能放,也不能杀,那到底是要怎样?!!!!

新安六年,四月。

宝华郡主府内,有一座富丽堂皇的摘星殿,比宫内殿宇而建,气势非凡,庄严端丽。

“郡主,您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冯保保猛然睁开眼睛,大喘了一口气,看着面前陌生的一切,下意识的就往床内侧缩了缩。

这是宝华郡主府?

“我….睡了多久?”冯保保极力的保持着镇定。

“睡了两天两夜,太医们都来过了,说郡主身体无碍,气息平稳,可就是不醒来,急死我们了。”冯保保虚晃地扫了四周一眼,再看了看面前的小丫鬟,眉目清秀,玲珑身段,精细。

“今夕可是….新安六年?”白衣判官说,会给她宝华郡主所有的记忆,但是要慢慢来,一点一点地恢复。

“是,如今是新安六年四月十二,先帝的生祭,陛下率领文武百官去了皇陵,这两日就要回来了。”这个丫鬟,好像是叫暮楚。宝华郡主的灵堂前,她哭得最为伤心。

新安六年四月,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她还没有迎娶西陵琅,呸呸呸,是宝华郡主还没有迎娶西陵琅。

祸端还没有开始,还有机会补救。

冯保保激动得从床上爬起来,抓着裙摆宽大的衣衫,找了一面镂空雕花菱形铜镜,照了照镜子里的脸。

阳光透着雕花窗木射进来,打在镜子上,镜子里的人,一头浓密的秀发,标准的美人尖,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肤色白皙光滑,眉目流盼灵动。

令人满意极了,这副绝世美艳的皮囊。

暮楚大吃一惊:“郡主,您怎么了?您从前不是最讨厌照镜子了吗?”看着面前的冯保保,觉得有些陌生。

冯保保嘴角的笑容顿时愣住,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讨厌照镜子?

不管了,如今她才是宝华郡主。

她重重咳了一下,朗声道:“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本郡主以后要换种法子活。”

从今天开始,她要用自己的方法,改变宝华郡主凄惨的结局。

暮楚心中一紧,赶紧低下头,再不敢多言。

“我问你,齐国来的西陵琅,现如今关在哪里?”冯保保想起正事。

暮楚低低地叹了口气,郡主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西陵将军是朝廷重犯,现如今关在虎豹营大牢。”

不能杀,也不能放!

冯保保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心烦意乱,最后一屁股坐下,仰卧在美人榻上,思绪已飘远。

三日前,她不过是趁着周末的时间,约上小姐妹去山中的民宿泡了个温泉,起身时一不小心脚滑,就摔进水池里。

结果她一睁开眼睛,见到了白衣判官。

他说,冯保保命不该绝,大魏国运也不该绝,所以就给她安排了这档子任务。

何其有幸,区区一条小命,能与堂堂大魏国运相提并论。

啧,冯保保一时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傍晚时分,冯保保躺在藤椅上纳凉,两个丫鬟端着茶水和点心,两个丫鬟在给她捏脚,两个丫鬟在给她扇风,一派宁和!

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阿嚏!”旁边的丫鬟连忙拿出手帕来,给郡主擦拭嘴角。

冯保保抬头一看,一袭镶金边的玄色龙纹衣袍,映入眼帘。

“保保,皇叔来了。”对了,宝华郡主的本名,也叫冯保保。

“皇叔?”她记得一年后,宝华郡主死的时候,这位年轻英俊的皇叔,带着二十万大军,正在边境苦寒之地,与西陵琅打擂台。

可惜这皇叔,天潢贵胄的命格,却实在不是打仗的料,二十万大军只挡了西陵琅半个月,接连被攻破十座城池,一败涂地。

宝华郡主就是听说了这个消息,自觉有愧于冯家的列祖列宗,头昏脑涨之下,投了湖。

“保保,朕在皇陵听闻你昏睡了几日,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下人们没有照顾好?”皇帝年逾三十而无嗣,对这位独苗侄女,不可谓不珍稀。

冯保保余光憋到郡主府的下人们,在听到皇帝陛下这句话的时候,很明显的都抖了一下。

“不是的,皇叔,是保保贪玩,非要去学游水,然后就摔了一跤,这才睡了几日。”就是这样,宝华郡主这回昏睡,也是一跤摔进了水池子里。

总之,宝华郡主的命,就是跟她绑定在一起了。

皇帝挑着眉头,半信半疑的将冯保保,上下都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伤处之后,才松开了臂弯。

“看吧,我是不是没有受伤,皇叔不用担心。”冯保保提着梨花烙百褶裙衣摆,配合皇帝的目光,左右来回转了一圈。

“你啊!”皇帝严肃的敲了敲她光溜溜的额头,侧身看向庭院,正色道:“朕今日就留在郡主府用晚膳了,郡马爷何在?”

左右中有人立即回答:“回陛下,郡马爷此刻正在门外等候传唤。”

冯保保心里一咯噔,宝华郡主在新安六年的郡马爷——范渊宁,不就是那位,她为了讨西陵琅欢心,而无过被休的贤德夫婿。

她刚刚醒来的时候,丫鬟就来通报说,郡马爷求见,却被她无情的挡了回去。才第一日,糊弄几个丫鬟已经不容易了,若是多见几个人,万一露馅怎么办?

没一会儿,中院门进来一个蓝衣青年,乌发半束,身姿清岚,五官中正,并无出众之处。

他进门后,先虚看了冯保保一眼,又碍于皇帝跟前,只好行礼问安。

宝华郡主和范渊宁的婚姻,完全是皇帝之命,强行赐的婚。宝华郡主本人对这位,平平无奇的郡马爷,一向视而不见居多。

反观作为长辈的皇帝陛下,自然就对范渊宁,客气温和许多。

二人礼貌性的客套几句之后,范渊宁便将目光对准冯保保,那炙热的眼光,直盯得冯保保,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风流债啊,这都是!

冯保保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别过脸去,看日落月起,晚风吹散了薄雾。

当晚,皇帝和冯保保,还有郡马爷范渊宁一起吃的晚饭之后才回了皇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