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他居然不躲着我 > 正文
27.环环相扣
作者:北山可行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22-09-28 10:52:08 全文阅读

浦微之翘了翘唇角,溢出一声低笑,没调侃什么,左手不轻不重揽着她的肩膀,雨伞倾斜压在她的头顶上,“走吧。”

两个人快步走到车边,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她动作迅速钻进去,一边扣安全带一边看浦微之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

他在车上坐定时衬衫右臂湿了半条,抽纸擦了擦,杂物扔进油皮广告纸叠的纸篓里,卷起袖子,打开空调,问:“二十四可以吗?”

“二十六吧。”

他调好,车子启动。

本来这儿距离学校只有十几分钟路程,还没上路得知前面一千米左右位置刹车不及时出了车祸。浦微之将车拐进一条小巷,停在入口不远处的空旷地带,拿出手机给孙格格打电话。

她困惑看他,那边很快接通。

浦微之松口气,“听说三四辆车都卷进去了,你没事就行,我这会儿往高速绕,你给柯及和朱朱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是不是安全。”

电话挂断,他把手机递给冀言淇,“向向她们到学校了,等下格格会来消息,注意看一下。”

冀言淇接过,把手机屏幕朝上放在大腿上,“好。”

浦微之将车驶上高速,窗外大雨滂沱,雨水砸得满世界只余下暴雨天翻地覆的哗啦声。这雨仿佛是要将人吞没。

冀言淇拿出手机给唐贝蓓回消息,唐贝蓓说她妈妈准备中秋节去学校看她。

很显然,饶女士已经两天没给她打电话细细盘问深刻关怀她一日三餐吃了什么吃了多久好不好吃。说明一个叫人心惊胆寒的可能。

她并非忙于冀言沂他们班家长委员会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在拾掇自己,争取以最雍容华贵的姿态出现在一月不见的女儿面前。

她回了个“完了”,浦微之的手机亮了屏幕,伴随一声震动的闷响,孙格格的消息进来,她不知道他手机的密码,只在锁屏界面把消息阅读完。

转头看浦微之,他侧颜立体,专注地看着前方道路,双手把着方向盘,动作娴熟打着弯,和她十五岁周岁宴上那个心不甘情不愿拿着麦酝酿一场风暴的人丝毫不相干。

她心口缩一下。

浦微之感受到视线回头来。

她忙道:“格格说他们两个被堵在高速上,之后找了个附近的旅馆暂时休息,明天雨下一点了再回学校。”

“人没出事就行。”浦微之转头看前面半暗不暗道路,盯着不远处拥挤推搡的车辆,“唉”了声说:“这个时间点怎么堵成这样,一个个都夜猫子。”

冀言淇视线跟着过去,墨紫的夜幕笼罩下,前头数不胜数的车尾灯红得十分扎眼,密密麻麻全是黑色白色的小轿车,困在水波荡漾的大水缸里。场面狼狈又壮观,她见所未见。

“因为暴风雨所以大家都赶着回家。”

浦微之偏头飞快看她一眼,前头一辆车停下,他也跟着缓缓停了车,这才正式盯她两秒,唇畔带笑。

“怎么了?”

“没怎么,刚想起来,这条路人多是因为崇礼路跟今滩公园离得近,那儿是夜市。”

今滩公园她听说过,早些年荒无人烟,在地图上没个像样的导航,这两年成了年轻人混日子的好地方。鼎鼎大名她耳熟能详。

冀言淇嗯了声,“规模很大吗?”

“阳城最大了。去过两回,挺有意思的,等我手头忙完带你去看看。”

她想也没想就拒绝:“我不用你带。”

浦微之仍是浅浅地笑了一声,丝毫没有被她斩钉截铁的拒绝影响到心情,跟着前面一辆黑色奔驰挪了可怜的几米远,又随波逐流地停了。

“你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刚刚软声软气道谢的那个姑娘被你吃了?”

浦微之笑着问。他这人吧,总给她一种好像什么事都不那么在乎的感觉,说他吊儿郎当,他又是个学生工作和学业成绩都名列前茅的人,说他成熟稳重,又总爱不着调地说说笑笑,惹得人心烦意乱又拿他没办法。

“你才软声软气。”她轻声反驳,被唐贝蓓带跑偏的思绪回到刚刚他给自己送卫生巾的场景,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劲。反反复复地思考不知道多久,忽地聚焦他那句“格格叫我给你送东西”。

心跳空一拍,“刚刚你给我送姨妈巾,是格格让你送的?”

“不然?”他道,看她神色怪异,掺着几分沮丧,不知在想些什么,“问这个干什么?”

浦微之显然并不知道自己是第几环。

她松口气,给朱欣衣发消息确认。

朱欣衣回得快:【我和柯总跟着那姑娘走了一路,早就不在了啊】

【所以我跟向向说了】

冀言淇:【……】

比她想象的多了一环。她再问向文苡,那头消息回得同样快,答案是她坐在孙格格的车上,小声和孙格格说的,叶之晟和支瑆对此毫不知情。

孙格格先浦微之到,当时是雨势最小的时候,担心等久了回去会更艰难,她的驾照又才拿不久,把冀言淇交代给浦微之,带着其他人溜之大吉。

“是你买的吗?”

“是。”

“多少钱?”

“算这么清楚?十二,微信转给我,在我饿死之前。”

冀言淇又气又笑,“不给了,饿死你算。”

浦微之笑笑。看前面的车子十五分钟没挪过位置,心里凉了半截,拿手机翻看路况分享群,果不其然,“妹妹。”

“怎么了?”

“困吗?”

“困。”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先休息吧?”

冀言淇蹙眉,“为什么?”

浦微之把手机递给她,她上下翻看,眉头越皱越紧,终于在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时松开,愁容满面,“没有其他办法吗?”

“可以绕路,但现在绕回去,需要一些时间,”他看了眼腕表,雨水反射光线,四下忽明忽暗,“现在十一点,到宿舍起码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莫说暴雨,就是这台风也够吓人。”

“我们刚刚走的那条路还能回去吗?”

“车祸还没处理完。”

“这个山体滑坡更难处理。”她低声盘算着,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点主意也没有,心里不由有些慌乱。

浦微之手指了指前面有了点动静的车流,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众车子慢吞吞向前爬行,尽头的那辆正在往左边的车道拐弯。

“大家都往回走,或者都去住酒店,会不会人满为患?”

“不知道。”

“我们去看看吗?”

“好。”

浦微之应声,启动车子,一点点往左手边那一列靠,等车少了,插个队,跟着车流转弯回程。光是从被堵死的车辆里挣脱出来,就花了近十分钟。

时间长得冀言淇根本坐不住。她身体里蕴着一股躁郁的闷气无处发泄,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和唐贝蓓聊天,唐贝蓓叫她到了报平安后撑不住睡了,她更是无事可做。

完全没有玩手机的欲望和心情。

浦微之把车开到离高速路最近的酒店,车子停靠酒店门前的停车坪,打伞,自己一个人进门问,一身湿漉漉地回来,带一身的冷气。

冷气侵袭她的脖颈,冀言淇忍不住打个哆嗦,“你这伞打了跟没打一样?”

“下雨跟下石头一样。”

他拿纸擦脸,冀言淇伸手拿过纸巾盒子,一次性抽几张出来,给他递过去。他愣了愣,接过,“挺懂事。”

懂事?他居然拿一种欣慰的长辈口吻表扬她挺懂事,冀言淇不由得想起某些陈年旧事,一下又怒气冲顶,冷着脸把盒子扔进他怀里,一拧身子看着窗外空空如也的墨色。

“没有房间吗?”

“借你吉言,满了。”

冀言淇想起个事。暑假的某天,她奉命去酒店给临时视察工作的冀言澈送午饭,经过前台,听闻前台告诉一个女孩说已经没有房间,而冀言澈在半小时之后把二十二楼四间套房安排给从北城飞来的贵宾。

“不是没房,是我们钱不够。”她忍不住喟叹。

浦微之挑了挑眉,“确实。我现在拿不出来,不然也不用这么委屈你。”

“不委屈。”她淡淡说。

浦微之犹豫一下,语气透着心虚:“妹妹,我的意思是,这衣服湿透了,穿着冷。”

冀言淇回头来,一脸惊恐,见他神色郑重又无辜,矫情里混着娇弱,傲骨凌霜又楚楚可怜,一时收了质问,无奈说:“你脱吧。”

“不介意?”

“嗯。”她挤出一声鼻音,又扭头转向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补充说:“把衣服挂在那个钩子上,空调温度调高点。”

“不冷。”

“我有点冷。”

浦微之照做。

到下一家酒店,冀言淇提出她去问,浦微之把车直接卡在门口,她打了伞几步冲到房檐底下,收伞放进伞架上,步伐着急朝里面赶。

浦微之看着她背影消失,拿手机定位下一家酒店,想试图预定,发现能预约的全都距离这儿三四十分钟车程。

冀言淇跑出来的步子更急,打了伞冲下来就啪啪啪地敲打窗玻璃,“有一间。”

“一间?”

“标间。”

“你住得惯吗?”

“一晚上可以。但是,”虽然觉得这个提议现实条件并不允许,提出来也许有些强人所难,她还是觉得在外面住,还是跟一个男生共处一室,心里不踏实,“我更想回学校。”

“上车吧,我刚看看路,车祸差不多处理好了。我们现在走西门回去试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