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江湖位面(十)
作者:闲云淡鹤  |  字数:3432  |  更新时间:2020-06-08 09:05:52 全文阅读

几人站在丁向松的马车内。

“少宗主,这余怜容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甚至跟我们打听到的也是相差甚远,她真的是余怜容吗?会不会是星月教见他们教主没用,派其他人替她参加魔教大比?”

“啧。”丁向松敲了敲手中的折扇,沉思片刻:“有可能,不过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等许稳将最新情报送来再说吧。”

“少宗主,那要是她真的是余怜容呢?”另外一人发问。

“她要真是余怜容的话,那可就难了,能让星月教前教主不顾外界传言也要藏起来的人,这个余怜容怕是不简单。”所以他现在倒是希望她不是余怜容。

马车被敲了敲:“少宗主,他们停下了。”

“停下?”丁向松看向车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猜测道:“附近没有城镇,应是要过夜吧。”

果不其然,丁向松一下马车就看见苏琪的队伍开始安营扎寨,准备在这过夜了。

丁向松远远看见苏琪跳下马车,在后面马车里拿了一把弓箭,翻身上马,闯进林子里不见踪影了。

转头吩咐身旁的人:“去看看她去做什么。”

“是。”那人翻身上马,跟着进了林子。

另一边的右护法等人瞧见,皱了皱眉,也没有其他反应,继续手中的工作。

没一会,那人回到丁向松身旁:“少宗主,她在打猎。”

“哦?”丁向松有些诧异。

“嗯,我看见她在追一只兔子,应是想打来吃吧。”不然总不可能是抓来玩的吧。

结果没一会,苏琪回来了,手中抱着一只活兔子,马鞍上挂着一只死了的野鸡,那人瞪大了眼,这兔子还真是用来玩的啊?

蓝惜听见声响,跳下马车朝苏琪奔去,苏琪下马,以为蓝惜是来迎她的,结果蓝惜一把抢过兔子,转身头也没回的上了马车,进马车前还不忘吩咐她:“琪琪,鸡要烤好吃点,多加调料,我要辣的。”

苏琪:“……”

右护法等人见此忍俊不禁,忍不住笑了出来,见苏琪视线移来,忙止住笑。

苏琪无奈的瞪着马车,这个小没良心的!不就是被她掐了一下脸吗?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丁向松在一旁全程看完,挑了挑眉。

“少宗主,那小白脸还挺得宠啊,都这样了余教主都不生气。”丁向松旁边的人诧异道。

丁向松饶有兴致看着苏琪等人的营地:“有意思。”

“蓝惜,烤好了,出来吃。”苏琪坐在火堆前喊着。

“来了。”蓝惜把兔子抱紧,跳下马车,来到苏琪身旁,弯下腰刚要坐下,突然想起自己是个纨绔子弟,又直起身子站着。

苏琪等了半响也不见蓝惜坐下来,抬头看他:“怎么不坐?”

站着显得你高吗?

“脏。”蓝惜认真脸。

“……坐下。”

“不要,要不然拿衣服给我垫上,不然不坐。”蓝惜坚持站着。

苏琪:“……”不是,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蓝惜这么洁癖呢?

“那你站着吧。”苏琪垂头继续烤鸡肉。

“你说什么?”蓝惜瞪她。

“等下进马车吃。”苏琪撒着调料包。

“不要,我要坐在这。”烤鸡肉味太大,要是把马车熏得到处都是这个味,那他晚上还怎么睡?

“……”苏琪无语,这娇气的:“右护法,拿毯子给他垫上。”

“是。”右护法瞪了蓝惜一眼,他家教主都没这么娇贵,怎么这掳来的小子就这么娇气呢?

垫上毯子,蓝惜心满意足的坐下了。

“尝一口?”苏琪将插在枝上的鸡肉递给蓝惜。

“好。”蓝惜凑近吹了吹,咬了一口尝尝味。

鸡肉那浓郁的香味闻起来让人垂帘欲滴,咬一口,满口生香,香鲜至极,口感细嫩而有嚼头,麻而不木,辣而不燥,令人回味无穷。

蓝惜忍不住多吃了几口,余光瞥见苏琪,才想起她还没吃,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从右护法那借过剑,将鸡肉斩了一半下来分给她。

看着那沾满鸡肉的剑身时,右护法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

待到二人吃完,慢悠悠在营地周遭逛了一圈,直至戌时才回马车休息。

——

三天后

苏琪骑着马来到一座客栈前:“我们在这先行住下。”

“好的,教主。”右护法带人进入客栈。

“这位就是余教主?”一声豪迈的嗓门在不远处传来,众人纷纷看过去。

一个大汉带着十几人来到苏琪面前。

“原来是秦掌门,久仰。”苏琪下马。

秦掌门笑笑:“余教主,我听闻你早早就先启程了,怎么你会来得这么晚?”

“路上有些事耽搁了。”苏琪说罢,朝刚下马车的蓝惜看了一眼,还不都是因为他,要不是他一路要求这要求那的,他们早就到了,在中途,连丁向松都嫌他们太慢,自己先走了。

蓝惜对上苏琪的视线,心虚的偏过头,他这不是为了任务嘛……

“有事耽搁啊,我说呢怎么这么晚。”秦掌门手一挥:“来,余教主随我一同去大比之地吧,大家都来了,就剩你了。”

“那行,走吧。”苏琪牵过蓝惜,留下几人守在客栈,其余人跟在苏琪身后。

路上,秦掌门先行开口,一脸语重心长道:“余教主,我跟你爹呢,之前也算是至交好友,我也能算得上是你的伯父了,看在你爹的面子上,秦伯父在这里先给你提个醒,等下到了大比,就算输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要稳守道心,你还年轻,这当教主的法门还要好好学,这魔教之首丢了就丢了,虚名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

苏琪抬眸对上他的视线,确定他是发自肺腑之言,垂下眼脸笑道:“多谢秦伯父提点。”

秦掌门笑了笑,拍拍苏琪的肩膀:“你能听进去就好,这人生啊,还长着呢,以后这魔教之首的位置,秦伯父相信你能夺回来。”

苏琪笑笑不说话,这魔教之首的位置不会丢,又谈何夺回来呢?

一行几十人来到一座府邸前,秦掌门笑道:“到了。”

苏琪挑眉,打量面前的府邸。

这是一个特大的府邸,里面大大小小约有1百多个房间,除此之外还有一片大空地,空地占地面积很大,是专门用来比试的,站下2,3百人也不成问题,除此之外,还有前庭后院、后花园之类的休息赏玩之地。

听闻这是当时魔教盛极一时的时代,最大的魔教教派擎天教一手创立的,当时所有魔教教派几乎都是擎天教的附属,这府邸建立后每过5年就会举行一场大比,在这大比中,擎天教会挑选各门各派的精英送入擎天教为己所用,无论这些教派是否愿意,这种状况持续了长达百年之久,直至擎天教覆灭后,这处府邸才被魔教教派用来当做选魔教之首的大比之地了。

这府邸平时住着的是擎天教当年幸存下来的老弱妇孺,众教派并没有杀了他们,而是断了他们习武之路,囚着他们在这住着,终日打扫府邸,每五年准备好大比的场地,让他们亲眼看着魔教之首的位置是怎么选的,以此来羞辱他们。

秦掌门带着苏琪等人来到府邸的空地处。

空地中间有设擂台,此时各大魔教教派之首都聚集在此处,台上有两人正在比武,其余人一边观看一边窃窃私语。

苏琪一进来,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诶,星月教的人来了。”

“没想到他们还真敢来啊,我还以为他们不会来呢。”

“是啊,这余怜容又不会武功,她来干什么?”

“她不会武功,星月教其他教众精英会啊,这众教主切磋之前不是会让护法堂主之间先较量吗?这至少还能撑撑面子,不然这星月教的脸面往哪搁?”

“噗嗤,撑面子?我看是自讨欺辱吧,这星月教都要被她给整成三流教派了,哪还有实力撑面子。”

闻言,右护法等人担忧的看向苏琪,发现她面色平静,好似充耳不闻,才不由的松了口气。

看来教主比他们想得更加不一样,不仅会武功,面对这种场面也可从容面对,这不该是她天生就会的,应该是前教主暗地里教的,只是一直藏着,对吧?

不然不能解释她怎么突然就会武功了,他们确定这人没被偷换,只能归功于前教主有深谋远虑了。

苏琪拉着蓝惜来到星月教的位置坐下。

不远处的临云教教主打量苏琪几眼,疑惑道:“这丫头怎么好像跟情报里说的不一样?”

“父亲,按许稳最新的情报来看,她之前确实是像传闻里的那样废材,但自从闽清教的杨从南离开星月教后,她不知道是不是大受刺激了,以至于性情突然大变,变成现在这样。”丁向松把自己知道的都汇报出来。

“是吗?”临云教教主转回头来,不再看苏琪:“别管了,她不足为惧。”

无论她是不是大受打击还是因为什么以至于她性情大变,只要她不会武功,那就不足为据,用不着理会。

“是。”丁向松皱眉,总感觉她不简单,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简单。

“你午饭还没吃,先用这些垫肚子。”一落座,苏琪就将瓜果点心都往蓝惜那边推。

“嗯,你也吃。”蓝惜也不客气,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

此举被旁边的永和教教主看了去,不由地嘲笑道:“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还挺懂得疼人哈哈哈哈”

听出他话里的嘲讽,苏琪皮笑肉不笑道:“不如永教主会疼人,别的掌门教主都三妻四妾的,就永教主后院最清净,足以看出永教主有多疼自己的妻子了。”

“你!”永教主脸色瞬间黑了下去,整个武林谁不知道永教主是入赘进永和教的,教内大权大部分都在他妻子手里,他要是敢跟其他女人走得近,回去总免不了一顿罚,他哪敢纳妾!

永教主盯着苏琪片刻,冷笑道:“小丫头片子,武功半点不会,嘴倒是挺伶俐的!你等下上了擂台最好祈祷不要遇上我,否则我一定好好教教你规矩!”

“呵。”苏琪同样冷笑的看着他:“永教主最好也祈祷等下上擂台不要遇上我,否则……”

“否则如何?”永教主直盯着她,他倒要看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