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求你信我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0-08-14 23:01:56 全文阅读

  一个壮汉将锁在柴房门上的锁解开,放下铁链示意司徒修远自己进去。

  司徒修远面对着这个陈旧的棕红色木质大门,没有丝毫的犹豫,大步流星往前走。

  映入眼前的一幕是乱七八糟的草堆和柴木,上边还有几滩血迹。

  路漫漫坐在杂草堆,背靠柴堆上,巴掌大的小脸儿不光有血迹,还有黑黑的污渍。

  他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是怎么在这儿生存的,环境那么的恶劣,也不知道会不会饿着她……

  他痛心地张嘴,颤抖的喊出她的名字,“漫漫……”

  正在发呆的路漫漫仿佛被这一熟悉的声音叫回了现实。

  她抬头看着他,冷冷一笑,道:“你来做什么?”

  司徒修远被的话打击了一下,语气这么冷的么?好歹自己与你也是相识相知的师生呀!

  他皱着眉头,有点儿难过,语气低沉,“我来看你啊!”

  路漫漫见他将话说得很是好听,不由得心里愈加排斥他。

  她的眼神锐利无比,丝毫没了以前那般清纯,尖酸刻薄的说:“你怕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司徒修远认为她这是在指责自己见死不救,又好像是在疏远自己。

  他连忙解释道:“我真的是来看你的,你看,我把金疮药带来了,你好生坐着,我帮你上药。”

  边说他还边将手中的金色药瓶展开给她看,证明自己真的没有在骗她。

  司徒修远在尝试走近她,可路漫漫的态度很是抗拒和暴躁。

  她道:“我不要你碰我!”

  说完还一直在缩脖子,企图还想往后靠,可惜后边全是干柴,她已无路可退。

  司徒修远见她这般害怕,心里那滋味,酸得就跟吃了醋一样,心想,莫不是这小家伙被外边那两人伤害了?

  不可能的吧,那两壮汉看着是粗人,但心底还是可以从谈话中感觉到他们是善良的。

  难不成是莫初晴那个老女人对漫漫做了什么?

  司徒修远轻轻开口,耐心的喊她,“漫漫……”

  不过路漫漫明显就不给司徒修远面子,身子完全缩成一团反倒蹲了起来,她埋头囔囔道:“现在府里上上下下都巴不得我早点儿死掉。”

  “我不信你。”

  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就红了起来,可能下一秒就会哇哇大哭。

  司徒修远见她这副模样,心里特别着急和难受。

  只见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手将路漫漫的手腕揪了出来,然后他大力地把她抓站起来。

  语气中满是自嘲和惋惜,他道:“路漫漫,我的为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司徒修远的眼中露出了悲凉,他将她环锁在自己怀中。

  路漫漫哪肯让司徒修远抱着,又蹦又跳,手还不停地扯着他的衣服。

  可能等路漫漫情绪不再有波动时她会用牙咬他的吧。

  不过这只是司徒修远的遐想而已。

  他抱在怀里的路漫漫渐渐的不再躁动,反而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她面如死灰,语气冰冷,“我能知道什么?我连我爹都不知道爱不爱我,哪还有时间去揣测你?”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司徒修远也同他一起心凉,他将她放开,愤怒的吼她,“路漫漫,你真的是要气死我你才满意?”

  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个小家伙能沮丧成这样的,又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这点悲痛算得了什么呢?

  他当初一出生就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未入丞相府之前都不知道亲情是什么东西,现在他唯独能在路漫漫身上体会到亲人间的酸甜苦辣。

  路漫漫捂着自己的手臂 再次蹲下,气呼呼的说:“你别碰我,我疼!”

  她这是在抱怨?兴许是恢复了点儿心情吧?

  司徒修远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攻克一下,他也跟着蹲下身来,双眼血红,眼眶中挤出了眼泪。

  他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直接跪下来,再次抱住她,可怜兮兮的说:“我求你信我,好吗?哪怕就一次……”

  可能是咆哮过后将路漫漫拉回现实,她看着司徒修远都跪下了,心中莫名有种失落感,她失落并不是因为自己不受重视,而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要颜面下跪在自己面前。

  他是司徒修远啊!他多么高傲的一个人,就这样跪在地上求自己,好卑微,为了她而卑微下跪。

  她的心“砰”的一下,仿佛是心上有了裂痕,心里的暖流随着裂痕蔓延了出来。

  路漫漫沉默不语。

  司徒修远见这样都没能让她接受自己,他有点儿泄气,语意开始恶劣起来,推开她,指着她的胸口上用力戳着,“路漫漫,你的心是块石头么?捂不热么?还是你原本就缺根筋没脑子?”

  “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是想真心帮你的吗?”

  说完他开始冷笑,自己做的这么多事情是要感动自己嘛?

  为她铺路,为她着急,为她低声下气,可她却还不领情?

  路漫漫觉得司徒修远真的是想对自己好,一想到这里,她开始回忆起司徒修远和自己的点点滴滴,眼前的这个男人除了凶了点儿,其他都很好,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在自己身上得到些儿什么,一直都是全心全意辅导自己的……

  眼前的画面渐渐浮现了出来,她鼻尖一酸,眼泪很不争气得就流了下来。

  她边擦拭着泪水边说:“你不要再说了。”

  哭得像个没有糖果的三岁小孩。

  司徒修远也不管路漫漫现在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只是继续埋怨她,“路漫漫,我对你,真的很惋惜!你就不能给我争口气吗?那么傻……”

  不过,比起司徒修远说感动自己的话,路漫漫觉得他挖苦自己会让自己心情更加好的快些儿。

  她瞬间觉得司徒修远在趁机占自己便宜,他见自己现在这么惨了还挖苦自己,这气她不能忍!

  她停下哭声,眼泪瞬间不流了。

  路漫漫不由自主对着司徒修远翻了翻白眼,恶狠狠地说:“我傻关你什么事?碍着你啦?啊?”

  她连哄带动手的,差点儿一巴掌打在司徒修远那好看的脸上,好在他躲得快,不然就真的要毁容了。

  他立马起身躲过,然后退后好几步还不忘继续捂着自己那英俊的小白脸,生怕被路漫漫打到。

  他边捂着脸边怯懦的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懂的。”

  路漫漫现在好像是被司徒修远气得不再想些儿别的,一心只想打他……

  她将拳头握紧慢慢向他靠近,咬牙切齿道:“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

  司徒修远咽了咽口口水,试图想想让莫初晴博得路漫漫的吸引力,他真怕这人下手没轻没重。

  “我知道这些儿都是莫初晴做的,我也能为你作证是有人故意动力手脚想让你背黑锅的,你相信我好吗?”

  路漫漫听司徒修远讲的话特别烦,为了让他闭嘴,她向他扑过去,拉着他的手臂就咬。

  司徒修远忍着疼没有叫出声来,也没有将她推开,只是静静忍着等她肯将自己放开。

  事后,等路漫漫情绪不再那么暴躁后,她忧心忡忡的看着司徒修远,小声的问他,生怕这人还在生气。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说完话她又开始多愁善感起来,眼泪又要止不住了。

  司徒修远调侃道:“我总不能说我喜欢你吧?”

  路漫漫听完错愕,她不相信这个脸皮这么厚的人会对自己有那个意思,他们可是一见面就要互相掐架的呀。

  司徒修远知道这样说不能让路漫漫相信,所以他就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比起他主动投出橄榄枝,倒不如假装自己割肉求信任来的快。

  不知道说她是真傻还是假傻,自己想帮她都那么难。

  这小丫头怕是以后都不会轻信别人。

  一想到这里,司徒修远顿时心里有那么一点儿兴奋。

  他在高兴自己有幸能走进她的心房。

  司徒修远收住他狡猾的面孔,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脸色也摆出来了,他道:“不管怎么说,你都不可能不觉得我对你有企图,就当我想栽培你出名,让自己再度受到朝廷的重视吧,行不行?”

  路漫漫越看越觉得自己不揍他不行,她狐疑,自己可以干什么?

  随后她小心翼翼的问:“可是……能让你教的大有人在,我只是一介女流。”

  司徒修远微微眯眼,对啊,怎么说服她?要不就现编吧……

  “你出生时不是天降异彩嘛?我觉得你注定不平凡,我一直想收你当我徒弟,让你出名,我也想自己出名……这样说你能接受吗?”

  司徒修远说话不需要打草稿,直接出口成章让路漫漫半信半疑。

  她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可行。

  她笑着看着他,笑容很是诡异。

  “你替我报仇,我拜你为师。”

  司徒修远闻言,她是故意曲解自己的意思吗?还是真的不懂他想干嘛呢?

  他又摇头又摆手,拒绝道:“不不不,动手动脚的事情我可不敢,但是我能教你报仇,你能接受吗?”

  司徒修远不敢对路漫漫说实话,他总不能真的说自己从第一眼见她就对她动心了吧?他都多大了?整整大她六岁啊。

  都说三岁一代沟,五岁一鸿沟,他可不能祸害了这个小丫头才是。

  不过,只要她肯提出来,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司徒修远都在所不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