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柴房求见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0-08-13 03:35:52 全文阅读

  莫初晴根本就没想到顾初实会拒绝自己,像他这样守礼懂事的富家子弟不应该不会背弃自己的教养么?怎的被她两三句话就给激怒了?

  她咬牙切齿道:“这个该死的顾初实,捡完便宜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么?”

  路夕颜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可又怕被母亲骂,只能磕磕巴巴的,话都说不清楚,“娘……我觉得这样……即使是我嫁过去了也会被看不起的。”

  莫初晴看着这没出息的女儿,心里的怒火可不得一点点,要是刚刚有她的助攻的话,那顾初实不就早被她拿下了吗?

  她转身看着路夕颜,刻薄道:“你爹是谁?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谁敢看不起你?”

  路夕颜也很委屈,可她不敢大声说话,只能低声囔囔着,“可是初实哥哥他都说不娶我……”

  这句话被耳尖的莫初晴听到了,她不屑道:“你是他说不娶就能不娶的?”

  随即,莫初晴已经计划好了一切,打算跟顾初实搏到底,她双手抱胸,以自己高傲的姿态说出最狂妄的话来,“今天,我就要闹到他顾家去!闹得他们鸡犬不宁!说他儿子仗着我们老爷不在,他仗势欺人!”

  路夕颜不想事情做的太绝,赶忙劝阻,“娘,你这过头了,女儿很没面子的。”

  可她怎么能劝得动自己那野心勃勃的母亲呢?

  “现在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我跟你爹的老脸重要啊?”

  莫初晴边说还边指着自己的脸一直戳。

  路夕颜见母亲说的话也没有错,只是她觉得事因自己而起,牵扯到太多也很麻烦,她是很想出名,可她不想以这种卑鄙的手段博得关注。

  她底气更加不足了,囔囔道:“可是……”

  莫初晴直接打断她的话,“可是什么?穿戴好,我们现在就去顾府!”

  碍于母亲在自己身上施加的压力和夫子一直教导的善待每个人的举措,这让路夕颜左右为难,她到底是要同母亲一样做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还是要大义灭亲做个没有良心的烂好人呢?

  莫初晴说的一句话将路夕颜拉回现实,她道:“女儿啊,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爱一个人没有错,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别看刚刚路漫漫跟他解除婚约是为了你,其实她是为了她自己,她不喜欢顾初实了才会那么做的!”

  路夕颜有点儿怯懦,她小心翼翼的说:“可是刚刚我明明听的清清楚楚的,她说她喜欢他呀。”

  在自己母亲面前她可从来就没有这样生疏、卑微过。

  莫初晴一语惊人,直接将路漫漫对顾初实的情意说得分文不值,她尖着嘴,将话说得酸溜溜的,她道:“那都是在装好人说给我们听的,她想装圣母那便让她去装好了,你只管把握住眼前的幸福。”

  路夕颜听到这里,顿时有了勇气,可她一想到刚刚顾初实说的那番话,顿时没了半分念头想去争取。

  只见她歪着脑袋神态恍惚又忧伤的说:“可是他不喜欢我啊!”

  莫初晴觉得自己说的话路夕颜没听进去半句,她说的这些话是来感动自己的么?

  她对她翻着白眼,无奈的同她解释,“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你是不是傻呀?近水楼台先得月,既然路漫漫打算放弃的话那就你来坐上她的位置!这样不好么?”

  莫初晴走过去,气得用双手直摇她的身体 ,问:“你到底还喜不喜欢顾初实了?”

  路夕颜想了很久,最后轻启朱唇,“喜欢!”

  她将路夕颜放开,“喜欢的话,那就按我说的做!”

  她现在一闭眼就开始幻想着自己能为女儿穿上嫁衣,带上凤冠霞帔,送她出府……

  蹲在外边许久的司徒修远见没戏可看后就转移阵地,奔向柴房。

  果然有了顾初实刚刚的“帮助”,莫初晴对府上的管控似乎是松了好多的。

  但看守柴房的那两人将柴房当成重地,看得死死的,这让司徒修远很难有下手的机会呀!

  他心想,打又打不过,偷偷溜进去也是行不通的……

  难不成要自己去跟他们谈判?

  这对他来说倒不是很难,只不过结果会很玄。

  但是,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能不能行呢?

  只见司徒修远灵机一动,将怀中的金色药瓶掏出捏在手中,大摇大摆地朝着柴房走去。

  他面无表情,以为他们两人没注意到自己。

  可偏偏相反的是那两壮汉看见了却当没看见他一样。

  直到司徒修远胆大妄为地开口,“开门,让我见见她。”

  果不其然,司徒修远狂妄的话惹得其中一位壮汉心里不爽,他直接粗言相对,恼怒道:“你说开门就开门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司徒修远为了激怒他们,直接抛弃了自己儒雅的气质,与他们粗就相对,调侃道:“呦,我以为你们两是摆设不会说话呢!”

  “你……”

  这时那个脾气比较暴躁的壮汉已经挽起袖子抡起拳头,准备朝着司徒修远脸上一拳砸去了,可他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拳头收回。

  司徒修远见着这一幕,嘴欠道:“怎么了?想揍我?”

  另一个壮汉很怕这两人打起来,,他倒不是为同伴担心,而是愁司徒修远要是打不过怎么办?

  司徒修远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也不好交代的。

  他只能站在两人中间劝道:“不要跟他置气,夫子你也别惹他,你们都消停会儿,咱有话好好说。”

  司徒修远双手抱胸退后几步,语重心长道:“我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来给路漫漫送药。”

  其实他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看看路漫漫的伤势而已,他都还没有找好去处呢,当然是不会贸然救人的。

  “这……不是我们不答应,只是夫人说没有她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

  司徒修远眼见着这都不能说服他们,让他们开门,那他只能给他们灌输知识讲大道理了,“你看我,那么弱,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救出路漫漫呢?”

  两位壮汉四目相对,点了点头表示司徒修远讲的话很有道理。

  只见他们两异口同声道:“你说的很是有道理,但我们也很难做呀!”

  随后司徒修远可是他最擅长的装可怜,他皱着眉,苦着脸,眼角旁的那眼泪随时都可能会留下来。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悲痛欲绝道:“我身为老师,我现在很心疼自己的学生,现在我想进去给她上药也不行么?我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请求。”

  男子为难的开口,“夫子也知道夫人的脾气,我们也很难做的。”

  司徒修远都快急死了,他到底要怎么解释才能让路漫漫博得他们的同情呢?

  他灵光一闪,借路漫漫的伤势为话题,道:“她,路漫漫,丞相府的大小姐,现在头破血流,伤口都没有处理好,不知道会不会发炎,会不会感染发烧,失去性命!”

  听到这里,两壮汉有点儿心虚,拿不住主意了,“这……我看他说得挺严重的要不咱……”

  司徒修远这是越说越气愤,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事的不是他学生,而是他女儿了呢…

  “那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她被欺负成这样,还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被欺负,光从她的身份地位来讲就有人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她,这可以看得出她们是有多讨厌她呀!”

  一男子点头道:“嗯,夫人确实很讨厌她。”

  “你们夫人不是好人知道吧?应该可以想象到路漫漫为何会落得个这样凄惨的境地了吧?我也就不信你们在府外都没听过丞相大人的原配夫人——林倾城离奇死亡,还有尚书府林家被灭门的惨案,仔细想想,路漫漫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心会狠毒到杀了自己的亲外祖父母吗?不可能的对吧!”

  这时的司徒修远就跟说书一样,把路漫漫的事情讲得有多么凄惨,多么惹人怜爱……事情是真的没错,他们两也相信了。

  身材魁梧的男子不禁感叹道:“对,林府老爷是出了名的大善人,他们家的倾城小姐出嫁那天我也是见过的,绝美风姿,比现在的夫人温柔贤淑。”

  那个脾气好的男人也跟着一起应和道:“你们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林倾城出殡时我也在的,真是可惜了这样一个贤妻良母了。”

  结果争论了好久,还是被司徒修远的三寸不烂之舌给说通了。

  现在两人十分的同情路漫漫的遭遇,都想为她做点儿什么。

  壮汉决定帮助路漫漫,便说:“行吧,反正他一个人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

  帮助是帮助,可工作归工作,这是两码子事,这可不代表他愿意放路漫漫逃跑。

  司徒修远已经对这个情势很满意了,他恭敬地对他们深深鞠了一躬,抱歉感谢道:“谢谢两位大哥,这个忙我就先记下了!改天有空请你们喝酒啊!”

  一个壮汉对着司徒修远摆了摆手说道:“喝酒倒是不必了,你别帮她逃跑就行!”

  他们是真的很怕路漫漫跑了自己不好跟莫初晴交代。

  司徒修远也懂他们的难处,点了点头,连忙说:“好的好的。”

  司徒修远见那两人十分配合,他脸色大喜,自认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就再次鞠躬对他们表示自己的感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