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卖徒求官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8-22 23:06:52 全文阅读

  皇帝缓慢走到路漫漫身边,边走还边笑道:“瞧把你吓的,朕有那么可怕吗?”

  他伸出自己满是老茧的手,示意路漫漫拉着自己起来。

  路漫漫抬眼看着那只手,她有些儿微愣,她将自己的手伸过去,然后慢慢站起身,头低低的恭恭敬敬的解释,“皇上威严神武,臣女这是钦佩和崇敬,并不是害怕,臣女第一次面圣很紧张。”

  皇帝见只有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说得头头是道,真是伶牙俐齿,那么懂事、打发,怪不得路宸渊会这么护着这个小丫头,要是她没有婚配的话兴许太子也能与她促成一段不错的姻缘呢!

  皇帝慈祥的笑了笑,他摸了摸路漫漫的小手,还没有他的手一半大,他瞧着这小丫头确实很陌生,但她的气质跟她父亲真是没得说,一样的神采奕奕。

  他笑道:“这确实是你与朕第一次见面呢,你爹可真是把你护得太好了!”

  路漫漫眉头紧蹙,她都不知道自己父亲不让皇帝看自己,她连忙为路宸渊做出解释,恭敬又不失礼貌的说:“爹爹并不是想与皇上作对,爹爹只是爱女心切而已。”

  皇帝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他满脸疑惑,问:“今日怎么想来宫里呢?”

  路漫漫头低低的,她委屈巴巴的说:“臣女被主母迫害,无路可去,实属无奈,师傅为救臣女也被赶了出来。”

  皇帝惊呼:“你爹的续弦么?”

  只见她连连点头,可还是不敢看皇帝,她道:“禀告皇上,正是我爹的续弦。”

  皇帝将手放在自己的腰后,他君临天下般的模样,盯着还在地上跪着的司徒修远,就问:“司徒修远,你莫不是想带路漫漫来向朕求官的?你这不是卖徒求官么?”

  司徒修远终于等到自己开口的机会了,他连忙道:“皇上此言差矣,皇上当初不是有答应过草民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宫谋职么?”

  他是想求官职没错,但他又不是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卖了路漫漫呢?

  皇帝一脸难色,严肃道:“这话说的倒是没有错,可你看,现在形势动荡,朕这边也没有什么悠闲的职位给你呀!”

  司徒修远见皇帝皇帝不肯松口的样子,他赶忙在地上磕头,边磕头边说:“草民后悔了,求皇上赐官!草民罪该万死,当初不该对皇上不敬……”

  司徒修远话讲的慷慨激昂的,都快把皇帝给说服了。

  皇帝不禁想对着这泼皮冷嘲热讽起来,他道:“呵,你这翻脸的速度有点儿慢呀,都说了没有位置拨给你,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

  见着皇帝是这边语气平淡的说的,司徒修远顿时心里就明白了,这老皇帝是在怨自己打他的脸嘛!现在自己不管自己道歉都不可能使龙威消散,既然不能使得皇帝息怒,那自己只能吃亏一点儿,不讨太好的官职,然后再借保护路漫漫之名,谋求一个对自己有利的职位。

  司徒修远直接将自己的脑袋叩在地上,大声的颤颤巍巍的说道:“皇上!草民只求能够护住我这可怜的徒儿,使她不收奸人陷害!恳求皇上赐官!再苦再累草民也能忍受!”

  皇帝见司徒修远将自己说的那么英明神武的,他顿时还有点儿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要不是满城都在传路漫漫谋害自己的外公、外婆的话,那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满嘴唾沫的泼皮!

  皇帝眯着眼睛,嘴角上扬,他启唇,道:“要不朕拨个……”

  司徒修远还没等皇帝说完就连忙感谢“谢皇上!”

  那激动的声音不得不让皇帝有些儿歉意,他道:“朕还没说呢!”

  司徒修远才不管皇帝说什么呢,他现在就只管求他满足自己,“只要皇上肯赐官,草民做什么都行!”

  皇帝眉毛一直在抖着,这司徒修远怕不是想要挟自己吧?

  他随口一道:“那你就到柱州当县令,这样你也好躲着点儿路夫人。”

  脱口而出发现自己并不是想说这个的,也罢,君子一言九鼎,要不就这样了吧,反正都是五品县令,到哪儿都一样的……

  司徒修远继续跪着,他可怜巴巴的哀嚎,“皇上,那莫初晴陷害漫漫,林尚书的死真的与漫漫无关!”

  皇帝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他一本正经的说:“朕知道,朕怎么会不知道林爱卿是路漫漫的外祖父,这不,你们不都没有证据么?”

  “我……”司徒修远急得称呼都乱了,顿时没了分寸,他赶忙闭上嘴巴。

  “嗯?”

  皇帝下意识的挑了挑眉。

  司徒修远急呼,“草民不服!”

  哪知皇帝根本就不通情达理,他反驳道:“不服没用!”

  路漫漫连忙劝阻两人,这话题都扯远了,他们到底想干嘛呀?

  路漫漫又再次“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忙开口说道:“师傅,皇上,你们就不要为这件事争吵了,臣女就不相信这天下就没有王法了!”

  皇帝看着这个小姑娘很识大体,称赞道:“嗯嗯,还是这小姑娘懂事,放心,朕会护好你的。”

  司徒修远不再与皇帝争执,他在回想刚刚皇帝说的话,什么州来着?柱州?那不是边境地区么?那也太远了吧 虽然真的可以阻止了莫初晴想去祸害路漫漫的念头,可柱州实在是太危险了,别等他还没帮路漫漫报仇他就先玩完了。

  司徒修远见皇帝迟迟不喊自己起来,他就自顾自的站起身来直视皇帝,问道:“柱州不是边境嘛?”

  皇帝见司徒修远不尊重自己就这样站了起来,他有点儿微怒,便问他,“朕不是没喊你起来吗?”

  司徒修远讪笑道:“皇上觉得微臣会跟皇上客气?”

  皇帝不再跟他计较这件尊重不尊重的事情,他道:“嗯嗯,客气倒是不见得,这样,你带着路漫漫去投奔路丞相吧,路途遥远、舟车劳顿的,那路夫人肯定是不会追去的。”

  “谢皇上恩典!”

  说完司徒修远倒是满意的笑了笑,他同路漫漫一起对着皇帝鞠躬表示谢意。

  但是这份好意他心领了,柱州那么危险的地方他可不去,“柱州……边境都是战场,那边战火纷纭……”

  皇帝好不容易占他一次便宜,他可不想放过,他假装生气的问:“怎么?司徒修远你是又想反悔了么?”

  司徒修远摇摇头,面无表情,“臣不敢,只是……”

  皇帝见他这样自己都着急,这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

  “只是什么?给朕说!”

  司徒修远这可不是第一次拒绝自己,当初他考中状元的时候,自己低声下气邀请他同自己管理江山,可这司徒修远倒是不听好话,直接把自己给拒绝!

  这要他一个皇帝怎么能不记仇,怎么能不生气呢?

  当朝除了这小子,就没人敢对自己不敬的!

  他真的有点儿后悔当初没砍掉他的脑袋,现在还来气自己!

  司徒修远一本正经的同皇帝解释,“臣是文官,去了不是送死么?”

  皇帝知道他怕死,他笑着要求他,“朕要你好好活着!”

  谁知这司徒修远直接反过来问皇帝,“皇上您这话您自己信么?去那边的话皇上还不如不管我们呢!让我们被莫初晴虐待死!省去了舟车劳顿!”

  皇帝觉得自己争论不过这个人,他想着这么多年司徒修远都在丞相府窝着,怕是也很让路宸渊烦心呀!

  要不自己先把他给解决了,就当是送给路爱卿的新年礼物?

  皇帝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看,“瞧你这话说的,真没出息,朕是想让你发挥你的聪明才智,替路丞相和李将军出出注意!”

  司徒修远谦虚道:“臣有什么主意?臣又没打过仗!皇上要臣去,那倒不如现在就将臣给拉去砍头,这样臣还活的没那么累!”

  原来这个老皇帝现在是这样想的啊!真把自己当百事通了?上战伐谋他又没经验,只怕这老头是老糊涂了吧?

  纸上谈兵是不可能胜利的呀!他可不想成为千古罪人!

  司徒修远连连摇头表示拒绝。

  皇帝见司徒修远不愿意,他又在拒绝自己……

  这回真把他给气到了,他指着司徒修远的脸就骂,“你真是要气死朕,那么多年了这臭嘴的毛病还是没改是吧?”

  “朕是让你去,想让你发挥一下你那活命法子,你说你那么怕死,朕就不应该让你去么?”

  越说皇帝越是激动,差点儿血都吐出来了,他可没见过谁像司徒修远一样那么没眼力价!

  司徒修远语气很婉转,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的动听,他道:“皇上真是抬举臣,臣那不是怕死,臣那是惜命!”

  “你说什么都没用!来人呐!给朕打晕他们,带走!”

  皇帝现在也不想给司徒修远选择的机会,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虽然他是卑鄙了点儿,但是现在暴力才是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

  他就不信司徒修远不能乖乖的给他在柱州好好待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