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十三章:不放人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20-08-03 08:14:33 全文阅读

大伙全都略有所思,紧接着,老农说:“孩子你说得对,反正这租税交了也是白交,那还不如不交。”皇帝吃租税不能白吃,必须维护公平正义,现在李隆基当皇帝,不能维护公平正义,那就没资格吃租税,农人凭什么白交租税给李隆基白吃?

这道理,在场的农人谁都明白。

原先李显当皇帝,从神龙元年开始推行新政策破坏均田制,农人和财主年年闹矛盾,越闹越厉害,到了景隆年间,就已经水火不容了。

李显在位期间,薛刚反唐还没有结束,很多农人跑去投军,终在李显死后没多久,推翻了由韦后和武三思联手把持的李显政权。

农人投军反唐,就是为了不让李显白吃租税。

随后就是李显的儿子庆帝“自愿”让位,安国相王李旦继位称帝,本来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但由于李隆基跟太平公主争权争得太厉害,李旦根本没有办法推行什么新政策,能够阻止均田制进一步破坏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然而现在与以前不同,现在李隆基完全亲政,朝廷里没有明显的夺权派,完全是可以把新政策推行到位的。但从目前看来,李隆基弄出来减租政策,看起来相对公平正义,却也只是做做样子。这样的皇帝,不配享受吃租税的待遇。

大伙都附和说:“对,反正交了也是白交,那还不如不交。”

卢峰说:“那我们得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取得各寨的支持,要不然单凭我们一个寨子,根本弄不过他们。”

刘善花笑了,笑得很舒心的那种,边笑边说:“对,我们要争取四方众乡亲的支持,号召大家一起不交租税。”

丁大福问:“人家能听我们的?”

刘善花说:“人家听不听,那是人家的事。但是只要我们把消息递过去,人家心里就会有想法。”

卢峰说:“那就事不宜迟,我们大家分头行动,把消息递出去要紧。”

大伙都说:“好。”分头去准备递消息。

知县看到没人追自己,索性就坐在调兵必经之地的树荫下面,等那一千官兵。

过了好一会儿,一千官兵从天河县方向跑来,远远看到知县一个人坐在树荫下歇凉,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赶紧过来问:“县爷,您这是怎么了?”

“诶!”知县叹口气说:“本县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霉运,居然碰到这样的倒霉事。”就把先前的事情说给这些官兵听,多少也有些找人倾诉的味道。

知县又说:“你们跟我一起去现场看看情况。”带着一千官兵来到田边。

除了知县和他带来的官兵,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田里新插秧苗全都歪东倒西的,就是打起来的时候踩的。此外还有少量的竹扁担、斗笠、畚箕、禾把以及兵器散落在田里和田埂上。

官道上三顶厢式大轿,两顶躺椅式小轿,已经被砸烂了。

知县看的直摇头说:“欸!这都是造了什么孽?种田搞成这个样子,下半年哪里还会有收成?人家没有收成,到时候拿什么来交租税?就算逼死人家又有什么用?这些土司真够混蛋的,诶!”

知县不敢骂知府,骂土司还是敢的。

看完现场以后,知县才下令:“大家分头找,一定要找到知府大人。”

一千官兵不情不愿地答应一声:“是。”分头去找知府。连答话的声音都无精打采的,去找知府走得也是慢腾腾的。

官府衙门找土司收税、收贡,是有油水的,当官的拿大头,当兵的拿小头,人人都有份。这里要是天河县衙来收税、收贡,有事调这些兵来,他们没话说,但这里分明不是天河县来收税、收贡,这些兵也不乐意。

另外一个方向,知府独自逃跑了好一阵,回头看身后没有农人追来,才敢坐到树荫底下歇气。

三百逃兵也陆陆续续来到知府身边,集合到一起。

要是今天有五百官兵,刚才那一仗就不会输,三百官兵是少了点。

知府现在也没有心思来怪罪这些官兵没用。刚才实在是吓坏了。带头喊“抓知府”的,就是那个什么刘三姐,真不知道她怎么就敢?

知府带着三百官兵不敢回现场,打算先回宜州城再说,还没有走几步,就被天河县的官兵发现了。

天河县的官兵朝这边喊话:“请问是宜州知府大人吗?”

知府就让身边的官兵回话:“正是。你们是哪里来的?”

天河县的官兵回答:“我们是天河县来的,县爷有令,叫我们分头寻找知府大人,说是一定要找到,我们找了好一阵,总算找到了。”

知府忙问:“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天河县的官兵回答:“按照县爷的调令,一千人全来了。”

知府大喜,这一下不需要回宜州城了,可以直接杀回去,给那些刁民杀一个回马枪,也让那些刁民知道,州府不是好欺负的。但知府现在还不敢去,马上叫天河县的官兵:“去,叫你们县爷速来见我。”

天河县的官兵心里极不乐意,但表面上还是要服从知府的命令的,马上留下一些在知府身边,分出一些回去告诉知县:“大人,找到知府大人了,他叫你过去呢。”

知县听说找到知府了,心里大喜,赶紧叫人把其他方向的官兵全都叫回来,一起去见知府。见到知府,知县赶紧问候:“大人受惊了。”

知府说:“走!我们杀回去,也让那些刁民见识一下什么是官家的威风。”

知县心里苦笑,这个知府,要杀人家的威,却不用宜州城自己的兵,偏要用天河县的兵。

知府带着一千三百官兵回到现场,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又下令:“赶紧去他们住的寨子,千万别让那个什么刘三姐跑了。”

寨子里,农人商量完事没一会,准备分头去别的寨子走动走动,好把消息递出去。

卢峰是第一个出寨的。才走出寨子,就远远看到来了许多官兵,有先前的四五倍那么多。卢峰心里一沉,赶紧回寨子里喊:“不好了!不好了!乡亲们,来了好多官兵了!”

寨子里家家户户都出来看,果然看到来了好多官兵。

知府也看到寨子里出来许多土民,催促官兵:“快!快点!”官兵随即加快了脚步,跑过去把寨子围了起来。

寨子有一半是靠山的,不用围。

官兵包围了寨子,让开一条路,知府和知县走过来。知府看到刘善花,面露狰狞地笑着说:“刘三姐,我就说你不能上天嘛!”

刘善花摆摆手,轻蔑一笑说:“你这人说话算不了数的,我能不能上天,你说了不算。”知府真要说话算得了数,先前就可以叫到牛画树减租,也不至于后来矛盾越闹越大。

知县和天河县来的官兵都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尤其是知县,已经在肚里喷知府了,你要抓人就直接下令抓呗,偏要跟人家废什么话,这下好了吧?又让人家给奚落了一顿。

知府一看,这个什么刘三姐还真够胆大的,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笑得出来,这到底是装腔作势,还是无知者无畏,又或者是有什么依仗?马上下令:“把她给我抓起来。”

官兵还没有开始动手,刘善花就说:“你敢?!”

知府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就听到农人后面传来府丞的喊话声:“都给我住手!”

先前看到官兵来,阮绍威跟丁大福就去把府丞给押出来了。刚走到寨外,就听到知府下令抓人,丁大福就把篾刀架在府丞的脖子上逼着府丞,让府丞阻止知府抓人。

府丞不肯配合,丁大福就用篾刀口在府丞的脖子上轻轻一划,划破一点皮,轻声威胁说:“快叫他们住手。”

这时刘善花刚说完“你敢!”府丞唯恐丁大福把自己给杀了,慌忙大声喊话叫住手。

听到府丞喊话,知府、知县和官兵全都停下动作看过去,只见府丞被五花大绑着,在一老一少两个农人的押解下从人群后面走过来。

府丞也看到知府、知县带了很多官兵来,马上大喊:“救我!快救我!”

丁大福又用篾刀口在府丞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说:“老实点。”府丞才害怕得不再说话。

知县和官兵看到府丞在农人手里,全都看着知府,看他怎么办。

知府其实不愿意救府丞。要不是这家伙好多事情瞒着自己,也不会出今天这档子事。

但是不救府丞又不行。不救,自己就等着丢乌纱帽吧。

知府马上厉声呵斥农人:“大胆刁民,竟敢绑走州府官员,真是罪该万死!还不赶紧放人?!”这时候得摆官威。

这样的威胁,对刘善花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刘善花嗤笑说:“你说放人就放人,那姐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再说了,姐凭本事抓的人,为什么要放?”

知府下令:“冲过去,把人救出来。”

官兵一拥而上,丁大福把篾刀口轻轻往府丞的脖子肉里挤压了一下,府丞痛的大叫起来:“哎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