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二十五章:界山出事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0-08-14 08:00:01 全文阅读

冯子安说:“依小臣看来,她一定成事。陛下如果不放心,不如派一可靠之人前往十万大山,一来访察民情,二来也好暗中助那刘三姐一臂之力。想来刘晨、阮肇二位仙人知道以后,肯定会念陛下这个人情,日后指不定哪里帮衬陛下一下,陛下都受用无穷啊。”

李隆基说:“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一下子也难找合适的人,看来还是得你去走一趟。”

冯子安说:“陛下放心,小臣这就去十万大山走一遭。”

出了皇宫,冯子安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启程出发了。不过冯子安才不走急路,打算一路上游山玩水过去,反正十万大山的事情没有个几年时间办不成,就算自己一路上玩过去,顶多来年三月节,也就到宜山了。

这件事,不急着赶时间,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处暑过了没几天,官员和土司联名上书的消息就传遍了十万大山。农人多少都有点担心,只有刘善花一点都不担心,还是该干啥干啥。

十万大山的民变依旧在持续,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土民全都想看一下李隆基到底持什么态度。

当官的和土司则龟缩在城里不敢出城,等候李隆基的裁决。

在李隆基表态之前,当官的和土司全都不敢轻举妄动,唯恐再出更大的乱子。

今年的十万大山,好多地方都没有种二季稻,田里没活可干,只能赶别的节令,去种一些别的菜。

田里没活,农人就不会太忙,基本上是半工半闲的状态。

刘善花刚从地里回家,就看到有个外地来的卖货郎在自家门口。

这个卖货郎是个熟人,来自湘西,以前经常来刘家做生意,刘善云抽的烟叶,还有抽烟用的烟斗,装烟叶用的烟袋,全都是从这个卖货郎手里买的。

刘善花就跟卖货郎打招呼:“货郎大哥,你又来了啊?”

卖货郎说:“是,我又来了。你哥哥呢?”

刘善花说:“他呀,这时候还在山上砍柴,得过一会才回来。你先进来坐会,喝杯水。”

卖货郎说:“你哥哥不在家,我就不进去坐了,先去别家转转,等会再过来。”可不能跟人家小姑娘单独在一起,得避嫌。

刘善花说:“行,那祝你生意好,多卖点货,多赚几个钱。”

卖货郎说:“多谢你给我发个好彩头。”挑起货担去别家门口叫卖货了。

没多久,刘善云挑着一担柴回来,才歇下,卖货郎又转回来了,叫一声:“刘哥,上回的烟叶都抽完了吗?”

刘善云说:“是货郎兄弟呀,快进来坐。”又叫刘善花:“三妹,给货郎兄弟倒杯茶来。”然后跟卖货郎拉起家常来。

刘善花倒来一杯水,递给卖货郎,听他跟刘善云聊一些什么。

卖货郎刚好说到:“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年皇帝减租,我们那边财主去收租税,全都收的是对半租。没想到一到你们这边,听说财主去收租税,全都不减租还增收二成租,你说这都是财主,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刘家兄妹大吃一惊:“什么?你们湘西那边,财主是按照李隆基的减租政策收租税的?”

卖货郎说:“是呀。我们那边的财主也不乐意减租,但是他们胆小,怕杀头,就把减租政策执行下去了。你们这边的财主真胆大,他们就不怕杀头吗?”

刘善云说:“我们这里的财主作孽,勾结官府,拼命给人营造一种李隆基说减租反增租的印象,挑起农人跟官兵械斗呢。”

卖货郎说:“你们这里的财主实在是太可恶了。虽然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那里的财主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起码还会怕杀头,多少还会收敛一些,不敢明目张胆对抗皇帝,你们这里的财主这么跟皇帝对着干,和造反也没有什么区别了,看来被杀头也是迟早的事情。”

刘善花插话说:“要我说还是李隆基无能,连区区十万大山的财主都管不住。”

卖货郎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高皇帝远吧!”

刘善花说:“所谓天高皇帝远,不过是那些读书人发明出来给皇帝开脱罪责的话,都说家天下家天下,天下就是皇帝的家,事无巨细皇帝都要管到才是,又怎么能用天高皇帝远这样的说辞来推卸责任呢?”

这话说的,倒与佛经的道理相当。

佛经曾说,但凡一国之主,就要承担起管好一国之事的责任,一旦该国出现问题,除非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问题,否则不管是什么问题,不管问题大小,一国之主都是必须承担罪责的,按照佛陀的划分,一国之主起码要承担七分之二的罪责,甚至有些时候要承担所有罪责。

从这个视角看,十万大山出了减租政策不能执行的问题,李隆基的确有罪责。

自从初唐贞观年间,李世民派銮驾接观音娘娘沈婺华进京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崇佛的,社会上用佛理来判定是非,普罗大众一般也都能接受。

卖货郎说:“刘家妹子,你说的这个理是没错,但是儿大不由爷,地头蛇一旦强势起来,就是强龙也难压它,你们十万大山的乡亲们,终究还是得靠自己反抗财主才是正理。”

刘善花说:“货郎大哥说的是。”

这时丁大福来叫:“刘三姐!”

刘善花问:“丁叔,你找我?”

卖货郎忽然笑起来说:“刘家妹子,你就是乡亲们说的刘三姐呀?”

丁大福说:“对,她就是刘三姐。”

卖货郎说:“失敬!失敬!”

刘善花说:“货郎大哥,咱们穷苦人家之间,不讲究这些虚礼。”

卖货郎说:“也是。刘三姐,你先去忙,我跟你哥哥再聊一会儿。”

刘善花说:“好。”走到丁大福身边问:“丁叔,什么事?”

丁大福说:“快跟我走,出大事了。”边说边走。

刘善花快步跟上,边追边问:“出什么事了?”

丁大福说:“界山那边,乡亲们跟隔壁寨的人快要打起来了,你快点去劝劝。”

刘善花赶紧跑,反而把丁大福给丢下了。

刘善花一路跑到界山上,果然看到两个寨子的乡民在对峙,争争吵吵的,也不知道在吵些什么。

在场的人都认得刘善花,知道她就是带头抗交租税的刘三姐,看到她来,也都还给面子,全都停下争吵,看她来干什么。

刘善花问老农:“老伯,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老农说:“这界山一直是我们两个寨子共用的,界碑也是我们两个寨子的老人一起立的,这么多年都没有争议,今天他们寨子里的人要来移界碑,说要往我们这边移三丈,我们不肯,大家就吵起来了。”

刘善花问:“他们为什么要移界碑?”

老农说:“听说是为了风水的事,说什么移了界碑,风水就会好起来,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没说。”

风水这学问,刘善花是懂的。

要说风水对人有好处,也的确对人有好处。那什么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就是一种建筑上的美学,按照风水学来建设,的确可以让人赏心悦目,减轻不少烦恼。

倘若要说风水可以改变人的命运,那就是无稽之谈。无非是阴阳先生为了混口饭吃,利用人的心理,编制花言巧语进行似是而非的误导,使人误以为风水可以改命。

这一行的本质是行骗,却也安抚了不少人心灵,同时养活了不少没有能力从事其他行业的人,总体来说,对社会也算是有一定贡献的。

对方寨里的一个老人说:“刘三姐,你知道宜州城里的水地仙吗?”

水地仙姓水,是一个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找龙脉,点地穴,世人一般称之为地仙。与仙道所谓天、地、神、人、鬼五仙中的地仙是两个概念。

水地仙是宜州府最有名的阴阳先生,经常给有钱人家看风水,偶尔也给穷人看一看,找他看过风水的人,都说他看风水看得好。到底怎么个好法,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善花听过水地仙的名气,说:“知道有,怎么了?这事跟他有关?”

老人说:“没错。昨天我们寨子里的张泥匠请他来看风水,找坟地,他给张泥匠找完坟地后,路过界山的时候,对张泥匠说,这界碑立的位子不好,是一个适合葬坟的地方,得往你们那边移三丈才好。”

刘善花和寨子里的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但是对方用这个理由,刘善花也不同意移动界碑。刘善花就说:“老叔,这水地仙的堪舆术没有学到家,你们呀,别听他的。”

老人说:“不听他的,难道听你的?”

刘善花说:“老叔,你们要是信得过我,那就听我的。要是信不过我,咱们也先别急着移界碑,你们让我跟水地仙先较量一场,等我输了,你们再移界碑也不迟。横竖不过是多耽搁几天,也耽误不了什么大事,你说是不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