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反派凭实力成团宠 > 正文:第一卷
第一章:天将明
作者:九将军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0-12-06 20:07:40 全文阅读

  夜深人静,蝉鸣而起,月光如银将整个江氏映成白昼,林石上一帘瀑布奔流直下,水流急溅,巨大的冲击力,使浊流激起百丈水柱,一束束直入云霄,真有惊涛拍案,浊浪排空,倒卷西天之势。

  如此诗画之地却被正堂中的紧张气氛打破摧毁,实属还有些可惜。

  正堂之中的江漠已是年过半百,头上的银丝与黑发混合交映,蓄着的山羊胡在脸上陈述沧澜,手上的老茧无一不在提醒他为江氏多年来付出的心血。

  此话并未夸大其词,江漠作为江氏圣主,多年来江氏规行矩止,恪遵功令,弟子们严于律己,家规仅有三不准与一律,这三不准:不准乱杀、不准赌淫、不准习禁术,一律:犯者一律按家规处置。

  提起家规,江氏弟子各个惶恐不安的模样定会惹的外人嗤之一笑,实则外人皆不知,江氏林石上的那帘瀑布看起来飞花碎玉使得他人流连忘返,但实则美丽的背后都暗藏凶险。

  在瀑布中乃有一暗室,名为刑室,则存有两件家法,一为:千骨鞭,此物令弟子们闻风丧胆,若犯家规前两条便会受此刑,如何施鞭,取决罪行多重。

  若是受了千骨鞭,且不说会让修为大损,就这鞭伤也是终年不得愈合,时刻受着煎熬。

  二为:彻骨。二字听着都毛骨悚然,江氏弟子若偷习禁术,便会受此刑,此刑乃受削骨之痛,最终被散尽毕生修为,沦为一个废人,真是应了江氏家规的不准乱杀,的确不乱杀,但是,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如此赫赫有名,使得江氏子弟按行自抑,迄今未有一人入过刑室,就是这般中规中矩,才让江氏德高望重,让其他几家肃然起敬。

  历经多年,江氏依旧万古流芳,可就在今日江氏的正堂中,江氏圣主江漠却是眉头紧锁。

  “江圣主,你这一言不发,可实属让人慌神啊!”

  开口言语乃是奉天墨氏宗主:墨义仁,一身黑色玄衣,乌发用墨玉绾起,这墨氏地处以北、天干物燥,致使墨义仁这说话语气都气势汹汹,抡眉竖目,相貌更是豹头环眼。

  江漠满脸忧愁,叹息一声:“聚灵画符镇压幽州煞气,未果反之,眼下各位家主有何主意?”

  正堂中家主皆都低头不语,墨义仁抢话:“依我之见,聚灵以真身承载,使其前往净煞除怨!”

  江漠一口否决:“不可!”

  墨义仁勾唇冷笑,眼里带着奸诈:“那江圣主可是要告知在坐的家主,此事任由发展,我等静候被煞气吞噬,生祭幽州?”

   江漠自提白须:“此法灭绝人性!”

  墨义仁摊开手坦然一声:“既然如此,那就等死吧!商议意义何在?”

  墨义仁怫然而怒,使得江氏门前的蝉鸣戛然而止,顿时间,鸦雀无声,一触而发。

  就在汗出如渖之时,突然一声轻咳打破僵局,只见此人面目和善,一身深紫色锦衣华服显得雍容华贵。

  “切勿动怒,切勿动怒,这个......有事好商量!”

  此人为东越顾氏的宗主:顾言晟,众所周知顾氏沧海一粟,顾言晟生性胆小怯弱,从不惹事生非,守得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便就欣喜不已了。

  俗话说的好,傻人有傻福,这顾氏地处以东,雨水充沛,优越地势加之百姓勤奋劳作,顾氏已是国富民丰。

  墨义仁白眼翻起瞟一眼顾言晟,顾言晟畏惧低眉,杜口木舌。

  “此法也并非灭绝人性,若是以真身承载,待煞气薄弱之时,我们可趁机将其封印,将真身唤回即可!”

  此话说的颇有些道理,如此处之泰然必定是长安白氏宗主:白瑜,此人可谓是学识渊博,一身古灰色锦衣设工巧妙,手握折扇,可谓是应了一句: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作为白氏宗主,可一直都是不偏不倚,持中庸之道。

  白瑜话刚落音,墨义仁可谓是见台阶就上说道:“白宗主都这般说了,江圣主可还要徘徊不前?”

  白瑜可不想背着口黑锅:“墨宗主可真是会见缝插针呐,净煞除怨自然重要,可我还有更为重要之事,爱不释手的把玩眼下正是要包浆,如今一门心思想赶回去!”

  墨义仁一脸不屑,翻起一个白眼:“白宗主这爱好,多年来可一点未变呀!”

  白瑜自然是乐在其中:“兴致盎然,自然沉迷其中!”

  江漠终于开口:“既然如此,便这么定了!”

  墨义仁见江漠点头同意便道:“至于这个人选,顾兄门中有一弟子甚为合适!”

  顾言城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不......不知......墨兄指的是何人?”

  墨义仁轻蔑一笑:“自然是守枪之人!”

  人人皆知,东越顾氏世代铸枪,利刃加棍棒组成的长柄刺击兵器,外形与矛相似,柄长于刃,枪长而锋利尖锐,可刺可斩。

  但此兵器难素之学,不易掌握,所以顾氏弟子自幼刻苦勤学,家规严苛要求所有弟子,年棍,月刀,久练枪。

  墨义仁口中的守枪之人便是一女子,名为:南若弦,豆蔻年华,聪明伶俐,可在修行上未有半分天分,顾言晟倒也是尽了全力,最终无奈放弃,为保不让其自甘堕落便让前往守枪。

  顾言晟怯怯弱弱地答:“这个......恐有不妥!”

  墨义仁声如洪钟:“有何不妥啊?”

  顾言晟眉头紧皱赶紧解释一声:“墨兄有所不知,这姑娘木头木脑,如此重任,她定会落荒而逃!”

  墨义仁声音中带着讥讽:“依我看啊,是顾兄自己诚惶诚恐吧?”

  墨义仁对顾言晟冷眼相待已非一两日了,顾言晟的性子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俊不禁方可息事宁人。

  所有人缄舌闭口,一少年跨门槛而入,样貌清秀俊雅,瞳仁灵动,如天山之巅神圣池水却让人觉得冰冷彻骨。

  一袭白衣胜雪,绣着代表江氏家规的琼花,花纹滚边雅致,将这位少年的温文尔雅衬托的淋漓精致,长若流水的发丝贴顺在背后,乌发只用白色束发带环绕束起,规规矩矩,未有半分马虎。

  即使这般冷若冰霜,还是不知不觉被其吸引,一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果真应了一句: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向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开口道:“师父!”

  余音绕梁,甚是动听。

  江漠还未开口,墨义仁抢话:“这不是江圣主的得意门生江公子吗?果真一表人才!”

  墨义仁这番话可分毫不差,江漠这位得意门生名:江凌,字:夜阑,尊号:南辞君。可谓是同辈楷模,在江氏亦是躬先表率,能成为江漠的得意门生那不仅是因为克己慎行,严于律己,还因为江凌天赋异禀,天资聪慧。

  得江漠器重,舞勺之年时便让江氏灵器:寒冰剑,认主江夜阑,此剑杀伤力极大,且难以驯服,用于斩魔除怨。

  江漠虽未说明其用意,但明眼人皆可看出,江凌便是下一位江氏圣主。

  江漠一脸严肃:“幽州情况如何?”

  江夜阑镇定自若:“灵符即将被冲破!”

  顾言晟畏惧怯弱,声音略显颤抖:“贤侄......可是没看错!”

  江夜阑默不作声。

  江漠一皱眉头:“真身承载,前往净煞!”

  夜色墨浓,广陵江氏携其他三大家前往幽州,极目远眺幽州天色暗红,大地流火,整个地面皆流淌着红色液体,让人看了觉得阵阵恶心,惊心动魄,使人昏眩,随处可见的红色山岩,抬头望去,天地似乎连成一线,头顶的黑色乌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灵符如若八卦,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发出金色亮光,即便如此,终究是抵不过这煞气冲天而起。

  一阵邪风将衣襟肆意吹起,风沙眯眼,南若弦已被唤至此地,这姑娘看起来倒是古灵精怪,只是如顾言晟所说在修炼中未有任何突破。

  南若弦指着不远处的龙潭虎穴:“圣主,这地方看着如此让人脊骨透凉!”

  顾言晟带着一股浓烈的窝里横:“圣主让你去你就去,絮絮叨叨有何用!”

  南若弦嘟囔撅嘴之时,被墨义仁一掌拍晕。

  白瑜脸上带着惋惜:“啧啧啧......墨兄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啊!”

  墨义仁嗤之以鼻便沉默不语。

  四人盘腿席坐,将南若弦围绕其中,双眸下垂之时心如止水,片刻间,南若弦缓慢飘起,悬浮于空。

  只见四名家主双手缓慢推开,一股灵气注入南若弦体内,临末之时,江漠一出剑决,聚灵画符,眉间而入。

  刹那间,南若弦睁开双眼,眼眸呆滞充满杀气,江漠起身立容。

  趁着邪风:“去吧!”

  南若弦目视前方,心智已被控,迈着步伐入了幽州的龙潭虎穴。

  每踏出一步,天空雷声滚滚,闪电如同一把利剑,划破天际,从云间一路而下,直到天的边缘,如同一条白龙,神龙见首不见尾,又宛如一道光梭,闻其响难以见其身。

  雷声天崩地裂,如同雄狮嘶吼,天愈来愈黑,闻之让人肝胆欲裂,好不凄凉,大雨倾盆而下,如同巨大的瀑布,横扫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