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可是正经的保洁小弟
作者:南宫狗蛋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2-05-13 21:28:27 全文阅读

严景淮不知道,这是他们第三次见。

第一次在路边。

那是夏天的夜晚,闻清音加班回家,等红灯时,严景淮带着乐队在路边弹吉他。他笑得放肆又洒脱,很张扬的样子。

闻清音第一个念头是,我该和他结婚。

第二次是王德福服装店门口。

她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小舅舅把人找到了,叫她去验货。严景淮依旧抱着把破吉他唱歌,依旧一副不羁的样子。

今天是第三次。

严景淮放松下来,懒洋洋靠在椅子里。他问:“闻董以为,我为什么做艺人?”

他不是闻清音见过的第一个艺人。

闻清音还想争取这次合作,委婉表示:“我想,如果不是为出名和赚钱,没人愿意吃娱乐圈这种苦头。”

严景淮翘起唇角,笑容里带了几分嘲讽:“您说的没错。所以我不能答应您。”

闻清音知道,这是没法合作的意思。

她问:“理由。我需要一个你拒绝的理由。”

严景淮主意已定,便不再紧张。

他整个人舒展起来,有些懒散和随意:“就是,有些理由。”

已经很久没敢这样敷衍闻清音了。

她拿中指敲敲桌子,对严景淮说:“手放上来。”

严景淮丝毫没觉察危险,甚至有心情开玩笑,“闻董还会看手相——啊!”

话音未落,那只华丽的签字笔便贴着他无名指中指的空隙,插进办公桌里。

闻清音依旧是那种商业微笑,“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严景淮惊魂未定的抱着自己的手,态度重新恭敬起来:

“您给的条件非常好,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但我不能答应。”

“我并不是什么不可替代的人。您能找到我,同样也能找到别人。甚至是比我更好,好很多倍的人。”

“即使您不开任何条件,他们也会答应的。”

严景淮乖巧微笑,趁闻清音不注意,偷偷拔那支签字笔。

但他拔不出来。

于是态度更恭谨了

闻清音收起笑容,好像在看一个傻子。她问:“你知道自己拒绝了什么吗?”

“您已经说很清楚了。”严景淮站起,“不然我为什么急着逃走呢。因为再多呆一秒,我怕自己会后悔。”

闻清音却不上当,一字一顿道:“我说过了,我要知道你拒绝的理由。不然,你别想走出大门。”

严景淮不是‘闻氏’的高管,也不是她的竞争对手,不清楚她的杀伤力。但那只签字笔此刻正矗立在桌子上,无声的提醒他,不要作死。

大约也觉得这理由可笑,严景淮声音很小:“……我的自尊心。”

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敢相信,闻清音问:“你说什么。”

豁出去似的,严景淮说:

“是我的自尊心。”

“虽然这样说显得我不知好歹,但是,我相信,您给我的那些东西,我凭自己也能赚到,甚至赚得更多。”

闻清音连商业微笑都懒得敷衍他了。她说:

“我不会觉得你不知好歹。”

“我只会觉得你脑子进水了。”

她耐性用光了,暴躁脾气一点点暴露出来:

“赚回来,你凭什么赚?凭你在街边唱歌,凭你的破吉他?”

“你清醒一点,以为每天都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看清楚了,我身价五百亿,不是五百万也不是五百块,是五、百、亿!你竟敢拒绝,你头昏得不是一点两点。”

懒得跟他生气,闻清音烦躁的摆摆手:

“也对,天上掉的大馅饼,不是谁都能接到的。——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好了给我答复。”

严景淮如获大赦,才想溜走,闻清音又叫住她:

“你脖子上的是脑袋不是叉烧,用一下不会坏的。”

“我劝你考虑清楚,‘小闻董的丈夫’,绝对是个抢手位置。”

她骂人时眼睛瞪得圆滚滚的,十分可爱。

严景淮到底没忍住,调戏道:

“如果将来某一天,我堂堂正正走到你面前,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那个时候,即使你已经结了婚,我不介意做您的情人。”

他笑得浪里浪气,虽然不道德,但勾人。

他很知道自己怎样笑最好看。

闻清音不为美色所动,面无表情说:

“给个屁,你想得美。”

“你唯一的机会只有三天,要么答应,要么从我的世界滚蛋。”

“我小闻董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

严景淮莫名被她戳中萌点,还想调戏几句,却见她随手把签字笔拿了出来。

严景淮立正站好,恨不得给她九十度鞠躬:

“祝您新婚快乐,再见。”

我能乐起来吗。

闻清音越想越气,冲不住按电梯键的严景淮喊:

“滚去外面坐普通电梯,不许坐我电梯!”

让你尝尝失去我小闻董的苦。

办公室的门沉默的开了,严景淮听话的滚蛋了。

闻清音想过加钱,却没想过严景淮会拒绝自己。

她正生闷气,黑色桌面突然亮了一下。

她以为严景淮回来了,才摆起冷漠面孔,想给他的教训,没想到,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

来人名叫贺一泓,相貌清隽,气质温和,看着不过四十出头,其实是个年过半百的帅叔叔。

他是‘闻氏集团’的财务总监。

贺一泓是闻八达老爷子的养子。闻清音私下里叫他小爸。

‘小爸’是闻八达老家的叫法,是叔叔的意思。

贺一泓坐在闻清音对面的椅子里,疲惫地揉着眉心:“你鼓捣什么呢,大早晨就不消停。”

闻清音弯下腰,摆弄她的保险箱。

虽然看不见具体步骤,但听不断响起的‘嘀嘀’声也知道,这是个不小的工程。

趁她看不见,贺一泓翻个白眼。

有感应似的,下一秒,闻清音从桌子旁露出脑袋,拿了把花花绿绿的糖放在贺一泓手边:“请你吃。”

虽然看着她长大,但贺一泓从来搞不清这孩子脑子里装了什么。

比如眼前的糖果,明明是连超市都进不去的路边摊货,她非特意修个保险箱来装。

他挑了粒薄荷的口味的塞进嘴里,刺激的味道暂时舒缓了疲劳。

闻清音挑了颗橙子味的,边拆糖纸边问,“小爸,您怎么有空过来,账查完了?”

虽然疲惫到极点,贺一泓依旧滴水不漏。他平静的说:“没查账。”

他这段位的老狐狸,早修炼出撒谎不眨眼的本事,闻清音什么都看不出来。

她不满地皱起眉头。

什么破糖,好酸。

她换了个话题,“我刚才,给自己挑了个对象。”

这回贺一泓表情生动多了。

见他满脸狐疑,闻清音主介绍:“是个年轻小伙子,很高,很帅,身体也好。”

她强调:“比倒霉崔的好一万倍。”

贺一泓知道她是故意气人,叹气道,“间间,老爷子不会害你的。”

“不会害我?”

不知闻清音是真听出了言下之意,还是故意抬杠:

“所以,老头确实在算计我。”

贺一泓头更疼了。

他已经超负荷工作好几周了,本就身心俱疲,熊孩子还上赶着添乱。他只恨自己年岁不够,不能学老爷子往ICU一躺,什么也不管了。他说:

“你别自己瞎琢磨了。你不知道老爷子多疼你吗,他知道该伤心了。”

闻清音还是不信:“老头子是不会,闻裕明呢?他可憋着劲打算谋朝篡位。老头子真的没有扶持他的打算?”

贺一泓敲敲桌子,“怎么说话的,那是你爷爷和你爸,没大没小的。”

闻清音从来不怕他。她扭开脸:

“等闻裕明上位后,头件事绝对是把我嫁出去。你也知道他多喜欢姓崔的。”

“‘闻氏’虽然上市了,实际还是‘家天下’的管理模式,权利只能在闻家人手里。”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等我嫁人,就是别人家的人,别说继续做闻氏集团的总裁,就连插手闻氏集团的管理也没资格了,对不对。”

贺一泓头更疼了。

因为闻清音说的是事实。

他清楚闻八达和闻裕明的性格,是有些迂腐思想。

他只能安慰道:“别瞎说,你爸没这智商。”

闻清音冷笑,“就他那脑子,说不定直接逼我跟倒霉崔的啪啪啪,然后说,‘你看,爸爸对你多好,给你找了个好老公’哦。”

贺一泓很愁。以他对闻裕明的了解,这人也不是做不出来。

一看他这样子,闻清音更来劲了:

“还有董事会那帮老牲口,真是没有良心。给他们赚钱的人是我,我才是他们的财神爷。他们可好,老爷子还没走呢,一个两个就开始算计我——”

贺一泓突然察觉不对。

闻清音这孩子是熊,脾气也暴,还不讲理,也爱动手,但自打当上总裁后,脸面还是要的。

520室什么地方,小闻董的第二办公室。

这里的可没叔叔姑姑亲戚同学,进来出去的只有两种人,小闻董和她的下属。

小闻董可不会在下属面前撒泼。

“小混蛋,算计到我头上了。”贺一泓笑骂,“有人欺负你,你不报复回去,等着我买冰激凌哄你呢?”

“小闻董改吃素了?”

闻清音半点没有被拆穿的尴尬,话题一转:“小爸,您什么时候娶安女士。”

安女士是闻裕明的前妻,闻清音的亲妈。和贺一泓也是学姐学弟的关系。

贺一泓的头真要炸了,很后悔招惹这熊孩子。

他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逃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