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张 一队
作者:明知虎山行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1-06-02 21:56:48 全文阅读

四队的人员配置条件与之相比就较差许多,但风契可还记得那次广场上的闹事儿。葛焕身有内伤,如此看来,两方属胜属败还不太好说。

比赛开始,这边葛焕起手就是一个大型控制技能,“减缓!”

三队治愈师立马给关尹套上一个治疗技能,只见一阵狂风吹过,关尹速度极快的起先动手。在葛焕短短的几秒减缓技能中,多快一秒便能占尽一秒的先机。然而四队队长也不是吃素的,喝道一声,运力握住长刀。只见丝丝雷电缠绕在刀上,发出霹雳响声。

关尹手握银白长枪,枪头锋利,枪身刻有炎龙逐日。“呲”,刀枪相撞,火光四溅!一道众人肉眼可见的气波从他们两身上荡开。四周空气逐渐变得火热,两队队长缠斗在一方,打的如火如荼。

葛焕瞧此,与秦画泠偷换眼神,然后悄然退后两步。这时四队一直未出现的咒师,从他人背后走了出来。阴郁的神情,遮住半张脸的长发,少女缓缓抬起右手,一个淡蓝色法杖握在她手中。

“好久不见,葛焕。”

重炎城三大家族盘根错节,其中便有不少附属家族。葛家、陈家便是附属与秦家,也因此,陈家的大小姐陈灼艾与葛家大公子葛焕,从小便作为秦家两位千金小姐的玩伴,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少女,或者说是陈灼艾,转眼看向了秦画泠,冷淡的语气仿佛两人并不是自小玩到大的伙伴。“秦画泠,我回来了。”

没有期盼,没有朋友之间的寒暄。语气里几乎是带着快意的宣告。

“这么久不见,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走时说给你的话,今天这场便是你与我之间的一场赌局。秦画泠!你敢不敢?”

陈灼艾拿着法杖的手直直指向了秦画泠,战意一触即发!

只见秦画泠鞭子一甩,迎上去道:

“有何不敢!”

高台上,陈家家主面色骤然一变,脸黑的甚比锅底。他心底恶咒道,该死,她怎么回来了!

葛焕有心无力,无法劝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们之间的关系,从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成了如今现在这副誓死不想见,一见便是仇敌的样子。

陈灼艾右手一抬,大喝道:“守护之盾!”

集体辅助技能,能在队友四周形成一个透明护盾,可抵挡对方护盾厚度的伤害同时也降低了敌手攻击的伤害。

“灵师准备技能,治愈师给我加血!”

四队治愈师是一位拿着木头法杖的少年,他诺诺道:“可是队长那边。。。”

“喊你给我加血就给我加,队长他一个人能应付的。”

少年心智不坚定,一个团队里要听咒师的指挥,他心里这般想到。

淡白色光辉渐渐从四队队长身上消失,骤然变化令他毫无预料,硬生生接了关尹一拳。虽然有守护之盾的抵抗,但依旧让他受了不少伤。正准备喘口气让治愈师治疗一下伤口,却发现光辉已从身上消失殆尽,他不禁皱了下眉头。

关尹霎时找出破绽,枪挑用力,这一挥的力道可是十成十。两人武器相抵,力量之间的搏斗。短暂的僵持过后,四队队长再也抵挡不住关尹霸道的力量,不由得腿下微弯,渐渐往后退去。

而另一边,秦画泠速度极快,几乎一息之间仅离陈灼艾几步距离。长鞭翻滚,既是毫不客气的一击鞭攻。“啪”一声清脆的响声,那条鞭子在即将挥到陈灼艾身上时,如同触碰到弹性物体,鞭子成反作用向秦画泠本身打了过来。

秦画泠迅速反应过来,急忙卸力,可她挥舞鞭子时速度太快,导致现在她根本来不及躲闪。

啪,清脆的鞭子抽打肉体的声音。秦画泠不安的紧紧闭住了双眼,躲不了,没想到除了小时刚学鞭子时被抽的青疼,长大后也躲不了被鞭子抽。

秦画泠硬生生挨了一鞭子,葛焕看到她身上红条条的伤口慌忙道:

“画泠,回来!”

秦画泠转过身来看向了他,眼底里的情绪浓烈。她缓缓笑了笑,似乎是想让葛焕放宽心。

随后手腕一番,将鞭子系回腰侧口袋。看向陈灼艾冷声道:“这一鞭子的伤,我秦画泠记住了。我一向是有仇现报的性格。”

葛焕只恨自己没有学防御类型的技能,作为一队咒师,他的技能多偏向减缓敌手速度,增益队友。

“灵师,我先控制对方灵师,你且技能跟上。”

少年,也就是之前询问秦画泠的那位,此时看女神身受重伤也是心中焦急不已。

“行,给我五秒准备技能,刚刚跟对面那灵师单挑,把我火气给打出来了。”

而葛焕亦是法杖高举,念咒道:“环冰链扣!”

四队的灵师脚下突然窜出四根冰链,禁锢他手脚不得动弹。在葛焕单体控制技能下,同等阶的人暂停行动约三秒钟。

少年比了个大拇指,同样举起法杖咏唱咒语。

灵师虽都需要口头念出咒语才能生效,但不同职业不同技能所需要时间长短不一,咒师时间最短,魔法师时间最长。而至于达到瞬发的地步,则需要七十级以上。

减缓技能与控制技能,总共加起来仅有四秒左右的时间,还差一秒!而这一秒对方就有可能逃脱定位,导致少年施展的魔法技能打空。除非是锁定魔法技能,一般的魔法施展前需要定位,而这位置再念咒语中无法改变。有些强大的魔法师则会预判对手的走位,降低技能失效率,从而将伤害达到最大化。

但这可是仅仅才二十级的灵师,在面对连环控制技能和减缓技能同时下,早已心慌的不行。若不是还记得在塔里比赛,怕是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逃跑?反击?他脑子里留余一片空白。

——

中心城区房屋寸土寸金,且莫说不单单是要有钱才能买,这还得要有人。房屋楼层建地不高,几乎是家家户户两三层,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建筑,界限分明却合在一起形如一副美卷。

风契走到一个门府前,轻轻叩门。

不多时,一老太将门打了开。老太身后跟着神色激动的男人,正是与风契有约定的合作对象

——常老板。

大厅,风契引为上座。

常老板笑眯眯地奉上一杯茶水,“风大小姐来喝壶茶,这可是我大清早派人去取的莲池清露水,还有这茶叶,可是我从帝都里带过来的好东西。”

风契回道:“诶,这般客气干什么。我今天是来把东西给你的,喏,你的宝贝戒指。”

常老板乐呵,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然后瞧进空间里一看,满满当当的物资,心就稳当了。

“不瞒你说,这辣椒的滋味,昨夜我可是想的紧呀,这左思右想,辗转反侧,这不喊家里厨子烧了点菜,尝了几口就没动了。”

反复摸了摸环戒,常老板才收回袖子里。

“你打算接下来去哪里卖这东西?”风契琢磨道。

这货物到手了,那也得有销售地方才能卖得出去。常老板手下的店铺,不过是在重炎城里两条街头合起来三家门面。还别说这少了,这三家店铺可是位在中心街道上,来往富贵人多又舍得花钱。就这三家铺子,令常家现在不说是大富大贵,至少重炎城里也算排得上号的人家。

常家人做人老实,有底线,卖的东西都是好货。在外名誉好,总有熟客见面就说,“常家人啊守得住富贵。”可就是缺了点儿混气,常老板老了,没了年轻时的胆量,这三家铺子在他手上也渐渐落得在啃老本。

“明儿个我就吩咐下去,把那商铺子翻新一遍,看得旧了也颇有些闷气儿。”常老板打定主意整顿一下,自然是要里里外外都翻新。

“咱铺子里的人可都是老熟客,买的就是一个诚字,到时候推荐推荐,尝几口品出了味儿这不就有客人了。”

风契放下茶杯,提议道:“这样,你若是信我,我便告诉你个办法,能增加更多的顾客量。”

常老板一听,背板稍微挺直,“信,我自然是信的过你的。”

风契起身,从背包里拿出几叠卡片,长短约半个手掌大小。蓝白背景色,漂有几朵白云。这是风契抽到的一个r,能在卡片上写字,没有其他功效仅仅是现代里常见的东西。只不过现在拿出来大有用处,只可惜现在才有几叠。

满打满算也才两百来张,好在卡片在商店里有,不仅如此还有卫生纸、卫生巾等日常用品都能在商店里买到。可惜,现在图像全黑。

好像很多东西再二十级过后才会解锁啊,这是为了避免我们前期颓废不修炼吗?就像比赛总要有彩头,不然人总会少了积极性。

风契手拿稳狼毛笔,沾了沾台前黑墨。一手娟秀小字,笔尖流畅。

常老板瞧见,一时感慨道:“风小姐写的一手好字啊!”

克里大陆里重武轻文,很多人更是幼时开始习武,虽上学堂却也皆是修行之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