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黑,不安全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1-06-26 22:15:19 全文阅读

他看见金生目光有点呆滞的看着那边,想着现在问她肯定也听不进去自己在讲什么,还是等会再问她吧。德王今天穿着一身灰白色的长袍,腰间佩戴着玉带,头发半披着,头顶带着玉冠,插着玉簪,身上还披着一见藏青色的披风,披风在阳光的照耀下亮闪闪的,但一点也不刺眼,浑身看起来倒不像皇孙贵族,倒像......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公子,右手佩剑,一个身穿黑色的劲装,手臂和小腿处都绑有束带,另一个穿着紫色的锦袍,腰间配着一块绿色的玉牌,看这玉牌定是价值不菲。

三人上了楼后,阿刚拿手在金生面前晃了晃说道:“回神了,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行个礼啊”金生回神说道:“应该不用了,四公子和那两个公子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商量,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阿刚用筷子夹起一口菜吃进肚子里说道:“我们也吃好了,现在帮阿碧买东西去吧。”金生点头示意好。

走出庭轩楼时,金生回头看了看楼上,对阿碧和阿刚说道:“阿刚你带着阿碧去买吧,这是银子,你拿去用,你们买好后直接回去就行,不用来找我。”阿碧关切的问道:“那你呢?你要去哪?”金生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有点不放心,想留下来看看,你们不要跟别人说哦,阁主也不行。”阿碧看着金生底气有点不足的样子,心中了然,说道:“好的,早点回来哦”金生说道:“恩恩,我会早回去的。”

送走阿碧和阿刚后金生回到刚才吃饭的桌子,对小二说道:“来一壶大红袍加柠檬一两片,加冰糖若许,再来点糕点和瓜子”小二说道:“好的,客官,稍等。”金生这是打算在这耗着等德王出现,美其名曰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实则就想见见他。金生就这么一壶茶一盘子点心的喂着自己,不知第几壶茶下肚时,德王下来了,此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金生就这么看着德王一步一步的走每一个台阶,她想她自己真的是疯了,二十八年来她从不会这样疯狂的追一个男孩子,如今真的是重生了一次,要过不一样的人生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吧。门口有辆马车停着,马车并不豪华也不简陋,有一种文人雅士之感。

金生跟随他们出了酒楼,穿着锦袍的公子说道:“乘着夜色如此美丽,我们随处逛逛吧。”德王和另一位公子都欣然同意,他们逛到哪金生就跟到哪,可金生不知三人都习武,在出酒楼的时候就知道她在跟着他们了,这才提出四处逛逛,想看她的目的,只是另三位公子没想到的是金生就跟着他们到处逛着,并无任何目的。

等到再次回到马车边时德王拜别了两位公子后说道:“出来吧,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救济阁的金姑娘吧”金生慢悠悠的从马车后头探出身子尴尬的对德王行礼说道:“德王安好”德王问道:“你为何跟着我?”金生答不出来,她觉得自己要是说心悦他,他岂不是要生气,到时候远远地躲着自己就不好了,那用什么话题扯开呢,金生不停地想着,可是大脑好像锈掉了,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只冒出了一句话:“天太黑了,我一个人不敢回去,害怕,德王能否送我一程。”金生都觉得自己这话是睁眼说瞎话,大晚上的自己敢跟踪三名男子难道就不敢独自回去了。

果然德王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心里想着怎么有这么恬不知耻的女子,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要不是看在她是救济阁的人,一句话都不想理。德王忍住了自己的怒火说道:“那我的马车借姑娘用一下,我和侍卫步行回去就行。”“不行”金生立马回答道。德王皱着眉眯着眼说道:“为什么?”金生看着德王着样子害怕极了,这和平常温文尔雅的样子判若两人,现在犹如地狱走出来的阎王,杀伐之气太盛了,金生用自己已经打着颤的嗓音说道:“你送我回去,我就告诉你。”德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现在还不想和救济阁的人做对,甩了甩衣袖上了马车。金生提到嗓子眼的心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紧随其后上了马车。

车厢里一片安静,金生手足无措地东张西望着,眼睛的聚焦点不知该放在哪里,德王一脸平静,目光冷淡的看着金生,说道:“说吧”“额...额...”金生额了半天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张锦眠”就这一句话,让德王原本冷淡的目光更加寒冷,“哦,这事在当年轰轰烈烈,知道也没什么稀奇的。”德王回答着金生的话,心里却在想:想凭这件事来吸引本王的注意,真的是太高估她自己了。

德王向后靠在车壁上,神态放松,双眼闭着,双手交叉抱于胸前问道:“然后呢?”金生虽然很想回答他,可她自己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说,大脑虽一片空白,却只能极力运转组织语言,不知浪费了多少脑细胞,金生答道:“张锦眠是救济阁的人,我也是救济阁的人,她最近一直都住在救济阁。”

金生咽了一口口水接着说道:“你送我回去还能看到她,这不是件很好的事吗?”德王反问道:“好事?”金生立刻接道:“对啊,好事,虽然张锦眠现在是皇帝钦定的延王妃,但你们的情分还在,你不会害她,她也不会害你。”德王睁开眼睛接着问道:“何以见得?”金生放低了声音说道:“你们若不是彼此信任,情分还在,元宵夜想见就不会笑的如此开心了。”德王眯着眼问道:“你那天在场?!”金生意识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回答道:“我只是碰巧路过,真的是碰巧,这事我绝对没有出去乱说。”

德王看着金生不说话,马车一路行驶着,车内如一开始一样很安静,不知是不是快到救济阁了还是自己不紧张了,金生开口道:“看的出来,你很担心她,你放心我不会害她,她现在是延王妃,元宵夜和德王在湖边谈笑风生这事若传出去,对于她的名声很不好,她在这个世上也不好立足,再加上她是刑部主事,这事若在被有心人所知,她在朝堂上更难立足。”

德王看着这个女子前后不同的面孔,有些惊讶她变脸的速度,说道:“如何证明?”吁的一声马车停了,救济阁到了,金生极其冷静的答道:“用行动最好可以证明了,这世上我应该算是最不会伤害她的人了。谢谢德王送我回来,改天必备厚礼登门拜谢。”说完金生下了马车,头也不回地进入了救济阁。

幽居阁内,阿碧还没睡,见到金生回来焦急的问道:“怎么这么晚回来?是发生了什么事?”金生摊在床上说道:“倒没什么发生,就是我一路跟踪他们,被他们发现,然后把我送回来了。”阿碧“阿勒”一声然后扑到金生的身边“奸笑”道:“阿生,你是不是喜欢德王殿下啊”说完还捂着嘴偷笑两声,金生见她这幅十足的八婆模样,撅着嘴说道:“喜欢又怎么了,他未娶我未嫁,将来他也有可能喜欢我啊。”阿碧停止了偷笑说道:“我不反对你喜欢德王殿下,但他是什么人,我们这种平民女子能入他的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金生说道:“可能啊,延王不久喜欢上了张锦眠张大人吗?咱们这个张大人听说也和我们一样是个孤儿,一穷二白的,可你看看她现在呢,所以只要感想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阿碧站起身说道:“我说不过你,早点休息吧。”一夜无梦,好眠。

第二天上午金生吃早餐时,发现大家都不说话,表情都很严肃,吃饭做事走路的速度都比平常不知快乐多少倍。“大家都怎么了,救济阁发生什么事了吗”,金生心中嘀咕着。一名不知哪个大夫的小学徒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喊道:“出事了,出事了,出事了,快去大厅!”大家都纷纷放下手中的饭菜向大厅跑去,一路上还见到从各个地方赶过来的大伙。

金生和阿碧一路上边跑互相看了一眼,询问着彼此是否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两人都默默地摇了摇头。当到达大厅时,大厅已经挤满了人,有救济阁的人,也有普通老百姓,也有锦衣卫、还有军队的官兵以及某位大人的官兵,真是牛鬼蛇神都聚齐了。

金生远远地瞧着,看不清也听不清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只听到从前面包围圈里传来的“死人了,死人了”的话语。死人了?金生心里疑惑着,死的是救济阁的人还是来救济阁医治的人?金生用力扒开人群挤进去,好不容易挤到还剩一两层包围圈,但能看清事发现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