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命案现场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21-06-27 16:07:09 全文阅读

地上躺着一具尸体,眼睛睁着老大,几乎要瞪出来了,眼睛内红血丝密布,眼睛四周紫黑色,舌头几乎全部都伸了出来,双手狰狞的僵着,手上的青筋暴起且已变成同样的紫黑色,尸体周围依次站着延王、张锦眠、德王、阁主、上官梓、怀远王以及两个穿着一身官府的中年男子,想必是刑部和兵部的人,其他的金生实在不知道是属于哪派的了。死的到底是何人?能如此兴师动众,锦衣卫可是直管于皇帝本人,若不是皇帝下令是不可能有所行动的。

只听锦衣卫带头的说道:“皇上有令,特令延王、德王和张大人共审此案,刘阁主从旁协助,这也是为了洗刷救济阁的冤屈,如若破案救济阁就能自证清白,如若不能...想必依刘阁主的本事自证清白应该还难不倒,这次皇上很是仁慈,特派了张大人、德王和延王这些厉害的人帮你,刘阁主你可得加把劲了,别辜负了皇上的一片苦心啊。”阁主语气沉重的说道:“民女必竭尽所能还救济阁清白,多谢大人的提点。”

阁主接着说道:“民女有一件所求,民女希望有一个人能加入此次的调查”那人问道:“是哪位大人物能得刘阁主如此信赖啊?”阁主低着头缓慢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我救济阁中一个打杂的,平日里帮忙煎药,我相比他们已年老,有些力不从心了,况且这救济阁里里外外大小事都指望着我做决断,这人也才进我救济阁不久,不是救济阁的学徒,对救济阁也不会特别包庇,若让此人加入可帮我打打下手,减轻我东奔西波的负担,望大人成全。”那位大人说道:“此人是谁?”阁主抬头四周望望,正对上金生的眼睛说道:“金生”那人接着说道:“站出来我瞧瞧”金生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出来,那人见金生只是个弱女子说道:“若是帮忙也不无不可,一个弱女子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看在刘阁主你“年事以高”的份上,我就答应了。”阁主说道:“谢大人,我等就不远送了,大人慢走。”就这样金生、德王、延王、张锦眠成了一个小团队开始破案打BOSS了。

官差将众人遣散,把现场包围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出。救济阁临时将后门庭院改造成大厅接待病人,此时前门大厅处只留下了临时小团队,阁主也本应留下,只是救济阁出了这种事实在是需要她稳住大家的心,而且现在很多因这事牵扯出的后事都得好好地料理。大厅上金生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准备随时听从他们的安排给他们打下手。

张锦眠蹲在尸首旁开始验尸,延王站在一边拿着笔和纸做着记录员,“死者男,七尺有余,皮肤白皙眼圈周围呈紫黑色,嘴唇发红,胸前手臂等处均有抓过的痕迹,双手呈狰狞状态,手指缝内有皮屑,初步诊断疑似中毒而死,具体中何毒需要仵作进一步检验。”张锦眠看着尸体说道。延王叫来仵作把尸体抬下去检验,德王四处观察着,金生跟随德王的目光也四处查看着,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这里是救济阁大厅,要想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杀人,有点明目张胆了,除非凶手就是救济阁的人,若不是救济阁的人那这里肯定不是第一案发地。

张锦眠问道:“你们怎么看?”延王和德王互看了一眼,说道:“这事有蹊跷。”又看了金生一眼不说话了,金生心中了然,这事皇帝亲自下旨令两位王爷一同查案,肯定是关皇家,对于我他们三人还不够放心,自然不会跟我说的。于是金生说道:“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等你们商量好了,我再进来。”看他们三不答话也不说话就这么干站着互相看着,金生无奈地转身走出了大厅,还帮他们把大厅的门给关了起来,自己则站在门外等着。唉,这关门的举动怎么那么熟悉呢,金生心里想着,想起来了,之前好像也是给阁主他们关门了,也是密谈。

金生就这么在门外等了一刻钟,张锦眠打开门叫她进去:“进来吧,我们也不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对你并无芥蒂,下次你不用这样。”金生心里有点窝火,什么叫不用这样,既然没防我,还不是在里面交流了一刻钟,不让我知道吗。胸口起伏着,不停地跟自己说,不要气,不要气,生气对身体不好,人家也没做错什么,说与不说都是各自的权利,没必要生气,自己下次注意就行了。

回到大厅,两位王爷已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了,张锦眠问道:“不知金姑娘对此案有何看法?”金生心跳停了一下,来了,他们是试探我知道多少,也在试探我刚才有没有在门外偷听:“这个,这个,小女子对破案真的一窍不通啊,一切还是听凭各位大人的,我也就是来打打下手的,让张大人以及二位王爷见笑了。”德王终于开口了:“不懂?这话怕是鬼都不相信吧。”金生小心翼翼地说道:“德王,您多虑了,我一届弱女子,出身贫寒,孤苦无依,所学所知之事自然是不如各位大人物的,所以还请德王高抬贵手,嘴下留情。”德王轻飘飘的传来一个字:“好”张锦眠听到金生说到出身贫寒,孤苦无依时,脑子一瞬间有一个想法飘过,不过她并没有抓住,也就没有开口。

延王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德王答道:“得知道他是谁?第一案发地点在哪?”张锦眠说道:“金生你常在这里,打听死者是谁交给你,我们三个去寻找第一案发地点。”德王补充道:“这里谈话不方便,以后每晚亥时在庭轩楼三楼聊一聊案子的事”延王笑说道:“可以啊,你终于舍得请我们吃饭了,在你那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张锦眠说道:“就这么定了。”他们三同时看向金生,金生立马磕磕绊绊地说道:“好。”

夜晚躺在床上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金生现在可以断定的就一件事,庭轩楼是背后的股东是德王,至于关于案子的金生一点头绪都没有。苦思冥想着,这人死在大厅内,大厅有病人和我们的人来回走动,要想在大厅动手杀人不太容易。且此人明显是中毒而死,死前痛苦挣扎,若是死在大厅,他在挣扎时就应该会被人发现,而不是大厅内凭空多出了一具尸体,任何人都毫无发现,所以他一定是死了后被人偷偷地抬进来的。至于怎么进来的,一种可能是在人多的时候乘混乱抬进来的,另一种可能就是乘着大厅没人时,把尸体放在一个地方藏着,等到大厅人多时,再把尸体呈现在大家面前。可具体是哪样的还是得去大厅查看一下,怪自己当时太在意德王的一举一动,也不敢到处乱走,自己什么地方都没仔细看看,明天得早点去仔细查查。

辗转反侧,金生实在睡不着,不知为什么她心中思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自己没关注到,也害怕自己明天查看大厅时,那时的大厅和此时的大厅就不是一个地方了,万一凶手返回罪案现场,抹去重要的痕迹呢,可若是自己现在去查看撞见凶手怎么办,岂不是送人头的,还没成为德王妃,没有得到德王的爱,自己还不想提前死啊,可现在不去又良心不安,自己毕竟发现了这个是又不是没发现,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还是按照自己的心走,起身穿好衣服,拿起一根蜡烛,火折子,前往大厅了。

大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金生拿出火折子,照着火折子微弱的光前进着,金生尽量让自己保持安静,首先来到早上尸体躺着的位置,金生蹲在地上看着,这地上除了尸体躺过的地方,四周并无血渍,拖拽和挣扎的痕迹,一个念头闪进金生的大脑,尸体被绑在房梁上,凶手只要在人多时切断绳子,尸体自会掉落下来。金生想去房梁上一探究竟,抬头一看差点被吓死过去,她抬头看到的不是一根梁,而是一双眼睛,金生立在原地不敢动,视线也不敢离开那双眼睛,怕移开后就不见了,自己就被杀了。

大脑飞速运转着,此人是凶手吗,不对,若是凶手,在自己查看地上痕迹或者抬头看到他时就应该飞扑而下杀了自己,而不是在这跟自己大眼瞪小眼,那此人是谁,又来这做什么。金生想到他不是凶手后冷静下来,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来排查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等等,这眼睛,这眼神,德王殿下,金生心里彻底放松了下来,德王是不会杀她的。肯定是白天看出了什么问题,半夜十分前来查看的。

金生小声的说道:“德王殿下查案为何不光明正大的,非要做这梁上君子呢?”梁上的人终于动弹了一下,笑了笑跳了下来说道:“金姑娘,好眼力啊,看样子金姑娘对破案之事也并非一窍不通啊。”金生想回怼几句话,刚张开嘴,德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吹灭火折子,抱着金生立马飞到梁上,不过这次他们在房屋角落的梁上躲着。“咔嗒”一声,什么东西被弄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