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砸逸轩斋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21-07-31 21:07:39 全文阅读

延王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办法,用手指了指身边的德王表示只有他能解决现在这中令人尴尬的场面。在被三人盯得不耐烦的情况下,德王硬着头皮问金生道:“你之前找我何事?”金生放下碗筷,看着德王道:“就想跟你聊聊婚事,不知这彩礼德王打算何时出?另外那日我需要做些什么,还请德王提早安排人告知。”德王道:“就这点小事,用不着单独跟我聊吧,我会让教养嬷嬷去教你的。”金生道:“哦”就这样场面再此恢复到了安静。就这样四人安静地看着金生和阿碧吃完了这顿晚饭,并把二人送回了救济阁。

大年初一一晃而至,这是金生在这过的第二个年了吧,这么算来自己也可算是这君陵城的老人了。这天天没亮大家就都早早的起床了,愣是把卯时过成了巳时的热闹。随着鞭炮声“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响着,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愉悦。

穿上藕粉色上袄、灰色祥云团花百褶裙,头发梳成凌虚髻,与群上的祥云图案相映称,戴上梅花发簪和耳坠,和平日里懒于梳妆的金生比更添让人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目光的吸引力,浑身由内而外散发着优美、柔和,更有一种高贵,让人不愿去亵渎之感。看着镜中的自己,金生自言自语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自己长的也并不赖,也是美女一个。”左转一圈,右转一圈,美美的自己怎么看都看不腻。

这天金生买了点礼物去了德王府拜年,门口侍卫拦住金生道:“王爷有令,今日谁也不见”金生淡然道:“两位新年好,民女金生,今日是来给王爷拜年的,既然王爷不肯相见,麻烦二位将这礼物转交给王爷,谢谢”随后金生掏出两个小荷包,里面装着一两银子,递给两个侍卫道:“这只是薄礼,今天是大年初一,给二位讨个好彩头。”两个侍卫接过荷包,掂量了一下道:“礼物我们会转交的,姑娘请回吧。”金生道了声谢后就头也不回大步离开了。

这两位侍卫还算是实诚人,虽然对金生给的一两银子瞧不上,觉得略显小气了,但给王爷的东西绝不敢贪墨。二人将金生的礼物送到了德王面前,德王一向喜静,年初一闭门不出一是不愿掺和那些是是非非中,二是此刻他不好太过牵涉朝堂中事,这样太容易引起张彦右的关注。

德王看着桌上的礼物,暗示楚让打开,被油皮纸包裹着的是一个玉佩,古人皆以佩玉来表示自己的君子和富贵,这块玉佩上刻着一朵花,彼岸花,玉料并不是上好的和田玉,但一半红色一半白色的整玉被雕刻成玉佩还是很少见的,尤其这玉佩上红色半边有一朵彼岸花,白色半边也有一朵彼岸花,仔细看着这红彼岸花和白彼岸花,就好比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德王看着这玉佩,不知怎么得入了迷,这玉佩虽不是名贵之物,却真的很合他的意。可一想到这玉佩出自金生之手,心里难免的有几分抗拒之情,对楚让严肃道:“收起来吧”楚让接过玉佩小声试探道:“王爷不带在身上吗?”德王瞪了一眼楚让,看着桌上写了一半的字出神。楚让将玉佩收起来后,离开了书房,关门的那刻看了自家王爷一眼,心中感叹道:看王爷这神情,分明是喜欢上金姑娘却不自知啊。

“咦,你回来啦?天还早,怎么不在德王那多待一会?”阿碧一见金生进门就问道。金生道:“你真聪明,看样子跟在李大夫身边学习大有长进啊,我这刚进门就知道我去给谁拜年了。”阿碧道:“你在这最亲近的除了我们就是德王了,再过两个月多你就要嫁进德王府,这个时候去拜年也是应该的。”金生笑笑道:“厉害,不过我呢,的确是去给德王拜年了,但连德王府的门都没进,就被赶回来了,更别提见到王爷的面了。”阿碧“啊”的一声,非常惋惜。

金生拉着阿碧走到一片竹林中,小声道:“最近,张彦右可有什么动作?”阿碧张望了下四周对金生道:“最近可平静了,不知他是不是因为三孙女张秋的死洗心革面了,这十几天来都毫无动静,我们还要继续盯着吗?”金生道:“当然要,张府的其他人有什么可疑行动吗?包括每一个家丁仆从。”阿碧回忆良久道:“没有,真没有。”金生道:“那真是太奇怪了。那张府三小姐的死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府好像并没有发丧啊?还有他们对三小姐的死是怎么处理的?”阿碧这下被问住了:“张三小姐的死是我们从一个奴仆嘴里听到的,至于其他的我们就不知道了。”

金生点点头,想了一会道:“乘现在过年,大家都放松了警惕,明天开始你和阿刚去打听一下张三小姐的这件事,还有告诉你们这个消息的奴仆,你们最好还是打听一下。张彦右做首辅多年,没点心思不可能把这个位置坐的这么稳,甚至皇帝都给他三分薄面。姜还是老的辣,我们不得不多防备一下。”阿碧道:“你说的对,明日我就和阿刚去打听。”金生道:“恩恩,现在你也没事做吧,要不我们上街逛逛,看看有什么热闹可疑凑凑,新年第一天,中午请你在逸轩斋吃饭,怎么样?”阿碧拍手叫好道:“好,好,好,咱们赶紧走吧。”

大年初一的大街上就是热闹,和现代的年初一相比,真的是项背相望,门庭若市。金生和阿碧先是看杂技的走高跷,卖艺的喷火,还一人十文钱玩了把套圈,买了街头小吃糖葫芦和糖炒栗子以及豆腐脑,最后来到进了逸轩斋选了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金生叫来小二:“小二,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菜都上一遍,另外我还要两杯奶茶。”小二的抓耳挠腮道:“姑娘,实在不好意思,你这点的奶茶是不对外公开的,只有我们东家会做,一般情况下只有张姑娘来了才会做,这也是东家交代过的。”金生眼神变得犀利道:“你说这奶茶是专为张锦眠提供的?别人想喝也喝不到?哪怕花银子买都不行吗?”小二苦笑道:“姑娘,这真不行,您行行好,别让我难做人。”金生道:“我不为难你,借你们的厨房用一下可行?”小二支支吾吾道:“这...这...不太行”

金生心中有些怒火,皱着眉头道:“上次我来这,你们还毕恭毕敬的随我怎样,今日我来这不过是吃一顿饭,你们就这不许那不许的,想干什么!”小二道:“姑娘...”后面该说什么自己也不清楚,只能两眼望着掌柜的方向求助。金生沿着他的视线望去,也不想为难这个小二,毕竟他也是替人办事的,于是提高音量喊道:“掌柜的呢?我要见你们掌柜!”

掌柜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出来道:“姑娘实在不好意思,他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上头交代过这奶茶只为张姑娘一人提供,我也不敢违抗命令啊。”金生淡淡一笑道:“掌柜的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吧,我现在可能没有权利来说什么,两个多月过后,你觉得我有这个权利吗?”掌柜的默默地拿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很清楚,两个多月后,正是眼前这位姑娘成为他家主子的夫人的时候,到那时她也就是他们的主子了,可他们终究是主子的人,主子的命令不可违抗啊。

就在掌柜的还在思考如何回答金生的话时,金生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很惊讶的举动,没错,金生把逸轩斋给砸了。阿碧坐在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睁着老大的看着金生,身体也一动不动的,掌柜和小二们站立在原地被金生的举动弄的呆呆的,大脑一时空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本来在店里吃饭的顾客也因此被吓的都跑了。而令他们惊讶的主人公金生则毫不怜惜地摔着桌椅、碗碟、酒坛,一楼没摔够,又跑到二楼厢房处接着摔。

在金生上二楼时,掌柜的终于回了神,立刻吩咐小二去德王府通报情况。半个时辰不到,逸轩斋的东家也就是掌柜的口中的主子,德王到了。德王在看到逸轩斋被摔的支离破碎的物件后,一团火直接冒了出来:“金生!你闹够了没有!”金生此时已从二楼下来了,正好听到德王这话,心里也正窝着火,毫不退让地对德王道:“没有!王爷这是舍得出来了!说来可笑我将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可我没想到我的夫君至始至终都在惦记着他的亲嫂子,甚至我们想买一杯奶茶,尝尝这从未品过的味道都不可能,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奶茶只供应给张锦眠啊,王爷别忘了我们的婚可是你去皇上那亲自求来的,你这么做对兄弟不义,对结发妻子不忠,对皇帝不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