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遇袭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21-08-16 21:12:36 全文阅读

德王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金生吃的正欢,筷子正夹着一个包子,而且用的还不是公筷。手撑着额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德王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了下来,若无其事的开始吃早餐。金生尝了一口包子,嗯,这包子不错,虽然是肉包子,但一点也不腻还有着一股清香,金生顺势拿着自己的筷子夹了一个包子放在了德王的碗中,动作非常自然流畅,毫不犹豫。边上伺候德王用餐的丫鬟本想制止,奈何刚想出声,那个包子已经在德王的碗中了。德王给丫鬟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没事,让她退下。

德王不在意地夹起那个包子咬了一口道:“味道果然不错。”金生道:“不错,你就多吃点。吃完后我就回救济阁,昨天多谢收留。”德王道:“我让楚让派人给你准备马车”金生道:“不用,我走回去就行,正好散个步。”

收拾好自己的换洗衣物,金生回救济阁了。清晨的君陵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朝气,百姓各个都精神抖擞的开始干活。金生重重的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自言自言道:“要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真的是令人非常向往的。”

一路走着突然金生被身边经过的一个路人吸引了目光,这人全身都包裹着,一身黑,全身的气压非常低,最主要的是这人全身散发着一股药味,这味道金生在毒市中问道过。心中断定,此人很危险且此人是用毒之人。

好奇心驱使着金生走在那个黑衣人的身后远远地跟着,金生不敢走近,她自己不会武功,走的近很容易被发现。金生远远地看着黑衣人走进了仁寿馆,隔了一个半时辰,那名黑衣人依旧没有出来,金生假装从仁寿馆门口进过,往里面瞟了一眼,发现并没有黑衣人。金生低头沉思,那名黑衣人难道是那个制毒的人!有了这样的念头,金生内心感到害怕,一想到那个黑衣人一进仁寿馆就消失了,担心自己刚刚可能泄露行踪,就感觉好像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便加快脚步的往救济阁走。

到了幽居阁金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安全了,今天自己真的是冲动了。给自己到了被冷茶,喝下了肚。那个黑衣人,真的越想越觉得害怕,自己一个人没有办法面对。如果他真的是帮张彦右研制那些毒药的人,那他绝对是个可怕的人。

阿碧见到金生的门开着,走过来道:“你总算是回来了,怎么样啊?你和德王之间感情是不是更进了一步?”金生道:“哪有,大敌当前,哪有心思谈及儿女之情。”阿碧道:“我看你是不管大不大敌,你都没心思。”

金生想到阿碧也是出自仁寿馆的,问道:“阿碧,你之前在仁寿馆,可有见过这样一个人,全身打扮漆黑,从头到脚都遮着。”阿碧想了想道:“没有。仁寿馆面积很大,但我们能去的地方只有一点点。”金生点点头道:“这倒是,唉自己当时要是在仁寿馆好好观察观察就好了。”阿碧笑笑道:“你刚回来先休息吧,我先去忙了,马上要开店坐诊了。”阿碧走后,金生在原地坐了一会,关上房门上床躺着补觉了。

这一觉金生睡的很舒服,整个身子裹在被子里问问热热的,小腿酸酸麻麻的舒服极了,睁开眼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躺在床上看向窗外,估摸着才睡了一个时辰,整个人有些恍惚,还没有完全恢复神智。唉,实在是睁不开眼睛还是想睡觉,翻个身背朝外,闭眼继续睡了过去。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已经到了饭点,金生是一点也不想起床,也不饿,就想接着睡觉,把之前累到的都补回来。

隐隐约约中金生听到背后有人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金生被惊的睡意全无,一动不敢动,闭着眼仔细的听着那个动静。脚步声逐渐靠近床边,那人在床边驻足了一会,随后飞快的点住了金生的穴位,金生动弹不得。从声音中能听出这人点了一枝香,用香不停的在金生的身子周围来回的熏着。金生闻了闻,这香不是普通的香,闻起来有股刺鼻和腐烂的味道,总之极其难闻。熏了一会后,那人便把香掐断,从窗户悄悄的走了。

金生的穴道要半个时辰才能解开,这个时候金生是睡也睡着,起也起不来,鼻子里和口腔中到处充斥着那股难闻的香味,令金生有些恶心,想吐。

等待穴道解开的时间内,金生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人能在救济阁来无影去无踪,功夫一定很高,还有刚才他在给自己熏香的时候,金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味,是那个黑衣人!金生顿时害怕了起来,那他给自己熏得就不是普通的香,而是毒。他怎么找到这的?是早上自己被发现了吧,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了,金生的穴道解开了,坐起身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胳膊,先仔细检查了下床的的四周连床下也查了一下,随后把房间的各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确定那个黑衣人没有放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在自己的房中。

房间里那个浓郁的味道已经消散了,金生开窗开门,让房间中的空气更新一下。等到味道全部散开,金生去找了阿碧。“阿碧,帮我看看,我可有什么异常。”金生伸出手臂主动让阿碧给她把脉。阿碧把金生的双手的脉搏都摸了一下,发现并无什么异常。金生觉得不可能,不然那炷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跟阿碧道了别后,金生去了刘阁主的房内。

“阁主,我想请您帮我把个脉。”金生诚恳道,阁主感觉一丝奇怪,见金生表情严肃,便遣退身边人,帮金生把了脉。金生的脉搏一开始摸上去非常正常,可是稍用力再等上一段时间,就会感受到那正常脉搏跳动下隐隐的不正常。刘阁主皱了皱眉,重新给金生搭了一次脉和之前一样。

“最近遇到了什么?”阁主关切的问道,金生把今天上午黑衣人闯进来的事情说了一遍。阁主大怒,立刻加派人员巡逻,对幽居阁更是添派了守卫。金生问道:“阁主可知我中了什么毒?”阁主道:“你这不是中毒的迹象,非常微弱,一时间还难以断定,但肯定不是毒。”阁主看了看金生道:“要不这两天你去德王府住,德王那里的守卫是最严的,那人肯定不敢闯进去。”金生道:“我也想啊,我就是没想到张彦右居然这么快就朝我下手了。”阁主气愤道:“这个老狐狸,敢对你动手,我一定要让他好看,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去德王府暂避。”金生道:“好,不过救济阁内多加注意,我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不是只有我一人,但阁主一定要小心。”阁主点头应道:“好。”

早上刚回来的,这回金生收拾好衣物,叫来阿碧一起把自己的屋子里里外外的用避瘟丹熏了一遍,并嘱咐阿碧天天给房间开窗开门透气。交待完一切事宜,金生又回德王府了。

德王府门口的侍卫看到金生又回来了,还带着包裹,一个侍卫上前好心询问:“金姑娘,您这是?可是需要帮忙的吗?”金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包袱,尴尬的笑了笑道:“不用不用,我以后就住在这了。”侍卫道:“这个王爷没有吩咐过,金姑娘贸然进去小的会受罚的。”金生摆摆手道:“没事,你们家王爷不会拿你们怎样的,他现在在吗?”侍卫道:“不在,刚延王有急事把王爷叫过去了。”金生道:“哦,我知道了。你们王爷回来了跟他说一下我在他房间等他。”侍卫们想歪了,脸色不太正常的道:“是。”

金生自来熟的径直走到了王爷的卧房,将包裹放在了桌上,对着侍女晓诗道:“晓诗,去叫人把我昨天睡的床榻继续放在王爷的床边,以后我就一直住这了。”“啊”晓诗很惊讶,但主子吩咐的一定照办,不一会,床榻和床铺就又摆了回来。

直到半夜三更德王才回来,门口的侍卫已经跟他说过了,当王爷直接跨进卧房,看到已经叫人撤走的床榻又摆了回来,对着金生道:“你好歹知晓点廉耻,你我未成婚,你就这么住进了我的卧房。”金生好不容易等到德王回来道:“你是我未来夫君,我要知什么廉耻。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德王本也想找金生把今日的事情说一遍看她是又怎样的想法,对金生道:“阿眠出事了。”

金生很淡然道:“她出什么事了?”德王见金生好不关心,漫不经心的问他,有些气恼,但他也没理由怪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忍着气道:“今日一早阿眠被一个黑衣人下了毒,此毒是个慢性毒药,阿眠只是感到疲惫无力,别的症状一点都没有。”金生心跳停了一拍,黑衣人也找到张锦眠了,也对她下毒了,从德王的描述中对我和对张锦眠下的毒应该是不一样的,可是这么做是为什么呢。慢性毒药,慢性毒药,对张锦眠下的是慢性的,肯定是不希望这么早就毒发,那对我肯定也是慢性的,只要是慢性的药物都需要日积月累的,如果药量达不到一定程度就很难发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