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解忧咖啡店 > 正文
第八十八章:好久不见
作者:殇之影末  |  字数:1511  |  更新时间:2021-09-28 21:54:16 全文阅读

  天空中皎洁的月光看上去有些许悲凉,随着救护车的到来,月亮也慢慢躲进了云层之中。

  躺着的三个男人,直接被救护车带走,而高泽怡则随警察去了警察局。现场则留下几个警员,做取证收尾的工作。

  高泽怡被带往警局之后,说出了天台事件的真相,但并未述说之前那些相关的一系列事件。

  

  当警察问道高泽怡与三位男士的关系时,高泽怡的回答,令做笔录的警察都有些瞠目结舌。

  原来,高泽怡是任淮的亲生女儿,但因任淮一直有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所以从小就对高泽怡缺乏疼爱,以至于高泽怡的母亲将高泽怡的姓氏改成了随自己姓高。

  

  给高泽怡更改姓名这件事情,任淮也并不在意,所以也就有了现在的名字,加上自己父亲对自己并不过多关心,也以至于旁人,甚至是朋友间都没几个人知道任淮与高泽怡是父女关系。

  在天台事件中的死者任栩升,也并不是任淮的儿子,只是任淮多年以前领养的小孩。而为什么到最后任淮会杀害任栩升,就连高泽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送往市医院的任淮,很快就醒了过来,被诊断为轻微脑震荡,没有什么大碍,被医生确定无碍后,任淮又直接被警察提走了。

  另一边,手术室在与死神抢时间,陈政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汗流浃背的医生护士,让人肃然起敬。

  手术台一边放着的是在陈政身上剪下来的衣物,那个上衣口袋露出一个被刺穿的瓶盖,上面有沾满鲜血的四个字—再来一瓶。

  陈政得以保全性命,也多亏有这个瓶盖的存在,正因为有它,匕首刺入胸口才没伤及心脏,才有了现在能抢救的机会。

  随着鸡鸣天晓,又一轮红日从东边升起,天边映红了一片片云朵,美丽十分。

  不一会儿竟然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雨水像细丝般在空中飞舞。阳光洒在细雨间,不时会出现一道道炫丽的彩虹。

  持续不到半小时的细雨,慢慢不见了踪影,随着微风拂过,会略感微微凉意。

  此时,喧嚣的城市已是车水马龙,而几十公里之外,四张熟悉的面容已搭乘航班降落在了穗悦城的国际机场。

  一个小时左右,一辆出租车在市医院的入口处停了下来。一个年轻女孩在副驾座上下来,接着是一对有些年纪的男女,打开出租车后备箱,将一辆轮椅和大大小小的行李袋拿了下来。

  不多一会,男人回到出租车后座,将另一个年轻女孩抱了下来,那个推着轮椅的女孩也赶紧迎了上去。

  四个人来到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陈政,泪水就像溃堤的潮水般潮涌而下。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的功夫,已是五年之后。

  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手里拿着雪糕开心的吃着,另一只手牵着陈静,乖巧的走在街道的里侧。

  两人刚走到街道的转角处,遇到了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

  “好久不见。”男孩走到陈静跟前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陈静先是愣了一会,随即也回复了一句。

  “这几年过的还好吗?”男孩看了看陈静牵着的小女孩,然后对陈静问道。

  “还好,你呢?”陈静也不紧不慢的说道。

  “还行...”男孩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那...我先走了。”陈静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前面的方向。

  男孩点了点头,没有吱声。陈静看男孩没有说什么,然后牵着小女孩迈步向前走去。

  男孩站在原地,目光随着陈静和小女孩慢慢远去。男孩轻叹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另一边走去。

  陈静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男孩离自己越来越远。

  “小姑,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呀?”小女孩稚声稚气的问着陈静。

  “他呀,是小姑以前的一个朋友呀。”陈静蹲下来,然后拿出纸巾给小女孩擦掉嘴角粘着的雪糕。

  “那小姑你们怎么不一起玩呀?”小女孩舔了一口雪糕说道。

  “等甜甜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呀。”陈静用手指勾了一下小女孩的小鼻子。

  话语间,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在两人旁边停了下来。

  “小静,甜甜。”驾驶座的女孩降下车窗朝两人喊道。

  “小姑,妈妈来了。”小女孩指着车里的齐可可,跟陈静说道。

  两人坐上后座,随着一阵轰鸣声,车子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