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古代团宠的小姑9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21-12-07 18:40:41 全文阅读

幺妹在船上撑起一张大伞,又来一张躺椅,边上的小几上放上零食饮料,废人生活又上线了。

这次的旅途可比上次跟商队走要舒适太多,典型的躺赢。

小舟顺水飘流,在山峰间旋转环绕,秋天的山野,到处是红色,黄色的树叶,朝霞初照像落在山腰的红云彩,晚霞辉映像一团团玛瑙。

这漫山遍野的红叶,愈到深秋愈加红艳,再加上蓝蓝的天空中,几朵雪白的云朵相映照,远远看去,就像在大火中燃烧。

看着如此美景幺妹昏昏欲睡,山道上有人看得稀奇,江中那一叶小舟无人驾驶,却在这般危机重重的激流中从容而过堪称神迹。

不需一日小船已行至鹿鸣山下,将小船缓缓停下寻无人之处。

收起小船又取出为闻山长,以及其他先生应璋师兄和闻灵熙准备的礼物,老老实实爬台阶上鹿鸣书院。

书院守门的莫大爷还认识么妹,幺妹笑着让他帮忙开门登记,莫大爷连连答道。

“好好,有一年多没有见这小学子了。”

麻利的开了门,让幺妹进门,幺妹取出一包点心,放莫大爷手中,

“莫大爷别嫌弃,下回给你带好酒。”

“哈哈哈,小子可说话算话。”

“自然算话。”

幺妹再不耽搁往闻山长的院子里行去,竟有种近乡情怯之感,一路上正值上课的时间,并未再遇上熟人。

刚入院子,习惯性用神识探查院中情况,运气甚好,闻兰辰在书房伏案书写,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只是他眉头紧锁似有难事。

“闻伯父你在吗?”

站在门口幺妹直接喊出声,闻兰辰听到有人喊他,心下一喜,听声音难道是宋瑜回来了。

距离他离开已一年有余,估计是事情办完,刚好他那鹿鸣山居已经完工。

闻兰辰将笔放下,快步走出了屋子,一看果然是宋瑜。

见少年长身玉立,比起一年前长高了也变白了,更多了几分丽色。

其实不应该如此形容少年人,然真找不找其他合适的词语套在他身上。

“瑜儿一年不见,可都安好?”

“劳伯父记挂,差事已经办成,如今瑜已是自由之身了。”闻兰辰听了不由一震,完成差事,自由之身,这话有内容呀!

“哦?瑜儿,可能分说一二?”

“这事本来想跟伯文探讨一番。”

幺妹当即将来时编好的身世及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九真一假的说给闻兰辰听。

自己是修士的孩子,出生之日,父亲遇到敌人与敌人死磕,虽将敌人歼灭,但自己同时也受伤不浅。

与妻子从修仙界逃到凡人界的遂宁镇,就感觉自己已是强弩之末。

在绥宁镇一个宅子花园中开辟了一个空间,为女儿留下足够的财物与身份玉牌。

然后将自己所有记忆封印在女儿识海,由妻子选择一户人家将女儿寄养,并留下足够的钱财,夫妻会合后离开。

欲找个地方好好养伤,若是顺利便回来寻找女儿,然一别十年夫妇俩再未出现。

识海封印庞大的记忆让女孩半痴半傻过了十年。

初时还好不敢怠慢这金主的女儿,几个月后见女人未曾回转,老宋家渐渐怠慢欺负了十年。

哪曾想有朝一日封印解封,打开父亲留下的信息,通过一年的消化巩固,已经判若两人。

刚巧老宋家动坏心是要将养女卖掉,念及在老宋家生活十年,到底没有伺机报复选择远避于府城。

一边提高实力,一边打探那林宅的主家,事有凑巧,当时竟蹭了林家老太太雇佣的商队一同到了府城。

便上门与林老爷商议买下了林宅,终于挖出父亲留下的遗物。

最后表示既然与他们相交一场就不能再欺骗他们,这次回来就是要向他们说明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是女儿之身,只是很遗憾自己并不像父母那样拥有灵根,不能修行。

但也习得一身武艺。寻常人可奈何不了她,在当下已经相当够用了。

见闻兰辰懵在那里,以为他不能原谅自己欺骗与他心下失望起身便欲告辞。

转身之际闻兰辰出声阻拦,

“你不去看看你的鹿鸣山居吗?应璋那孩子可是上心无比,时常抽空去监工查看,两个月前实在无法再拖,才进京赶考。”

他还没说的是,剩下的木工装饰应璋托付给了闻灵熙让他有空就去盯着。

那孩子也无比上心,鹿鸣山居建成之日,许多学子都去围观了,二层小楼连同花园中的花木石径,花架爬亭都与那效果图如出一辙。

那幅效果图就被挂在大堂之中,闻山长也去看过一次,都想做一回强盗,将这小楼给霸占了。

“若闻伯父喜欢那边,那就让给闻伯父。”宋幺妹欣喜表态。

“那可不成啰,据小熙说,那座小楼是你三人所有,他都已经选好自己的房间贴上名牌了。”

幺妹被逗的发笑,那小朋友果然够霸道。

“伯父,小熙呢?”

“要见他呀,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上次你不辞而别。他足足哭了两个时辰。想必不会轻松放过你。”

……

之后日子过得轻松又惬意。

有时候住在鹿鸣山居,有时候又到北城那边的小院居住。

小朋友当知道他的小叔叔变成小姑姑时,都忘记要与他生气了。后来印章的喜讯报来了,十九岁的探花郎差点被人榜下捉婿。

应璋一个月后从京城赶回齐宁府衣锦还乡,带来了京城的消息。

圣上的七儿子去相国寺礼佛,却遇到暴风雨被泥石流埋到了泥土中整整三日,找到之后竟然没死,只是因为被埋太久变成了傻子。

还是那句话,真是风水轮流转。

两年的时间鹿鸣文化城的文化广场已经建成。并且第一届鹿鸣学子节正式在文化广场上隆重举办。

带动了这一片的经济,随着商业街,学生家属区的建立,鹿鸣山这块越来越闹热闹了。

原主似乎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几番催促要回到身体里。

宋瑜儿倒没有什么不舍,随便选了一个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与读书童联系:任务完成,脱离身体。

虚空中的亭子一如既往闪着微光。

宋瑜儿熟练的吸收完白色的纯净魂力和世界意识奖励的功德。

用手指头戳戳自己的身体,两者接触的地方都变形了,这可真奇妙应该有一丝变化吧。

“童童,这宋幺妹几次三番与我沟通。从前从没遇到这种状况,是因为她魂力比较强吗?”

“是的。宋幺妹十世善人,本是有福之人。却被宋福宝抢夺气运,在她那一世不得善终。

她实在太惨,才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你做的非常好,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她非常满意的。”

“只可惜这次依旧没有找到修炼神魂的功法。在林宅收获的那些玉简书籍中,倒也给自己长了见识。”

“以后在小世界总会遇到的,不用心急,这也要点缘分。”

“童童,我先休息一会儿。”

说着不等读书童回答,就躺在贵妃榻上一秒入睡了。

一呼一吸间渐渐吸引了几颗虚空物质,读书童一个结界打过去,将虚空物质隔离在亭子外。

如今宋瑜儿的实力实在太弱,这几颗虚空物质已经够她炼化,再多可就造成负担。

这一觉宋瑜儿觉得睡得特别舒服。

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原本魂体的外貌将近四十,如今看来只有三十多,原来随着实力的提升还会让自己变得更年轻美丽。

这种福利也不只限修仙,修魂也是一样的。

“童童,我觉得我的状态很可以。我还要做任务,还要提高实力,还要变得更年轻。”

“呵呵,女人。”

时空通道又被打开过,裹挟着宋瑜儿进入了一具身体。

“小鱼呀,你怎么就同意小关一个人去西北,既然是去见他爸,怎么也得带你一起去吧!”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透着担心,宋瑜儿睁开眼不露痕迹的看过去,五十来岁的样子,剪了个齐耳短发,宽松的上衣灰扑扑的。

看她唠叨的样子,似乎一下子停不下来,干脆先接受了记忆再说。

这次是到了特殊年代了,64年知识分子关礼荣被资本家出身的妻子连累,带着两岁的儿子关浩云下放到了南方小山村艰难求生。

而妻子随着娘家人逃到了国外,杳无音讯。

原主看上关礼荣的俊朗外貌,儒雅的气质。

偶然一次交集关礼荣礼貌性一笑,将农村姑娘宋小鱼的魂给迷住了,要生要死一定要嫁给他,果然最后给那两岁的小孩当了后娘。

其实家人朋友都劝过她,带着娃的男人嫁不得,而且两人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不相配。

但原主的想法不同,认为自己是走了狗屎运了才与这人有了交集,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嫁给如天上明月般的男人。

就这样十八岁的宋小鱼嫁给了二十八岁的二婚男关礼荣。

这个知识分子尽管心里看不上农村姑娘。

认为她没文化,粗鄙拿不出手,比起那远走他乡的妻子是哪哪都不如,但是这姑娘年轻漂亮又能干,初中文化在农村倒是很出挑了。

结婚后他的生活也没那么艰难了,儿子也不会整天脏兮兮哭啼啼,并且因为娶了本村的姑娘,也被村里人接受。

十年动荡时期使得许多人家中都发生巨变,关家便是其中最惨的,家破人亡。

除了关礼荣父子俩在九都村逃过一劫,就只剩一个老父亲被送到了大西北农场。

关礼荣听到消息哪里坐得住,连夜找岳父开了介绍信,只身去西北找老父亲,不料却身死异乡。

留下了刚四岁的儿子和结婚才一年多的妻子。而在西北的老父亲听到儿子的噩耗,也深受打击,撒手人寰,原主自然也是悲痛欲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