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狼神大人她娇又飒 > 第一卷
第二章 落红
作者:淡悲欢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21-11-22 10:20:01 全文阅读

明亮的双眸看着眼前身着玄衣金冠婚服的男子,若雪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欢喜,也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笑意。

  难道他并不喜欢凤怜公主?那为什么要娶她?

  莫浔举着双手见后边半天没动静,不禁转过头,就看到满脸还是泪痕的若雪站着傻笑,忍不住皱眉:难道刚才被吓傻了?

  “傻笑什么?更衣!”

  若雪打了个激灵,赶紧上去给莫浔解衣宽带,但是若雪一看这婚服就傻眼了,这好像跟人界的男装不太一样啊!怎么解?

  转念一想,反正也要找神器,不如趁此机会摸索一下。

  小手在莫浔身上上上下下地摸索着,一边摸索怎么解开衣服,一边想找自己要的东西。

  莫浔闭着眼,只感觉若雪在自己身上弄了很久才把婚服的外袍解下来,还在自己身上好像找着什么东西。

  心中一沉,睁开眼,一股灵气从身上荡漾出,把若雪撞得差点摔倒在地,厉声道:“你在做什么?”

  若雪有点尴尬,时间仓促,自己哪有时间去研究更衣啊?赶紧跪下来认错。

  “奴婢是新来的,还…不会更衣……”

  莫浔紧盯着若雪,一张平淡无奇的脸映入眼帘,脸上还有一些麻点,不过眼眸灿若星光,双手白皙光滑,莫浔的目光落在若雪胸口的白玉上。

  若雪见莫浔看着自己的胸口,心中一惊。

  “殿下在看什么?”若雪一脸惊恐地抱住胸口,顺便把玉藏进了衣领中。

  “你以为本殿在看什么?”

  莫浔平静地回答,自己整理衣冠,只是心中疑惑,那玉好似是隐灵玉?

  上面竟然有玄泽伯伯的气息,可是玄泽伯伯才刚被救魔宫,怎么会派来探子?

  还有这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

  莫浔有些叹息,如今的情况,他是夹在天宫和魔宫之间两面为难啊!先看看情况吧。

  若雪见莫浔没有追问,心中的紧张稍微平复了一些。

  “你叫什么?会做什么?”

  莫浔的声音传来,让若雪愣了愣。

  “奴婢辛夷,奴婢会磨墨,洗衣,打扫,做饭,做花灯,额,不会的也可以学,奴婢学东西很快的!殿下若是有什么要求,奴婢都可以做到!”

  辛夷?花灯?莫浔皱眉。

  “以后你就跟在本殿身边做贴身婢女,先回去休息吧。”

  若雪心中一喜,这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早点找到神器了?

  “是。”

  莫浔看着几乎什么事儿都写在脸上的若雪,嘴角有些抽搐,就算有人安排一个探子也不会选这样的吧?这丫头想做什么?

  若雪刚转身,门外就传来清脆的瓷器破裂声音,应该是婚房的方向。

  若雪又转头看了看一脸云淡风轻的莫浔,“殿下不去瞧瞧?”

  又是几件玉器碎裂的声音,听得若雪心里一阵抽痛。

  “让她砸,明早你去收拾收拾。”

  说完莫浔便睡下了,若雪眨眨眼,笑盈盈地走出了书房,看起来新娘子貌似还挺惨的。

  榻上的莫浔看了看床榻内侧的一盏花灯,陷入了沉思,长叹一声。

  你……究竟是谁?

  昏暗的床帘下,花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可爱的小鹿模样与男子的冷傲的模样似乎毫不相干,鹿角上的纸条上,寥寥数语却让人心头荡漾:

  猗猗玉兰,扬扬其香。银花若雪,至死不渝。

  

  大清早,仙娥们就已经起来了,若雪顶着个黑眼圈去了婚房收拾残局,珍宝玉璧碎片撒了一地,狼藉的画面让若雪也有点同情凤怜了。

  床榻上凤怜还未醒过来,孤独的背影似乎有些凄凉。

  若雪手脚麻利地把地上的碎片清扫干净,顺便把昨晚被自己糟蹋的花圃整理了一番,走到上渊殿的书房门口,一阵凉风吹来,睡意也减了大半。

  七星龙渊……怎么找啊!在天宫偷一件神器都很危险,更别提是太子的伴生神器七星龙渊了。

  若雪摆摆头,感觉完全不知道突破口在哪里,昨日大概是搜了身,莫浔并没有把神器带在身上或者容器里,那就只可能在元神墟中了。

  元神墟是仙君们容纳器物的空间,与元神融为一体,非主人不可拿出,伴生神器大多也是会放在元神墟里面的。

  若雪有些苦恼,要让莫浔自己把七星龙渊拿出来恐怕是难上加难啊!

  就算拿出来自己也打不过他啊!

  而且还不能动用自己的落羽枪,不然身份肯定暴露,那不就是完全没机会了吗?

  “辛夷,更衣。”

  莫浔察觉到门外的人影,唤道。

  若雪开门进去,庆幸自己昨晚回去的时候特意请教了掌事仙娥更衣梳洗的事情,不然这下又要尴尬了。

  莫浔看着昨天还手脚笨拙的若雪今日做事如行云流水一般,轻轻挑眉。

  “一会儿母后的贴身婢女会过来检查,这件事交给你了。”

  若雪正拿起流云梳,有些疑惑,“检查什么?”

  莫浔意味深长地看了若雪一眼,若雪忽然明白过来,脸上一红。

  这个混蛋!

  哪有叫婢女去解决落红的事儿的!

  “你不是说本殿的要求你都会学的吗?这是本殿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

  莫浔面不改色,看着镜中正在给自己梳洗的小丫头脸上风云变幻,怒不敢言的样子,感到一些有趣。

  若雪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还是答应下来,小脸上满满的不情愿。

  从书房刚出来若雪就犯愁了,这是什么鬼任务?

  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上哪里去找落红?

  人家不觉得我变态吗?

  光是想想都觉得变态啊!

  若雪离开不久,一个银袍戎装男子便走进了书房。

  “百里,看着她点儿,让人去查查她什么来头。”

  听到莫浔的吩咐,百里点点头,止不住还是挺疑惑,殿下从来不用贴身婢女,做事果断专行,怎么会收一个贴身婢女?

  天已经微微亮了,时间不多了,若雪气愤地到了厨房后面,百里跟上去一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只见若雪从灵鸡笼里粗暴地拎出来一只五彩珍珠鸡,提着就往外走,一笼子的灵鸡吓得直扑腾。

  只是若雪拿起菜刀准备割脖子放血的时候,百里忍不住出声提醒:“辛夷姑娘,鸡血和凤凰血还是区别很大的,这个是要给天后娘娘瞧的。”

  “什么?”若雪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个道理?”

  “辛夷姑娘,这是凤族的风俗,凤族女子一生只嫁一人,女子新婚的落红会用上好的梧桐木保存起来,被视作珍宝。”

  百里好心提醒,天后为这门婚事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梧桐木盒也是用了最好的凤血梧桐做成,要是殿下这么草率,估计天后会气得亲自找上门来。

  这风俗也真是绝了!

  若雪撇撇嘴,如果糊弄别人还好,可是天后查验的话那确实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毕竟天后是四大羽神之一,更是凤族天女。

  看来必须另外想办法了。

  从出来没一会儿就有一个仙娥过来了,百里皱眉,看到若雪还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百里神君,殿下和公主起了吗?碧秋是来取东西的。”

  百里看向若雪,后者甜甜一笑。

  “碧秋姐姐,你也知道,新婚燕尔如胶似漆,这天才刚亮,怎么会舍得起来?”

  若雪拉着碧秋,让碧秋先回去回个话,等殿下和公主起来立刻把东西送过去请安。

  碧秋也是老资格的仙娥了,平日里仙娥们都唤她姑姑,若雪这声姐姐让碧秋顿时对若雪有了好感。

  同时听着若雪这意思回去也好交差,于是笑着答应了。

  “懂的懂的,我去回禀娘娘便是,你们好生伺候着。”

  若雪满脸笑容答应着,看得旁边的百里直瞪眼,又不能说什么。

  “瞪着我干嘛?不这么说,你家殿下可就要落下一个始乱终弃的名声了。”

  百里沉默,“那之后呢?”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百里看着若雪信心满满地走出上渊殿,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去回禀莫浔了。

  “她真这么说?”

  莫浔表情有些奇怪,这小丫头还真能说!同时莫浔有些好奇若雪想做什么,让百里继续跟着。

  不过,百里怎么可能跟得上戴着隐灵玉的若雪?在天宫门口便不见了若雪的身影。

  若雪甩掉了尾巴,直接朝着凤族而去,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顶替的仙娥名额,就是凤族女子。

  当时正好因为这个叫花语女子想要与情郎私奔,不愿意到上渊殿做仙娥,所以若雪才得此机会进上渊殿。

  帮了花语这么大的忙,拿点儿凤凰血什么的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若雪把鸳鸯帕送到凤栖殿回来之后,凤怜已经起身,两个仙娥为她梳洗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直夸凤怜幸福美满。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凤怜心里别提多郁闷了,有些憔悴的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门口站立着莫浔高大的身影,金色蛟龙纹盘旋在雪青色的衣袍上栩栩如生,眉眼间的淡漠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梳洗好的凤怜从屋里走出来便看到这样的景象,随即想起昨夜的事情,又不好发作,只好默不作声,但还是上前挽住了莫浔的手臂。

  “走吧。”莫浔皱眉,瞥了凤怜一眼,淡淡地说道。

  若雪站在百里旁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凤怜挽着莫浔的那双手,以为莫浔会将凤怜推开,但是并没有,心里有点儿酸溜溜的感觉,随即低下头。

  我在想什么呢!

  人家夫妻俩手挽手不是很正常吗?

  若雪自己嘀咕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