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家有仙师太妖娆 > 上卷
章六
作者:漓云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12-08-28 17:30:00 全文阅读

(一)

待各路神仙皆到,入宴落座时,我看到众师兄们又厚颜无耻地回归到师傅身边来了。这让我不大舒服,他们一来就把我挤到最后面去了,谁让我排位最小。

我拉了拉离我最近沛衣师兄,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道:“奈何你们一回来这地方就如此拥挤。”

此刻沛衣师兄却是翻了一个比我更大的白眼,道:“先前是仙友们难得聚一下首,为表昆仑山的友好,我们自然是要前去寒暄一番。现在大宴开始了,昆仑山的所有人自是要同师傅在一处。”

原来是这样,但我还是不大舒服。

眼下,师兄们齐齐聚在这里,再加上师傅,仙气逼人,牛叉闪闪。我举目望去,看到很多仙婢都向我们这边投来羞涩又爱慕的眼光。

果然我们昆仑山去到哪里都特别有面子,我一时既欣慰又失落。

怎么就没有一个男神仙向我投来羞涩又爱慕的眼光。

正待我满心惆怅之时,温婉的丝竹之声款款响起。我抬眼看去,见有一个女仙友正在跳舞。

一时我看得如痴如醉。女仙友身材玲珑,一身粉衣打扮,跳起舞来像只振翅的蝴蝶一般;还有那脸蛋,啧啧,除了本神仙以外怕是没有谁能赶得上了。

我遂问沛衣师兄:“那位女仙友是何来历?”

师兄平日里正经得不成人样,眼下眼睛却是忙得很,看也没看我一眼,便道:“那是天界第一美人,瑶画仙子。”

天界第一美人,瑶画仙子。我沉吟着点点头,名副其实。

我发现,瑶画女仙友在跳舞时,整个天庭里的所有神仙,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眼睛都坚定地箍在她身上。

然,我还是看到一个例外。

隔着瑶画仙子跳舞的大道对面,坐了一个男仙友,他没在看。

男仙友着了一身雪白衣裳,头发青长而柔顺地垂下。他正半低着脸,自斟自酌。奈何我看不清他的容貌。

不过只是看他那轮廓,我觉得还是不错的。但我还是一直在等,等他心血来潮抬起头来一回。

结果他一次都未抬起头来过。我心中不禁有些郁结。

眼下各路神仙规规矩矩地坐着,享受这五千年一回的蟠桃宴,一点也没有放下身为神仙的矜持。尤其是上座的天君,一直眯着眼和和乐乐地笑。

我自然也很矜持,可只矜持了一半我就矜持不下去了。我肚子痛。

身为神仙,也有三急,本神仙便是如此。此刻肚子痛,本神仙是想去茅房做一番爽哉的修行。

于是趁没人注意我,我便悄悄捏了个决溜了出去。

(二)

这天界之大,无奇不有。但重点是在“大”上。

本神仙找到茅房,并与其做了一番深刻的交流出来后,迷路了。

没见过大世面的,很容易迷路,这点就是不好。

此番我弯弯绕绕,非但没能绕了回去,反而绕进了一片桃林。

桃林里,桃花夭夭。我不禁有些纳闷,天君邀各路神仙来此吃蟠桃莫不是诓人的?这蟠桃原来还未结出来。

浅粉的桃花瓣飘飘洒洒落了一地,还带着些清甜的香气。

我突然福至心灵,料想我们昆仑山后面的桃林大抵也如现在这般模样,繁花正艳。

正待我细细回味时,我听到了说话声。

我不想偷听,赶紧隐身蹲在一棵桃树上。

这时,桃树下三三两两八卦的仙婢将将路过。我是想不八卦都不行了。

有仙婢满目春红,兴奋地捏着小粉拳作狂热状:“你们看见了吗,今天昆仑山的司战神君和他一干弟子,果真如传言那般美得很啊!”

我一听不禁摇头。虽然本神仙向来低调,不喜欢骚乱,但还是免不了我们昆仑山被神仙们拿出来津津乐道。太出名了不好。

我忍不住继续竖耳倾听。另有一个小仙婢忙附和道:“司战神君自不必说,只是想不到他身后的那十位弟子,竟也如此貌美!”

一直到仙婢八卦着走开了,我却是有些疑惑。

我们昆仑山一共十二位弟子,除了大师兄没来,应该有十一位才对,怎么会只有十位。

本神仙想来想去,突然神脑灵光一闪,大惊。莫不是他们将我这个最惊艳的给漏掉了?

本神仙兀自蹲在桃树上思前虑后,做了一番细细的计较,几经犹豫,才稳下心神捏了个决变出一把铜镜来。

师傅不会如此坑害我的。这么一安慰自己,我拿镜子的手也不怎么抖了,理直气壮地举到面前。

看了镜子我一吓,镜子里是哪个天杀的,竟长得如此丑不堪言!

我被吓得慌了,一下没能把持住,竟脚一歪从树上给掉地上了去。

(三)

这下好了,一摔下去又摔不死,顶多屁股从两瓣开成四瓣,更加灿烂些而已。

然事实上并未如我所愿。我这落地许久,也不见屁股如期开花。

一时我看着自己手里的镜子有些茫然。将将照镜子时,里面是个男人,没想到师傅竟将我坑害成了一个男人!

果然我还是个丑的男人。那些男仙友们羞涩爱慕的眼光不给我,那些女仙友们羞涩爱慕的眼光更不会给我。作孽啊。

正当我万分忧伤的时候,忽然下面传出一个声音,夹杂着不耐:“喂,你还想压在我身上多久。”

啊哈,我闻声一愣,朝屁股下面看去。屁股下面居然趴着一个人,我此刻正坐在人家腰上!

这下不得了了,我忙爬起来,伸手去扶他,唯恐人家的腰被我给坐断了。但转念一想,腰断了也没大碍,我是神仙,可以接起来。

于是我赶紧安慰他道:“这位仙友,腰断了否,要不要我帮忙接接?”

那位仙友半爬起来的身体一怔,躲开我伸出去扶他的手,自个站了起来。

我私以为,他是不相信我这个陌生的神仙。但神仙应该相互扶持,遂我又补充道:“仙友莫怕,也不是十分痛,骨头嘣脆一下就好。”

这时,仙友揉揉腰,转过身来,眼皮一挑,看着我面无表情道:“我若腰断了此刻还能站得起来吗?”

我看见了仙友的容貌,干笑两声,道:“仙友说得极是。”

这、这不就是将将我端详的那位白衣男神仙吗?怎、怎么长得如此一副模样?他的头发垂过了腰际,一身白衣清然而飘逸,那张脸如雕刻一般很耐看。一双眼睛细长得像狐狸眼,嘴唇薄润得色泽也不错。着实是十分耐看。

这边我意犹未尽地打量他,那边他悠哉地拂了拂身上的桃花瓣,动作高雅得很。

亏得有这位男仙友,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我才不至于屁股大绽,本着神仙的友好情谊,我冲他道了声谢:“这位仙友,若不是你刚刚躺在下面,该痛的就是我了。真是多谢多谢。”

男仙友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眯着眼睛道:“莫不是你看准了才掉下来的?”

我生怕他误会我是故意砸他的,这样就不好了。于是我忙解释道:“哪里哪里,是仙友看准了跑过来躺下的也说不定。”

男仙友脸色不大好,拂袖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去。

恰逢此时,一个粉衣女子迎上了来,道:“尧司?你怎么会在这里?”看清楚了她的面容我吓了一跳,此人不正是第一美仙子瑶画么。

男仙友拉着粉衣女子一同离开,道:“没事,刚好遇上一个白痴而已。走吧,瑶画。”

原来男仙友与那瑶画美仙子有一腿。

男仙友那句话我委实不爱听。但本神仙厚道,眼看着那个叫瑶画的天界第一美仙子跟他在一起,也不想让他丢面子,于是就很含蓄地冲他背影说了句:“尧司?这名字不好。”

男仙友闻声却是停住了,转身看我,随后低低问道:“你说说如何不好。”

他那神情,在精神上定是已将我胖揍了无数顿。

本神仙很注重自己的面子亦注重别人的面子,我的本意是不愿他在美人面前丢脸的。但他执意要问,我便认真而诚挚地与他道:“尧司,要死,着实不好。”

他脸色绷得很紧,婉转了几下才道了句“有病”,然后匆匆离开了。

我心情很欢快,嘴巴又比平时利索了些,悠悠哼出几声:“尧司要死,要死尧司。”

(四)

那个要死的男仙友走了,顿时桃林里安静下来了,只听得见桃花飞舞的声音。

忽然我一阵顿悟,十分悔恨地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现在,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如何走得出去?

我觉得自己真是太矜持太不争气了,当时看见那个要死男仙友就应该央他带我一同出去的。

眼下好了,坐拥桃花滥,矜持给谁看。

我又兀自坐在树下好一阵,也没有一个仙友路过;不禁有些沮丧,闷闷地躺了下来,细细数着落在身上的花瓣。

数着数着,就忘记我数了多少了。

恍惚间,我觉得有人在拍我的脸,指不定是要死君回来了。便碎碎念道:“要死仙友,快带我一同出去。”

忽然,我耳边响起一声大喊:“小师妹,师傅来了!”

顿时我闻声惊坐起来。四师兄清胥正侧着眼珠瞧我。

四师兄道:“天界难得来一次,小师妹却是跑来睡大觉的,着实逍遥。”

我一听,十分委屈,但又不好意思说我迷路了,便道:“师兄,还有蟠桃吗?”

四师兄满眼笑意和宠爱地看着我,道:“小师妹放宽心,没有了。”

一口老血涌上心头。我努力深呼吸了几口气,才能勉强淡淡地道:“蟠桃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