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斐为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18-11-04 09:55:18 全文阅读

2018年4月22日这天,安澜回到了在S市所住的公寓后,在好友数寥寥无几的微博上写道:“在从G市回S市的路上,终于忍不住一个人哭成傻逼。没有人知道,我究竟有多喜欢G市这座城市。那里曾有我最好的青春,和我最爱的人儿们。那些包容我所有不好,想尽办法逗我开心,主动蹲下帮我擦掉鞋上污渍的人啊,谢谢你们,青春里的我,真的是非常幸运。”随文字附上的是两张合照,合照上每个人都笑容灿烂,而笑容的背后,是看不见的离别,是不可言状的哀愁。

这天,安澜打扮靓丽,以最好的容貌和姿态回母校A大参加她一手带大的师弟师妹们的毕业典礼。安澜顶着烈日,挤在乌泱泱的人群中,她手捧鲜花和礼物,静静地看着这场典礼的主人公们在镜头下脱掉学士帽,朝上空抛去。他们学院的毕业典礼一向举办得早,此时距离真正毕业还有两个月,镜头下的他们欢呼雀跃,还体会不到离别的哀愁,一如当年的安澜,后知后觉。安澜站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任由汗水花了妆容,等到这些主人公们都拍照结束后,她走上前去送上她精挑细选的礼物和真挚的祝福。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她带领的师弟师妹们也即将毕业了,他们刚来A大时的青涩模样,她都还历历在目,清晰如昨,转眼间连他们也要离开了,从此A大再也没有能让她牵挂的人了。今天她心甘情愿为他们沦为配角。

这天,和安澜一起参加毕业典礼的两个损友告诉她,他们打算一起去杭州闯荡。杭州,一个让安澜倍感遥远和陌生的城市。杭州距离G市多远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他们要离开了,她再也不能随时随地见到他们了。

这天,是安澜来月经的第一天,经过一个早上的奔波和暴晒,加之中午饭菜的油腻,她开始感觉头晕、恶心、腹部疼痛、浑身发冷,然后她就猝不及防地吐了一地。呕吐物溅起,染脏了她穿着的小白鞋,她无暇顾及,瘫坐在椅子上。她那两个损友二话不说立刻蹲下身来用纸巾帮她把鞋仔仔细细擦干净,她忍不住鼻头一酸,那些呕吐物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

这天,安澜下午3点就坐上了回S市的大巴,那是她第一次这么早就离开G市。坐在回S市的巴士里,安澜看着窗外略掠过的熟悉的风景,憋了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她止不住地泪流满面。

这天,真真是及其难看的一天呵。她花了一个多小时化的妆,先在暴晒下花掉了,然后又因为呕吐脸色变得惨白难看,最后还在车上旁若无人地痛哭流涕。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车上又没有认识她的人,她再好看又给谁看呢。

大学毕业后,安澜离开生活了4年的G市,独身一人来到S市发展。她时常在这两座相距不过128公里、车程不过2小时的城市间穿梭往返,于她,S市是事业发展的沃土,而G市是家、是港湾、是累了可以歇息疗伤充电的地方。

所以“毕业”两个字,曾经对于安澜来说是无感知的。毕业时她会有一丝忧愁,但却没有过多的悲伤。她虽然离开了G市,独身一人来到了S市,但是她知道,在G市有一群人在那等着她,只要一条短信,一通电话,一段车程,她随时都能回去见到他们。毕业对他们而言,不过仅仅只是走出了校园,走入了社会而已。只要他们还在一起,一切就都没关系。

然而当安澜来到G市的目的从歇息疗伤充电,变成了一场场道别的赴宴时,她才真正体会到“毕业”所代表的含义。他们一如往常酣畅淋漓地相聚,只是末了,会笑容灿烂地合影留念,悄无声息地拥抱告别。G市里她挂念的人,从此又少了一个,她能随时随地见到的人,从此又少了一个。毕业的这大半年来,她已经数不清她到底送走了多少人,喝醉过多少场,痛哭过多少次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这场毕业的宴席,来得有些迟了,可它终究还是来了。

各奔东西这句话最后全都一一应验。他们终究是一个接一个地离开。

她作为朋友,再不舍,也做不到自私地说出:“不要走,留下来”这句话。她能做的是隐忍,是连在朋友圈都不敢宣泄情感的不为难,是大大咧咧的祝福,是宽容的拥抱。

这座承载了她最美好年华的城市,早已不复当初。

曾经有个师姐对安澜说,女孩子最美好的年华是在18岁到24岁期间。在这段时间里她们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出落得愈发地漂亮。24岁是颜值的巅峰。

师姐对她说这句话时,她刚过完大一,刚过完19岁的生日。

如果没记错的话,还剩一年零3个月,安澜就要24岁了。

不知不觉,已经毕业大半年了。关于过往校园的一切,她能想起来的渐渐越来越少,她开始变得不安、焦虑。

如果逝去的一切最后都会变成虚无,她始终心有不甘。她不甘心就这样看着时间流逝,不甘心任由记忆淡化模糊。不甘心24岁的到来,不甘心容颜的衰败,不甘心韶华易逝。

她想要在24岁来临前做些什么,抓住些什么。趁所有流逝的过往,所有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在随时间慢慢被消磨、淡化前,趁她还记得。趁那些陪伴着她走过那段年少时光的人们,在一个一个离开前,趁她还爱着。

安澜打开电脑,敲下了第一行文字:“文字永远过于苍白,现实永远比叙述的要繁杂精彩。但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也只能选择用文字尽可能地讲述我那逝去的疯狂明媚的年少时光,以此铭记我最美好的年华。”

就让文字替她牢牢记住吧。让文字替她再活一次,替她去爱,去感激,去铭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