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致时光深处的小美好

正文第20章 凭什么理所当然

[更新时间] 2019-03-11 18:10:04 [字数] 2742

国庆期间,安澜身上背着三份作业——求索工作室的活动策划书、网编部的个人学习计划、以及学院要求的大一新生大学规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在国庆第五天已经将其中的个人学习计划和新生大学规划写得差不多了,就差一个活动策划书没完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作业要求的活动策划书,并不是一个关于真实活动的策划书,只是求索工作室为了国庆后的策划书培训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而要求每个干事就一个假设的活动进行的策划书编写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安澜第一次写策划书。尽管廖元峰在布置这份作业时有附上策划书模板,但安澜在看完模板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更具体、更详细地把一个活动展开来策划。她从来没有真正地去参与过一个活动的全流程,所以她所能想象出来的活动策划方案是很有限的,也很粗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在苦苦思索大半天无果后,选择求助求索工作室长老级人物里跟她关系比较好的成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然师兄,策划书怎么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安澜就收到了成然的回复:“峰哥不是已经在群里发了模板了吗,你照着模板写就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我写出来跟模板差不多啊,我想不出来还能往上面加什么内容,要不师兄你帮帮我?”安澜在文字后面配了个楚楚可怜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成然毫不留情地一口拒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就帮帮我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不帮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要帮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瞬间语塞。成然确实没有帮她的理由,只是她被这么不留情地拒绝还是第一次,所以难免有些郁闷沮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然并不总是如他表面看起来的这么温润随和,他也有他刚硬冷漠的一面,只是这一面他很少示人,而安澜骄傲的理所当然使得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表明态度。安澜长时间的不回复让他再一次心软,他不可能帮她写策划书,帮她写就是害她,最后他发信息说:“我7号下午打算去校图书馆总馆写作业,要一起去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安澜立刻回道,她盘算着到时候见面后再对成然进行软磨硬泡,见她这么可怜成然应该不会当面拒绝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7号下午,安澜带着她的笔记本电脑不远千里地来到校图书馆总馆。说起来,这还是安澜第一次真正进到图书馆学习,她希望在这个静谧、神圣的地方,能够让她文思泉涌、灵光乍现、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写起策划书来可以来毫不费劲、信手拈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门,老天爷保佑。”安澜双手合十,闭眼开始虔诚地祷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然踱步到图书馆门前,看见安澜一个人站在门边双手合十,双眼紧闭,嘴里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于是他悄悄地走到安澜身旁仔细听了一会儿,在听清她祷告的内容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一跳,她猛地睁开双眼,本能地往远离声源的方向后退了一步。在看清楚发出笑声的人是成然后,安澜又羞又恼,话都说不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什么都没听到,走吧,进去吧。”成然收起了笑容,转身往图书馆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安澜跑到成然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我的老天爷,你一定要帮帮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口中的老天爷,是指我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安澜可怜兮兮地哀求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这是你的作业,不是你自己完成的就没有意义了。”成然依旧无动于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给我一些提示也行啊。”安澜不依不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觉模板依旧写得很详细了呀,你照着模板写就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软磨硬泡计划失败,安澜只好靠自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和成然进了图书馆后,随便找了两个面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各忙各的事情。在这期间,安澜接到了周淳打来的一个电话,她拿起手机快步走到阳台后,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喂,我是安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我是周淳,你现在在哪?”周淳的语气里有一丝焦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图书馆,发生什么事了吗?”安澜关心地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的,念娆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脚崴到了,现在正在学校大正门。我和盈盈两个人现在在宿舍,但我们两个都没有自行车,又背不动念娆,不知道能用什么方法把她带回来,所以打电话想问问你现在在哪,你那边有没有自行车,或者有没有什么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本来就没有买自行车,而成然今天碰巧是走路来的图书馆。如果让成然走回宿舍拿车,然后再骑车到学校大正门去接陈念娆,来回的距离太远,时间也要很久,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再者,成然也不一定会答应帮忙,他连帮她写策划书都不肯,更别说把受伤的陈念娆载回来。所以安澜答道:“没有,我这边没有自行车。最好的办法是看看在泰山区有没有认识的人有自行车或者能够借到自行车,然后你们两个人骑车去接她,或者找到不在泰山区但有自行车且愿意去把念娆接回来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那我和盈盈找找看。先不打扰你了,你去忙吧。”周淳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澜回到座位上,她看着正认真做作业的成然,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问出口:“成然师兄,念娆脚崴了走不动,她现在一个人坐在大正门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想办法帮帮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今天碰巧没有骑自行车过来,所以没办法立刻过去载她。你宿舍现在有人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周淳和盈盈在宿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先打电话问问我宿舍有没有人,有的话你让你舍友去我宿舍拿自行车钥匙,然后骑我的车去载念娆。如果我宿舍没人的话,你看看你舍友能不能跟认识的人借到自行车,如果借不到的话我就回宿舍取车,然后去大正门接念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你不直接回宿舍取车,然后骑车去大正门载念娆?”安澜试探性地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这是最耗时间的方案啊,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把念娆送去校医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安澜收到了周淳发来的一条信息:“我把念娆的事跟师兄说了,师兄刚好有空,他等会就骑车去把念娆接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安澜回完信息后,对成然说道:“周淳把念娆的事跟我们助班师兄说了,助班等会就骑车去接念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也是个不错的方案。”成然说完低头继续写作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你愿意帮念娆却不愿意帮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然闻言抬起了头,他眉头微皱地看着安澜说:“你真以为我帮你写策划书是在帮你吗?你知道峰哥在策划书培训前让干事们写策划书的用意是什么吗?你不试着自己去写策划书,从一开始就想着让别人帮你,等到你真正策划活动的时候,你怎么可能把活动策划好,怎么可能把人员调度清楚?所以我不可能帮你写策划书,我不想害了你。而念娆的事情跟这件事情性质完全不同,她受伤了我不可能见死不救,这才叫真正地帮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安澜羞愧地低下了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对不起,你应该跟自己说,我认识的安澜不应该是这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然说得对,安澜对不起她自己。她因为王子昊和叶昭奕的追求而开始有些得意忘形,她开始觉得师兄们对她好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成然是第一个直言不讳、毫不留情地反问她“我为什么要帮你”的男生,她到底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她对不起她自己,她努力想要变得更加优秀,却可耻地开始想着不劳而获,她不应该是这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对的,我确实对不起我自己。谢谢你给我兜头泼了盆冷水,我现在彻底清醒了。”安澜抬起头来,认真严肃地直视成然的双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兜头泼女生冷水这么没有绅士风度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成然回以安澜同样严肃的表情,但他嘴里说出的却是一句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肃正经的气氛瞬间被瓦解消散。这,也许就是成然的魅力所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