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不良公子,别追我

正文第5章 清漪惊寒之往事

[更新时间] 2019-04-29 17:54:02 [字数] 3184

在玲珑谷歇息一夜之后,魏清漪便重新上路,不敢有所耽误,她只希望自己能快些将虞暮宸交代她的事了结,好快些回家见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向来行事快捷,往北三里便是梨花江,梨花江由凌苍山顺流而下,自西向东汇入汪洋大海,江南江北的风俗习惯隔成一派,江北女子生性豪爽,江南女子婉约清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玲珑谷就在凌苍山山脚,魏清漪从玲珑谷出发,一路若是乘马前去倒是费了时候,倒不如乘船于顺梨花江而下,乘船往东顺流四日便可到达芜枫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来到梨花江边,乘了官船前往芜枫县,水路不比陆路那般颠簸,故而魏清漪倒是可以拿出她那把常年带在身边的琵琶弹奏一曲,她未嫁人前也是常年乘船于这梨花江上,良缘阁的话本里也曾写到“郦元教众游山水,梨花江上丝竹忙,断命琵琶若蒹葭,改忆公子似白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梨花江的水是这世间最清冽的水,江底红鲤清晰可见,偶尔从那一江翠绿中跃出,搅动周遭东流的江水,响动了江水,被人们看在眼里倒也成了世人眼中的好景致,周国十景中有一景便有“清见底,梨花江”一说,三十年前,女皇陛下立法,但凡周国人若敢在梨花江里扔一星半点腌臜之物,不论男女皆要充军,还派出了官船在江面巡逻,故而才有此此奇景出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然,梨花江两岸翠林青山,亦是美不胜收,魏清漪最爱的便是凉州岸边的那一片海棠树林,每每春日,她若有缘得见那海棠花沿岸盛开,散落于江面,再顺流而下的情景,她便会坐在船头弹上一曲《海棠鲛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曲《海棠鲛女》原是楚惊寒所作,十年前,楚惊寒在国子监读书,夫子带着一众弟子前来梨花江观景,在船坊之上教习礼乐。国子监乃是周国最高学府,无论寒门子弟或是王公贵子皆可依靠读书习武考入国子监,如虞暮宸这般丞相之子亦不例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如虞暮宸这般的贵公子自是皆要带上侍女才可动身,否则这帮贵公子怕是走到一半便要往回走的。虞暮宸因为身份特殊,丞相夫人离歌便派了武功高强的魏清漪跟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国子监的夫子们害怕这帮贵公子将家里的通房丫头带来不务正业,坏了风气,便将另外安排了船只供侍女们休憩,夜里不许她们出来,魏清漪自幼只知要守郦元教的规矩,至于其魏清漪自是一概不屑一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日夜里,正巧是十五月圆之日,江面上的船坊灯火通明,学子们与侍女们在夫子设宴的船只内上一个个端坐着动也不动,谁也不敢坏了规矩,大伙听着夫子讲着《论语》于己的妙处,一眼望去,所有人的脸上皆是同一个严肃的表情,像是木匠雕刻出来的木头人偶一般,尽管他们心中早已将夫子说的话反驳过无数次,尽管某些人的思绪已然飘远,但他们还是不敢多动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的存在仿佛是个例外!圆月映在江面,月影落在甲板上,魏清漪着了一件浅蓝色的素纱衣,怀抱的琵琶,就坐在甲板上,手里还拿着一只木质的葫芦酒壶对月自饮,她的坐姿极为随意,且因为天热的缘故未穿鞋袜玉足落露在外,脚腕处用红线拴着的铃铛,随着她转换坐姿而发出叮叮当当细碎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船坊靠岸停着,岸边长了许多的海棠树,正是海棠花落的季节,海棠话正一片片往江里落,因着夫子讲经的缘故,魏清漪不能擅自 弹琵琶,心中实在无聊,饮完那一壶清酒之后,便跪在船边捞落在江面上的捞江面上的花瓣,谁知船板离江面略远,魏清漪伸手一探,一个不慎,“噗通”一声便掉到了江里,在座众人皆大惊,原本船舱门窗皆大开,原本魏清漪所举所动皆可被众人看在眼里,夫子讲经的缘故,众人装作未看到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如此一落水,鸦雀无声的宴会,瞬间因为有了不听老和尚念经的由头,顷刻间便躁动了起来,若说这群国子监的学生不烦夫子的言语,那自然是骗人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知魏清漪可能不会游水的消息后,某些自称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浪荡公子,便毫不犹的纷纷纵身跃入河中,充分的证明了夫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夫子再如何长短,也不及姑娘们的颦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间君子不多,但伪君子却是一抓一大把,救魏清漪上岸的徐尚书的独子,徐知远,此人倒是个真君子,就是人心狠了些,不论男女,在他跟前皆不可逾越规矩,若是犯了他的大忌,他有的是法子光明正大的在大周刑律范围之内弄死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知远救人自然不是为了不想听夫子讲经,而是为了自己的好兄弟楚惊寒,楚惊寒是个闷葫芦,什么话皆不敢往外说,徐知远见方才楚惊寒目不转睛的盯着魏清漪,心中想来便猜了十之八九,果不其然当徐知远将魏清漪救上岸后,楚惊寒以迅雷不以掩耳之势跑到魏清漪跟前查看魏清漪的死活,好在魏清漪会水,并无大碍,只是猛然落水,受了惊吓,加之被徐知远救上岸后凉风袭来,湿漉漉的身子感到一丝清凉,此事被楚惊寒看在眼里,楚惊寒便将自己的外褂脱下来披在魏清漪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那以后,楚惊寒对魏清漪的眼光便别于旁人,但却从未对魏清漪多说一句话,看得是徐知远干瞪眼,皇帝不急太监急,直到习礼将要结束时,众人自然也是看在眼里的,但众人也知楚惊寒是出了名的老实人,本以为习礼结束后,两人的缘分便要就此作罢!可谁知素来闷不吭声的楚惊寒竟在习礼结束的前几日作了一曲《海棠鲛女》,并且拿出了自己的竹笛为夫子献礼,由此,楚惊寒便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向虞暮宸借来那琵琶不离手的小侍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虞暮宸自然也是知道楚惊寒的心意,未曾明说什么,只是待到习礼结束后请示了老教主,直接将魏清漪送到了良安侯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忆起往事种种,魏清漪坐在船头,再一次弹起那一曲《海棠鲛女》,月色依旧,海棠常落,一晃十年便过去了,她的生活似乎并无什么大变,可山雨暴洪来前皆是掉针响的静,这一回,魏清漪隐隐的感到了这平静的生活的便要折在这个虞暮宸手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这般想着,只听江岸面上传来一熟悉的声音,魏清漪惊喜的望去,真的是他,魏清漪朝那人喊道:“楚惊寒!你怎么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那人命划船的下人将船划在了魏清漪所在的官船跟前,魏清漪见自家的船只向她驶来,未等船停,便自己跳上了自家的船只,魏清漪上前便问:“儿子来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惊寒面的满心欢喜仿佛被直刷刷的浇了一盆冬日里冻了不久,但已经结了冰碴子的刺骨凉水,面上露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失望,魏清漪看出了章法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少主来信,说是你们小主子丢了,叫我去寻。所以未曾带儿子。”楚惊寒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惊寒清晰的看到魏清漪面上的欣喜瞬时间转为失落失望,其实,楚惊寒自己也不想带着儿子前来,平日里,魏清漪在良安侯府,甚少理会楚惊寒,楚惊寒知道,自己当年用自己的身份得了魏清漪,魏清漪虽说已是良安侯府的人了,但心中对当年之事还耿耿于怀,楚惊寒知道像魏清漪这般的江湖女子皆是向天的鸟儿,不论是谁,皆不愿被困在深宅大院里,何况就连寻常女子也有“一入侯门深似海”的说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惊寒自以为明白魏清漪向往自由的心思,所以他便用儿子拴着魏清漪,成亲十年了,儿子八岁了,每一个母亲都不愿抛弃自己的儿子,魏清漪自然也不例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只知楚惊寒是个窝囊废,只知楚惊寒事事皆听从父母,除此之外,还是个没有主心骨的男人,事事由她摆布,凡是由她做主,却不知为了娶到她,楚惊寒将自己世袭得来的西城兵权的兵符交与虞暮宸,并且听命于虞暮宸,本是同窗好友,楚惊寒却心甘情愿任凭虞暮宸随意差遣,还为了她参军三年,在死人堆里死里逃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魏清漪通通不知,魏清漪所知道的是,楚惊寒仗着自己贵公子的身份将她困在侯府,在她才生下儿子不久便娶了名门贵族的大家闺秀,在儿子一周岁时又吵闹着要去建功立业,前去参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自以为了解楚惊寒,她以为楚惊寒不过就是一个有些愚笨的贵族纨绔子弟,与良缘阁中所写的浪荡公子别无差别,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文韬武略马马虎虎,从不知柴米油盐贵从不知人情冷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漪!你这是要去哪儿?虞暮宸交代了什么事”楚惊寒关心的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怀抱琵琶上下打量虞暮宸一番,随后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少主交代的事莫要多问半句,想死还不容易?他们将我送给你,可没说要我事事向你交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什么?又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我告诉你,楚惊寒,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要么别说话,要么闭嘴!”魏清漪霸道的说道,容不得楚惊寒有半点反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惊寒听了,也是无奈,这么多年了,如今魏清漪还是这般无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