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山海向东倾 > 正文
第二章人鬼情未了
作者:东倾公子  |  字数:2199  |  更新时间:2018-11-26 16:04:15 全文阅读

别了老崔,我也不想回去闷头大睡,到处晃荡着打发时间。

  经过阎罗大殿,我这厢刚停在大门前,便听得里面乌泱泱吵得厉害。

  “三十三天城的请帖,老阎君您好歹给个答复啊?”

  “铜柱地狱最近鬼满为患,需要再开辟十里,不,二十里!”

  “阎君,您可得给我们做主啊,那东倾姑姑克扣我们半月俸禄,连个理由都不给,简直欺鬼太甚!”

  好嘛。

  听墙角听了个告歪状的。

  宝座之上,身材滚圆,脸盘更圆的老阎王身披黑袍,白眉紧皱,七尺案头堆满卷宗,压力山大啊。

  “那个……铜柱地狱开辟新地的计划,还需要详细规划,待崔判官回来再议,再议啊……”

  “三十三天城?不去,不去……”

  “东倾那丫头呢?你们把她带来……”

  咳咳。

  不请自来,是我一贯风格。

  “老阎……不,阎君,急召东倾前来,所为何事啊?”我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他,他,他,还有他们,都说你克扣俸禄,可有此事啊?”老阎王俯身,声如雷霆,震得大殿轰隆隆作响。

  这老家伙一贯嗓门大,这会儿被吵嚷得烦了,嗓门更是穿天遁地。

  我捂着耳朵,脑仁儿好一阵嗡嗡。

  旁边那几个告歪状的鬼差也震得七荤八素,更不敢看我,我虽说是个编外人员,但素来做事昧着良心,能将我告了的鬼,我必然得反咬一口。

  “你,光就居127227号鬼差,上月当值20日,迟到3日,早退5日,照着月俸的规章,我扣了你20铜子儿,可有错处?”

  “还有你,上月在烧蒸笼的火房,偷偷藏了四石炼火炭,是也不是?”

  “至于这位狱卒嘛……”

  我指着那狱卒,微眯着眼,正要说道一二,却听得他噗通一声跪下,结结巴巴赔笑道:“东倾姑奶奶,您可别说了,您扣得好,扣得妙,是我们自个儿的错,您掂量得一清二楚,绝无徇私!”

  嗯。

  孺鬼可教。

  我摸了摸怀里刚抿下的一包铜子儿,转头看向老阎王。

  “阎君,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了,你正往哪儿去啊?”

  这老阎王素来八卦,我若再与他闲聊上几句,只怕方才惹哭日游神的事情也能问出来,我想了想,娇俏一笑。

  “瞎溜达。”

  “咳咳,东倾,你说话便说话,别笑得这般造作。”

  “……”

  这胖老头,着实老精怪,一点也不慈眉善目。

  我扭头就走,也不管他身后诶诶啊啊得叫唤,我哪里不知,他这厢唤我过来,还不是看老崔不在,让我替他分担些工作。

  原来我也经常帮着他打下手,只是这老头欣赏水平不行,道不同不相为谋。

  从阎王殿出来,我正愁着该去哪儿散步,忽然听得猫叫。

  喵……

  我寻声望去,便见从石墩子后面钻出来橙白相间的毛团。

  十个橘猫九个胖。

  我养的这只小倩也不例外,滚圆滚圆的,翻墙头也比别的猫要艰难,往日我寻它,听得哪里的树杈子咔嚓断了,便知道要往哪处逮猫。

  “舍得回来了?没心肝的家伙!”

  喵喵!

  小倩冲着我叫唤两声,转头便跑。

  我倒没见过它这般模样,像被火烧了屁股,便跟着追过去。

  一路追追停停,跑过奈何桥,上了黄泉路,眼看橘猫在眼跟前消失踪影。

  这家伙满身虚肉,动作却过分灵活。

  脚下这路,名为黄泉,宛如人间幽径,两侧多是灌木老树,枝叶交错相叠,浓雾终年不退,阴气沉沉。

  六百年前,我也从这条路走过,只是前尘往事,早已如云烟消散,不提也罢。

  我转身,无意再寻猫,正准备离去,却又听得灌木深处传来声音。

  “喵……”

  这肥仔,勾着我呢。

  我心里掂量,老崔说近日黄泉混乱,这猫怎么说也是他送我的,若真出了事儿,我也不好交代。

  哎。

  如此叹息一声,我便提了裙摆,往灌木间钻去。

  好不容易顺着动静找到一棵树下,远远便瞧见一个身影斜倚树干坐着,姿态慵懒,小倩从那人臂弯下钻出来,眯着眼蹭来蹭去,万般讨好。

  “野花果然是比家花香啊……“

  我晲它一眼,像是看着不成器的孩儿。

  “咳咳。”

  我轻咳示意。

  那人不见动作,正眼也不带给我一个,只管低着头看猫。

  咳咳。

  我虽说是个编外员工,哪里受过这般冷落,又轻咳示意,并上前几步。

  如此反复,只等我走到那人跟前,才发现他倒不是不想给我一个正眼,只不过已经晕过去了。

  我蹲下神,捏着他下颌左右打量。

  怎的没死?还是个半死不死的活人。

  相貌倒生得不错,有几分像人间杂志里的当红模特,黑发浓眉,薄唇浅红,脸廓如刀削一般,精致俊朗。

  好模样的人,总能被另眼相待。

  我凑近盯着他,感受到虚弱的生者气息喷薄在脸上,正欲回味人间的滋味,却陡然对上一双浓墨般的黑瞳。

  嗬!

  我向后栽倒,被那人一手捞回,重重摔入他怀里。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俩相互探问,大眼瞪小眼,姿势暧昧,简直犹如一场人鬼情未了的经典开场。

  那人不说话,眸光锐利得打量我,我瞪得眼睛发酸,索性推开他站起身来,摆出几分老崔平日里的姿态,冷冷道:“你可知身在何处?”

  “地府。”那人垂眸回答。

  很好。

  “凡入此间者,唯有鬼魂,你生息尚在,如何能潜入这幽冥之地?到底有何目的? ”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隐约想起老崔告诉我,有个本事大的人派了能人异士闯地府寻宝贝,我便要留个心眼,若真捡到个漏网之鱼,回头提了去老崔那儿邀功,兴许欠他的两金便不用还了。

  那人仰头望我一眼,神情冷冷道:“我来找一个叫向东倾的女人。”

  很好。

  我再次略略点头,正要继续审问一二,突然灵光一闪。

  “你找向东倾?”

  巧了。

  前世记忆忘了十有八九,唯独还记得的便是我的名字——向东倾。

  “是。”

  那人微微眯眼,反问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

  本着防拐防盗防诈骗的原则,我摇头否认,却又问道:“你找她何事?”

  男子本还燃着一簇星光的双眼,忽的黯然,踉跄着爬起来便要往树林外走去。

  我急忙拦下他。

  “你这是要去哪儿?”

  “回阳间。”

  嗬。

  此间乃是幽冥地府,无论是人是鬼,哪能任由其来往自由。

  我的职业道德油然而生,张嘴便问:“你如何能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