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五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1:47 全文阅读

闵士离开没多久阮娘就醒了过来,她感觉有些虚弱乏力而且口干舌燥,掀开被子想起身喝口水。她刚支起身子就看见闵士和子枫推开门走了进来,子枫手里还端着一碗汤药,二人上前子枫问道:“醒过来感觉身体怎么样?”阮娘看到他们有些意外“你们怎么来了?”闵士回答:“我和子枫在附近,他的寻魂链提示我们周围有鬼魂,我们寻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你。”子枫把药递过去“喝了吧,你被寄生魂附身了,那东西食人魂魄吸人血肉,虽然附在你身上时间不长但以防万一喝了这汤药躺一天吧!”阮娘接过喝了下去,味道并不好她有些呛着了,闵士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多谢。”阮娘接过水道谢都没敢抬头多看闵士几眼,子枫不由笑出声“你们两之间怎么这么客气?阮娘,你的药可是我亲自熬的,也没见你和我说声谢谢。”阮娘无奈道了声“多谢。”子枫一副十分大方且满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不必,小意思。”阮娘问道:“是哪里来的寄生魂?”子枫回答:“寄生魂的上一个宿主我们去查看了,房间里都是盗墓用的工具,估计是两个土夫子,那寄生魂应该就是他们从墓里带出来的。”说完转头对闵士道:“我带这两寄生魂回地府安置,你在这照顾着阮娘吧!”这时阮娘带来的伙计进了房间“这是怎么了?阮娘你没事吧!”阮娘回:“没事,休息就好。”闵士说道:“既然伙计在我就和子枫一起回地府了。”子枫打断说道:“阮娘暂时不能回去,伙计定是要先回画皮坊将此事告知店里的管事,然后留在那多多照看,你就留下看护阮娘吧!”伙计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被子枫拉着要走出房间,阮娘出声喊道:“等一下。”子枫和伙计同时停住,阮娘对伙计说道:“新请的画皮师明天早上就到,我怕是赶不及了你回去安排一下吧。”伙计点头应道:“好,交给我。”刚说完便被子枫拉走。房间里就剩两人,阮娘此刻极度困乏顾不得现下有些怪异的气氛,打了个哈气,闵士看见后说道“你先睡会,我就在这照看你一天。”“好。”阮娘应下后便睡了过去。

子枫拉着走伙计动作有些粗鲁,伙计不满“你干嘛急匆匆地,老板娘还在交代事情呢。”子枫说道:“你是傻吗?没发现你家老板娘喜欢白无常?”伙计有些懵“什么?”子枫看着伙计一脸嫌弃地摇摇头“你真是白跟在阮娘身边这么久了。”“我也没见老板娘和白无常走得近啊!平时也没透露半分。”“因为你家老板娘是个胆小鬼。”

次日,闵士吩咐小二端了清粥小菜到房间,扶着阮娘起来。闵士从来没有照顾过人,说是留下来照顾其实也没能帮忙多少,做的事还不如店小二多,根本算不上照顾。闵士稍显生疏的照看却让阮娘心生欢喜,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阮娘立刻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如今这般就好,若是有了什么期望到最后怕是一发不可收拾。

太阳藏在了群山身后,晚霞在空中泼墨作画,风穿梭在树林间与鸟儿嬉戏。林子前的木屋,子枫和阮娘在一块喝酒,子枫道:“我这次带来的酒不错吧!老白就是不懂享受。”阮娘说道:“酒是不错,可是喝酒的人不怎么样。”子枫噘噘嘴“啧,也就在我面前耍耍嘴皮子,到了老白那温顺又拘谨。”阮娘给子枫倒了一杯酒“多喝酒,少调侃。”子枫可不打算结束这个话题“说真的,你画皮坊阮娘好歹也是风姿卓越。六界之内有多少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上老白这不开窍的?”阮娘灌了一杯酒“我哪里知道?我要是能控制就好了。”子枫也喝了一杯“问世间情为何物这句话,看到你我算是有那么一点点明白了,就是说不清也道不明才会发问。”阮娘对子枫说道:“下次大可不必如此帮我,我担心他察觉我的那些小心思以后怕是要躲着我。”“我知道,我不是看你实在喜欢才想着能不能帮一把。”阮娘举杯“多谢,这杯酒我敬你。”“拿我的酒敬我?”阮娘强行和他碰了杯“你下次想喝什么酒我给你送去便是。”子枫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别赖账。”……

冥缨带着琴打算去十八层地狱,从他开始用恶鬼怨气修炼,琴的威力就增加不少。到第十七层地狱他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那里,估计是刚死的,从来没在这见过他。那孩子虽然小但是个厉鬼,看着魂魄不全不能投胎。

小孩站在那似乎根本不知道接下里要干嘛,冥缨走近还可以看见他身上被炼狱之火灼伤的痕迹,估计是从十八层地狱上来的。那孩子发现冥缨往后退了几步,冥缨逼近才发现他魂体虚弱。怪不得没有阴差管他,估计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冥缨有了主意,趁那孩子魂飞魄散前用他的魂来祭琴,冥缨也这么做了。那孩子跑不快,抓住他并不费事。

那琴用魂祭过后琴音清亮,就简单的几个音,引得十七层地狱周围的恶鬼更高声的嘶吼。一个即将魂飞魄散的小厉鬼倒是有点用处,冥缨拿着琴继续往十八层地狱走去……

清明,阳间的人们纷纷烧着纸钱怀念逝去的亲人,阴财司一时忙地不可开交。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冥缨坐在忘川河边休息,想到自己带着笛子便拿出来吹奏。伊莣听见了他吹笛子的声音上前坐在一旁听着。一曲结束伊莣说到“我倒是不知道你笛子如今吹的这么好。”冥缨开心地说道“我琴也越弹越好了,练了几首新曲子,找个时间我弹给你听。”“好,看看你指法有没有长进,倒时要是错了可是要罚的。”“我记着呢,不会出错。”伊莣起身“你最近长个了,给你置办了新衣裳我们回去试试。”冥缨搭着伊莣的手站了起来“嗯,是什么颜色的料子?”“回去看了就知道了,若是不喜欢再说。”

回到住处伊莣拿出衣服冥缨接过“这布料花纹很衬我的抹额,很好看啊!”“就是依照你那条束仙带选的料子,你试试大小。”冥缨换上后稍稍有些大,伊莣伸手在他肩上轻轻一拍立刻就变得合身了。冥缨跑到铜镜前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伊莣站在他身后说道:“抹额配上这一身看起来是个温润如玉的侯门小公爷。”伊莣给他整了整衣服说道:“我去趟阳间收集眼泪煮孟婆汤,你在地府好好待着,可有什么想要我带回来的?”“青团子,清明都吃这个,我嘴馋。”“行,回来时给你带几个。”冥缨问道:“要多久?”“可能要一整天,我要多去几个地方。”“好的。”

伊莣收集完泪水正找着买青团的地方,打算回地府带给冥缨。突然,一群天兵拦住了她,为首的说道:“孟婆,劳烦你和我们去一趟天庭。”伊莣不解“为什么?”那天兵回答:“我们只负责带你去天庭,出了什么事我想到了天庭会有人告诉你。”

地府,林坤正翻看着生死簿查看最近亡魂的情况,冥缨穿着新衣服偷偷来到阎王殿,看林坤刚刚做完手里的工作冥缨便跑了过去。林坤抱起冥缨坐在椅子上“换新衣服了?”“我长个了,姐姐就给我置办了新衣裳。”“确实重了些,这衣裳和你带的抹额都是极淡的紫色,花纹也很配,一起做的?”冥缨摇头“抹额之前就有了,这件衣服是根据抹额的花色选的料子。”“你穿这一身像个贵公子。”冥缨扬起脑袋看着林坤“姐姐说我像是侯门小公爷”“确实像。”这时一个阴差小跑到殿前上报:“孟婆被天庭的人带走了。”冥缨有些急“什么时候的事?”林坤拍了拍冥缨的手臂示意他稍稍冷静些,对那阴差说到“可有说是为了什么?”阴差回禀“说是孟婆玩忽职守,发现有不止一个鬼魂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坏了轮回,乱了阳间秩序。”林坤挥了挥手“你先下去”“是。”阴差刚退下冥缨就说道:“这不可能,姐姐一向规矩办事从无差错,投胎之前阴差也会检查是否私自吐了孟婆汤,怎会有好几个鬼魂带着记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感到冥缨确实有些着急李坤安慰道:“莫急,我亲自去趟天庭,定想办法把她带回来。你好好待着,去找黑白无常也行,但别出地府,这时候可不能让天庭的再发现你。”冥缨乖乖点头“知道了,我真的什么都不做吗?”李坤摸了摸冥缨的脑袋“我会解决的,放心,你要不要找个人陪着?一个人待着我更担心你。”“好,我去找牛头马面或者黑白无常他们。”

离开阎王殿冥缨往住处走去,路上遇到了一个阴差,冥缨拉住她“你知道黑白无常在哪吗?”那阴差回道:“刚刚看见他们往奈何桥头走去了。”“知道了,谢谢。”冥缨往奈何桥头赶去,在住处看到了白无常。看见他后冥缨立刻上前“哥哥,你知道姐姐的事了吗?”闵士道:“刚回地府就听说她被带走了,子枫去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在这等你,免的你无人照看慌了神。”“天庭的人说姐姐玩忽职守,有不止一个鬼魂带着记忆投了胎,还乱了轮回秩序。”“伊莣做孟婆这么多年不可能犯这种错误,定是其他地方出了差错。”冥缨一路跑过来呼吸还有些急促“姐姐不会受罚吧?”闵士宽慰道:“放心,还没审就不会罚,我们先进屋再说。”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有些没动力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