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十七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661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33:34 全文阅读

闵士来到天庭关押那几人的地方,天庭的人在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画上了符,以防这几个人被人蛊惑控制而认罪,可这样一来也没法通过意念控制让他们说实话了。闵士对老奶奶说道:“你把手伸过来。”老奶奶伸了手闵士探了一下她的记忆没有奇怪的地方,死后来到地府就莫名投胎了,另外两个人的记忆也一样。可是太统一了,每次都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阴差带着他们迈着相同的步子然后投了胎,记忆肯定被篡改过,闵士问道:“你们真的不打算说明白为什么你们会带着记忆投胎吗?”那个青年说道:“就是没喝孟婆汤。”几人坚持带着记忆是伊莣没给孟婆汤所致半点不肯松口,闵士也只得放弃。

闵士回到地府子枫见他问道:“看到那几个人了吗?是个什么情况?”“身上被画了符,没法蛊惑他们说真话。保留前世记忆的法子几个凡人无意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应是那个懂法术之人教的法子。”“既然不能从那几个人身上入手了,查查她们接触过什么人吧!不用查凡人,查一下他们在和那些妖魔鬼怪打交道。”“这可不好查,我们只有五天时间。”子枫坐在旁边也是无奈“有什么快些的办法?还有,我当阴差这么久头一次知道还有可以让孟婆汤失效的东西。”闵士说道:“要是能查到那东西估计也就能解决这件事了。”子枫道:“可是天兵并没又在他们身上搜到什么。”“要么就是他们藏的地方太好要不就是他们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方法。”“无论是什么我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时辰差不多了,今天还有要收的鬼魂。明天我去趟那些人住的地方,试试能不能发现什么。”子枫起身说道:“走吧,先去收魂。”

黑白无常勾了魂带到伊莣那里喝了孟婆汤便由阴兵压着上了奈何桥,这时闵士问道:“可有什么法子能验证那些魂魄是喝了你的孟婆汤的?”伊莣摇头“除了生死簿记录没有其他。”子枫靠着闵士说道:“你说到底有什么办法证明那些人确实喝了孟婆汤?”伊莣说道:“证明他们确实喝了孟婆汤有点难我这暂时也没什么可以证明的法子,找出他们让孟婆汤失效的方法可能机会还大一些。”闵士开口道:“我去见过那几个人了,一口咬定是你的过错也是不会松口了。”子枫说道:“他们自然是不会松口的,这次如果认定是丫头的过错他们几个可以重新投胎,然后再次用我们都不知道的方法保留记忆,躲过这一阵就好了。可如果认了是自己的使的法子和丫头无关那天庭必然会让他说出方法,到时候重新投胎他们可就不能再聚一块了。”闵士疑惑道:“那些人在此时在阳间算是死了吗?”子枫回答:“是,说是天庭发现后直接找的判官改的生死簿,几人在阳间是突发身亡。”说到这子枫想了想道:“我明天去看一下他们在阳间这一世的家人,希望有所收获。”伊莣望着不远的天兵叹了口气“天兵看得紧,我是半点法子都没有了。”子枫说道:“还有我们呢,阎王也在查放心吧!”

傍晚的小渔村,子枫找到了那几人中小女孩这一世的家人。女孩地父亲在修理打鱼用的船只,子枫变了一身寻常的装束上前“打扰了,我可以问一下这里的什么时候出海吗?”男人修着船刚抬起头对上了子枫的眼睛“今天太晚了危险,明天大概……”还没说完整个人呆住,手里的东西洒落,子枫控制住了对方,他问道:“你还记得你死去不久的女儿吗?”男人回答“记得,新坟。”“你女儿生前可有奇怪的举动?”对方缓缓点了点头“有,但不只死前,四岁后一直很奇怪。行为举止不像一个小姑娘,经常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在此之前有没有遇见过奇怪的人?”“差点走丢过一次,被一个小伙子送回来后就这样了。”“好,你记住了,你只是在修船而已。”说完打了一个响指那人便恢复了正常“哎,东西怎么掉了。”子枫帮忙捡起“刚刚您没拿稳。”对方接过“谢谢啊,最近家里发生了些事,弄得我总是魂不附体的。你是问出海时间吧,今天你是赶不上了,明天去前面大些的码头问问有没有出海的船吧!”“好,多谢。”

地府伊莣刚送走一个鬼魂,天兵在边上看着。这几天也是被盯烦了,伊莣把装孟婆汤的碗塞到天兵手里语气不善“洗碗去。”天兵疑惑“施个法术就好了,为什么要洗?”“那你施法术啊!”说完伊莣就扬长而去。

回到房间就看见子枫坐在房里伊莣坐到他旁边“闵士呢?你们不在一块?”“你说的好像我两整天黏在一块似的。”“难道不是吗?你两可是从当阴差开始就一直在一块,几乎形影不离的。”“我说,你还被天兵盯着呢,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伊莣悠闲地说道:“我记得当时可是你说的怕什么。”子枫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算我没说。我今天去找了小女孩的父亲,你的孟婆汤是生效的小女孩之前没有任何异常,是他们三个人中的青年找她后才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事。”伊莣问道:“那三个人中是谁最先想起来的?”“据说是那个青年先想起来然后找的老奶奶和姑娘。”伊莣想了想问道:“前世也是这样吗?那个青年先找到的她们?”“前世?这具体天庭都没有询问过。”伊莣想了想“如果两世都是他的话那么恢复前世记忆的法子他一定知道。”“老白昨天说会去打探一下他生前接触的人,阎王也在调查,希望他们能有什么发现吧!”伊莣问道:“阎王一直亲自在查?”“是啊,挺上心的,也是他第一时间想起把冥缨送到了魔界。”“我一直以为他是派人去查的。”“我也以为他会派人查看,没想到那天从天庭回来后一直是亲自查的。”“从天庭回来之后我还没见过他。”子枫回忆了一下说道:“上次从天庭回来交带了些事情后就好像没回来了。”闵士进来“我回来就没看见子枫想着估计在你这儿了。”子枫问道:“可有什么发现?”“有,那个青年可能是个骗子。”伊莣有些疑惑“骗子?他说谎了?”“对,我去他身前的住处,那儿的人都说他的妹妹和母亲刚死不到半年。”子枫听后说道:“刚死半年?一块死的?”闵士点点头“对,他们家被强盗洗劫只有他活了下来。”子枫撑着脑袋“如此天上的那两位不是他的妹妹和母亲了,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怎么让天庭的人信服我们的话了。”伊莣说道:“要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那两人有了本不是她们的记忆。”

魔界,华瑟把两个晕倒的小神仙带到冥缨面前“就是这两个,当时发现那几个人有些奇怪后就禀报了天庭,然后天庭就找了孟婆。”冥缨走上前想看看那两个人,刚迈开步子华瑟就抓住他的后衣领“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冥缨撇撇嘴“知道了,突然有点后悔。”华瑟松手“这两人我都带过来了,后悔也没用。”冥缨上前看着晕在地上的两个人,华瑟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冥缨道:“这两人怎么说也是神仙,不能消失太久,这几天用他们来试试我的琴和琴谱到底厉不厉害。”

闵士找到了当初意外救了那个青年的巫师,对方见闵士是地府的人就想关门将其拒之门外,这时林坤出现抵住了门看着对方“你之前是不是救过一个青年?”巫师看林坤不像是普通阴差只好放他们进来“意外救到一个人罢了,伤好了就走了。”两人进了屋子,林坤又问道:“那人是个不会法术的普通人吗?”“是,但在我这养伤的仅半年里看我的书学了些东西。”闵士问道:“能具体和我们说说吗?”巫师找了凳子坐下“当时他们一家被强盗洗劫我恰好看见奄奄一息的他,还有一口气我就把他带了回来。之后他就在我这养伤,安安静静很少说话。可能是因为失去至亲打击太大吧,整个人甚至有些木讷。身体好些的时候为了感谢我他会帮我做些事,闲下来会翻看我的书,我也不知道我书里那些东西他学会多少。再后来伤彻底好了,他就走了。”林坤问道:“你这些书里可有记录篡改他人记忆的法子?”巫师拿出一本书递给林坤“这是他常看的,倒是有这样的法子记录。”林坤和闵士翻了一下这本书,林坤问道:“这书我能否借几天?”“随你。”“多谢。”

闵士回到地府时子枫刚送走一个鬼魂,看见闵士回来上前问道:“如何?顺利吗?”“顺利,本以为会被拒之门外但好在阎王来了,我们知道那人是如何篡改记忆的了。”子枫疑惑“阎王去了?”闵士确认道:“嗯。”“这事阎王可真上心。”闵士道:“这不是小事,自然要好好查。”“也是,不管这个了,既然知道根本和孟婆汤无关应该就好办了。”

冥缨在弹着琴,诡异的琴音让人不寒而栗,总感觉下一秒就是乌云压城哀鸿遍野。被华瑟带回来的两位神仙此刻倒在冥缨前方,他们在琴声中缓缓站了起来,睁开眼后两人界面怒狰狞,凶神恶煞,那模样哪里是得道的神仙分明就是罗刹恶鬼。片刻之后他们开始互相残杀,不是用仙法,也不是打架,而是像野兽一样的厮杀。冥缨及时停住了琴,那两人重新倒在了地上。冥缨看着琴谱轻声道:“原来这首曲子能让人自相残杀。”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个悠悠转醒,冥缨发现后说道:“醒了?没关系,不妨碍我试试另外一首曲子的用处。”说完手指抚上琴弦,这次的曲子舒缓动听,那个醒来的人低头站在了冥缨面前没有任何的动作。冥缨望着他想不通这首曲子的作用,倒在地上的另一个也醒了,睁眼没多久听到琴音后也站在前方一动不动。冥缨思索片刻后对他们发号施令道:“往后退。”那两个便乖乖往后退了“停。”冥缨话音刚落他们就停了下来。冥缨停止抚琴轻笑道:“原来这首曲子的效果是操控。”琴音消散的那一刻两位神仙恢复神智,其中一个迷糊地打量着周围“魔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另一个没撑住倒在了地上,冥缨没有理会他们,继续摸索其他曲子的用处。半天下来,那本曲谱上的曲子几乎都试了一遍。

黑暗系美少女
作者的话

想多更新,心有余而力不足!毕业太忙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