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军溺宠:逃嫁公主太顽皮

正文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更新时间] 2018-12-20 09:42:09 [字数] 3692

月珩坐在桌子上啃一块烤地瓜,看着张子灵一边吃一边哼着小曲,还四下里忙活个不停,便觉着有些眼晕,“你怎么一会也歇不下来,哪儿那么多活可干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咽下嘴里的地瓜,刚想说话听到外面有动静,冲月珩吐舌头,“大哥回来了。我给你们拿好吃的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进来就看到月珩正笑眯眯的啃一块烤地瓜,笑道,“身子好些了么?看着气色倒是不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点头,递了个烤地瓜给他,“快来尝尝子灵那丫头的手艺,正经好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没有接她手里的地瓜,微微皱了皱眉,抓过月珩的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愣了一下,觉得似乎不太对,便想把手抽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乱动,你这儿怎么弄得,起了水泡了,可仔细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月珩这才想起来是一直觉得有些疼来着,许是锄草那会磨到了,没有半盏茶的时辰不至于吧,月珩觉得这种事说出来显得自己怪没用的,干笑两声糊弄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吃的来啦!”张子灵端着个小筐子蹦蹦跳跳的就蹿了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闻到一股甜香味,甜到了人心坎里,看着筐子里外皮有些发黑,里面金灿灿的玉米,还冒着热气,“是烤玉米么?好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没有回话有些讶异的看着月珩被张子全抓住的手,了然的放下筐子,笑嘻嘻的跑了出去,声音也越来越远,“你们接着吃,我再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愣了一下,把手抽回来,想叫那丫头却发现她已然跑没影了,有点尴尬的去拿烤玉米,不小心被烫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原是要去青云寺的吧,快些吃,今天天气不错,正好吃饱了去逛逛。”张子全倒是挺自然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呃……那个……”月珩突然想起来自己是说想去青云寺拜佛的来着,那么就去拜拜吧,自己最近着实有些流年不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几天有庙会,热闹的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庙会?月珩略微一琢磨觉得应该去一趟,自己也没什么换洗的衣物,是该添置上一两件,而且庙会长什么样也得见识见识,再则,她也想找个机会去看看那村头的刘老虎家是个什么光景,那女人为什么给自己那样一张纸条呢?看字迹似乎,之前扔到她屋子里的那个纸条,也是她写的……她究竟想做什么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着烤玉米焦甜的香气,月珩索性先不想那些,赶紧填饱肚子,理了理衣服刚出门,就看到张子全已经在院中等待了,赶忙跑出去,顺便拽住一头从灶房钻出来又要往外跑的张子灵,“子灵,去庙会逛逛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灵看了看月珩身后的张子全,又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右手,歪着头想了想,吐吐舌头,“我就不去啦,你们好好玩。”说着把月珩抓着自己的手塞到张子全手里,抱着个地瓜,一边回头摆手一边跑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有些尴尬的把手拿回来,“呵呵……那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很自然的指了指前面,“这条路走到头,转个弯就能看到青云寺了,走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看了看村子,想着那纸条的事,便指了指边上的一条穿过村子的小路,“这条路能过去么?我还没见过你们村子里其他人家呢,咱们从这儿走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好像全不在意的点点头,带着月珩从村子里穿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如张子灵所说的,一路往前走,人家也略微密集了些,靠近水源的地方,看着地里的玉米杆也格外粗壮些,但玉米却是稀疏,个头也是小小的,不像张子灵拿来的那些这么大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冷清哦,怎么村子里都见不到几个人,说起来你们村子里的男人,除了你,我也只见过昨儿来找你的那个。”月珩揪着地里随处长着的野花,看到有些紫色的小果子甚是喜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小心的试了几个都酸涩无比,也只好放弃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最近有庙会的关系,有些挑着东西去卖了换钱,有些大概去凑热闹了吧。”张子全看着月珩对路边的果子有兴趣,给她摘了几个红色的果子,“尝尝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看着这小巧的红果子,小手指的指肚那么大,水滴形状,咬一口似乎有籽,甜丝丝的,有些微微的苦,“这是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枸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就是枸杞呀?”月珩看着这些一人高的小树,上面挂着一串串的红果子,看着到处都有,似乎不像人专门种的,“这儿长了这么多枸杞?怎么不摘了吃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笑了笑,“我们这儿不吃这个,你若是爱吃回头让子灵给你摘些,你可知道枸杞有个别名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想了想,夫子不曾说过这个,也不曾在书册上读过,便摇了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似乎只是随口问问,也没有接着说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有些好奇,但人家不想说,她也不好意思再问,便四处乱看,这样的景色其实也挺美的,只是不像村庄,怎么说呢,少了些人气,显得有些过于安静了,忽然感觉眼睛被什么闪了一下,循着看过去,看到不远处的一间石屋,隐隐约约似乎还听到些奇怪的声音,“子全,那边那个屋子是干嘛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对月珩这个称呼似乎十分受用,笑了笑道,“应该是阮二家的柴房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觉得这里孤零零一个柴房看着有些奇怪,“我刚刚好像看到里面有什么闪了一下……咱们去看看。”话没说话人已经冲着那石屋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愣了一下,也跟在后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踮着脚,透过一扇极小的窗户往里面看,“好黑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又有一道光闪了一下,这次月珩看的十分真切,像是金属的反光,而且模模糊糊的似乎还有个影子,有些像人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里面——不会有鬼吧?”月珩有些起鸡皮疙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也凑过来看了看,“大白天的,哪里会有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觉得这话不错,再仔细看又什么也看不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俩干嘛呢!”一个大嗓门嚷嚷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拽了一把身边的张子全,把他拽到自己身后,话说月珩这习惯也不知是好是坏,在宫里做公主的时候虽然也常常惹事,但是因为自己好歹是皇上唯一的女儿,而且她生母贵为皇后,即便是犯了错等闲也是没什么大碍的,想罚她的人见了她都只能行礼称一声长公主,能罚她的人又都舍不得罚的重了,所以被抓包顶罪什么的,也是做惯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她这么一拽,张子全倒是愣了一下,看了看挡在他面前的月珩,他很清楚的感觉到刚刚月珩抓着他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有些无奈,她明明自己也是怕的,又何必强撑着。张子全反握住月珩的手,试图安慰她不必紧张,抬头看到来的人是阮二,开口道,“阿珩似乎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二哥给打开看看吧,也好叫她放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这会也有些傻眼,刚刚听那嗓门,还以为是个彪形大汉,结果回过头这么一看,竟然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小个子,可见不能以貌取人这话是不错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阮二显然有些不耐烦,“子全,女人可不能这么惯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笑笑,“二哥也看见了,阿珩就是好奇心重了些,你这会不让她看,指不定什么时候她还要偷偷跑来,到时候还要给二哥添麻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阮二看着张子全沉默了好一会,挑起一边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好,你行,等着,我去拿钥匙。”阮二的家就在旁边的院子,他很快便取了一把铜钥匙出来,三两下打开了柴房的门,冷哼一声看着月珩,“看吧,还能看出什么花儿来不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虽然这会才刚过了晌午,但这屋子门是冲东开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暗,空气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熏得人头疼,月珩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这屋子并不大,四周确实乱七八糟的都是些杂物,似乎有些什么工具一类的,上面有铁,刚刚的反光莫不是这些东西发出的,那人影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身后的光线一暗,随着门吱呀的响声,月珩的心也猛的抽紧了一下,她吞了口口水,光线一暗屋子里什么也看不见了,月珩小心的回头,看到门掩了一半,张子全正帮她把门敞开,看到月珩回头,笑了笑道,“当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怎么,月珩听着这两个字觉得有些意味深长,看这屋子也不像能藏人的样子,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便退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够了?”阮二眼神不善的瞥了眼张子全,略带了些警告的意味,随手锁上了门,冷哼一声回家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这会有些心绪不宁,刚刚身后门响的那一刻,天知道她的心究竟跳的有多快,她倒是并不太怕黑,之前也没想到万一自己被关在这里该怎么办,只是那一刻,那种感觉,让她突然想起来小时候,似乎也有过这种感觉,被封闭、无助、逐渐绝望的感觉。她不知道这种经历在别人的人生里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不过对她这个从一出生就享受着倾国之力营造的荣华富贵的天之骄女来说,绝对应当算的上绝无仅有的记忆深刻,可是再细想脑袋却有些疼,怎么也记不起那是什么时候,是在哪儿,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那么黑,那么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无意识的拽住张子全的袖子,喃喃道,“九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感觉到月珩握着他的手冷得厉害还在颤抖,看到月珩的脸色也苍白的厉害,眼圈红红的,伸手摸了摸她额头,“又发烧了?是不是有些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有些茫然的抬头,思绪还在那片黑暗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吓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摇摇头,醒过神来却觉得脑袋有些疼,自己刚刚应该是晃神了,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再回过头想却又想不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子全微微皱了皱眉,“是我不好,应当陪你进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月珩有些不解的看着张子全,突然发现自己把人家的手攥的死紧,尴尬的收回手,“那个呀,我只是有些奇怪,你家都不锁门的,他家的柴房能有什么宝贝还用铜锁锁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有用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珩正往前走着,没看到张子全说这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也没注意他是什么语气,不多远便到了村头,月珩还记着那个奇怪的女人,还有那个未曾谋面的刘老虎,想着来个偶遇什么的搭搭话,却见人家家里锁着门,来的不是时候,也只好作罢,跟着张子全接着向青云寺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远了的时候,隐约听到有婴儿的哭声,月珩回头看看,最近的一户人家就是刘老虎家了,可是谁会把婴儿独自锁在家中呢,自己是幻听了么,难道是这两天休息不好么,怎么总是疑神疑鬼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