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惊风华 > 正文
那般喜欢
作者:胭脂叶落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19-07-30 16:57:16 全文阅读

“大巫,东西都准备好了。”南宫离迈步走进祭司院,娇俏的脸绷的紧紧的,倒显出几分肃穆来。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祭司院最中心的一座房屋的门关着,里面传来女人漫不经心的声音。

南宫离脸色有些难看。她是崤月最受宠的公主,神殿尊贵的祭司。可这个不知身份的女人一来,原大巫便传位于她,成为了全崤月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大巫,您不确认一下吗?”南宫离忍着气,恭恭敬敬的问道。

这个女人来了以后就一直待在屋子里,整天不务正业。说是要对付玳澧,也只是口头吩咐了一番后再也没有管过。也不知道上一任大巫怎么想的,把位置传给了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吱呀”一声,屋门从里面被推开,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一个木偶人。“祭司,这么点小事你难道还要我亲力亲为吗?”她的身后阴影处,南宫昇静静地立着,仿佛和女人手中的木偶一样,不会动,无生命。

南宫离向阴影那端看去,男子半边面容被阴影覆盖看不清,但余下的半边轮廓却眼熟的令人心惊。

“祭司,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女人不高兴的看着南宫离飘移的眼神。

南宫离心里一惊,赶紧收回视线:“没有了。”

女人摆摆手,示意让她退下。

南宫离抿唇,正准备离去时,一男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表情焦虑。

“大人,出事了!”男子扑通跪下,满面冷汗。

女人皱眉:“什么事,说!”

“昨日本应是第二十四个祭品献祭的日子,但是···丰城动手的人被发现了,现在被扣押在大牢里。”男子哆哆嗦嗦的把事情始末讲了出来。

“废物!”女子愤怒的站起,柳眉倒竖,呵斥道:“杀个人都做不到,要你们何用!”

男子匍匐在地:“本来之前已经部署好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丰城所有的客栈开始招揽顾客,半强迫的把全城的人都收到客栈内部去了。我们的人出去探听消息,结果全部被抓。后来调查到,是潍霙的楚沐在其中插了一脚,坏了事。”男子越说到后面声音越低,已经不敢抬起头来了。

这位大人虽说成为大巫没多长时间,但能以素民之身获得上一任大巫的信任并顺利继承大巫之位,其手段之狠辣阴毒喜怒无常定不下于上任大巫。

“楚沐?”女子深吸一口气,沉着脸色问道:“罢了,墨枫晚呢?不是让你们把她带过来的吗?”

男子身子狠狠颤了一下:“墨··墨枫晚···逃了······”

“逃了?”女子甩袖,怒气不加掩饰的爆发开来,桌上的瓷杯直直的砸向那男子,刹那间便是头破血流:“废物!都是废物!连一个没有武功的女人都抓不到!”

男子疼的一抖,也不敢去按住伤口,血顺着脸往下流,好些滑到眼里,端的是触目惊心。他颤着声音答道:“那个宅子里设了机关和暗道,我们的人破解它花了些时间。好不容易追上了,结果那个女人失足掉下了瀑布,这才······”

“掉下了瀑布?你们不会去找吗?”女子语气已经有了不耐。

“找过了,可是瀑布下面连的是条暗河,四面八方支流不下百条,实在是找不到了。”男子慌乱的解释道。

女子狠狠闭了闭眼,稍微平复了下情绪,呵斥道:“都滚下去!”

男子忙磕了一个头,连滚带爬的离开。

南宫离隔岸观火看着热闹,见女子发怒,难得好心情的朝屋子的方向盈盈一拜:“那大巫,我也退下了。”说完便轻快的离开了。

女子等所有人都退下后,“砰”的一声砸上了房门,重重的在椅子上坐下。

她看着面前梳妆镜中面容阴冷的中年妇女的模样,抬手在耳边一揭,一层薄薄的面具便被撕了下来,露出一张眉目冷艳的脸——正是墨文雅。

“南宫。”她朝一旁的阴影处勾勾手轻唤:“你帮我做件事好不好?”

南宫昇从阴影中走出来,神情僵木。

“帮我做件事,我就把你的剑给你抢过来。”墨文雅抚了抚南宫昇苍白的俊颜,笑了起来。

玳澧

“小疏彤,好消息!”华央匆匆忙忙的走进御书房,多日来终于放下了心。俊朗的眉目舒展开,颇有得色。

“丰城的献祭被成功阻止了,其他地方包括皇城作案的人也都已经被抓住。”华央把一沓奏折交给墨疏彤:“话说这楚沐楚家主是真的深藏不露,没想到他真的能集合全城的百姓,并且成功找到凶手,我以前还真是低估了他。”

墨疏彤也终于舒展了眉目,放松的窝在宽大的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这就好。”

“幕后的人肯定要气死了,快要成功了的时候,被我们给一锅端了!”华央嘿嘿的笑着,似乎在脑补幕后之人气急败坏的模样。

“别得意了,那些受害的百姓都是没什么亲朋好友的人,记得吩咐下去,把他们好好安葬。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被连累的枉送了性命。”墨疏彤淡淡说道。

华央闻言收起了笑,答应了下来。

墨疏彤抬手翻了翻奏折,又随口问道:“三师兄呢?回来了吗?”

华央犹豫了一下:“还没有,说是正好办点事。”

墨疏彤抬眸,想了想:“也罢,有三师兄在丰城,皇姐总归不会出什么事。”

“对了,小疏彤,还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华央看着墨疏彤有些欲言又止。

墨疏彤见他纠结的样子觉得好笑:“你若有话直说便是,以我二人的关系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

华央点点头:“也是。”他眸中游移之色顿减:“楚沐似乎对神鸟的秘密知情。”

墨疏彤眨眨眼:“神鸟?”

“就是琳琅!”华央无可奈何道:“你忘了神鸟血脉的事情的吗?”

“哦哦。”墨疏彤恍然。片刻,她有些不解:“楚沐怎么会知道这种秘辛?”

华央摇头:“我也不清楚。只是上次交易中他向我讨要报酬时提过一句,我怕多说易错,就没详问。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对神鸟血脉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但是肯定知道这血脉与你有关。”

墨疏彤沉思。这血脉是玳澧的开国皇帝传下来的,这么多年来也没见着有什么特殊,若是打上这血脉的主意,想来是听说了那个传言。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墨疏彤抿唇:“许是那楚沐情报网太强,连这种不知真假的秘辛也打听的到吧,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行,反正我也就是提醒一句,你心里有数就行。”华央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忙。”

“嗯。”墨疏彤笑了笑,继续批阅起奏折。

潍霙 沐月轩

“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庚面色不愉的抱臂倚在门框,看着屋里自斟自酌笑得风流的楚沐,很想就这么转身离开。

前几日他刚把查探到的消息上报给主子,结果主子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打包送到了沐月轩,留下一句“这些日子你且跟着楚沐保护他,这是任务”就走了。他正心烦意乱,楚沐还不停地说些调笑的话,要不是因为主子说这是任务,他肯定要先暴打楚沐一番。

楚沐轻佻的目光在庚身上流转而过,低低的笑着:“小庚庚,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庚皱眉,修长的手指抚在“白驹”的刀柄上,然后想起了什么,深吸了口气,把手放下。

“楚公子,我相信主子让我留在这里并非真的是让我保护你,此举大概也是应你的要求吧。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压住火气,冷冷的看着楚沐。

楚沐歪了歪脑袋,似是沉思。片刻,他眼里染上一抹缱绻的笑意,曼声道:“若本公子说是因为察觉到你可能有危险,所以特地向你的主子把你求来好保护你呢?”

庚想了想,心里火气稍减,却一眼瞥到了楚沐唇角得意的弧度,眸光冷了下来:“多谢楚公子抬爱,只是庚觉得自己自保之力还是有的,何必让公子处心积虑的把我放在身边,只怕不是保护,只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吧。”他澄澈的声音如凝冰雪:“我看公子这里也没什么危险,我也没什么危险。既然如此,任务想来便算完成了,庚先行离去。”

“站住。”楚沐紧抿着唇,素来朦胧氤氲的桃花眼明澈深邃。

他从座上起身,漫不经心的抚平了衣上的褶皱,声音冷而沉:“你说的对,就是为了本公子的一己私欲。”他眸光沉凉的看着已经转过身的庚,语气越发冷硬:“可本公子为此花了那么大代价,所以,没有本公子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

“这是本公子与君夜潭的交易,懂了吗?”楚沐冷冷笑道。

庚倏然回头,明眸中厌恶不加掩饰。他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开,转身进到另一间客房。

楚沐却在他离开后无力的倒在软塌上,抬手盖住自己的脸,开始低低的笑着,笑声悲凉讽刺。他紧紧捂着自己的眼,笑着笑着,有一丝晶莹从指缝溢出,转瞬而干。

怎么他难得说句实话,都没人信了呢······

现在可好,只怕庚是越发厌恶自己了。自己原是···那样的,喜欢着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