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突接失踪案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19-03-06 00:08:04 全文阅读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头子诚不欺我也!”

对着老头子的遗像和骨灰盒点了三柱香,又鞠了三个躬,胡一轻抚着老头子的相框,满脸笑意。

“你的宝贝字画留下了,我的工作也落实了,一定是你在保佑我,对不对?”

胡一双手撑着腮帮子,对着老头子的照片撒着娇。

“以后就我一个人了,我会努力活下去的。”胡一笑着说道,可眼眶却开始泛红了。

回头看了看这间八十平的两居室,胡一突然觉得,原本狭小的房间竟有些空旷了。

吸了吸鼻子,胡一就去洗漱了,准备早点睡觉,明天好按时报道。

“秦老板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却经营着这么大的一间画廊,是个富二代吗?”

在浴室里,胡一一边搓澡,一边自语道。

“长得挺帅的,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有没有男朋友?嘻嘻。”

一幅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了胡一的脑海里,害得她一阵脸红。

收拾完后,胡一调好了闹钟,很快就睡去了。

半夜两点的时候,胡一的短信突然响了,不过,她已经熟睡,完全没有被短促的提示声吵醒。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抱着夜壶上茅房...”

八点钟,胡一的闹钟准时唱响。

“咦...短信?”胡一拿起手机,摁停闹钟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要离开数日,画廊的门禁密码是1766723,五点下班后就离开,不要在画廊里久留,二楼的房间不要随便进,我在第三展厅里给你留了一个办公的位置。”

“是秦老板?”

胡一起身,抓过挎包,将塞在内包里的名片拿了出来,对照了一下上面的手机号码。

“我刚来他就走,就这么放心把画廊交给我?”胡一瘪了瘪嘴,感觉这个秦老板有些不靠谱。

不过,老板不在,胡一可以乘着没客人的时候更新她的漫画了。

这么一想,又觉得秦老板很靠谱了。

胡一的家离星空画廊只有六站路的距离,所以她不紧不慢地起床,收拾好后,在小区门口骑了辆共享单车就出发了。

输入了密码后,胡一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星空画廊的大门。

随着大门的打开,顶上的蓝色水晶灯跟着就亮了起来,瞬间将原本昏暗的画廊照亮。

“有人吗?”

“秦老板你真的不在吗?”

胡一对着空旷的画廊,喊了几嗓子。

确定没人后,胡一在画廊里蹦跶了几下,然后就开开心心地奔着自己的办公桌去了。

秦佪将胡一的办公桌设在国画的那个展区,那个展区最小,靠右,挨着隔壁楼,偏静。

胡一将包放下后,发现办公桌上有个像迷你显示器的东西,拿起一看,原来是监控器。

“难怪能放心大胆地大门敞开,原来有监控啊!”

将监控器拿在手里,拨弄了几下,发现监控器虽小,但各个角落的镜头都能随意切换。

研究完了监控器,胡一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想看看里面放了什么。

这张办公桌跟秦佪办公室的那张很像,只是要小上许多。

“咦...”

当她拉开左手边第一格抽屉时,就看到了一叠毛爷爷躺在里面,上面还放了一张便签纸。

“预支的工资。”

秦佪苍劲有力的草书映入了胡一的眼前。

小时候,在老头子的逼迫下,胡一也练过一段时间的书法,对草书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只看了一眼,胡一就知道,秦佪懂书法,并且造诣还不低。

“一二三四...”将便签放进了自己的挎包里,胡一拿出了那叠毛爷爷。

“三千!这是半个月的底薪啊!”胡一满脸惊喜。

秦老板不仅靠谱,而且大方!

将毛爷爷一张一张地塞进了自己那个小钱夹里,看着由干瘪变得鼓囊的钱夹,胡一顿觉满足,笑着将钱夹抱在了怀里。

早春的暖阳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溢满了温暖,也洒满了金光。

一缕阳光打在胡一的脸上,泛着柔美的橙色,盈盈动人...

“你们就只见过一次,就这么放心把画廊交给她了?”

飞机上,柯罗瞅着秦佪,越发觉得这人是被甜食荼毒了大脑,变傻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秦佪闭着眼睛,言简意赅。

大清早就被柯罗拖来赶飞机,秦佪有些烦躁,因此对柯罗的态度也不是很好,一句话就把他的下文堵住,让他哑口无言。

看出秦佪有些烦自己了,柯罗便不再多言,将包里的袋装泡芙拿了出来,摆在了秦佪的小桌板上。

“我不吃这种含有防腐剂的甜点。”秦佪冷言道。

“哥,你将就一下吧,等找到了那孩子,我把全榕城的提拉米苏都买回来孝敬您,行吗?”柯罗讨好道。

“你确定就找得回来?”秦佪拆开了包装袋,拿出了一个泡芙,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

真难吃!

提到这个,柯罗就开始犯愁了。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失踪意味着很多可能,其中一种可能就是死亡。

而且对方已经失踪两周了,就连当地的警察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不过,一想到对方母亲那张惨淡的愁容,柯罗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她一个交代。

即便那孩子已经死了,他也要把尸骨找出来。

看着柯罗时而蹙眉,时而抿唇的模样,秦佪抬眼,发现他头上的那枚水晶气球里,不再嵌着“奇案”二字了,而是改为了“找到”。

找到,真能找到吗?

前晚,等到凌晨刚过,那几人就从各自的画里走出来,闹着要去逛街吃烤串,秦佪默许,目送他们离开后,就回到了办公室里,准备整理出一些画廊的相关资料,让胡一先看看。

“老秦,老秦!”

柯罗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秦佪皱了皱眉,放下了手里的资料,看向门口,坐等那个冒失鬼的到来。

这家伙大半夜的跑来,失眠了?

“老秦,走,跟我去滇省。”

一进来,柯罗就冲到了秦佪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子,俯身看向秦佪,眼中还泛着兴奋的光芒。

“和你私奔?”秦佪单手支头,斜眼看着柯罗。

“我对你的菊花不感兴趣,我接到个失踪案,委托人的儿子已经失联两周了。”柯罗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扭头对秦佪说道。

“别人家的孩子走丢了,你那么兴奋干嘛?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秦佪淡淡道。

“痛啊,可痛了,不信你摸摸。”柯罗抓过秦佪的手,朝自己的胸口摸来。

秦佪嫌弃地一把甩开,抽了一张抽纸在自己的手上使劲擦了擦,然后将纸捏成团,朝柯罗砸去。

柯罗一把接过纸团,摊开后折叠了一下就拿来擤鼻涕了。

“敷敷”两声,擤完鼻涕后,将纸随手一扔,就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抱歉,鼻炎犯了。”柯罗揉了揉微红的鼻头。

秦佪嫌弃地闭上了双眼。

“就是因为心痛,才立誓要把那孩子找回来!”柯罗收起随意的态度,认真道。

“他们没报警吗?”秦佪好奇道。

按理说,失踪两周,可以立案了。

“报了,但是当地的警方找了几天后,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就放弃了,说那孩子有可能是返家了,也许在返家的途中遭遇了不测。”柯罗说道。

“感觉这种说辞有些敷衍啊!”秦佪起身,走到咖啡机前,倒了些咖啡豆进去,开始煮咖啡了。

柯罗摇了摇头,说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毕竟当地的警备有限,而且那孩子是外地人,就算失踪,也可能真不是在当地失踪的。”

“没在榕城本地报案吗?”秦佪问道。

“报了,因为是在外省失踪的,这边的警方也只能联系当地的警方,催促他们继续查找那孩子的下落。毕竟是个案,还无法得到这边的重视,加上那孩子已经成年了,有自主能力,确实有可能不是失踪了,而是一时兴起,去其他地方玩了。”柯罗说道。

“那你怎么认为?”秦佪看向柯罗,觉得他既然接手了,必然知道这件事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不觉得那孩子是去别的地方玩了,我认为他应该是被困住了,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在那个山沟里。”说着,柯罗将一叠资料递给了秦佪。

资料是柯罗先整理出来的,有些凌乱,但该有的基本都有。

“屈小波,19岁,榕城本地人,在榕城师范大学读大一,借着寒假的时间,去滇省晋市宁乡镇做支教工作...”

去那里进行支教体验的不止屈小波,还有班里的其他几个同学,但在到达宁乡镇后,就被那里艰苦落后的环境给吓到了,其中几个同学立马调头,回到了榕城,还有几个同学在中途选择了退出,只有屈小波和另外个同学坚持了下来。

另外个同学在屈小波失踪一周后,就被父母领回去了,他不是榕城人,所以柯罗没有机会跟他面谈,只有一份他给警方的口供资料。

这份资料还是柯罗通过关系拿到的,不过光看资料,似乎也没什么线索,屈小波就像人间蒸发了。

“你怎么看?”

看着秦佪合上了资料,柯罗立马问道。

“去宁乡镇,我猜测他要么被人绑架了,要么被人害死了,要么就是出了什么意外,就像你说的,被困住了,无法和别人取得联系,但不管哪种情况,他应该都是在当地失踪的,线索也肯定留在当地。”秦佪分析道。

“当地民风挺淳朴的,应该不至于被人迫害吧,况且对方还是一个从外地来支教的学生。”柯罗摩挲着下巴,说道。

“好人里面总有坏人,再善良的人也有恶毒的一面,人性,最经不起考验。”秦佪倒了杯咖啡,递给柯罗。

看着氤氲的咖啡热气,柯罗陷入了沉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