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敬业福的威力
作者:绾绾小公举  |  字数:1655  |  更新时间:2019-03-27 10:36:59 全文阅读

“这是您点的扒肘子、红烧小羊排、清炖佛跳墙、白玉鳝丝面还有松茸鹿角炖银耳,外加软蒸酥酪一份!”

酉时一过,宴宾楼高朋满座,阮笛到的时候只剩下一楼有位子,她便带着丫鬟点了一满桌的菜,抄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小姐,我觉得咱不能这么干——”

“放心吧,你不是带钱了吗,这顿咱吃得起!”说完,阮笛用生菜叶卷上切好的肘子肉塞进嘴里,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好吃得快要飘起来。

丫鬟在一旁快哭了,“二小姐,我觉得您匆忙逃出府是有原因的,咱不能,咱不能——”

阮笛又把筷子伸向鳝丝面,满不在意道:“我跟你说我忘了,你又什么都不知道,瞎担心什么?”

有人做梦穿越,有人濒死穿越,阮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因为扫了个敬业福而穿越。

除夕晚上她扫了个福字,再一睁眼就穿越到了古代,成了逃家的二小姐,身边还跟着个丫鬟。

小丫鬟说二小姐逃跑路上被竹竿砸倒了,兴许就是那时候丧命的。

想到这里,阮笛问她:“我说,你真不知道咱们为什么要逃啊?”

小丫鬟摇摇头,悄悄拈了块酥酪塞进嘴里。

阮笛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先吃吧。”

一朝穿越,连自身安危都摸不清,换做别人肯定慌得六神无主。

但阮笛不一样。

没什么事比吃还重要。

“你尝尝这个鳝丝面,我从没吃过——”阮笛刚提起筷子,只听耳畔传来一阵急促的破风声,紧接着手一疼,整碗鳝丝面倒扣在桌上!

“啊!”食客们四下逃窜,小丫鬟吓得惊声尖叫,只见那泛着寒光的飞镖插在桌子正中央,穗子上挂着刻有牡丹的小木牌,上面还染着阮笛的鲜血。

阮笛疼得眼前发晕,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个黑衣大汉掳着脖子连拖数十米,她拼命挣扎,最后那黑衣人终于停下了。

“放开她。”一道冰冷的男声从远处传来。

阮笛顺势望去,原来是一群带刀的捕快,为首那人穿着一身枣红色的锦袍,身材高大,一双冷傲孤清的眸子让人印象尤深,阮笛来不及看太多,只记得这人特别帅。

“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黑衣人从袖中倒出飞镖,贴在了阮笛脖子上,他手腕上有一朵红色牡丹,让阮笛印象深刻。

那黑衣人怒道:“我不怕死,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

阮笛瞪大了眼睛,瞳仁猛然缩紧,时时刻刻关心那飞镖什么时候扎自己,“我说这位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

“牡丹教乃朝廷心腹大患,今日你便是杀了她,也难逃死劫!”帅哥捕快的一句话让阮笛心凉了半截。

剧本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穿越过来就是为了当人质的?

想到这里,阮笛怒火中烧,竟卯足力气推开了挟持她的黑衣人,抬手指着那捕快怒骂道:“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我是人质,人质都不救还当什么捕快!”

那黑衣人显然也愣了,就在他犹疑的一刹那,帅哥捕快竟夺过身旁人的弓箭,猛地开弓拉满弦射出一支箭,那箭擦着阮笛的耳边而过,正中黑衣人心口,将黑衣人射退了几步,晃晃悠悠向后倒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所有人尚未作出反应,只听那帅哥捕快扬声道:“将他拿下!”,这才有人拔刀冲了上去。

阮笛摸着自己狂跳的小心脏,不敢置信地转身去看那黑衣人,哪知黑衣人又从袖子里到出一支飞镖,拼尽最后一口气朝她的眉心射来!

“卧槽!”阮笛绝望地闭上眼睛,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出现,一阵疾风扫过,那帅哥捕快竟冲到她身前挡着,一只手牢牢攥住了那飞镖!

阮笛缓缓睁开眼,眼前的大手紧紧抓着飞镖,白皙的指缝里渗出鲜血,顺着手腕流进了袖子里,袖口用金线绣着“霄贤”两个字,大概是他的名字。

“卧槽,牛啊——”

“你说什么?”突然从头顶传来的声音让阮笛吓了一跳,她抬头看去,才发现自己就贴在祁霄贤的怀里,她像是触电一般弹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祁霄贤将那飞镖扔在地上,忽觉得阮笛有些面熟,想了想问她:“姑娘可是那圣恩巷阮府之人?”

这会功夫小丫鬟跑了上来,想牵阮笛的手,却好巧不巧地碰到了她的伤处,疼得阮笛直皱眉,也没什么耐心跟祁霄贤讲话了。

“我不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阮笛转身要走,哪知祁霄贤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到了她面前。

“方才多有得罪,护百姓周全乃是我清吏司职责所在,断不会让无辜之人受半点伤害。”

阮笛心里本还有点生气,听完这话总算高兴了,把小瓷瓶揣在口袋里,回头对祁霄贤比了个大拇指:“帅哥你不但人好,箭法也牛,功夫还特别厉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