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浮生为欢几何 > 闺阁记
第六章、两同心(三)
作者:壶中慢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9-10-03 19:11:13 全文阅读

陈芸木偶般站着,耳边不断盘旋沈复的告白,由不得主心中一荡,回想起沈复方才在草庐中张皇失措的模样。

那模样,她从未见过,可她太熟悉沈复的秉性,以至于她一眼就看出沈复慌了手脚、失了心智。果然,沈复心中有她,担心所娶非她,也担心陈芸所嫁非他。

沈复慢慢走着,发觉身边人彻底没了声响,不由转眸一望,只见陈芸目光溃散、神思翩飞,连走路也心不在焉的,只能尽量放慢步子,追随在她身侧。

偶尔想到什么,沈复扭过头去,看她仍旧若有所思,瞬间又下意识闭上了嘴巴。

如此沉默着走了几十步,沈复抱定主意要打破沉默,可当饱含爱意的目光横扫而过,扫到陈芸丰盈圆润的脸颊上时,沈复又冷不丁看见不远处草堆里站着一只翠鸟。

他心里欢喜极了,一面目不转视盯着那只翠鸟,一面欢天喜地地扯了扯陈芸的袖子。

陈芸正浮想绵绵,突然给人扯了一下,不禁好奇地别过头来。只见沈复满脸愉悦,不停朝她挤眉弄眼。陈芸不晓得在搞什么鬼,只好巡着他噘嘴的方向瞧去。这一瞧不要紧,陈芸正巧瞧见一只通体发翠的鸟。

“林子里,白头鹎、白鹇很常见,这鸟倒少见,我长这么大,统共也只见过几回!”陈芸笑嘻嘻说着,忽然从袖口里露出水葱般五根玉指,遥遥瞄准翠鸟点了两下,“你瞧,它羽毛油光发亮,浑身丰泽饱满,和那些整天只知道叽叽喳喳的小麻雀相比,竟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沈复听她声音欢快,不禁探身往前,朝那只低头啄食的翠鸟望了几眼。竟不知瞧见了什么,他突然神采飞扬地扯了扯陈芸的袖口,说:“芸姐儿,你瞧,它那双乌黑的眼珠骨碌碌转着,很是顾盼生姿!”

陈芸莞尔一笑,上手拍了他一下,道:“你别一惊一乍的,这鸟出没无常,机灵着呢,小心一会儿它听见动静,扑腾腾飞走了!”

话音刚落,果见那翠鸟扇着浓密的翅膀,唧唧啾啾盘旋了一圈后,飞速腾地而起跃上半空。

沈复见翠鸟飞走了,心中失落万千,口里不停埋怨陈芸乌鸦嘴。

陈芸懒得与他计较,一言不发,又往周围的灌木丛走去。

沈复见她表情严肃,猜不透她什么心思,只能跟上去瞧一瞧。

须臾,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灌木边,正准备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好玩的,忽然听见里头有男女对话的声音:

“阿雪,你要怎样才能不生我的气?”

“别自作多情了,谁要与你生气,我有那么无聊吗?我闲着没事,自己给自己找气受!”

“你若不是在生我的气,为何连着三四天都不理我?从前我们生气时,你也是这样不理人!”

“对!对!我就是不想理你!就是不想理你!”

“就算不想理我,也得给我个理由吧,我是哪里得罪你了,还是你移情别恋了,总得有个缘由吧?”

“嗬,陈邦彦,怎么从前没发现你如此巧舌如簧?什么我移情别恋,明明是你移情别恋,好不好?”

“我移情别恋,我什么时候移情别恋?我对你的情意天地可照,日月可鉴,我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你!”

“嘁!从前你说这些甜言蜜语,我还愿意信你,可现在,我已经见识到你的真面目,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信啦!”

“阿雪,我究竟是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改,我全改!”

“改什么改?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你们男人,最会说一套、做一套,我要信你说的话,我才真是傻子!”

“你不愿意理我,也不愿意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难不成你要与我恩断义绝不成?”

“对!就是要与你恩断义绝,省得咱们将来结成夫妇,那时再眼睁睁看你出去勾三搭四,还不如现在一刀两断,干净利落!”

“阿雪,我们好了三四年,即便我一时惹你不开心,你怎能说出如此捅人心窝子的话来?”

“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你若不伤我在先,我又怎会绝情寡义?”

“我......”

“放手!放手!”

“不放!不放!”

里面那对情侣视若无人地吵着架,彼此想要为自己在爱情中赢得一份体面,全然不知还有人躲在灌木丛后面正捧腹大笑,而这两人还没心没肺,一边笑、一边议论。

“我听声音像是彦哥儿!真是有趣得很,也不知他在跟谁拌嘴?”

“不知道!”

“吵得还这样凶,咱们要不要进去帮一下忙?”

沈复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定定望着满脸笑容的陈芸,目露迟疑道:“不好吧,人家小夫妻俩吵架,咱们进去插一手,万一彦哥儿不高兴了,咱们该怎么收场呀?”

陈芸赞同地点了点头,忽而又戳了戳沈复的胸膛,笑着问:“咱们也这样闹过别扭吗?”

“闹过呀!”沈复心不在焉答了一句,转瞬见陈芸神色变化,隐隐间还带了些回味的感觉,不由声音温和:“咱们相敬如宾不好吗?干嘛非要成日拌嘴吵架呢?”

陈芸不肯苟同:“祖母说,陌生人才讲究相敬如宾,若世间所有眷侣间你敬我、我敬你,形如生人一般,那夫妻间还有什么趣味?总要时不时闹上一回,那才有趣!”

“咱们偶尔不也争吵吗?”沈复故意凑近一些,眼见陈芸还要张口争辩,就略一低身子,准备往陈芸香唇上凑。

陈芸心里一惊,飞速躲开少年凑上来的唇齿,然后嗔怪着瞪了一眼,忿然作色站了起来。

双手掐腰,陈芸正要作嗔,不承想刚才起身太急,陈芸突感脚下失力,一个立足不稳,身子跟着倾斜了好几十度,整个人也没了重心,堪堪要往草地上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沈复眼疾手快,一个箭步朝前迈了七八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手搂住陈芸的杨柳细腰。

陈芸原以为自己会砸向地面,重重摔上一个狗啃泥,没成想再睁眼时,正躺在少年紧实的臂弯里。

“你又重啦!”沈复蹙着眉头,目不转睛地望着臂弯里的人,戏谑道:“压得我胳膊好酸!”

“谁让你死读书,不知道锻炼身体?”陈芸本自庆幸,可听了沈复的嘲笑之后,不禁纳闷道:“怎么会忽然变重呢?明明前几日刚上过秤,比去年还减了两三斤呢!”

“不对,一定是你又诓骗我!”

陈芸怒冲冲转过身来,见沈复一脸坏笑,情知他又捉弄自己,于是快速在心里合计一番,打算也出些损招也戏弄戏弄沈复,不想灌木丛里传出一些呵喝声。

两人听得面面相觑,十分害怕陈邦彦与柳如雪发现有人偷听,赶忙拉着手,闪身躲进周围那片半人高的草丛里。

顷刻,陈邦彦从灌木丛后面闪身出来。

审视着巡视四面八方一遭,陈邦彦什么古怪的地方也没瞧出,不免惊疑不断,喃喃自语起来:“不对呀,明明听见这里有动静的,怎么一追过来,连个鬼影也瞧不见?”

爱侣柳如雪紧随其后追了出来,见他神神道道的,恨不能掘地三尺将偷听人揪出来,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这里四野开阔,要真有人,藏也没处藏、躲也没处躲,别是刚才你听岔了吧?”

陈邦彦死活不信邪,又紧张兮兮地望了一圈,还是最后听柳如雪嘟囔抱怨个不停,才转过头来同她说:“我耳朵灵着呢,既然听见这边有脚步声,那说明这里一定有人!”

柳如雪眼见为实,根本不相信有人在此,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直撅撅站到一边,冷眼看着陈邦彦找来找去。

少顷,从一片草丛里钻出两只山鸡来,那两只山鸡体格壮硕,屁股周围顶起一把长长的花尾巴,刚才不知是在啄食还是在干嘛,总之坦然自若毫不惧人,还来来回回在陈邦彦面前晃悠。

陈邦彦笃定是两只山鸡闹出的动静,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恨恨拗断一根树枝,抄手朝山鸡砸去。

可怜那两只山鸡骤然给人一吓,不光胆战心惊,还瞬间兴致全无,光速躲到一边的草丛里,逃也似离开脚下的土地。

“看吧,早说不会有人躲在这偷听,你还偏偏不信,非要过来查看才放心,如今闹出笑话来了吧,原是两只山鸡白相呢!”柳如雪还为了月前那件事恼怒,此刻依旧刻意挖苦。

陈邦彦心中犹恨,顺手抄起一块棱角纵横的石头,死命朝着那两只山鸡逃跑的方向扔去。

两只山鸡东躲西闪,逃得无影无踪。

陈邦彦慢慢转过头来,紧紧盯着恋人柳如雪了片刻,才试探着问:“你总不肯理我,我也摸不透你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月前我和阿香说话那回,你正好撞见啦?”

柳如雪哼哧两声转过身去,算是间接告诉陈邦彦原因。

陈邦彦终于明白过来,连忙走上前去,反扳过柳如雪的肩膀,让她直直看向自己:“你放心,咱们俩相好日久,你心里只有我,我的眼里也同样只有你。阿香,她和你不同,无论如何,她也比不得你!你想一想呀,那阿香不光口眼歪斜,还四体不勤,我喜欢谁,也不能喜欢这样的丑八怪呀!”

“真的吗?”柳如雪半信半疑地看着陈邦彦,“别是胡诌乱造,又来哄我玩吧?”

陈邦彦见爱侣又要使小性子,连忙贴身过去,拿双手缚住柳如雪的胳膊,试图用行动证明自己的爱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