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浮生为欢几何

闺阁记第三十八章、洞房夜(二)

[更新时间] 2019-07-10 21:53:02 [字数] 3496

这壁厢,沈复吃罢午饭,听几个丫鬟嘀咕邓善保到陈家下聘去了,不由心中欢喜,就急三忙四换了常服,跑去陈氏院里请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进院落,只见松篁交翠,桃李争妍,丛丛花发,簇簇兰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心中畅快,一面沿着抄手游廊慢行,一面拨弄起竹节葫芦藤笼里的暗绿绣眼,随口哼起了苏州小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赶巧.春燕从东厢房那边出来,将将走到堂屋檐下,见沈复正在游廊里逗弄鸟雀,就默不作声地穿过杜鹃丛接近他,动问道:“三爷儿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向太太请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吓了一跳,猛然转过身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是春燕,沈复咳了一下,故意挺直了胸背,责备道:“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差点把我吓个半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春燕见责,委屈道:“明明是三爷儿在逗鸟,没注意听周围的动静,哪能怪到我头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扯了扯嘴角,问:“娘午睡可起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春燕淡淡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才看见春芝姐姐唤人进去,太太应是起来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点了点头,转身朝堂屋走去,春燕随后抬起头来,望着自家公子的背影叹了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屋里,陈氏站在坐地镶边穿衣镜前,上下打量刚换到身上的白底柳黄刺绣梨花镶边折枝花卉对襟褙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丫鬟端了洗脸水送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氏就手撩开袖口,正要洗手,突见沈复热血沸腾进来,禁不住笑道:“什么事值得你如此开心,简直要跳到梁上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孩儿听说,邓管家去下聘了!”沈复一边往里走,一边求实,“只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氏胡乱拿方巾擦了脸,摆摆手示意春芝出去,然后慢慢走到红木嵌螺钿瓜蝶纹八仙桌边坐下,一边打开脂粉盒,抹匀了涂在手上,一边笑道:“瞧把你乐的,这媳妇还没娶进门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坦然坐到一边,“聘礼已经下了,婚期也定了,迎芸姐儿进门,还不是早与晚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啊,纵使天大的事情,只要到了你嘴里,也能变得分外简单!”陈氏板起面孔,“眼下老爷公出不在府,婚礼上面许多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不适合抛头露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听陈氏犯难,立马凑到她身边,笑道:“孩儿如今也大了,许多事情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娘千万别小瞧了我,再不济,婚礼上许多事都是约定俗成的,孩儿只需如法炮制即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得了吧,我十月怀胎生了你,你有多大本事,我心里还能不清楚?”陈氏微微摇头叹息,“你涉世未深,婚事方方面面百事猬集,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比草拟知单、订购菜品、选备酒酿、递送请函,请戏班、聘车夫、开宗祠、宴族亲......你自己想想,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这一桩桩、一件件,你有能力办妥当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听闻还要宴族亲,立马泄了一股气出来,且不说那食亲财黑的二叔祖惹人厌,便是那老八板儿三叔祖也不好相与,再加上七大姑八大姨,简直分分钟把人逼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氏见儿子呆愣了,一面短叹几声,一面又叮咛道:“这媳妇是你自己求来的,将来成了婚后,你们夫妻俩齐心协力,不光要想方设法过好日子,更要求学上进,不让你爹与我担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娘只管放心好了,芸姐儿平时就爱催促我上进,赶明儿成了亲,她还不跟念经一样念叨我?”沈复含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芸儿念叨你,也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可不能厌烦!”陈氏苦口婆心地劝说,“咱们家虽非书香大族,可你爹望子成龙,一心祈盼你能出人头地,你也要争口气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娘安心,您茹苦含辛抚养孩儿,为孩儿殚精竭虑,孩儿岂会不知?”沈复一本正经地说,“等孩儿成了亲,立马腾下心来攻读经书,争取后年秋闱揭下榜来,不光儿子扬眉吐气,也让娘脸上光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氏听了,如吃了定心丸般,顿时笑道:“只要你肯用心,娘情愿斋戒三年,报偿神明恩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皱了皱眉:“娘有事没事总喜欢指望神佛,依孩儿看,这神佛也没有多大用处,您细想想,若神佛有灵,凡人所求,皆有所应,那这世上哪还有那么多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许胡说八道,当心神佛听见!”陈氏阻断了沈复的胡说八道,又着急念了几遍经文,然后才睁开眼来,盯着满面红光的儿子,道:“你啊,从来不让娘省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沈复嘴角上扬,牵出一弯月牙似弧度,然后趁机错开眼去,望了望窗外四季常绿的红豆杉与肉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月二十二,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宜嫁娶、婚配、开光、祈福、求嗣、出行、解除、伐木、造屋、起基、修造、架马、安门、移徙、入宅、造庙、除服、裁衣、经络、拆卸、动土、上梁、合脊、入殓、成服、移柩、破土......总而言之,令月吉日,百事顺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日黎明,陈芸早早换上了鲜红嫁衣,而后一边梳妆打扮,一边与闺蜜夏瑛娘、薛宝珠谈天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妹妹也算苦尽甘来了,虽说沈府离咱们这儿远些,妹妹不方便常常眷顾家里,可沈府豪门大户,却是远近闻名!”薛宝珠羡慕地说,“沈三爷与妹妹青梅竹马,沈太太又是妹妹的亲姑妈,这般亲上加亲,妹妹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呀。等妹妹将来登堂入室了,成了沈府管家主母,你可一定要顾念咱们姐妹的情谊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最看不惯薛宝珠嫌贫爱富,此刻听她说了这样一通话,立马不苟言笑道:“恕我不揣冒昧地问妹妹一句,什么叫苦尽甘来?你是说芸姐姐从前生活凄苦吗?”正说着,夏瑛娘剜了薛宝珠一眼,“大喜的日子,乱嚼什么舌根,你若没事,闲坐着也是好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薛宝珠听她说话难听,顿时心生不快,咬了咬牙,谎称腹痛要如厕,匆匆收拾了衣裙走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宝珠心直口快惯了,又没存什么坏心,和她计较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一边说,一边看向瑛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拿着眉笔,仔细给陈芸描了描眉毛,然后才说:“她啊,跟她娘一样多嘴饶舌,我就见不得这样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咱们三要好了这么些年,眼瞅着各自要嫁人了,没必要为了芝麻小事,闹得不欢而散!”陈芸随手扑了腮红,笑道:“对了,娘昨日同我说,夏伯已经给你许了亲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目色哀戚地点了点头:“早嫁人,早享福,反正我在家里,一日也呆不下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知道夏瑛娘的身世,不由暗暗叹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姐姐也知道我家的境况,我爹是个酒鬼无赖,平时只会吃酒赌博,这几年,越发混账了,外头欠了一屁股阎王债,不光要把家产散尽,连我娘的陪嫁也一并赌出去了。如此倒也罢了,只要一家人和气,总还圆满,偏偏我那后娘又是个心思歹毒的,成日里只知道虐待我,恨不能把我当牛做马使唤,我在家里,过得猪狗不如,其实,我早想一头撞死了,要不是看冬儿还小,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听得心酸,不假思索地握住夏瑛娘的小手,安慰道:“可不敢存这样的心,死是容易,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可你弟弟夏冬怎么办?他还这样小,不能没人照应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所以我才一直忍着!”夏瑛娘掩了掩鼻子,苦涩地笑了笑,颇有一种苦中作乐的精神,“姐姐别瞧我那黑心爹办事不靠谱,这回他请人给我说亲,倒是干了件漂亮的事!姐姐还不知道吧,对家有良田十来亩,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富农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长得不尽人意,年岁上又比我大了些,不过......”夏瑛娘内心苦闷,说起话来半吞半吐的,全不似往日快言快语,“倒也没大多少,只虚长我七八岁而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知道,每个少女心里都住着一位如意郎君,从前也听夏瑛娘设想过,说她未来要寻一个风度翩翩小郎君,可眼下听她说起未婚夫的信息,陈芸心里莫名心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呦,妹妹惹姐姐伤感了!”夏瑛娘一边抹了泪花,一边收敛神色坐到了陈芸旁边,“姐姐出嫁之日,万不能愁眉苦脸,刚才是妹妹的过错,好端端说那些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感伤于夏瑛娘的悲惨遭遇,忍不住眼圈微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见她伤怀,连连说笑话岔开话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眨眼午时,太阳亮的刺眼。乡亲们陆陆续续前来赴宴,一时间挤挤挨挨,喧喧扰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约又过去半刻儿功夫,外面突然锣鼓喧天,声震屋宇,宾客们也骤然安静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心中好奇,走到窗下望了望,不由笑道:“迎亲队伍已到了门前,妹妹为姐姐盖盖头吧!”夏瑛娘询问着,已经迅速近前,一把抄起红盖头,扬起又飘落在陈芸一头绿云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院里,沈复堂堂正正拜见陈父、陈母。陈父、陈母见外孙锦绣膏粱一表人才,不禁满脸堆笑,连连让沈复不要拘礼。沈复却不敢不遵规矩,又朝岳母金氏纳头叩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金氏凝眸看了女婿片刻,又叮咛交代了几句,才打发沈复进屋接新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到石阶,见薛宝珠领人堵住了门,沈复心知不破费一笔是进不去的,索性打发平顺从身上搜了五两银子,不骄不躁地送到薛宝珠手里,任由几个还没出阁的姑娘分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见到满身红服的陈芸,沈复心中欢喜,三步并两步走了上去,唤道:“芸姐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在盖头里红着脸,羞怯怯应了一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瑛娘素知他们两厢情愿,心甜意洽,可为了姐妹儿幸福考虑,还是出言恐吓道:“沈三爷,我知道你家富贵,可我与芸姐姐交情深厚,将来你若敢不珍惜芸姐姐,我一定不会饶了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放心吧,我与芸姐儿情投意合,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待她!”沈复含情脉脉地说着,突然蹲下来握住了陈芸的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芸感知到他的温暖,只是浅浅一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须臾,新郎新娘牵手出了堂屋,由司礼引路,向长辈磕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父、陈母知道孙女不会受委屈,只是一个劲儿发笑,唯有金氏满心戚戚,想着母女分袂在即,两眼止不住淌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