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诛心罪证 > 正文
第8章
作者:言琉苏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19-06-04 08:48:58 全文阅读

方玲自上次警局回来后,夜晚总是做梦,心绪不宁,此时又被吓醒,站在窗边透气。

被她惊醒的季明,拿过衣服到身旁一披说:“又在想什么?”

方玲眼眸望着夜空,不由怅然说道:“我觉得对不起夏若。”

季明伸手拂上她的肩道:“人死不能复生。”

方玲眼眶有些湿润,微倚靠在他身畔道:“你在录口供的时候,是特意装病吗?”

“是的。”季明幽幽继而说:“当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心中就有了这想法。”

“温言并不好糊弄,尤其是她身边的简黎。”方玲随而一说。

“我们没杀人,问心无愧。”季明宽慰道。

“但我没脸见夏若的爸妈。”方玲心生愧意。

“都怪我让你陷入两难。”季明随而说道。

“这是我自己选的,谁也不怪。”方玲抱紧了他几分。

季明搂了搂便也不再多说。

时间一天天过去,案件仍是没实际性发展,因方玲几天没去夏若家,故而只留陆沈在两边跑。

此时他又替夏母他们来局里了解情况,刚走进院中,便瞅见前方不远处的身影,随而上前几步一唤:“简黎。”

他听到声音转而回身,望着不由问道:“你怎么来局里了?”

陆沈伸手随意捋了捋头发说:“我是来问问进展。”

“没有结果他们是不会透露的。”简黎直望着他淡而一说。

“我主要是看着他们二老,整天都哭不忍心。”陆沈紧而说道。

他抿唇微点头说:“能理解。”

陆沈继而诚然道:“方便聊几句吗?”

简黎浅而一应:“可以。”

两人便走出警局大门,站在一旁的大树荫下。

陆沈抬眸望着天空,低沉的声音缓而道:“当年温言不辞而别,你恨过她吗?”

简黎黑眸微眯,抿了抿唇并未说话。

“其实...”陆沈收回视线侧眸望着他,转而却并未继续说:“算了,我还是先走了。”说完便离开了警局。

简黎侧身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站在原地许久。

待来到办公区域后,蓝柔瞅着他走进,就上前向着一说:“简律,我们头在办公室。”

他随而低缓说道:“你忙吧,我自己去就可以。”

“好的。”蓝柔应了声转而坐回电脑桌前。

简黎穿过大办公室,往另一边走,轻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坐在窗口沙发旁的温言,眸光一紧抿着唇,右手从背后伸出缓而道:“来了。”

简黎走到她对面坐下,如黑曜石般的眼眸望着说:“你脸色很差。”

她浅然一笑,指尖拂了拂脸颊,声中透着几缕乏力,“可能是一直理案宗的缘故。”

“凶器还没找到吗?”简黎顺而问道。

温言望着他缓而摇摇头。

“刚在楼下碰到陆沈了。”简黎转而一说。

温言似不意外继而道:“夏若爸妈那边,现在都靠他在顾着。”

“季明就不管吗?”他直望着随而说道。

“夏若摊上他也是倒霉,没有一点责任心。”温言紧而说着,眸光望着地面再怅然道:“男人都靠不住。”

此时空气中多了几分静谧,一室寂寥。

温言愣回神转眸望着他,伸手挥了挥,不由勉而一笑道:“别误会啊指的不是你。”

“我明白。”简黎缓而起身道:“你多注意身体。”说完回身走出,待开门之际,眸光紧眯起,刚进房间她往身后藏东西的这幕,早已落入他的眼帘。

门应声而关,温言不觉颓然叹息,面对他时心里终还是会起涟漪。

时间飞逝,接连又过了几日。

自审讯之事后,方玲亦很久没和他们联系。

这日温言与陆沈看望夏母后下楼,漫步走着,“她很久没来看阿姨了吗?”

“上次警局出来后,就没来了。”陆沈回道。

温言随而不多说,一起走着,待转弯时一熟悉的身影。

两人一望走上前去,“方玲。”

她被突如的叫唤一愣神,似有愧意,立马加快了脚步。

两人只得加快跟上,陆沈关切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方玲淡淡说道。

温言察觉到她手上拎着水果,刚才又是望夏若家方向,脑中一想,“你是想去看阿姨吗?”

“不是。”方玲回道。

“站住。”温言见她如此,闪身站于她面前,“你到底是怎么了。”

方玲低着头,面上羞红,轻声细语,“我对不起你们。”

陆沈听清她的话只说道,“这么说就没把我们当朋友。”

温言知她的意思,缓而柔声些许,“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应该去面对,你没有对不起我们,如果你觉得欠夏若,那就帮她多照顾下她妈妈。”

方玲听此缓缓抬头,眸中亦是泪眼模糊。

陆沈接着说道,“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不想再失去你。”

方玲泪珠夺眶而出,微颤着说,“谢谢你们。”

温言见她似有打开心结,嘴角微扬,伸手轻轻拂了拂她发丝。

接下去的时间,还是如往常般,方玲与陆沈陪着二老。

夜色笼罩,黝黑的空中却不见繁星,简黎过来局里移交一些资料,经过一楼咖啡厅,透过玻璃窗见温言坐着发愣。

随而推门走过去,见她并未发现,指尖在桌上轻叩了叩。

温言被声响拉回思绪,回头一望,“你怎么在这?”

“还在想案子。”简黎并未答话转而一说。

“一点线索都没有。”温言思及此不免懊恼。

“静下心,太过急迫反而适得其反。”简黎眸光诚然望着她。

“一天不破心里就不安。”温言颓然说道,低下头搅着杯中的咖啡。

简黎亦不再多说,他深知此时更多需要的是安静。

过了片刻,温言似想起什么事,“坏了。”放下手中小勺拿过包。

“怎么了?”简黎不明所以。

“方玲约了我晚上去她家的。”温言边说在包里钥匙,自恼道,“看我这脑子,一忙就容易忘记事情,今天还没开车。”

简黎抬眸望了窗外黑夜,起身缓缓一说,“我送你。”说完先行走出。

温言不及开口,已见他走到门口,只得提着包跟过去。

一路上两人亦是沉默不语,温言望着车来车往,微风拂面,指尖不停的扭着包带。

良久,她深呼一口气,铆足劲回头凝视着他,声如春风般柔,“我有话想对你说,当年…”

车速随而慢下直至停止,简黎一手握着方向盘,转眸望着,在月光下,他的五官更是俊朗。

温言因着车停下,在他望向自己的那刻,心更是如乱鼓般击打,狂跳不已,一时顿下了之前的话。

两人便四目相对,静谧的夜空更是显而。

“叭叭”忽而过往的车喇叭声,打破了氛围。

温言收回眼神,轻咳一声,指尖挽过耳畔的碎发,眼角一瞥,原已到方玲楼下,转而说道,“我先走了。”打开车门径直就走进公寓。

简黎深邃的眼眸望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门口。

他却并未开车离开,而是下车关上门,双腿交叉倚在门边,望着夜色中匆来匆往的车流。

温言来到走廊,眼见着不远处就到了,她站在原地轻拍了拍脸,呼了呼气再继续走。

待走到门口,刚想敲门,却见门是虚掩的,便推门而入,一股浓重的香气扑面而来,很是刺鼻。

因着没亮灯,刚进门脚下就被绊倒一摔,只觉身下似软软的,手心黏糊糊,鼻尖顿时闻到另一股异味,刚想起身开灯。

“啪”一声,灯忽而亮起,温言本能抬头一望门口。

“方小姐…”一个中年妇女刚走进,眼前一幕骇人不已,很是惊恐,发出凄厉的声音,“啊…杀人了!”

温言心中一沉,收回目光转头,顷刻间对上了方玲瞪大的双眼,似在怒视着自己,顿时头皮发麻。

她的胸口插着先前那把刀,斧子砍在木板上,小腿一下尽数被砍断,血淋淋的倒在血泼中。

因着此前妇女的尖叫声,一时间惊动了邻里,纷纷走出看发生了什么。

当见到此景俱是害怕不已,一一止步在门口,有的报警,有的赶紧通知一楼门口的宿管,骚动不已。

温言浑身沾满血迹的站在原地。

在门口的简黎,似是听到了有些许躁动,本能望了眼手表,离她上楼已过了半小时左右。

回眸不自觉往上一望,因着不知方玲的房间,故而边走边打温言的电话,但却无人接听。

他只得继续走着,望着宿管刚想上楼,忙询问道,“怎么了?”

“死人了。”宿管颤抖着声音说。

“几楼?”简黎眉心一蹙。

宿管已有些凌乱,因着才刚来没几天,“就在楼上。”

简黎黑眸直盯着他镇定说,“你把大门先关上,稍后警方到了需要对这楼所在的人,一一做笔录。”

“好好。”宿管见他的气势,不免心里一宽,赶忙前去关门。

忽而,一股香味飘至简黎身畔,他缓缓转身一望,空无一人。

宿管锁好门后,立马带着他前往事发现场。

待到走廊,门口已站满了人,宿管召集他们,先到这楼的公共休息室。

简黎一步步走近房门,阵阵香味在鼻息间萦绕。

到门口转身之际,眼前一幕俱是让他未料,眼眸紧缩,轻声朝那单薄的背影一唤,“温言。”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缓而转身,一双冷冽的眼眸望着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