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怎么还办丧事了?
作者:钱豆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9-08-24 00:49:19 全文阅读

“你是真的回来了么?还是又是我的幻觉?张幼桃,你不要再消失了好不好?”姜月庭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

“这,这是头七么?我闺女这是回来看我最后一眼?”张屠夫扯开大嘴嚎了起来。

跪在一边的张柏宁也忍不住痛哭出声,“姐啊,你在那面缺什么就说啊,我一定都给你烧过去。”

一边跪着的几个小乞丐也抱在一起大哭出声。

看着这几个人的反应,张幼桃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些人,是以为她死了?

又是感动又是难受的摇了摇头,“你们,我是活着的啊,我回家了,你们都来摸摸我,我还是热乎的呢?”

姜月庭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抱紧,那架势恨不能直接将人嵌入自己的身体中。

哭笑不得的抬手轻轻拍了拍姜月庭的后背,“润玉,你松开一点啊,我要喘不上来气了。”

“你真的还活着么?”姜月庭狠狠抱了她一下,这才松开手,捧着她的脸颊仔细打量着她的脸色。

张柏宁扶着张屠夫走了过来,张屠夫抬手在张幼桃脸上狠狠掐了一下。

“诶哟,爹,你这是干嘛啊,谋杀啊,疼啊。”张幼桃眼中带泪,面上带笑。

张屠夫似是脱力的直接坐到了地上,哭的更难受了几分,“诶呀,你可吓死我了,你个天杀的,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呢?”

“是是是,我的错,都怪我好了么?我身上都是伤,你们让我进屋洗个澡处理一下我自己好不好?”张幼桃悄悄握紧姜月庭的手,那样子似是想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

“对对对,小六啊,你们快去烧水,给我闺女烧洗澡水,阿大啊,快去做饭啊,我闺女不知道多久没有吃饭了,快快快,都动起来,剩下的人,把这些晦气的东西都给我丢出去,烧掉烧掉。”张屠夫似是回过了神,呜呜喳喳的安排了起来。

院子里很快便恢复了生机,张幼桃想回房间,却发现姜月庭拉着她的手一点也没松开。

无奈之下,她治好将人带进自己的房间。

回身才将房门关好,姜月庭已经从背后将她抱住了。

“润玉啊,我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么粘人啊。”她故意开了个玩笑,似是想让他放轻松一些。

“我无法忍受你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张幼桃,以后你再也不要这么吓我了好不好?”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哀求。

心中感动,张幼桃转手回抱住他,“你不用怕,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放轻松。”

“我会娶你的,我一定会娶你,以后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你再也不要想着离开我。”姜月庭捏住她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语气严肃的说道。

张幼桃愣了一下,这是求婚么?两辈子了,她终于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了,重点是,这个男人对她求婚了。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怎么了?是不愿意么?就算你不愿意你也不能逃,你是我的。”姜月庭又将人狠狠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手很有劲,抱的她有些喘不上来气,但她却不想提出什么异议。

甜甜一笑,她回抱住他,“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这一天,他一直守在她的身边,虽然她三番五次的说自己没事,但这男人就是怕她消似的,搞的她又是甜蜜又是难过。

张屠夫几个人也是一趟一趟的跑来敲门,似是怕她有什么问题一样,最后她索性就开着房门,让所有人都能看见她,这才觉得耳根子消停了一会。

这是被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的吧,张幼桃才发现自己这么被需要。

在家休养了两天,张幼桃便闲不住的拉着人回了西施修容馆,继续着自己的事业。

将所有的事都处理好,姜宜陵总算是有时间来看张幼桃了。

“诶,你怎么来了?”站在二楼看见站在门口的男人,张幼桃有些惊讶的对着他挥手示意了一下。

“不是说过,有时间要一起吃饭。”姜宜陵对着他轻笑了一声。

“是哦,但谁知道你这种大忙人回来找我,好了,咱们出去吧。”张幼桃心情不错的扬着唇角,对着小六子交代几句后,这才跟着姜宜陵走了出去。

看着张幼桃的表情,姜宜陵试探似的问道,“你今天,这么开心?”

“我每一天都很开心,但最近是更开心一点。”张幼桃对着他歪了歪头。

“孤还以为,你会迫不及待的分享。”姜宜陵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到地方了,你想什么呢?”

“我哪知道你要带我来这啊。”张幼桃脸色不变的倒打一耙,她可不想说,她是想到了姜月庭所以走了神。

将所有的招牌菜都点了,二人坐在包间里喝着茶等着菜。

“诶,你不问我,为什么这么开心么?”张幼桃似是受不了沉默似的,主动说起了话。

姜宜陵转着手里的茶杯,似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你若是想说的话,还用问么?你若是不想说,孤问你也不会说的吧。”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张幼桃起身坐到了姜宜陵的身边,“你说的对,但是现在我想和你说,我现在很开心啊。”

“哦,那为什么呢?”姜宜陵从善如流的问道。

“因为润玉,你不是说他居心叵测么?但是我和你说,是你想多了,他对我是真心的。”张幼桃说着忍不住幸福的笑出了声。

“那天我回家,他们都以为我死了,还办了葬礼,润玉也在,看见我他当时就哭了,说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重点是,他说一定要娶我,你知道么,是要娶我啊。”张幼桃似是羞涩的抬手捧住了脸颊。

那羞涩的样子看的姜宜陵心口一堵,姜月庭居然会对她说这样的话么?

“而且,我和他说过,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话,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他明知道我的脾气,居然还和我求婚,他对我真的是太好了,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守着我过一辈子。”她似是激动的拍了拍姜宜陵的胳膊。

“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呢?”姜宜陵忍不住泼冷水,转动茶杯的速度快了几分。

张幼桃似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是不是朋友啊,我现在这么开心,你就不碰配合下说点好听的,非得气我一下,真是。”

眼看着她气哼哼的坐回到对面位置,姜宜陵忽视心中的异样,硬是扯出一抹笑来,“好了,你觉得开心就好,但是你记住,不管谁欺负你,都要和孤说,孤一定为你出气。”

张幼桃才要说什么,隔间的门便被敲响了,小儿一面唱着菜名一面开始上菜,话题被打断,二人也不再继续提起,反你来我往的说起了其他的话题。

将张幼桃送回家,姜宜陵一直撑着的笑脸瞬间消失不见。

“润玉,姜月庭,呵,真是有趣。”他脸色阴晴难辨,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暗处跟着的暗一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只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但看姜宜陵飞速离开的身影,来不及多想什么便快速跟了上去。

才入宫殿,暗一拿到暗线递上来的消息,只觉得欲哭无泪的很。

硬着头皮走进书房,暗一豁出去似的直接将消息放到了姜宜陵的桌子上。

“做什么半死不活的?”姜宜陵嫌恶的瞥了暗一一眼,将那字条拿到手里看了起来。

“赐婚?”他语气危险,斜着眼瞥向了暗一。

果然是没什么好事,暗一来不及多想什么,忙躬身回应道,“回主子的话,确实是赐婚,赐婚对象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女,对三皇子来说,说非常好的一个助力。”

“助力,呵,堂堂一个皇子,居然要利用女人来帮自己么?”姜宜陵狠狠握了握拳,那纸条被碾磨成灰,缓缓落在地上。

摒住呼吸,暗一尽量削弱自己的存在······

“三皇子啊,可算是找到您了,老奴都要跑断腿了啊,娘娘正找你呢。”姜月庭才一进门,杨公公便哭天喊地的迎了上来。

轻轻眯了眯眼,姜月庭不耐的看向他,“孤说过多少次,别总是过来找孤。”

杨公公哭丧着一张脸,“小祖宗啊,奴才也不想的啊,但是,这上面还有娘娘啊,您就去看看吧。”

脚步顿了顿,姜月庭终究还是调转方向冲着皇贵妃宫殿的方向走去。

“主子爷啊,您听老奴一句劝,别为了那么个死人和娘娘闹脾气了,娘娘也不容易,这后宫啊,哪有省油的主啊。”进殿之前,杨公公语重心长的对着姜月庭嘱咐了几句。

姜月庭脚下一顿,但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快步走进了殿中。

殿中一个下人也没有,皇贵妃自己斜靠在软榻上,眉心轻皱,那模样似是不太舒服。

“肯来见本宫了?”听见脚步声,皇贵妃眼都没抬,只是语气慵懒的说了这么一句。

“孤知道,是你找人对她下的手。”姜月庭站在远处看着她,语气冰冷,毫不掩饰的散发着寒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