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十八章 遗伤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275  |  更新时间:2020-05-18 20:59:16 全文阅读

万千萤火般的光芒再次铺开。这精致细小的点点光芒如星火燎原般,由远及近,正在迅速地覆盖着那个执念的第一段生前记忆。

汐看着这段记忆中也即将被绿色光芒所覆盖的小陆筱颖,心里不禁想到了那个已经长大、被自己所在意的人类女孩。不知道这会她在做什么,估计是窝在房间里随手翻着某本书吧。

思念所及,汐左手虎口处一个带着水绿色光芒的印记一闪而过。那是一朵玲珑的的莲花形状,只是含苞待放。

而此时,汐离开房间后,还是一如往常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这会确实如汐所想正沉迷于书本世界的陆筱颖不由地打了个喷嚏。额头上也是一朵淡淡的莲花印记一闪,只是她自己也未曾察觉。

一瞬间,那一段生前记忆已被铺天盖地的光所覆盖。扑朔着的光芒就如同风吹过无垠的草原所带起的那一波波绿色浪痕。而这光的“草原”间只有汐和水璃,以及那个此刻在汐的力量影响下幻现成生前样貌的执念。

片刻后,光芒像被惊扰的蝴蝶般纷纷像空中窜去,然后便不知蒸发去了何处。眼前已展开了另一幅场景。

雨后初晴,一道淡淡的彩虹跨于天际。河道两侧的植物刚经过洗礼,是明晃晃的绿。一阵夏日的风吹过,婆娑的树叶间也晃动着明晃晃的童年记忆。

执念的那个男孩一脸委屈地跑到河道里,正蹲着玩弄着水。鹅卵石区同深水区的这片交界处是清澈的浅水。水至清则无鱼,此处的浅水也如是。只有越往北越深邃的碧绿下,藏着肉眼看不清的世界。

男孩时不时用手抹一下眼泪,又时不时发出几声抽泣。突然,一条深蓝色的小鱼游入了他的视线。

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容易盖过谨慎。他紧紧地盯着那条不同寻常的游鱼。

平常浅水里很少发现小鱼,就算偶尔有,也总是灰不溜秋的,还发现有人立刻灵敏地逃开的。而这一条深蓝色的小小游鱼,却在这个夏天的雨后显得格外别致,就像是一排单调的虎皮蛋糕中乱入的一只精巧的奶油蛋糕杯。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戳进那条小鱼所在的浅水中。小鱼娇小的身躯灵巧地闪到了一边,但也不怕人,立刻又游近他伸在水中的手指附近。每次他想更靠近,鱼儿便远离一点;随后又会再次主动接近他。若即若离的小鱼,像是有灵性一般。

独自一人在这浅水间玩耍的男孩,早已被这条闯入眼帘的深蓝小鱼吸引了注意力。此刻的他只是一心一意地追随着这条鱼儿,试图抓到它,前面的不开心早已被抛入风中随风而去。

而他没留意到的是,他正在不断地走进深水区里,背后的鹅卵石区域已经同他拉开有一小段距离了。

深蓝的小鱼继续若即若离地向着更北的水深处游去。男孩继续纯真地笑着,欢喜地淌水前行。此时的水深已到了他的腰际,被水打湿贴肤的触感才让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跟着小鱼走得有点远了。

他慌张地转身看了看鹅卵石区域,再回过身看了看那条独特的、依旧优哉游哉地在他前面游动的小鱼,像是在诱惑他似的小鱼。他的目光又投向小鱼再前方那总是看着碧绿到黑黝黝的深水区,脸上不免泛起害怕的神情。

犹豫几秒,他果断地决定放弃那条仿佛即将抓到、却又一直抓不住的深蓝小鱼。正当转身往回走了一步时,小鱼却再一次游到了他面前。那拼命摆动的蓝色鱼尾显得很着急似的。

男孩看了看那条鱼,还是决定继续往鹅卵石区域走去。而当再次迈出一步时,小鱼却像生气般狠狠地朝着他的腿冲撞而来。没有丝毫防备的他一个踉跄摔倒在了水中。

呛了几口水的他带着惊讶、害怕的表情望着那条看似娇小的鱼。明明还不到食指大小,却仅一撞就已把他放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水下,一抹黑色的巨大阴影急速地向他靠拢。一切来得太快,记忆中只剩下了一片漆黑和安静。

扑朔的光芒再次铺开。还是那个雨后的夏日,只是已是西斜的带点红色的夕阳余晖洒满河道。

安静的河水下,执念的男孩向着水面的方向游移而去。但无论如何使劲,却总是无法到达水面,他低头望去,黑暗的水底下不知何处伸出的三根成人手臂粗的锁链正紧紧捆绑着自己。

“妈妈……妈妈……救我……”他害怕地喊道。

然而河水还是依旧静静地流淌,从北往南,是他所熟知的流向。唯一的动静大概算是鱼虾、水草在水中游动、摇曳。他依旧挣扎,明明透过河水都能看到天空上洒下的红黄色夕阳,那像秋天铺满一地的红黄色落叶般迷人的夕阳,却无论如何都挣扎不上去。

“小砾……小砾……你醒醒啊……”一阵痛彻心扉的哭喊传到水里。是妈妈的声音,执念伸出手臂向上伸去,而伸出的“手臂”却非手臂,却是黑雾。他怔怔地看着自己黑雾状的身体,此刻才发现自己已没有了平常熟悉的那身肉体。

哭喊声继续从向上延伸、逐渐变浅的水域传递而来。执念朝那水浅的地方移去,虽无法离开水面,但在这一方区域的水下还是稍许可以移动的。

他尽力地移动,嘈杂的人声更多地传入水下。而其中那最熟悉不过的妈妈的声音是最明显,也是听着最悲怆,最刻入心髓的。

在接近鹅卵石区域的浅水间,他透过那略有起伏波动的水面,隐约看到了哭泣着的妈妈,和站在一旁虽沉默、却满脸凝着悲伤的爸爸。他们的面前正躺着一具没有生气的身体。而那具身体竟然就是他自己!

震惊之余,更多的是难以接受的忧伤,以及无法抑制的绝望。他失神落魄地撤回到了深水区,躲在那深深的碧绿色深处。

星火燎原的光芒再起,一片萤光拼成的“草原”。

“这应该算是他最后一段记忆了吧。接替了上一任,成为了新的执念。而现在也不过是随着循环,他也想要找个人替代自己,以求往生可以解脱吧。”水璃轻摇着手中薄如蝉翼的烫金团扇,漫不经心地说道。

汐没有回应,只是望着眼前这一大片好似没有边际的光原,嘴角浮过一瞬的上扬,像是发觉了什么似的。他那如炬的目光是如悬崖陡壁般的严肃。

而站于其身侧的水璃也未曾捕捉到汐这宛若一枚小小松树针叶在风中细细一动般微小的嘴角的动作。

另一旁窃窃的执念男孩,看着刚刚那一段记忆,眼泪正扑簌簌地往下掉。刚刚那段生与死交界的记忆,对他的感触是最深刻的,深刻到刻入灵魂无法摆脱。也正因此,原本在汐的力量影响下幻化出的那具人形躯体上,在情感波动下,此刻正包裹着一圈黑气。

汐和水璃也一直看着执念男孩这些所剩不多的记忆。最后一段记忆更是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那个在水中逝去的男孩,曾经在他心里走过的那每一丝的害怕,每一丝近乎绝望的伤痛。

只是早已看惯了人来人往、浮云朝露的人世间,对于他俩来说,这不过是稀松平常的日常之一而已。虽然相比那些平静而去的人类,发生在这个男孩身上的过往更显揪心。

但既生而非人,一年岁不过须臾,对于这些必然是要看惯的。太多的多愁善感,对于汐和水璃来说都只会是作茧自缚。这也是为何他俩一直都是如此平静地看着这些已逝过往的缘由。

人生本就如寄,而那么小的孩童,还没长大尚未领悟到这一道理,尚在只觉天长地久、总是容易误以为可以与父母伙伴永远相伴时,却早早离去。

不明所以,继而知道真相后的害怕、不舍、羡慕、嫉妒,而时间积累,困于逝去之地过久,终究如滴水聚集成潭,最终都汇聚成往生的执念。而对往生的强烈渴望,也终究让这念头在悠悠远远的时间流淌中盖过了其余的一切。

光原再次消散,是一片水底下静绿的幽深。

幽深中是那团黑雾的执念,而深深的水底暗处还飘有一张小小的人形纸片。这张白色的小纸片在幽暗的水中一沉一浮,诡谲异常。

果然是有什么吗?汐如是想着,却饶有兴趣地静静看着。

一旁的水璃看着这在她意料之外展开的回忆,只把那团扇执于胸前、抵着下巴。

只见那团黑雾看着那未浮于水面、却在深水的中央维持着奇妙平衡的纸片,未泯的童心促使着他以黑雾的“手”伸向了那张纸片。虽离了一米多远,但对于这团执念的黑雾来说却近在咫尺。在这片水域中是没有他到达不了的地方的。

那个曾经作为人类的男孩灵魂早已深埋于黑雾间,深到近乎消失,深到早已认定自己从始至终就是那无法离开、去往他方的黑雾,而唯独这一方束缚着他的水域间他可以自由徜徉。

就在他黑雾的“手”即将触碰到那张白色的人形纸片时,纸片却灵巧地躲开了。黑雾再一次伸向纸片,还是一样的结果。纸片总是有灵性般若即若离,却始终未曾让黑雾触碰到。

在纸片多次躲闪后,黑雾像是生气似地扩大了自己的身躯。一大片黑雾在水底弥漫开来,把那本就泛着深深绿意的河水侵染得更为暗沉。水中的游鱼纷纷向边上撤去,唯有水底长出的丛丛水草依旧不疾不徐,任凭黑雾掩起了自己的身形。

白色的人形纸片也同游鱼的反应一致,向后退去了一段距离。

黑雾扩散得越来越大,集中在水中河道两侧的游鱼不安地窜来窜去。而那张纸片却停留在那里不再后退躲闪。

就在黑雾的执念即将触碰到纸片时,那一薄薄的人形白物中却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

“怎么?你已经忘了吗?这即将碰到,却总是碰不到的情景。这似曾相识的情景。那条诱惑着你走入这片深水区里的深蓝色小鱼,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黑雾疑惑地停止了扩散,那一刻的时间仿佛是被直接扔在了八千多米高的雪山上的活鱼被瞬间冻结般。许是惊奇于纸片还能说话,许是激动于许久未闻如此近、如此清晰的人声,黑雾停驻在暗沉的水间不曾移动。

“果然是忘了吗?跟所有被拖入水中,成为替代,最终被束缚于溺亡之地的其他人类一样。”依旧是那纸片满是稚气的男童声音,但话语的内容却丝毫感觉不到稚气。

黑雾听罢只是微微蠕动了一下。随后是互相对峙般的安静。

“你真的忘了吗?你忘了这个声音了吗?”纸片那略带焦切的追问打破了水中的沉静。

随后又陷入了一段短暂的安静。

“你真的忘了吗?这个声音可是你的声音,你还是人类时的声音。真的就忘了吗?”此刻那稚嫩的童音中却带着说不尽的沮丧。

“这个声音可是你的声音,你还是人类时的声音啊”。许是受到这句话的刺激,黑雾在一瞬间扩散,又迅速地凝聚成了一小团。

而随着黑雾的凝缩,逃窜到河道两侧水域的鱼儿又再次无忧无虑地开始在深水区间畅游。

“啊……啊……”黑雾挣扎着想要发出声音来。

许久,他终于挣扎着说出了被困于水中多年来久违的话语。虽然久未发声,音律中略带着颤抖和生疏,但那溢着稚气的声音分明与那纸片刚刚的童音一模一样。

“你……是……谁?”

纸片激动似地在水中转了几个小圈,随后冲着黑雾迅速游去。

“你终于想起了你的声音了吗?太好了。”

“但……但是,你是谁,为……为什么纸片会说话?”

“我就是你呀。你听我的声音跟你一样吧。我是你的另一个化身呀。”

“我?”黑雾状的执念疑惑地问道,“那我是谁?我只是一直都在这水中,等着有人靠近可以替代我而已。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的。有人替代你之后,你又会去往哪里;你在这里之前,又是在哪里,又是谁,你就没有想过吗?”

黑雾没有作答,只是那团黑色的身躯不停地扩散、收缩,像是在仿徨不安。

“别担心。我说了嘛,我就是你呀。你都想起你的声音了,很厉害了。慢慢来,我会陪你找回你原本的自己的。”纸片说着紧紧地贴上前去,又补充道,“我们一起,找回原本的我们。”

说罢,那纸人的一只手更是紧紧地贴近黑雾,做出了像是安抚着一只小动物般的动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