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订铃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414  |  更新时间:2020-06-05 22:13:51 全文阅读

木板的廊,光影交织。

光源自头上天花板一整片延伸往前方的伞群。还是同梦拾婆一层屋子那的一样,倒悬于顶的伞群,伞面各式的花样。

要不是梦拾婆带领下进的屋子,混是绝对不会把这样一处的房子跟梦拾婆联系上的。

还没进屋前,看着不过一个小小房间。视线穿过敞开了门的门框看去,也是极简的装饰,跟梦拾婆外表看去的形象倒是极其协调。

但进屋后看到的真实,绚丽与光影交融,有着浮华尘世之感。更似是一个未怎么经过世事、家境富足、追逐华丽感的少女,或是一位雍容华贵、极喜鲜艳之物的贵妇人的屋子。都是跟梦拾婆的外表形象远联系不上的。

要是换成说是翠音的屋子,反而可信度更高些。当然屋内未明、由门外看进时,摆设、色调之类都是同梦拾婆更相衬,放在翠音身上不免显得太过死气沉沉了。

混看着延伸往前、也远比设想中的屋子长多了的廊,刚问完梦拾婆的那句“要是没拿出来卖的货色”,语气极为随意,姿态也带着几分的随性。

“没拿出来卖的货色啊……要是不能卖的风铃,自然也是属于舍不得卖,想自个拿来用,装点装点这小屋子的。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混大人这话,话中有话,我这老婆子上了年纪,可还真有点没悟到。”

梦拾婆说话时,依旧是面带着那常挂着的和蔼、慈善的笑意。话刚毕,她便停了下来。

“混大人,到了。除了装点屋子的,我的风铃啊,都收纳在这了。您可以慢慢瞧。”梦拾婆说着,推了一下自己右手侧的木门。

她只推了一扇的木门。却连带着从这一扇起,到长廊尽头处的木门均随之朝着房内方向旋开了。

“哦?你这房子果真有意思。”混说着。

他原先以为只有梦拾婆推了的那扇才是门,其他的都只是有些雕饰、镂刻的木板墙而已,没想到直到尽头处竟然都算是门。

这一下,约摸三分之一走廊长度的“墙”都空缺出了本身“墙”的位置,原为“墙”所藏的里头所盛之物,一览无余。

“梦拾婆,这三分之一的木墙都是门的话,刚走过来那的也是?”混回转头示意了下。

“没有的事。也就这间搁置风铃的屋子是这样的。刚经过的那一段,还有对面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木板墙。每个房间只有一个门。也就这间特殊了。”

梦拾婆边说着,边已抬起一脚迈进了这专搁风铃的房间门槛内。混也紧随着跟了上去。

墙一转为整排的木门旋开时,就看到了房间内悬浮满了的各色风铃。压根就没看到可以下脚的地方,就算要挑,也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小道可以供人走进去挑看的。

上到天花板,下到地板,高位、中段、地水平处,眼所可及的这个房间内,都是风铃。这些风铃也不像一层见过的清一色透明色的。这里的鱼龙混杂,形态不仅不一,色彩也是纷呈杂乱、寻不到章法。

风铃的排列上,也是。参差不齐,没有规整感。正如堆满了一堆书籍的大书桌,要从里头寻找到目标的某本书,估计也就放置的主人才做得到了。

也是因此,混见着这甚有规模的铃屋,生怕自己怎么的一下,不小心就给梦拾婆弄乱了,紧随着梦拾婆的步子。沿着梦拾婆的路走,总不会无意磕碰到了。

这次,他毕竟是来买东西的。就算客户是上帝,但怎么的,做买卖也要看双方意思。要是不小心给弄乱了,这老婆子要是忽悠下自己,这地界片区内还真找不到第二家这样的店子了。

再说,混虽然资金上是没什么问题。但这一屋子的风铃,要是磕碰到了,要是连锁反应着弄坏了,这估价还真不好说。

万一里头还藏着点什么宝贝点的……混边随着进屋,边暗自感叹起了梦拾婆这老东西看不出来,实际还真是富甲一方啊。

“混大人,这边请。”

跟着梦拾婆的示意,俩人往右侧区域拐去。

隐世内的居所,大抵都是小中可见大的。

从进入梦拾婆这屋子的最外头那扇门起,就已可看出里头别具一格的小千之变。看似不过没有二层的单间,实则不仅空间更宽敞、还有着这二楼的存在。

这会这间满是风铃的房间,这微妙之感更是再次显现。

长廊上时看着也就长廊三分之一长度。但进了里头,除了来时长廊方向可以看到尽头,其他三方均是风铃悬挂于空,瞧不到具体终止处的房间墙壁的。假若没有熟知者引着,要在里面找到个东西确实极难,能做到原路返回就算不错了。

原先混还有些担心的磕碰问题,倒是他多虑了。一进入屋子,风铃便通灵地会主动让出道来。当然这通灵,是只要有人便会让道,还是,只有梦拾婆来了才会让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两人是一同进去,前后相隔也不过几个小步子的距离。

“来,就是这儿了。混大人可以看看这片区的风铃,有没有您中意的。刚才走过来的那一带的,都是些普通货。这里的算是中乘的货色了。材质上,里头可汲取的妖力上,都不是前边那些普通货可比的。”

“中乘的?”混顺手拨弄了同他肩处大致平行的一只风铃。

随着这一只的铃音响起,清脆悦耳之声如浪般,传导牵连着,带起了整屋子的铃颤抖起音。这一处音最亮,如最高的浪,其他处的离得越远,被牵连起的动静也就越小、音量也越低。

“嗯。下品的普通货色,不知道混大人有没有耳闻过价格?平常一些常往来的小妖小怪们是都清楚,看品色,每只一百铜契到十个金契不等。这个中乘的嘛……”

“这个不是我在行的事,中乘的多少价,你就直说吧。从下乘货色的价格来看,跨区间还挺大的嘛。这片区的货色,估计也价格跨度不小吧。”

“嗯。不同品乘间的铃,差距还是极明显的。但同一品乘内的,也不是说没区别了。价格跨幅确实不小。不过这样,也方便不同需求的人,在同一大类品乘内也能选到心仪的东西嘛。这中品的嘛,价格区间五百金契到一千金契间。”

混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分置左右两侧的铃。相比下品的来说,形态上倒是没有变出大花样来,但稍许细看,就能发现精细度上、材质上确实有着明显的飞跃。中品的若比喻为正品,那下品的风铃,更似是中品粗糙的模仿伪劣品。

“梦拾婆,这里是中品的话。应该还有上品货色吧。在再前头?”混问道。

“没错。本来是想着等混大人看完了这儿后,您要是有意,就再带您去前头看看的。既然您现在就想看,那最好了。我做这买卖生意,平常买下品货色的多,也是难得有您这样的大客户的。”

梦拾婆说着,引着混往屋子更深处走去。

“这品乘越高,数量自然也越少。要提炼合成出高品质的,素材稀有度会提高不说,要炼合成功的难度也是成倍增加的。物以稀为贵。刚才走过来的那一大片,都是下品的,中品的也就这一小段。上品的,我总共也就只有五十只,更是稀少。”

“上乘货色,买的人估计也不多吧?”混跟在梦拾婆身后,左右随意地看着两侧。

这附近还是中品的。前面看过了两侧那么多的普通货色,没有对比没有伤害,确实两相一比较,中乘的风铃品色好了不少。但梦拾婆说的上品的,他倒是有好几分的纳闷。

前面看去,也跟中乘货色差不多,没什么特别之处。而且说好的一小段,就目光所及处来看,前面依旧是望不到边的风铃密布。不知道这里头是还藏着什么玄机。

“梦拾婆,你这里上品的货色,该不会跟中品的,乍一看区分不出来吧。说实在的,这些中乘的,剔除掉可以感知到里头藏着的能量强了之外,外观上粗略远看,跟下品的差别很小。”

“是的,是的。确实如此。不过,上品的风铃嘛……不是您这样的贵客,我可是基本不会带进去看的。要是您是拿来装点屋子的,那上品的,绝对是一眼就能辨识出的。绝不是一般妖异可拿出的货色。”

说到这处,梦拾婆又停下了步子。前头初看还若是无尽的风铃悬空,但若眯起眼来凝神细看的话,还是可以发现些不一样的端倪之处的。再前方的,更像是镜中无限循环出的倒映。

只见梦拾婆于此处,在空中无物处轻叩了两声。无物,无铃的空气中,竟回传来了真实的叩门声。

随后,前方有如一被立起了的水面,受了这叩门声的音波惊扰,空中荡起了若涟漪的纹路。

两人便往那荡开的纹路内穿行而过,身后的风铃屋子内一下又回复成了唯铃、无人的状态。

穿过这如水面的空气,梦拾婆同混已置身到了另一个明显独立、却又说不上具体位置于屋内何处的房间内。

不同于前面满是风铃的房间的是,各处都透着白亮的色调。这屋子显得极简、也极小。

四壁均无门。方才的来处也已经回归成了木板墙。

四方的木壁都显得陈旧,微微可闻到老旧木头家具特有的气息。

而房内的亮度上,也是跟刚才的房间差别大了好多。

如果没有那几只风铃,必定是漆黑到如满屋的空气都凝成了黑炭般。

没有任何透风口的房内,微微地,可以感知到拂面而过的和风。随之,这个房内的风铃,也轻微地动着,悠悠扬扬,又有些恍恍惚惚的风铃声回荡着。

一时间,恍若并非置身在此处,而是置身在了某个清凉夏日的傍晚,浓浓树荫下有着清凉感,竟并不觉燥热。傍晚的风,有暖意,却也夹杂了不远处池水内水汽的清凉。风又吹响着挂于屋檐下的风铃。

叮铃……叮铃……是细碎了一地的静好。

梦拾婆依旧是常带的微微笑意,正看着这会进了这房间内、见着风铃出神中的混。她的笑中,其他之意倒是看不出,反倒更像是一位年迈的奶奶正看着自家晚辈般。

这么维持了有些时间,一见到这些上品的风铃,就遁入了发呆态的混,紧闭了下眼。再次睁开时,眸间神色已回明朗,不再是前面那种恍惚走神的游散之神。

梦拾婆这老婆子……刚才不会是想坑我吧?一回过神来,混就在自己心里头这么想道。

当然,混也就这么一想而已。他心里也清楚。梦拾婆既然做着风铃这门买卖,生意人大抵都是利益驱使的多,不会那么傻到栽自己一趟。都到门上了的生意,还自己放弃不要,可不是生意人的样子。

更何况,混觉得他自己在这地界上的分量也是不轻的。梦拾婆想在这里继续混下去的话,也不敢把自己怎么的。

不过……刚才那个……果然也有些摄魂类似的效果吗?

束婆好像也住在这台门内。束婆杖子上的那些铃,没有给妖异提供想汲取的妖力作用,但没记错的话,是可以摄魂的。对人类的魂是绝对没问题,对妖异的精魄嘛,估计也没人试过。

同一个台门内,都是知道束婆那铃效果的多,可从没听到过任何的风声,梦拾婆这也有类似玩意、甚至效力更甚的铃。这一趟来,还真是见识到了。

混这么心里作思着。虽然刚回过神来,前面见到风铃后出了神的失态样貌,梦拾婆已经见到是注定成事实了。但回神后,混就立马显出了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混把双手插在裤兜里,无事一样地在这些铃间转悠地看着。上品风铃价格区间的跨幅也不小,这几个铃各自分处在这个区间内的哪个层级,光这么看着,他并没有看出些端倪。

一个个的铃,确实一眼就能辨识的不一般。

每一只铃,都通体散着光芒。有的铃,光长明不变;有的,则是如星辰般忽明忽暗。其他材质上、细腻度上,更是不用多说,无可挑剔。

这个房间,相比进来这里前的那房间,显得小了不少。但里头的风铃数,更是相比,减少幅度更大。这也让仅有数十只铃的屋内,反倒有些空旷了。每一只铃都有着独自领地般。

“看不出来,你这还真是藏了不少好东西。以前都没来过,真是可惜了。这样吧,梦拾婆,这屋子里的,先给我来两只。中品的,给我先来个五十只的。上品的,我猜总要有个百几的紫金契了吧。”

“混大人您这猜的可真准。上品的一百紫金契到一千紫金契之间不等。确实也算是要个百几的紫金契了。”

混又绕到了另一只周身散金光的铃后:“每个品乘价格跨度都那么大的话,每只铃具体品色上都会有些差别吧。铃,我就不每只挑了。就交由你帮我看着挑了。只要每一只都不是半斤八两、都集中在同一品乘同一段内就行。”

听了混这番话,这趟大买卖算是成了,梦拾婆自然是笑逐颜开。

“混大人果然是大手笔!那混大人,您想要的这五十二只风铃……是我给您送过去?还是……”

“你帮我送过来吧。我住处,你知道在哪一带的吧?”

“当然知道。您几位大人物的住处,大致哪一带,当然是知道的了。就是,混大人,这要是我给挑了,价钱上……会不会全合您意呢?”梦拾婆问道。

虽说的是合意,但梦拾婆顾虑的还是何时能收到钱、能不能足额收到钱的问题。

隐世之内来来往往,都讲究个信用。但要是因为自己没讲清楚,导致有损失了,那也怪不得别人,也算不上不讲信用。梦拾婆向来都喜欢做生意一开始就谈妥、讲个明白,但这次碍于混也是地界上的大佬,也不好说太直白了。

“你是担心钱的事吗?风铃就由你帮我挑了。每只铃反正该是多少就是多少,相信你也不会为了点眼前小利虚报个价。价钱多少,到时留个条zi跟风铃一起送来。等我收货后,会安排人给你把钱送过来的。”

“好好好!混大人,您对风铃有没有其他什么要求?要是您这会暂时没想到,晚些时候想到了,派人捎个信也成的。”

“要求啊?刚刚算是提过了,反正不要来一堆一样品乘的就行。这一批给我多整点花样。要是看着不错,后头我说不定还会再你订货。哦,对了。梦拾婆,我买风铃这事,估计这也不算小单了吧。尽量别张扬。就怕没事,都给多事的人说成有事了。”

“明白。混大人,这点您尽可放心。客人的事,我们生意人都是会讲究的。这两天快鬼节了。您看这送货时间,要不要等鬼节后给您送去?鬼节,鬼门开,走动的鬼魅多了,容易眼杂。我这挑选,也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好好给您挑。”

“可以。反正我也不急。”混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等等。梦拾婆,你到时还是不要直接送我那吧。万一我出门去哪逛了,家里那几个都是粗人,给我不小心弄坏了还麻烦。凤茗堂的老板娘认识吧?替我先放她那吧。”

“我最近倒是常去她店里走动,她那店子里也有不少好货色。我会跟她提前打个招呼的。到时,就先放她那,我自己会去拿的。”

“行!”

梦拾婆看着这会依旧欣赏着风铃的混,本以为他也就随意看看。想买的东西基本敲定了,看一会也就差不多了。

只是没想到混又再次提起了先前转移掉了话题的那奇怪问题。

“你这些风铃确实不错。经看。里头藏着的内涵,我也可以感觉到明显跟外头那些有天壤之别。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心。梦拾婆,你这确定没有其他,比这上乘还上乘了不少的玩意?”

混说完,又极其随意地拨响了身边的一铃。随着铃音,他极富深意地笑起,看向了梦拾婆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