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归返
作者:冰翼熊  |  字数:5160  |  更新时间:2020-06-09 21:16:14 全文阅读

【一】

“两扇鬼门啊……”

阿霁低声呢喃了一句。

万家灯火林灵动着的流火之光,让她白色的睫上,也偶尔间折射着些光芒,恍似茫茫雪原间瞥见了光照下的一抹雪反射出的光亮般。

她的思绪也随着这声呢喃轻语,从茶山竹亭那收回到了此刻正置身所在处。去到沂竹镇那廊桥车站前,茶山那的片刻小坐,离开时,阿霁也是说了这句的。

“啥?阿霁啊,老头子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你说了啥来着?”长老用手指抠了抠耳朵问着。

“嗯?我有说什么吗?长老不是耳朵不好使,是记性不好了吧?我可什么都没说!”阿霁一脸无辜地回应着,“是吧,小瞳?”

阿霁方才的呢喃虽轻,大概也就跟林中一枚叶片轻飘飘落地那般地轻,但这会总共就这三人,也没其他人、没有其他再多的动静了,小瞳当然是听得明明白白的。但阿霁这么问的话……

小瞳低下头使劲挠了挠头,随后抬起头来,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肯定是长老自己瞎想出来的了。长老,阿霁姐姐刚刚可是压根没说话哦。您肯定是太想找她聊几句、唠唠嗑,瞎想出来的。”

长老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举起酒葫芦来喝了一口后,拿手分别指了指小瞳、阿霁两人。

“两扇鬼门”这四个字,其实长老还是听到了的,只是一度怀疑了下自己是否听错。但这个话题,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如此一来,今年鬼节隐世居民里头应有的热闹、却全然无影,只有多于往年的鬼魅亡魂的表层缘由,大抵也是知道了。

长老自然已是心知肚明,不用阿霁再多说其他了。这事,还没有牵扯出具体危害利益的事情的,权当听过就好,就跟这酒葫芦里的酒一样,入喉便可、至于味如何品者自知即可。

小瞳嘛,刚才跟着帮阿霁打马虎眼的时候,态度就相当于已经表面了。阿霁说的“两扇鬼门”的事,今天权当没有发生过。

“看样子,沂竹镇这一带许久未有的,说不定会来些不一样的客人喽。”长老又意味深长地抿了口酒,“汐侯大人,近来怎么样?前阵子,可听说他在沂竹镇搭救了个人类小姑娘。兴致不错啊,他老人家。这算不算他巫女之后头一回跟人类搅和了?”

“胡说什么呢?汐侯哥哥可不是老人家,就长老您是老人家!那个事啊,我也是后知后觉,才知道没多久。估计还是长老您比我先知道呢。果然偶尔应该出门走走,消息都不灵通了。等有机会,我还打算去会会那人类来着。”

“呦!吃醋?”长老斜眼看了下阿霁,满脸都透着对八卦事情的饶有兴致之意。

“鬼才吃醋呢!本蛟不过是关心自家汐侯哥哥,别被人类给利用上了。这地盘上,很多事情可还是汐侯哥哥说了算的。显世的,没见识过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就怕要是无意邂逅了,然后假惺惺的干嘛干嘛,汐侯哥哥掉进坑里去了。”

“汐侯大人,没那么容易上当吧?我看阿霁姐姐是多虑了。虽然那个人类我也挺好奇的。改天,要是沂竹镇上我见到了那人类,一定跟阿霁姐姐汇报!”

“好呀!小瞳真懂事哦。”阿霁笑着抚了抚小瞳的头,继续依路往前方走去。

来万家灯火林的目的地,那想去的地方、每年都会来看看的地方,就在这片林子的正中央。每逢七月半的中元节,中央那座以林树为构的盘旋层塔便会点满蜡烛。本来就有林中自带火光的映照、不暗,加上蜡烛的明火,那附近就会变得有如昼一般。

“长老,今年来万家灯火林的隐世人那么少的话,给那老家伙的万家烛,还有人点吗?”阿霁问着,语气有些低沉。

“阿霁姐姐,您放心。长老在呢!就算没人,只要长老在,也会把万家树塔的每一层都点满的。当然了,我也有帮忙了。我也可是每年的这一天都必定会去那报道的。”

“嗯。那家伙,一定能接收到吧。就算没在坟山那,这儿,他一定一样能感受到的。”

“逝者已去,能不能收到,可还真说不好。但对于生者来说,是一份寄托是肯定的了。哦,对了。刚小瞳可说错了啊,我可没点满。你那份的空位,给你留了,你自己看着安排。”

“明白了,长老!天彻底明前,一定给点满上。”

行不多久,万家树塔便已到了。

数棵树合长开而成的塔,粗壮度让人见了便只觉这一整片林子的绿色穹顶、最主要的支撑柱子便是它了。

而环着这树塔盘旋而上的层次,乍一看有如绕着这柱子般的巨树生长着的平伞状蘑菇群落。但从这些“蘑菇”极有规律的生长位置、以及构筑成的各层次的宽度来说,绝不是普通的蘑菇群。

再加之,所有的万家烛均是点在了“蘑菇”上的,蘑菇群的结实程度上来说,这也非凡世中常见的蘑菇。

如果走近看的话,是能很快看出的,这些初看仿似蘑菇的层次,都有着木质的纹理,除了形貌不似树,其他的都跟树木上长出的枝丫一样没什么区别。

阿霁松开手中白杖,任其悬空于原处,自己则走向了一侧摆着的竹架子。

架子上摆列着洁白、尚未用过的烛子,但唯有烛,并无明火可借。

烛子其实都是普通的蜡烛,名唤“万家烛”不过也是借着这个寓意而已。众人所点的烛,寄寓众人的念想,集一份联结过去与现在的似存似亦缈的羁绊。

阿霁拿起一根烛子,以手轻拂过其顶上,林中树身内一样的明火色便赫然点在了这跟烛子上。再放开手去,随其意念波动,夹杂了几小片经营雪花瓣的小股风流便送着这点燃了的万家烛往塔层高处的留空层次处送去。

随后阿霁又如是重复着再去点上了下一根、再下一根……

“长老,您还真是帮我留够了位置呢,谢了啊。不过,下次要是帮我留,也留个底下层的呗。那么高的地方,多麻烦啊。”

“麻烦什么呀。你这不挺顺手的吗?反正就这么弄点小风,嗖嗖几下就上去了。”长老比划了几下说着,“你又不是那些没经验的小妖,一个不小心还把点好的烛子给弄灭了。那些自个把自个烛子弄灭的,是真麻烦。都点好了,还送不上去。有几个还教不会这技巧!”

“长老是不是一想到就头疼了啊?之前好像有一个,长老您急得还踹了他一脚,吓到他了呢。还好没被您给吓得不敢来了,要不然这儿可少了点人气了。”

“唉……我这也不是为了他好嘛。年轻人要上进,这种点个蜡烛的小事情里头可也大有学问的,什么对妖力的控制了的。对了,阿霁啊,赤潋那丫头,最近怎么样?好久没见这事是早就习惯了,但也好久没听闻她动静了。”

“她啊,老样子呗。流淌在这林子里的火,还是拜她当年所赐吧。她自己……是不是从来没来过。”

“算是来过吧。记不清多早前了,到了岸边,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进来。这道坎,对她来说不容易跨过吧。也不求她多好,老样子就行的。这样我也放心了。我也得替老山主稍许留意着点她嘛。”

“长老要是惦念了,去泓汐看看她,顺带找汐侯大人喝个酒不就行了。她呀,让她亲自踏进这儿、或者亲自去坟山,估计一时半会,都是不大可能的事。平常那丫头,脾气是有那么点倔了。但她的倔强后头,不过也是个不大会能说会道、需要依靠的小丫头而已了。”

“啧啧……刚刚这话,你可真该当面跟赤潋说说。你看你们俩,平常我听到过的那些事,可基本都是你俩对着干的。小瞳啊,你是不是跟我提起过显世里头可以录音什么的玩意?我老古董了,不是很懂。下回跟我整一个来。这种情况下,就相当有用了。”

“什么对着干哦?我可没!小瞳,是不是你跟长老瞎说的?”阿霁一语的严肃。

“哪……哪有。”小瞳辩着,脸却憋红了一片,“又不是只有我跟长老聊天的!”

“长老,我很严肃地申明啊,我和赤潋可从来没对着干过。平常嘛,也就有些小事情意见不合而已呗。真有点什么事情,我们可都是站汐侯哥哥那边,不会内部还起哄的。好了,点满了才完整嘛。”阿霁说着,双手合十,闭上眼郑重地朝着树塔颔首了三下。

流火明明,是流淌在林木体内的血液。这树塔层也不例外,深褐色、多棵融合而成的组合树躯中,火色忽隐忽现地流着。而绕着这树躯的,是层层往上的烛光相缀。

在这片外方世界中以林子形态、隔离出的单独世界,静静地,没有丝毫虫鸣鸟语,此刻唯有阿霁、长老及小瞳三人在这林子中央处、看着同一方树塔景致。

“差不多了。我也该回了。”阿霁重新把白杖拿在了手上。

“嗯,快回吧,快回吧。我估摸着,你今儿个出来,有点算不听话、自个溜出来的吧?早点回去,说不定还能不被汐侯大人发现啊,哈哈。虽然就算被他逮个正着,也不会真拿你怎么的。”

“长老您看穿了就好,说什么大实话!我可不想给汐侯哥哥留下不好的印象。”

“行吧,行吧。快走吧。”长老朝着阿霁摆了摆手,“小瞳,送送你阿霁姐姐。改天想来了,反正随时能来,都欢迎的。”

【二】

伴着一阵卷起了雪山山巅一带雪花屑的风,凭空而现的阿霁便轻盈地落在了山巅附近处。

她左右看了看,设着的虚幻结界貌似还是完好的,便有些心虚地往自己住处走去。但愿汐侯哥哥尚未发现雪山上的这假象,而真实的她实则溜出去了一趟。

门口两尊鱼狮子头顶的雪依然是那么厚。阿霁靠在其中一尊身上,探着身子往里头张望。她携着出门的那根白色杖子,本来在她身后浮低空直立着,这会也跟着她做出着倾斜的动作。

熟悉的竹径延伸往内,熟悉的一花一草,只是这么光看着就觉得安心。

“汐侯哥哥,没来过吧?”阿霁转而看起靠着的那尊“石雕”来,极轻地问着静止不动的石狮,还拿手掸去了些它头顶积着的雪。

石狮未回应阿霁任何的声响,只是原本石头无异的双眼竟瞬息间活了,眼珠转动,斜视了下进门那条竹径方向。立在门另一侧的那尊,也是如此的,脑袋身子都保持着石头的模样没动,唯独眼珠转着,斜着瞥向同一个方向。

“完了。要是说只是去山下走了走,汐侯哥哥肯定不信。”阿霁嘀咕了句,直起身子,顺手拿了白杖便往里头走去。既然汐侯哥哥已经到这了,总不能让他再干等着。

竹径杖点声起,清脆至极。

“回来了啊。”汐果然已在,正在竹亭内随意地翻着本先前阿霁没看完随手丢在那处的线装书。

“嗯。”阿霁轻声应着,停顿了会才再开口,“汐侯哥哥,你是来了……有一会了吗?”

天有些微微明,但还是整体跟“暗”搭边,称不上天色亮堂。

宅院里头的亮色,还是主要靠着院内说不清源头的光亮。

汐放下手中的书,光亮照着书脊上联结串起了书页来的棉线。

“还行吧。”汐的目光说话间看了看外面天空的色彩,“大概也有会了。长老那老酒鬼,还是老样子酒葫芦不离身吧?今晚万家灯火林热闹吗?”

“汐侯哥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没去……”

汐饶有含义地笑着听阿霁说着。

“好吧,我去了。长老肯定老样子。不过汐侯哥哥称呼长老叫老酒鬼,可有点过分了。在我看来,你跟他半斤八两,都是酒鬼。”

“我可比他好多了。嗜酒的时候是嗜酒,我也承认。但平常我可没随身带着酒、都不肯撒手的。万家灯火林那,怎么样?”

“汐侯哥哥估计都猜到了吧。平常基本妖异。鬼节嘛,聚集到那片林子的人头总量肯定上去了。但一般鬼魅妖异大致也算参半的样子。今年的,据说都是鬼魅亡魂了。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店铺都关门休息了,整片林子也就我和长老、还有小瞳那孩子我们三吧。”

阿霁没有在亭内椅子上落座,而是靠在竹制的桌子边沿处,朝着汐回眸而笑:“汐侯哥哥,万家灯火林夜晚的来来去去,我可不信你会真关心。你是关心按惯例,给老山主的那些万家烛子冷清到没人点吧。”

汐微点了下头:“虽然没实质性影响,也就一个习惯性的仪式感,但还是不希望老朋友今晚太冷清。要真能收到这份心意,习惯了的事情,突然没了,会有些失落吧。”

“说是这么说,汐侯哥哥你好像跟赤潋那丫头一样,都基本没踏足过那片林子吧。那片林子,融入树中的火是赤潋点的,可也有汐侯哥哥那大水的功劳哦。要不然,那片林子时间够了,当年就足够被移到那儿的赤潋的火给烧干净的。”

“就是有‘功劳’,才有点不大想直面。我还是在泓汐,对着沂竹镇那方向,敬个酒更合适些。”

“说到万家灯火林,同老山主更相连、却又不想打扰他安宁的那地方,今晚可估计未必安宁。汐侯哥哥是不是先前就知道了,所以跟我交代那么声,还让泓汐大家今晚也给穿鬼门的众鬼魅亡魂让道、不打搅的?”

“怎么,顺带还去了茶山一趟?”汐问道。

既然知道“未必安宁”,那估计阿霁已经知道两扇鬼门的事了。

只见阿霁白皙的手指绕转着自己的一股白发,不紧不慢地说起。

“嗯,找芷芕聊了聊天。那孩子,平常看着还挺帅气的,见着我用雪做出身形的鱼狮子,都走不动路,不乐意给我倒茶水了。茶山那的竹亭,嗯,感觉还是我自家的这原型好看雅致啊。汐侯哥哥,你既然早就知道了,没跟我分享哦。赤潋他们可都知道?他们几个要是知道,只有我蒙在鼓里的话,我可真要酸了啊。”

“都不知道。要是跟他们说了,我前边来跟你说尽量别出门的时候,就跟你直说了。喻礼和芷芕,离坟山那么近,恐怕是知道最早的吧。有听到其他什么坟山鬼门相关的事情吗?”

“没呢。汐侯哥哥觉得会是什么人?凌业的话,我觉得说不定可以打探到点下面那边的事情哦?”

汐抬手示意了下阿霁:“这事还是依旧仅限于已经知道的人知道。其他人,还不知道的,就还是不知道吧。凌业那,谁都有点过去的事,我不想他牵扯,至少目前。”

“嗯,明白。这事,反正目前也就多开个门而已,暂且静待下文呗。”阿霁说着从桌子边沿走开,随心随意地把手放在背后踱起了大步子,“兵来了将挡,火来了水淹。刚巧,泓汐有的是水,还有将。”

“对了,阿霁,去绛波榭那走走?”

“汐侯哥哥的邀请,我当然是肯定同意的了。去看凌业?绛波榭也就他最常呆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汐说着,起身往竹亭外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