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汐返鱼留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743  |  更新时间:2020-06-12 21:28:26 全文阅读

光影不动,好似时间也随此静止。

安静的巷子,安静的房间,由窗而入的光在地上投出的明,似沉淀、凝画在了那处,从帘子拉开后,未曾动过。

而明之外的,房间他处的暗也那样僵持着,未曾动过。

越往窗户相反面看去,暗更是像多染了几层墨色般,较明附近处的甚了多。

这个房间并称不上明亮。除了唯一窗户处的附近还算是光线好点,其他地方都是跟“晦暗”二字更为相称的。

汐看了眼陆筱颖后头、属于这房间内的一方晦暗,又收回了目光、集回了陆筱颖身上。

刚才那句“啊”中就足以带出陆筱颖关于黑影的诸多疑惑,反正现在不说,等会也会问的,汐还是打算主动解说一下。

“小花痴,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提川祁镇的时候,跟你说的入口的事情吗?”

“入口?记得呀,就是你给我的那个很好看的莲花挂坠,扔到河里,对吧?”

“嗯,对。”汐嘴角的弧度透出着丝许的欣喜,还记得啊,这就好,“那个是你去泓汐的钥匙。其他,我当时还跟你说过,很多地方都可能成为入口的。”

“嗯……”陆筱颖稍许想了想,是有印象,但当时注意力更集中在汐给的挂坠和提到的川祁镇上,没有一五一十都记下,“有那么点印象,但就一点点。好像是不是说桥下面的地方,湖水什么也可以是来着?”

“记得差不多嘛。还有,人心也可以。”

“人心……也可以?”陆筱颖低声喃喃道,“那就是……”

刚想说的话,没说出前又卡住了。

如果真按这个意思,被缠绕最多的人,难道真的是因为心生出了什么、还是最多的缘故吗?所以,慢慢地,那个人有可能成为进入妖异世界的入口?

那……源头,是因为钱婆婆的事情打击太大?才刚发生的事情,能打击到人一下苍老那么多吗?其他的黑影,没有死命纠缠着谁的,又是……几个人的?

又是一连串的疑惑,像不停冒出的一连串水中泡泡般,上一个还没浮到水面、最终消失,下一个又已经急着紧跟其后往上而去了。

“别瞎猜,小颖。没有尘埃落地、或是认知不足的事,不要擅加揣测。就算你心里猜过,但也不要先入为主。”

汐柔声说道,随后还是补充了些他的看法。

“黑色影子一样的玩意,是人心而起是肯定的。先前镇子上基本可以确定是没有的。虽然人心的暗面一直有,但这玩意不是那么容易生出成形的。既然现在有了,还是集中表现在特定的地方、特定的人身上,我估计跟你听到过的谣言可能会有点因果关联。但,就像我刚刚说的,认知不足,不要先入为主。具体是什么原因,还是静观其变吧。”

“哦。”陆筱颖应着。

可以静观其变,那就是,暂时没什么大影响喽。至少现在,不会有什么太坏的事情发生。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见到这个,总感觉可能会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假如遇到其他妖异,特别长得奇怪的,自己肯定也会一样有这种感觉。毕竟见得少。

但从汐的角度,这个镇子上妖异多了去了,不就一两个的偶尔几个、偶尔几回被人类看到,没什么好稀奇的。

物以稀为贵,物以稀为怪。见惯了就不怪,见得少的才容易初见时觉得惊异、惊奇、惊叹。说白了……陆筱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见过世面。

“暂时可以不管,但花痴,我前面让你帮忙留意的事别忘了。不管,不代表不关注了。显世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只是平常不会那么明地显化出来。但真有事发生的时候,会加速发展也未必。”

“好的,妖怪老大。保证记得妖怪老大交代的任务!”

陆筱颖郑重其事地回应着,也因此又得到了汐一个隔空于额的弹指。

一面看着陆筱颖揉着额头的样子,笑着,另一面,汐自己也有其他的一些想法在心中酝酿。

小颖提到的黑影的事,真只是如此而已吗?

人心亦可成隐世入口。一念成魔,一念成佛,这不是一句空话。但一念之差,对于钱小姐的公子来说,只是一个凡人,这一念,还不至于能一日之间让心魔化成黑影,也还不至于能一息苍老。

是有其他外界加速的东西吗?

汐的视线略过陆筱颖头顶睡得正香、偶尔嘴中还吹出个泡泡的蓝鱼。倒是睡得挺安心的。初回显世,还能这么毫无防备,也是好事。

但是,安臾……

同一个精魄,却是前一世和现一世。前一世的事,估计这鱼也记不得了吧。除非出现些意外情况,比如那三点红鳞,因人而凝成的鳞片。

细想一下的话,当时的安臾,跟小颖说的这个人类,还真是情况某方面有些微妙的相似。安臾的脾气原本是较水璃、阿沵好得多的。安臾之名,守护之意。都是守护者了,可不会是什么暴脾气。

钱小姐,汐也是接触过的。钱小姐的儿子,汐是没多接触,但能想象到,那样一位女子,培养出的子女也不至于会脾气太过怎么的。脾气若是还好的,不至于会那么容易催生出心魔黑影这种玩意。

安臾当时,也是有些外因在里头的。

虽然显世中,本身就有类似这种现象。原本脾气好得不能再好的人,周围的人都对其极为认可,但做出了一些事情,让身边的人都觉得不可置信会是这人做的。

这种情况的,从隐世的角度来看,大抵也是心中生起了些魔障,从某方面来说,借由这种情况下的人,是极容易打开隐世缺口的。但要起魔障,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必定是经过了些时间积淀而成的。

这回这个人类,按目前了解的,可不像是有足够时间沉淀过的,倒更像是毫无征兆、突然而起。所以,有可能,同一个源头……

想到这,汐不自觉地竟感觉血脉有些热起来,仿似有一团焰于身体的深处一点点燃开,沸腾至血脉里流动着的液体也兴奋不止。

同时,妖力也随着这种感觉而自行散出。

虽没有散出许多,但只这些,带起了房间内的空气微微有些变化。

在眼前、却视不清实态的空气,此刻,竟伴随着生起了些许的波纹,好似空气是一面会忽而靠近、忽而远去的镜子,而镜中正映照着一汪凡人看不见、却又于微风下起了微澜的碧绿湖面。

汐对这一切自然是没有察觉到的,直到一只手在自己视野内晃动……

“嗨,妖怪大人?妖怪大人!汐?”

“哦,走神了。不好意思。”被陆筱颖唤回了思绪的汐,血脉之中的那股沸腾也在瞬息间冷却了下来。

空气重回到了往常一样无处不在、却又平静得好似不存于任何处的状态。

陆筱颖以不惊扰头顶蓝鱼的轻微动作,微微转头看了看左右,再重新认真地看回到汐。

不愧是大妖怪啊!走个神,那么厉害的吗?刚刚空气中是有点绿色的什么东西吧?然后额头的印记那儿也有点痒痒麻麻的感觉,像是在回应一样。

“有没有……吓到你?刚刚没留神,可能有点影响了下你房间。”汐也左右看了看。没有太过肆意的妖力,影响应该没有,但他还是保险起见想确认下。

“还好。你看我头顶的鱼都没被吓醒,肯定就没事了。”

陆筱颖若无其事地说着,心里头其实对让汐出神的事情更来得好奇点。

前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能让汐突然走神的到底是什么呢。肯定跟前面说话的内容有点关系吧。但好奇归好奇,陆筱颖还是能适时按捺住的。

再关系好,有的事情,也是自己不该多好奇的。特别汐那边世界的事情,自己更是不了解。所以这份好奇,也就心头如风轻拂而过、丝毫未留痕。陆筱颖也没任何问起。

“那可不一定,你跟鱼儿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不过你没事就好,刚刚走神厉害了点。要是吓到你了,我还想让你叫我一声‘哥哥’的打算,岂不就更遥远了?”

“没吓到的。但叫‘哥哥’的事情嘛,你做白日梦。我才不要认一个妖怪当哥哥!到时候,有点什么事情,你欺负小孩子,我就算告状到爸爸妈妈那,他们都帮不了我的。”

汐轻挑了下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以前对人类的理解有点偏差过大、还是怎么的,总感觉陆筱颖有时候的想法,跟自己原本以为作为一个人类可能会觉得的,不大一样。

比如刚才这话,要是个人类说不想认一个妖怪,那基本缘由估计就是因“妖怪”二字而起的。不会是因为陆筱颖说的这个。

“汐,你笑什么啊?我说得挺有道理的呀。”陆筱颖不解地问道。

“嗯,有道理。小花痴,你真的很有意思。”汐示意了下依然睡得如痴如醉的鱼,“这条鱼,就先前说的,帮我照看下,你也刚好有个陪着玩耍的。”

“好的呀。我会教它假装正常的鱼,不让爸爸妈妈发现是条妖怪鱼的。你……要回去了?”

“怎么,舍不得我?”汐站起身,本来想习惯性去摸陆筱颖头的,手在半空中便停住了。差点忘了鱼还睡在她脑袋上。

“没有呀。那这条鱼要吃什么的?吃鱼饲料吗?”陆筱颖看着汐那不可思议的眼神,犯了错般轻下声来,“那是吃什么的?吃米饭和肉肉吗?”

“我觉得,不用刻意给它吃的。你都说了妖怪鱼,不吃饿不死。要是高兴了,你吃的东西随便给它几口也行吧。”

听完汐的回复,这回换到陆筱颖觉得不可思议了。

“真这样?它……”陆筱颖指了指自己脑袋上方,“不会是你哪里随便捡来的吧?这么说话的,一听就不是亲生的。”

“光外貌,第一眼看着就不像亲生的,我可没长着鱼的模样,不差多一项。不过在我们家,亲不亲生不重要,只要是家人,就都是亲的。从河里捡来的某只人类花痴也是亲的。好好照顾这鱼,我要先回泓汐,有些事交代下。”

还没等陆筱颖应答一声“好的”什么的,汐就已经自顾自地又穿过房间南侧墙壁不见。

只是临彻底没影没声之际,给陆筱颖留下了一句“明天见”。

“哦。明天见。”陆筱颖对着同往日无异、一动不动的墙壁条件反射地回着。每次都是这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此刻对着一面墙壁道别,不免还是有些小失落的。

“等等,明天……明天?”陆筱颖这会才反应过来,汐刚刚道别说的话竟然是“明天见”。

头顶还有一条熟睡的鱼,原以为都把鱼安置在这里了,那下次汐出现,少说也得几天吧。明天汐就来吗?看样子,这条鱼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样子呢,明明嘴上说着随便给它几口吃的,其实实际又很在意。

陆筱颖在心头嘀咕着。这么一嘀咕,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前面提到汐认识的人类,除了钱婆婆和严晞之外,不是分明还有医生吗?他们俩还感觉是老熟人的样子。刚才忘了问汐,为什么不提医生了?

想到归想到,陆筱颖打心底里始终觉得医生绝对跟自己一样,是一个实打实的人类,估计医生也是某些机缘巧合,跟汐认识混熟了吧。

从小到大,都一直在的人,理所当然是人类,就凭这一点,她完全没有想过是不是也有一种可能要把医生也往隐世方靠。

混杂于人群中,同人类一样的外表行为,存在这样妖异的可能性不小。在鬼节前的河边临时夜市上,陆筱颖分明是见过的,比如那位卖烤红薯的。但一旦放到了熟悉之人身上,怀疑与警惕却好似能被瓦解得荡然无存的。

大概就好像心魔黑影的存在一样。原本普遍认为好的一个人,总是看着亲切可人,若是说这样的人容易缠绕上阴影,任谁都难信。依托于过去的经验,习惯性地驱使着做出判断,而这份判断,是否在源头就迷失了方向,又有谁知。

想到医生,陆筱颖不免心里窃想到,亏汐还是对人类不感兴趣的,明明还是在意着的,要不然怎么会跟医生、跟自己,不止一个的牵连上。

明明没有出声,只是心头的这么一想,头顶的鱼却极为巧合地醒过来了。让陆筱颖差点以为自己刚才无声的想法还能吵醒到它。

虽然看不到自己头顶的光景,但凭着那极其轻微的、“噗”的一声,陆筱颖都能想象出一条熟睡到嘴里吐出着泡泡的鱼,从梦中突醒过来,泡泡随之一破,然后一脸茫然地回忆着自己这是在哪的有趣景象。

不一会功夫,大概是鱼儿有些清醒了,陆筱颖头顶那不重的重量也感觉消散了。随后一抹靛蓝,迅速地从自己眼前掠过。

再追寻到那抹色彩之时,鱼儿已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半间处了。

陆筱颖还在暗自感叹着“这鱼还能在空中那么快的吗”之时,靛蓝又回到了自己附近,三点红还是一样的惹眼。

鱼儿明显是在找寻着什么,更确切地说,是谁吧。它回到陆筱颖身边,于极低的高度,正仔细探视着床底下。

“呃……你觉得你家汐侯大人会跑床底下去吗?”

鱼儿一惊,转过身来,浮空而至陆筱颖双眼平行处,眨巴了几下鱼眼注视着陆筱颖。

“汐先回去了,说有些事要交代下。大概,可能明天还会来。”

也不知道鱼儿是没听明白,还是对于汐竟然会在趁它睡时离开觉得不可置信,总之鱼儿没做出什么反应。

但刚在陆筱颖觉得自己对着一条鱼讲话的画面有些滑稽时,鱼儿像是如梦初醒,一下游扑到了陆筱颖的颊畔。双鳍往前一探,做出似以手拥抱的姿势,随后一样带着凉意的鱼嘴往她面颊上一凑,一个冰凉点落的亲吻。紧接着,又讨喜似的拿头蹭了好几下亲吻过处。

被这鱼儿突然的亲昵惊到的陆筱颖,温温的脸颊霎时红起了一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