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已齐的棋局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463  |  更新时间:2020-06-15 21:33:30 全文阅读

墨泽说得如此肯定,但汐也是确实没理解墨泽之意。

怎么想都感觉要说的基本都说了,好像是没忘了什么特别重要的。顶多也就墨泽那可能的“未来老丈人”,近期可能会来泓汐逛逛什么的吧。或许……还有点万事通那的小道消息什么的。

但是,需要墨泽提醒自己的。必定不是这种没啥大影响、或者还不确信的消息。毕竟本身,自己这边的消息是远较墨泽那来得多、还来得早的。

明明是自己先行传达给墨泽,却反由墨泽来提醒自己有遗漏,有点意思!

酒盏于汐手间,朝着墨泽示意了下。

这示意,意思简单明了。到底还有哪一事没解释,就需要这位山之主多多指教了。

“你前面说过,被压缩的记忆,屏障撤去时,急速恢复过程中,假如承不住的,那便是玉石俱损,如你现在手上那酒盏分化出的演示一样。那如果承得住呢?是否也有一些影响,对梦溪?”

“实话说,我还没见过这种先例。也翻找过些古书,也试着打探了解过一些,还是没听说过有承得住的。也可能只是我孤陋寡闻吧。或者,也是本身会去选择用这种方式的不多,所以总体少,这种结果的样更少。不过你也别太担心。”

汐抿了口酒,放下酒盏。

“我找你聊这么多,想让你保管梦溪记忆,说简单的,寻求变化的那种可能性,不过也是希望能尽量往‘承得住’的路上走。我所说的没见过、去打探了解,主要是我想了解‘承得住’后的一些再具体的细节影响。”

“但大体的,我是清楚的,至少那样梦溪不会有事。细节影响,主要大概就是除她自身完好之外,表象不大看得出的一些其他具体细小,是我不确定的,因为没见过,所以想去确定。我既然掺和了,我也有这份责任。能了解的,我必定会去尽量了解全面。”

墨泽微点头。汐的这点,也是他一直以来极为欣赏的。他决意介入的事情,确实是尽他所能地考虑周全。或许,拜托给他梦溪之事的那位人物,也是出于“担当”这点放心找他帮忙的吧。

而自己也是如此。汐既已说明了该说明的,那后面,也便是放心地顺其自然而行了。始终是那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其他的嘛,本来是想着等确定了再告诉你的。索性先跟你打个招呼吧。我家小颖要上初三了。”

汐这尾处的一句也是说得一本正经,倒是让墨泽有些云里雾里了。

“所以?”

“梦溪找的那个转世,这一世的年纪,跟我家花痴差不多大。也要上初三了。”

墨泽自然明白,汐是不会平白无故提上初三这种事情,必定还有些其他因素。

“初三啊。说起来,暑假也快结束了。跟小颖一个学校的?”

汐摇了摇头。

“不是。要是一个学校,梦溪都到过沂竹镇找过小颖了,那就找找那人更快了。没必要还去其他地方大费周章找。但,只是目前不是一个学校。”

“目前”二字汐着重强调了下。

“万事通那来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法子找到的那个“极为可能就是”的转世,顺带从那户人家的家长里短里头听到了些消息。”

“哦?极为可能的话,也就是说还不是百分百确信就是那人?”

“嗯。守护印记的另一边是梦溪。万事通作为独立客观的旁妖,第三方来说,还能找到‘极为可能就是’的也算不错了。要让我找,我是肯定没辙的。梦溪那边,我也有派人留意着的,以防万一,倒不是说监视什么。”

当然不是监视,这点墨泽也极为清楚。只是保护性地,或者说以防万一。

“具体的,既然是私底下的留意,那也不能靠得过近。所以梦溪那有的事情,也不可能一五一十都知道,大概来说,至少看着是还没有找到的那种样子。”

说到这个,也是汐极为佩服万事通能耐的地方。别人家当事人自己都还没找到,万事通却已经找到了一个高概率是的人类。

看万事通跟自己说时那极为自信,还说“要不是”这人类,这消息分文不收、包管会在梦溪前给找到人、往后还给什么优惠的样子,估计真就是那个人了。

只不过万事通也是保险起见,说得委婉了些,“极有可能就是”。但其实,也已经是约等于百分百确信的可能了。

“万事通的能耐,确实。虽然我这边跟他打交道倒不算多。也不知道他为何,有这能耐却喜欢在些小地方走动?”

墨泽所指小地方,自然是包含了沂竹镇在内的这一片跨了有个三方的地界。

从地界自身来看,居于其间,也会觉这方山水也足够大;但若是放眼而去,诸千万山水,河川大山、山系水系分置这天地间,这儿,山一方也好,泓汐、垚阜也罢,也是小地方了。

万事通的能耐不说,穷奇之后,在这小地方常年呆着,也是有些大材小用之感了。但能耐归能耐,墨泽还是不大喜跟他打交道的。

泓汐那边或许跟万事通来往还颇多,泓汐那边的生意或许也是一层。但墨泽这……能不找万事通的便不找他做生意。万事通或许有他自己的行商之道,但若事情牵扯两方或再多方的,他可是两头都会毫不忌讳地同时做生意的。

“万事通是从那户人家那听到了什么消息吗?初三结束,高中,来这边?”

“再早点。很可能初三便过来。好像是家里头做生意什么,这个人类家的事情,我就不感兴趣了,具体细节也没记心上。所以,绕了一圈,梦溪最后会寻回到这儿的概率极大。可能这儿,沂竹镇,会是梦溪这寻了千山万水、数朝数代一路的落地点。”

原来如此!墨泽不禁心中叹了一声,一瞬间便已恍然大悟。

汐侯大人,这安排的……

是顺其自然,最终还要靠梦溪自己的。但若比拟为一盘棋,这棋子可还真都是凑齐到一起来了。

还以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解”还不知具体何时何月,对妖异来说倒是还好。人一世须臾,汐侯大人看上的小颖这个人类,可未必能如他所希冀的,还没能等到帮上梦溪说不定便已霜染其发亦、或早已换了一世了。

原来汐侯大人的打算,这“可能性”的酝酿已在咫尺之处。不愧是泓汐之主!

“万事通……生意面好像变广了吗?”墨泽虽心中感叹,话语却未吐露分毫,而是转至了万事通身上,“以前,我记得他可是不屑于了解人类的那些细碎凡事的。这点,跟之前的你还真有几分像的。”

“我跟他怎么可能像。他的生意范围,是广了些。因果源头,说不定还是我家小颖那。”

仅这一句,墨泽已有明了。小颖那,还不是跟眼前这位大人有联系的关系?

“哈哈。原来源头,还是汐侯大人您啊。也跟先前,来过这的外乡旅人有关吧?还有,河里头,那溺亡不去的小孩子?”

线条牵连,顺其线而寻,却恍然间,源始终在同一线上。

而微妙之中……还有那场葬礼啊,同茶山那位曾有着印记相连的钱姓女子。

汐没回应墨泽这已知答案的提问,倒是又提及了同梦溪相关的另一位。

“哦,对了。那位可能是你‘未来老丈人’的家伙,估计很快就能见到吧。按他的说法,是‘不会太久’就会来这边歇歇脚。当然了,这个不太久,是于显世而言的不太久,还是于隐世而言的不太久,就不得而知了。”

“这……汐侯大人特意交代这一句,是同我这边有关联吗?”墨泽有些不明汐的用意。

自己所在意的是梦溪,只是梦溪。所以,就算那位是如汐所言的是助梦溪成形的,那跟自己也并无特别重要、且直接的关联。自己该做的依旧,不管梦溪知不知,也不管多出多少个关联人物,并无影响。

墨泽这反应倒是稍微有些出乎了汐的意料,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没太大关联。特别对于这性格的来说。或许放在显世里头,这种情况,大概听闻者会更有心些吧,对“未来老丈人”。

“谁知道呢。我就随口、顺带说一声而已。”

话落,汐的面前便已浮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莲。

无叶相衬,唯花一朵。虽未盛开,但片片的莲瓣间已足见出其饱满。饱满到仿似只轻触一下,莲瓣便会触发了弹簧般瞬息弹开盛放。

“说好的,由你保管。就麻烦你了。我也差不多该去河里头,接回我家那俩小孩了。”汐说着起身。

莲则是懂了主人的意,顺从地往桌对面的墨泽处迅速浮移而去。

“装了记忆的泡泡,在里头。”汐看着正拈莲于指间端详着的墨泽,复又说道。

“嗯。”这点不用汐提醒,墨泽也知道,只是……

“我能看里头、梦溪的过去吗?”

“要不然我让你保管干嘛?反正我自说自话也不是第一次了,小颖也看过,不怕再多一次。梦溪要是日后哪天知道了不高兴,要怪都怪我就行。况且,这也算是梦溪舍弃了的东西。只要记得执着,过往诸事不过云烟,记不记得从她决定之时都无所谓了,更何况记忆只是被记得对象的倒影。”

“可我不同于小颖。”

汐看得出墨泽对那藏纳于莲中之物的在意。在意,又谨慎。

“小颖看了没事,她还只是个人类的小孩子而已。汐侯大人不怕我看了一些,反倒把事情往非你先前所想上推了?”

“不会。我相信你,墨泽!”汐说得极为肯定,“但我相信的,不是你会具体做出什么,或者说是做出什么符合我预期之类。我相信的,是你自身,包括由你自身自主而做出的选择。”

“我是以同为隐世居民的角度,同时,泓汐主人对客人、以及友人委托过的综合,我希望梦溪能够好。我的希冀,我觉得说句难听的,缺了一份情,有时候也难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类似。但你跟我不同,你对梦溪的情,决定了你会对梦溪的希冀会较我深不知道多少。”

汐停顿了下:“墨泽,不管你做什么,我知道你必定是为梦溪考虑。也就是说,源头的出发点,我们是同的。始点、希冀的终点都同,但中间的路,从来不是唯一的。我相信你的选择,墨泽。”

听了汐的话,墨泽心中若有什么放下了似的。汐既然提出让自己保管的建议,那必定是会接受这份保管的邀请的。但确实,总有样隐隐的无形之物压着心头。有汐这话,便够。

墨泽嘴角扬过了一缕笑,厅堂内的空气也似随着融解了不少本来的凝滞。

“要我送你吗,汐侯大人?哦,不,小颖哥哥。”

“那么客气?不用了。河不就在隔壁。都紧挨着的,还送来送去,麻烦。下次有需要,还要来多蹭几次饭是真的,别嫌弃。”

“不会。想来的时候,随时都行。汐侯大人约我喝酒倒是多,来我家里头蹭饭的,也是难得的事情,虽说是为了小颖考虑。当然,对于做饭菜的人来说,用餐的人能喜欢也是一种荣幸。”

汐笑了笑,挥了下手:“走了,老朋友。”

西侧的窗,帘子随势掀飘了下,是汐离去时为些许溢出的妖气所染,随后便又静静地垂下了。

厅堂之内,已唯剩墨泽。

指间的莲,如此看着,倒有几分玲珑剔透之意,但墨泽并无心于细瞧这莲的外在。他看了眼汐方才的座位。

桌上的酒盏,里头尚有些许未饮尽的酒。但酒香再醇,酒色再美,却耐不住酒盏的裂纹更引人留意。

那已深深铭记在盏身上的裂纹,没有规则地延伸、扩展,若一张被随意编织成的网,紧紧笼住了原本无痕的盏。于盏而言,一张无处可逃、裂纹所构的网。

青鹤再现,以刻意轻缓的动作收拾着桌上的盘碟,尽量减少着餐具碰擦而起的声响。

汐侯大人已离开,她借着这屋子也能感知到。虽双目闭着,但其心看得透彻。那只已布满了裂纹的酒盏,她并未去触碰。

“也收了吧,青鹤。”墨泽开口。

青鹤温婉地低头示意,才小心翼翼地把那酒盏收走了。

若是其他餐具之类,有了磕碰,或是这般这样,是会及时更换的。若是不及时更替掉,家中来了客人,招待时不小心给用上了,总归失了体面、不大好。

但是这一只盏,青鹤知道,暂且还是好好收着吧。再加上盏身已有缺陷,必定是要拿放格外小心的。

虽说墨泽大人同汐侯大人间的对话,她在楼上并未听到什么,也本就无意去探听私密之事。但是,汐侯大人走后,墨泽大人的反应,青鹤自明,必定是有什么的吧。

只是,墨泽大人不言,那自己也便不需多过问。自己,就若这屋舍一般就够。不言不语,但风雨之时,却可为主蔽风挡雨。

“许久没弹琴了啊。”墨泽忽然叹了一句,“青鹤,等下劳烦你帮我把琴也拿下出来吧。”

青鹤轻应了一声。

外头月色如何,尚不知。但必定,是个适合琴音的夜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