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至家
作者:冰翼熊  |  字数:4852  |  更新时间:2020-07-10 20:39:42 全文阅读

巷径幽深,光更暗。

风摩挲过,右手侧是一墙的爬山虎。黑黝黝一片,全凭着白日里的印象,才知晓这是爬山虎。

左侧的人家内,不大的小窗户中透出暖人心的光。

走了一段之后,水璃的那处水井未到处,右转,台门已可见。

台门的门扉竟已关了。有些出乎陆筱颖的意料。

被汐从医生家里、径直丢到了河道里后,是感觉时间过了许久,但总觉得也没太晚。应该不至于台门的门都关了。虽然说关,也就那沧桑十足的木门合上了,并没有加锁,推开便可。

到了巷子内,手中拎着的蓝鱼,倒是乖巧,一动不动,没有前面那样还会做些动作。果然,可能会被他人看到的地方,这鱼还是谨慎的嘛。

至于汐……

前面的话题已落,进了巷子后,汐也就没再多说话了。估计也是跟臭鱼一样的顾虑吧。

水璃是听到没事,但聊着聊着容易一不小心扯到隐世的话,还是要考虑些其他的。毕竟巷子内,也已是显世居民的集中住所处。

陆筱颖看了眼较自己先走了两步,去推开台门门扉的汐。

竟然是用手推的啊?竟然跟自己一样开门法!还以为会“嗖……”地怎么一下,整个一阵风啊、或者来个妖术什么,门不用碰到也能自动开。

汐转头看了眼一脸诧异眼神的陆筱颖。就算光线不明堂,对汐来说,要看清这么点小眼神,完全不是问题。

“走了,花痴。开个门而已,别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哦哦。我好像是没怎么见过世面。”

边附和地应着,边跟在汐身后跨过台门那高高的门槛。陆筱颖总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就像那些什么故事里一样,无意招了个妖怪回家。这感觉有点怪异,关键自己还不是真“无意”的。

要是真是写故事,估计就是这么走的吧。妖怪跟着回家了,然后往后一系列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发生,还不知缘由是何。然后最后的最后才知道,原来是有妖怪呀!

脑中胡思乱想,耳中所闻所见却是真实。

进了台门内,这回,台门门扉的合上倒是极为符合陆筱颖的认知了。

没有外力,随着一声厚重、透着年代感的“吱嘎……”声,门又自己合上了。这是正常情况下绝不会发生的事。

而另一边,左手侧已是自己家了。亮堂的光显着整个窗户。些许言语,不重,像是刻意轻下声说着话的。但其他再无人走动、安静的台门内,静下心来听的话,却足够清晰入耳,这也让陆筱颖走向家门那的步子停住了。

“……小颖的学费……”

这几个字,让陆筱颖不由觉得心头又被揪起了一下。

快要开学了。以前小学,因为学校里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每天上学内心还是有丝排斥的。初中,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也会偷懒开小差干嘛,但整体,还是喜欢着上学的。

但每次开学前,学费……

知道每次的结果,都是不用担心的。但每次,也还是会自己隐隐担忧。有时候晚上做梦还能梦到这个事情。

还记得之前有一年,也是一个暑假吧。河边临时搭建的热闹集市上,就跟前几日七月半前的差不多。然后那时候有个摊位,是老底子抽牌算运势什么的。当时随手的一张牌,至今还记得。

牌面上的画,也透着有些年岁的味道,没有全新之意,上头记得还有透明胶带那么粘着一道。其上的画作,更是看得出全是人工绘制的。谈不上什么艺术品,但是却也有着民间自有的特色。

牌上画面的内容,几只金黄色的元宝,长着腿。当时记得那摊位的老先生,解释是“铜钱生出八条腿”,寓意也是明了的,即将开学、对学费的担忧。

虽说这种民间抽牌算运的,也不能全信,更多的,可能是对一种传统文化的承续吧。至少留下了,曾经有过的痕迹,在这一隅小镇之中。

而比如陆筱颖这样的,当时去抽一张,也完全是带着些玩的心境吧。但,巧合地说出了她那份藏于心中隐隐的担忧。

每一个学期开学前,都会不自觉生起的忧虑。主要也是知道自己家里条件的。虽然到底有多少家底,作为只是个小孩子的她并不完全清楚。反正,每次开学前,少不了听到爸妈在谈论这个事情。

有时候周转不开了,也会有听到在说哪个朋友那去问问,先借下。当然了,有时候也是有些说不上是不是算“乌龙”的事情。

爸爸以学费这个为幌子,多问了几个朋友借,借了好几份。然后先去过赌瘾,总觉得能以此来个“一本万利”。谁家摆个一桌、几个熟人,搓个麻将、打个牌玩玩什么的。当然之所以算是“乌龙”,本来以为不会被妈妈发现,却没如爸爸的意。

最后被妈妈知道了,便是一顿数落。每次这样被妈妈发现,爸爸也就只能一声不吭、乖乖听着数落了。

不过陆筱颖对发生过那么几次的事,倒是也没太在意。

一个,反正每次自己最担忧、虽然也有点“杞人忧天”的学费问题,总是能有着落;另一个,家里资金的底子具体如何、最终流向怎么样,都不是她能插足的地方,她还只是家里的宝宝,管不着的也就没必要瞎操心了。

而至于爸爸,打着自己名头,结果借了好几份的学费的事,虽然以后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变化不知道,但至少此刻、当下,还真觉得也有一丢丢的理解吧。

偶尔有时候,会有那么些感觉和侥幸,总觉得吧,今天这个,貌似手气会不错的样子,肯定能有不少收成,赚个盆满钵满什么的。

可能,或许……也夹杂着一份藏匿其中的玩心吧。

就跟自己差不多。玩心总归是有的,但只要没影响什么,陆筱颖总觉得没事。

比如自己有“玩心”时,只顾着看闲书,临近考试了也没专心复习,但考试成绩最终没退步就没事了嘛。

只要最主要的事,就好比自己是学习,最主要的事不要因着“玩物丧志”而真遗忘了,那也问题不大。

“带钥匙了吗?还是……敲门?”

汐以不重的声音问着,把陆筱颖拉回了神,但更有些像是,把她从暂停状态复又重新启动了。

“哦,带了。”陆筱颖一边应着,一边摸着自己的裤子口袋。

小时候钥匙是一根绳子串起,给挂脖子上了。长大了,挂脖子是不大好意思了,但实话说,有时候还真觉得挂脖子上挺方便的。

倒是先摸出了打湿、又干了、已成一坨的纸巾。估计是刚才河道里弄湿的,然后被汐连着自己不知道怎么要妖术弄干了吧。

换了只手拎鱼,然后去摸另一边的口袋。总感觉被汐这么盯着找钥匙,太紧张了,不仅放在哪边口袋忘了,而且口袋也仿佛无底洞一样,一时半会挖不出钥匙来。

幸好,门有了动静。是从门内传来开门的声音,估计是妈妈听到了动静吧。

门开。果然是妈妈。

“回来了啊。都吃过饭了没?”

“嗯,吃过了。”

“你们聊,我就不奉陪了。小颖,等会把鱼拎上来,别忘了。”先行进屋的汐,这么说着,就径直往里屋楼梯方向走去了。

整一个……高冷!

这是陆筱颖此刻唯一的感觉。跟平常给自己的感觉,不大一样。可能也是,假的真不了,也确实是没什么好跟自己爸爸妈妈聊的。仔细想想的话,其实自己跟爸爸妈妈也很少会有“聊”的感觉。

“促膝而谈”什么的,感觉大概也就书上见过、别人家的,还是自己身边没见过的那种“别人家的”。平常的沟通中,多少还是有着长辈、晚辈不可视、却又明确存在的界限感的。

也是因为此,学习成绩如何那种的,自然爸爸妈妈会知道。但要是再个人点的话题,比如小学时候当时学校里其实不是很愉快,或者是被汐就发现了的、自己有写过的暗恋纸条,这种更为私密性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让爸爸妈妈知道的!

知道了,顶多,老生常谈。

“不要早恋”、“不要干嘛”……

或者,学校里的不愉快吧……极大概率会跑去学校找老师要个说法,为啥我家孩子被怎么的了。是为了自己好,但那样……反正自己会觉得有诸多的尴尬啊。

反正,总之,以自己目前相对爸爸妈妈来说,小小的年岁,有小小的考虑。小小的考虑,觉得这些事情,还是自己默默藏于自己心间吧。

爸爸妈妈永远是爸爸妈妈。在自己家中,这一层之下,陆筱颖觉得,有些事,反而或许跟汐反而能畅所欲言。

并非此世的存在,却是在此世之中,于陆筱颖而言,最能用“朋友”二字来称呼的“人”。

哪怕汐让自己称呼下“哥哥”,或者自己也曾厚颜无耻说过“喜欢”汐什么的,但是,目前最能交心而谈的,也确实非汐莫属了。

只陆筱颖听了汐的话,一短愣的工夫,汐已在楼梯上即将拐弯、快看不到处了。

明明就一瞬间的时间感觉,也没看汐有走得多块,但实际展示出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地迅速。果然是大妖怪,走路还能那么快的吗?

神奇的是,这带足了违和感的存在,爸爸妈妈却完全没觉得异常。

“我……我也去。等等我!”陆筱颖紧跟了上去。

主要是……

比较好奇,自己房间的隔壁,那间本来应该是爸爸妈妈的房间的。汐说睡隔壁那间的话,不知道房间有没有“发生”什么。

汐那边的世界的话,应该跟这边有好多不一样地方的。比如晚上吃饭,医生家,看着普通,但从进门开始,可不是真普通人家这样的。普通人家可没青鹤那样的小姐姐。

不知道那个房间,是不是也或多或少会有些其他、远跟之前不一样的变化。

“这俩孩子。”

身后飘来妈妈这一句,还有门再次关上的声音。随后轻轻细细的声音,是爸爸同妈妈继续压低着声音聊着什么。那些聊的,就像让陆筱颖同时置身于了两方的世界。

陆筱颖小跑着上楼。忘了开灯,前面汐上楼也没开。但丝毫不觉得暗。

因为一上了楼梯,拐弯处刚过,她手中那以水为构的袋子,便随着蓝鱼的飞游至空、消散不见了。原本歇下了光亮的鱼身,也随着,再一次靛蓝的明光亮起。

这一段楼梯,这还是出生至今,陆筱颖第一次见到没开灯、却如此亮堂的。

两方的世界。这楼梯就仿似两方世界的桥梁。

前方……

汐所去的二楼,就似是她正追着汐、要去窥探着的隐世世界。蓝鱼恍若明灯,驱散黑暗,把她引往那处。

所视的前方,所逐的前方,是一个似真似幻、若书中故事的彼岸的“真实”。

而背后的一切。

爸爸妈妈轻碎的话语声,不是甜言蜜语,只是柴米油盐日常中、平淡无奇、却是支撑起这个家、每一个平凡日子的商量与交谈。

还有间或能听闻到的碗筷相碰的声响,是爸爸还在夹着小菜、喝着啤酒,晚饭尚未终时。虽然妈妈是肯定去钱婆婆家帮忙,吃过饭了的。自己也是跟着汐蹭过晚饭了。但估计爸爸是在外面忙活晚了,现在才吃饭吧。

分散的时间,分散的晚餐。但是,也不过是平凡人家过日子中的普通一日。

这就是“烟火味”吧。可以不在炊时,无明火、无明烟,却每一分贝的声响就足以构成一个鲜活的现实世界。

始终存于背后的现实。但此刻,在陆筱颖眼中,暂且也不是她一个小孩子能插入话题的。索性,还是心安理得借着臭鱼的光,往因由汐在、也可能即将成为非现实般存在的二楼更好。

楼梯已至尽头,蓝鱼先陆筱颖一步,径直往陆筱颖爸爸妈妈的房间飞了过去。

“臭鱼,你认识门的啊?竟然没飞错。还以为你只来过我房间,不会想到去里面那间的。”

蓝鱼听着陆筱颖的轻声所语,停浮在空中,转过身来,又变长了鱼鳍为“水袖”,于鱼身两侧、上下甩啊甩地回应着陆筱颖。

跟上了蓝鱼的步伐,陆筱颖站在爸爸妈妈房间的门外,探出脑袋往门内的空间看去。

直接惊到了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原来那个……爸爸妈妈的房间吗?

二楼唯有自己那间房间是装了空调的。也是因此,夏天,爸爸妈妈才会空出这房间,在一楼里屋处睡。那儿凉快,开个电风扇也足够应对了。

但是怎么回事?

一股股清凉从敞开着的门,扑面迎向正站在门处的陆筱颖脸上。

这清凉,比空调运转所带出的更清凉,而且,更有自然的味道。像是正在哪一处,藏在树荫下、缓缓流淌过的小溪中一样。这种感觉,是同空调吹出的凉气绝不相同的感受。

但这清凉之外,果然更令其惊叹的,还是所见,而非肌肤所感。

陆筱颖小心翼翼地往房门内探出了一步。那一步的足下,地面,竟然有些微微的波纹荡开感油然生起。刚觉得神奇,打算另一只还没在房间内的脚也跟上、走进去时,却被阻拦住了。

前面完全没注意到的汐,这会突然站在了她面前。伸出的一手,贴着陆筱颖的脑袋,阻止着她入内。

“小孩子,该洗漱洗漱,该睡觉睡觉去。”

“不要!先让我进去好好看看嘛。”

“不行。只有鱼可以进。”

蓝鱼一听,极为欢喜。本来看着陆筱颖被拦住了,主动乖巧地在门框对应着的立体空间内浮着,听了汐这一句,鱼鳍捂嘴、朝着陆筱颖眨巴了眼,立马就飞了进去。

如一尾蓝色的箭,飞快地冲进了房间中间那一从地板延伸至天花板的立体水空间内。

随后,是优雅地于水中、舞动着水袖似的鱼鳍翩跹游走。

“让我进去看看嘛!这里本来就是我家。臭鱼都能进,我为什么不行?”

陆筱颖边说着,边从没被汐挡住之处看着蓝鱼在的那方水空间。

果然好神奇。并不像鱼缸那样有明确的界限。倒更像是,自己刚才拎着的那假冒袋子一样,连同空气隔开交界处,也实质完全是水一般。

再加上,刚才臭鱼分明是径直随便一个地方就穿进到水空间的。

果然这个将临时变为汐房间的、爸爸妈妈的房间,变得好神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