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宽下心
作者:冰翼熊  |  字数:6187  |  更新时间:2021-02-20 23:02:57 全文阅读

刚说着,就要往屏风那头的尽头走去的伙计妖异,像是撞上了什么,还没真走出屏风此侧的范围,就瞬间停下了步子。

“诶?老板?你怎么上来了?这么点小事情嘛,交给我就好了喽。小菜一碟的了!”伙计妖异对着空气说着话。

说是小菜一碟吧,感觉他基本上、上来了也没干什么。要说收桌子嘛,他此刻手中的托盘,可就只有他敬爱、崇拜的汐侯大人用过的酒杯和酒壶。

至于跟这酒杯、酒壶,也曾一桌置着的其他,可都没收拾呢。还在桌上兀自摆着。

那要说另一桌的话……屏风之内的……红色小妖那一桌的,好像也就是那么随意甩了托盘过去,顺带着甩过去了托盘上面、本来有着的几份点心。空了的盘子,碗啊勺啊的,可是半点没收拾。

“呃……都收拾好了啊……”空气说着话,大概空气此刻也看到了这两桌、特别红色小妖那桌的“盛况”吧。

空气说话的声音,还是有些熟的。今天晚上刚听过嘛,特别是,“空气”的声音!正是因为“空气”这点,陆筱颖因着听到了空气老板的说话声,视线被吸引了过去,转过头去看。

可能更多的是……嗯……看好戏?幸灾乐祸下?这明显都没怎么收拾,睁着眼说瞎话的伙计妖异。

“啊……这个,那个……老板,那个……这一桌的,这三个红色的家伙太能吃了,这不还没吃完嘛!还要晚点,我等会再来收拾一次啊。你放心,你放心。”

原来还是会心虚的啊,这个不知道名字的伙计妖异。

这么内心之中感叹着的陆筱颖,转头看戏的视线所及之处,也就最多能看到伙计妖异的后背,还有他心虚得连那鱼类鱼鳍感觉类似的、相比整个背影来得华丽丽多了的耳朵也明显动了动。

“哎呀,老板,你看,我这不就收拾了些的嘛。”伙计妖异明显示意着手中托盘、那唯一收了的器具。随着动作,还微微移动了下,试图挡住些红色小妖那桌的桌子一般。

不过陆筱颖看来……老板不是“空气”吗?空气的话,他这么的,确定可以挡住吗?刚才估计早就看到过了吧,压根没收拾!白拿着工资,没收拾!

“哦……这样啊……”

老板的声音,没多说什么,但这刻意拉长的尾音,过于没有平仄起伏的调调,已是足够让伙计妖异感觉心中的慌兮兮更甚了些。

“刚才也是我一个没细想,就让你上来、来帮忙收拾了。想着你这家伙,平常干活足够机灵的。可这是不是好像……”

借助伙计妖异的动作,可能算是唯一一个、这儿看不到老板到底在哪的陆筱颖,毛估估地猜测着,大概老板的视线正在投向汐的这边吧。呐,那个伙计妖异侧了下身子,应该这样,老板才能看到汐这边。

“……这是不是,已经不小心给说漏了嘴了?好像……”

这会的,依然是陆筱颖的猜测,老板可能正看向红色小妖们那一桌。

“是不是不好随便说出汐侯大人名号的样子?得假装着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的那种。不过,看我这伙计收拾的……估计已经说出来了吧。”

“嘿嘿~老板,我还以为你是特意安排我来的呢。放心,放心,你这宝贝屏风,不是外头听不到这头说了什么的嘛。刚才不小心说出来,也就这里头的听到听到而已了。汐侯大人如此低调,我这绝对配合,啥都没看到,啥都没听到啊!对了,老板,这两个,卖给我呗!嘿嘿~”

就算不正面看到,陆筱颖觉得此刻的伙计妖异必定是那憨憨的、痴痴的笑!那这么比起来,自己偶尔花痴还好嘛。可没他这么明目张胆来的。自己的花痴,那可是一般情况看不大出来的!偶尔傻乎乎地傻笑,那也是一般人相当少的时候了。

不过……汐是不是看到过自己花痴的样子比较多的?

“诶,不对诶?我咋那么傻呢?”尚未等空气回应,伙计妖异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老板这不是空气嘛。空气的话,是不是我偷偷私藏了,其实空气也是不知道的?还是,空气啥都知道啊?”

伙计妖异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没托托盘的手,拍着那看似空无一物的空气,像是正拍着某人的肩似的。

“老板,老板,这家伙,绝对要扣工资!态度不好,说话太拽,没大没小,笑起来还傻乎乎的!看,还说你是真空气了。”

“对对对,扣工资!刚才对我们说话,哼!那个态度是超级、超级不好的!学着那些混混一样,老凶老凶的!把盘子丢给我们,让我们客人自己收拾!”

那边一桌正因为突然进来的老板,而热闹开了,这边的一桌就越发显得安静了。

一个是转过身去看着热闹的小人类。但对面的一切,在她那虽然闪着灵光、却相对妖异们来说也算眼力足够拙的双眼之中看来,都是围绕“空气”而引起的。

而另一个嘛,也算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的、这热闹的源头了。酒是不需要了,器具收了可以再摆,但要是再有点“口沫横飞”什么的,呃……实在打扰喝酒的兴致的。所以,纯粹也是看那一桌为中心的、空间范围内的“戏”看得热闹。

至于安静的此桌之中的第三位——瞎婆子,这会就略微尴尬了。这竟然是汐侯大人……这今晚上的,是不是算说话说太多喽?但这么光自己想着,也想不出来什么的了。

想不到是泓汐那边老大,反常地亲自在这喽,与其自己这么胡思乱想有没有哪无意得罪了什么的,是不是直接问个么几句更直接些?

如此想着,略做了下小小的心理建设后,瞎婆子的两声清嗓子打破了这一桌的安静、也打断了那一桌的热闹。

“……看,你这不好好干活、只想着偷偷拿走老板餐具的家伙,打扰汐侯大人了!”还是大哥的红色小妖,微妙的停顿后先反应过来的。

“谁说……我要偷偷拿走了?说那么难听!老板是空气的话,只是这种可能性而已。要拿个东西,对空气可不用打招呼,常理嘛。但是,我可是还有想过要付钱的。你们三个红色的吃货,可别给我找茬!这酒杯和酒壶,我可是不管什么方式,都是势在必得,要拿回去好好收藏、供起来的!”

背对着这边说话,伙计妖异是这样的口吻,随而却又立马转过身来,面朝向这边这桌,一本正经、且极为恭敬的一个鞠躬。

“确实是打扰到汐侯大人您了,非常抱歉。我这就退下,汐侯大人您要有事,随叫随到!”

一本正经的鞠躬后,伙计妖异终于是要正式走出这屏风此侧的区域了,转身一手托着托盘,一手搭着空气出去。

“走了,走了,老板。别打扰这边的雅兴啊。走,干活去喽!诶,老板,这酒杯和酒壶的事……”

伙计妖异的声音,以屏风为界,说着说着便听不到下文了。

其实,空气老板有没有真到了屏风那侧,凭借陆筱颖的眼力是看不出了。但就看到那伙计妖异的背影消失在屏风后,片刻之后,他又猛然、又突然地来了一个回马枪,斜着身从屏风外侧探进,冲着红色小妖那桌一喊。

“喂,你们三个,吃好了,真要收拾了,再叫我!可别给我跑老板那乱说话!当然,你们自己能收,那几个托盘里头,记得收拾好,空了的碗盘可给我放端正些了!”

说完,伙计妖异的身影才再次、也是真真正正地往屏风后撤去了。

“哎呦,可总算走喽。这小伙计来喽,还真有些闹腾喽。以往来,我还觉得这小伙计不错,安静干活,动作快、也机灵。这有……嗯,就是有些不一样喏。”瞎婆子忍不住说了短短几句,毕竟这打破半侧闹腾、半侧过静氛围的可还是她那两声故作清嗓子的声音。

而瞎婆子那干枯的手,如饱经过了风霜、沧桑到水分都已几近蒸发干净了的树枝,此刻正不安地轻叩着桌的边沿。

“那个……汐侯大人?我这老太婆,有眼有珠,但确实是看不见,没识得竟然是您本尊……这个,我有没有什么,说了那个什么不妥当的话来着?还有那小跟班这……”

前面是确实一直误以为小跟班是个妖异了,毛估估化形没多久的那种。当然这都是基于瞎婆子自己猜测,也是因为没想到这泓汐地界老大会跑相对泓汐来说这么小的、犄角旮旯的小街区里来。那这会正主身份明了了,那这丫头,这人类女娃子就这么跟着来隐世喽……感觉胆子还是颇有些的嘛,某种程度上来说。

“我也没说啥,什么惹你不高兴的吧?”瞎婆子说话之中的中气,那是难以压住的,天生便如此了。但相比先前说话,这会朝着陆筱颖方向这一问,那是明显压低了声,想要温柔、柔和下来的。

只不过说者有意,听者的感受可未必顺着这“意”走。有些习惯了前面瞎婆子讲话,那种给人整体上大大咧咧的感觉的,这么突然的“柔和”音调,反倒有些东施效颦的效果,让陆筱颖瞬时觉得有种发毛的感觉。

而瞎婆子之所以还要刻意“慰问”陆筱颖一句,有没有惹她不愉快的,那还用说?还不是自个这左手侧的大佬……哎呀,还以为就白捡了个大便宜,蹭了一顿不错的大餐,白蹭的……这是白蹭到了,还真是不小心给蹭了个真大人物喽……

那这说难听点“打狗还看主人”的,虽说着,这小丫头不是什么小狗崽吧,但粗糙点说、理还是相仿的嘛。

汐侯大人的这反常,可怎么想,都感觉基本都没逃脱过这人类丫头的关系过。所以嘛,就算是个人类,原本是可以不当回事,这回可也是得相当当回事,好好问问,客客气气的喏。

哎呦,说起来,是看不到,可听得到!这丫头的声音,前头没放心上,等会说话了怎么的,可得好生记心头上喽。这哪天要是镇子里头,无意逛着遇上喽,那啥,大佬身边的红人喏,出了这店、过了这夜,那也是得多客气着的。

“没……没有呀。”陆筱颖从那发毛的感觉中缓和过来,完全不明所以地说着。

就是讲故事、听故事,顶多不是都假的故事嘛。这个有什么好惹不高兴的。自己反正是其实听故事听得挺愉快的。如此绘声绘色,还就在隐世的环境里头听着的,多妙呀!

要真说不高兴的话……是不是,妖异婆婆才是那个更应该觉得不高兴的?毕竟,好像这里,前面一直只有妖异婆婆不知道汐是汐的样子。

虽然“汐侯大人”这个称谓,对于这儿、妖异眼中具体是意味着什么的,陆筱颖到现在也还是不太明白的,对隐世细节上的概念不足。但至少她知道,自己对面这位大佬就是“汐侯大人”呀。

但妖异婆婆讲了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却好像是唯独妖异婆婆是始终不知道、直到刚才为止的吧。好像确实是这样,自己没理解错的话。

不过说真的,就算知道汐是“汐侯大人”,在陆筱颖看来,汐到底是有多厉害,对于她来说也都没有太重要了,她也没太在乎。厉害不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其实都不是她自己厉害,没什么是可以单纯因为走得近、就拿汐的厉害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所以,并不重要。

而陆筱颖眼中的最重要——是汐带自己来这个陌生世界的。汐的这份妖异间“有分量”,足够让她安全地进来、再安全地出去就够了。

当然了,还有,还有……汐真是大好妖!石锅饭好好吃,冰淇淋也好好吃啊!

小跟班这的“没有”,瞎婆子可并不意外。

这原先还以为是个初化形的妖异喏,那现在知道就是个人类丫头了,那这小娃子的心思可就更容易猜喽。能有啥惹到了的,也就算是这位“汐侯大人”的顾虑吧,照衬着、保险起见地客套性问一句了。

若是个妖异,那能有灵乃至化形,都必然是经过了一些岁月的。这岁月,可比这小跟班这样声音听起来、尚年轻得很的人类娃娃来得久多喽。就光冲着这时间,那这小跟班,还真是如那三小个头所言“没见过世面”狠呢。

倒是……这……这汐侯大人可是怎么个心思喏?这其他太得罪的话,粗略一回想吧,应该也太没。但麻烦就麻烦在,今晚这故事……

牵扯了些地界啥的八卦事喽。比如墨泽大人那头的,祸起萧墙啥的。这是故事、还是谣言,评判标准,啧啧,可还是有很大一层得依托于大佬的心思喏。

瞎婆子的焦虑,似藏却显。有着前面足够充分时间的同桌而坐,现在还是很能辨出其没藏尽起来的焦虑的。

但是呢,汐却是平静似水,尚未发一语。这份沉默不语,反倒是对于瞎婆子来说,更像是暴风雨将临前、有那黑云压城之感了。

稍许过后,平静着、正经着的汐,终于打破了瞎婆子这妄想而开的压力。

仅轻笑一声,一切便已化开一般。

而在汐对面坐着的陆筱颖,因为瞎婆子这想假装还没太失措、却实际焦虑感尽显的状态、还有刚问的话,自己回答完之后,可也一直关注着汐侯大人的动静的呢。正是因此,她可没走神错过了什么,更没妖异婆婆那样看不到!

汐侯大人,刚才装的吧?绝对是装的吧!假装很严肃那样,然后这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吧?太坏了也,明明知道妖异婆婆看不到,欺负老弱!

确已化开的平静,确已化开了的焦虑。

瞎婆子无声地松了口气,看样子没事喽。当然,她可没瞧见陆筱颖所瞧见的东西,只是单纯她不可见角度所感,这大人物……看样子没有怎么给得罪了的。

“吃个饭、顺带闲聊的事情,能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啊?这儿,就一家普通的石锅饭店,可不是鸿门宴什么,或者需要‘杯酒释兵权’之类的,没有来由惹不愉快了、得罪了的。来店里吃饭嘛,都是客,没多大区别的了。”

汐这话一出,瞎婆子更是心中舒坦了太多。哎呀,还从没跟地界之主这么打交道过,还以为在那地方坐着的吧……

嗯……特别是自己听闻到的一些闲散话语,怎么的,都感觉是汐侯大人比那墨泽大人难搞些。虽然自个也是墨泽大人也没直接打过交道的,纯粹听说的饭后闲聊了。

还以为坐地界之主那高处够“寒”座椅的,都会是些极有架势什么、诸如此类的吧……总之,还是确实有些出乎了瞎婆子所料的。就如同,出乎了她所料,汐侯大人会出现在这名为泓汐整个大地界之上、这小小一个沂竹镇、一个小小隐世街区里头一样。

“哎呀,这同样店里吃饭,那差别还是有的嘛。”

心头是已焦虑、不安散尽,但这相关的客套话嘛,瞎婆子觉得还是要来这么几句的。

“散桌呀、包厢呀啥的。就比如这屏风,往日也没的。这客跟客间,还是不同的喏。我坐这嘛,也是眼神太不好使,完全看不见喽,误打误撞蹭了些光。但自己几斤几两嘛,可心里头啊,不能太飘喽。”

算是意思几句说的。但其实嘛,也是有点……这话匣子前头还开着,中间是出了点知道这不差钱的主就是汐侯大人的插曲,但这开了的匣子,哪是那么容易重新闭上的?反正也貌似不会有事的样子嘛。

况且,也算是实话了。言出瞎婆子,又为瞎婆子所想,是以她认知而来的实话了。

只见汐淡然而笑,缓缓而道出了几句佛经中的话语。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短短几句心经之语,在此时此刻,为汐所说出,更有种藏满了玄机之感。

仿佛又已到了深奥的话题处。陆筱颖又开始有些困惑了。

全文的,她是没看过了。但是,这几句经文,听到过。好像电视剧里什么的,都有出现过这几句吧。

可是,这个话,跟现在……是不是有点不搭?

知道必定是有深意的,但自己不解就是不解嘛,陆筱颖已是决定毫不掩饰地直接去问出口了。反正妖异面前,她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太小年轻,完全不丢脸!要是跟她一样的人类面前的话,她觉得自己不会选择这么直接问,多少会感觉不好意思。

可能有时候相异,反而会更容易放下一些诸如面子什么的虚的东西吧。

“色……是有点颜色的‘色’吗?跟现在是什么关系呀?”陆筱颖问道,至少是她觉得的那样,有隐晦表达的。毕竟提到这个嘛,总是想到西游记类似的什么画面,好看的、花枝招展的小姐姐,然后磨练心性什么的。

但是,也因为隐晦了,她其实不确定瞎婆子或者汐,是不是能懂她想说的意思。

“呃……”汐略微迟疑。发现自己好像容易忽略个事情,那就是小花痴的存在。

倒不是小花痴物理、地理上的存在,而是她所历过的时间和经历的“存在”。还太小了,很多东西估计都还没那么领悟、有所体会过。有些东西的范围内,可能相对来说,小花痴是从未进入过、更别提存在于过那个范围之内的。

“不是有点颜色的‘色’,也不是花痴的‘色’。但或许,某些情况下,要那么理解也行吧,只不过不是现在这个情况。”汐语着。

而同一桌,已是不再纠结自己是否有无意、话语之上说了不该说的瞎婆子,放宽心后,此刻脸上的笑意,已是说明着,小跟班未懂的意,她已懂。

哎呀,还真是有意思的地界之主呐。果然非亲见,那些说法,听说终归是听说。虽然前面还纠结过些许,会不会得罪到了什么的。但既然大人物坦坦荡荡不在乎,不存在这一说的话……

哈哈,这镇子还真是有意思喽。暂且期待,这镇子,这山、水两方的地界,还有……自己所追之物。既然大佬如此不拘小节,或许,这一顿白蹭的晚餐之后,未来有朝一日也还能再有些瓜葛吧。

若有自己这把老骨头,能有用处之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