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似水年华静静过 > 正文
静年第一章
作者:暮潇潇  |  字数:2933  |  更新时间:2019-11-20 11:33:46 全文阅读

下午的阳光灿烂得人需眯起眼睛才能适应光线,广州的冬天温煦如阳,湛蓝的天空,白云调皮地一朵簇拥着一朵嬉戏。这明亮的天地冲淡了春节归心似箭的焦急。没有即将回家的欢欣雀跃,也没有离别时的黯淡神伤。在回家的浪潮席卷大地时,这美丽的天空这祥和的气氛让人不由想到岁月静好。

老公骑上摩托带着雅和女儿、儿子到停车站牌等车,他们要到另一个城市,然后坐老公表弟的小轿车回老家。

儿子上了车便跑到后车窗,向雅和女儿挥着小手,嘴里大概说着“再见,再见”。他依旧一脸的灿笑,雅的笑容里却掺着凄然,依依不舍弥漫在心间。

每晚揽着儿子小小的身体睡觉,看着他婴儿般熟睡的姿态,母爱升腾在心间。每晚总要抱儿子到卫生间小便,不然他会翻来覆去,睡得很不踏实。即便无尿意,他也总是爱蹬被子。雅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熟睡过,她总是在不停地为儿子盖被子。

老家比广州冷多了,白天还需生炉子烤火,晚上他是跟他爸爸睡还是跟他奶奶睡?他们睡觉一向睡得死,也不习惯带孩子。儿子生下来似乎没离开过雅,他也受到了雅的影响,总是很晚才睡。

他和女儿开始还高高兴兴地捧着手机看动画片,10:00左右女儿就睡着了,儿子却兴味依然地看动画片。直到他眼睑沉重困意来了才对雅说:“妈妈,我要吃咪咪睡觉”,于是他钻进被窝,却还是躺下又坐起来,坐起来又躺下。

雅只好躺下揽着他,这时候儿子会自然地含着咪,马上进入睡眠状态,雅于是又捧起手机看起来。

其实去年春节,雅和儿子分开半个月就为了断奶。雅回娘家半个月回来,儿子高声欢呼:“我妈妈回来了!我妈妈回来了!”似乎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妈妈回来了似的。

此后儿子依旧和雅睡,依旧会含着咪才能入睡。据说孩子吃咪更多是为了寻求安全感,也许在孩子的心中,世界上最安稳的地方就是妈妈的怀抱,世上最美的食物就是妈妈的乳汁。

雅已没有什么乳汁了,儿子睡觉却依旧喜欢含着咪才能快速入睡,否则他会翻来覆去很长时间。每当看着儿子闭着眼睛含着咪的样子,雅就感觉儿子还是那个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

现在儿子却要离开雅这么多天,雅确实感到有些不适应,不知儿子是否适应,雅对儿子说:“儿子,你走了,晚上没人陪妈妈睡觉了,妈妈冷哦,怎么办呢?”雅以为儿子会说他不回老家了,谁知儿子竟说:“你让姐姐陪你睡。”

儿子似乎对回老家满是欣喜和盼望,雅想起自己小时候,每到逢年过节一说到外婆家就很欣喜,就会高兴地蹦起来,儿子大概也是这种心态吧。

这里只有20平米的空间,而老家却是前后七八间屋,门前又有很大的空间,他可以跑来跑去,也许那里对他来说是个新奇的地方。

已经放春节假了,厂里要停水停电,虽然老公给电工说了雅母女俩不回去,电工也答应不停他们的水,但热水肯定是要停的。于是昨晚雅和儿子,女儿赶忙洗头洗澡,以后再洗就要烧水了,洗澡间也没那么暖和了。

上午老公带儿子理了发,又给他买了双靴子和几双新袜子。去年买的靴子儿子穿上有些紧,脚后跟提上去很费力。

老公买了一大袋粉丝,两挷粉条,还有一颗大白菜,两个大白萝卜,还有一大块五花肉。他把五花肉炒成一盆红烧肉,嘱咐雅春节期间做猪肉粉条白菜。

雅很爱吃这道菜,父亲做的这个菜特别美味,那种香醇直达心底。自从父亲走后,雅很少再吃这个菜了。无论在哪里都吃不出父亲做的味道来。

老公做菜还可以,可还是无法与父亲相比,记忆中的美味只有父亲才能做得出来。中午就是猪肉粉条白菜,两个孩子吃得津津有味,雅说:“你们姥爷做得更好吃。”

老公又瞪圆了眼骂道:“不做就吃,还好意思说不好!”雅无语。老公曾说雅是“傻白甜”,“丫鬟的命,公主的心。”

雅说:“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好不好”,老公训斥雅的表情口气如对两个孩子一样,他总说雅不成长不长大,还象个十八岁的幼稚少女。

一次雅的鼻炎又犯了,一声高过一声地连着打喷嚏,让雅怀疑自己肋骨是否喷裂了,因为后背一阵阵痛,雅叹气说:“象现在这样严重,老了可怎么办?岂不是肋骨都要喷断了?到时候岂不是要爬着走了?”

老公那双大眼又斜瞪着雅,一脸鄙夷地说:“你最好不要活那么大岁数,活到100岁还50岁的心理!活着干嘛!”

雅内心极不服气,又不知如何反驳,他已戴上了有色眼镜,雅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了。随他吧,雅更在乎自己心里是否舒适,更愿按自己的意愿生活,不想为谁去改变。

老公每每一脸痛悔:“我咋找了这样一个傻女人啊!”

雅撇撇嘴说:“王宝钏18年寒窑还盼来个皇后娘娘,我这是越过越没盼头。”

老公立马怒目圆睁,喝道:“你敢再说!”

切!懒得和他理论。雅的脾气似乎也被他磨平了,他训斥她时如对孩子,雅似乎早已采取了两耳不闻,熟视无睹……

雅带着女儿一步一回头和儿子摆手告别,老公坐在儿子旁边头也不抬,应该是在看手机吧。

回到屋,雅竟然有些落寞地坐在床沿发呆。屋子似乎从没这样安静过,平时儿子女儿的笑声像银铃般充斥着整个屋子。

女儿和儿子几乎形影不离,俩人这会儿亲密无间地玩着,一会儿便你一拳我一脚互不相让,不一会儿那个吃亏的一方便爆发出震耳的哭声,雅便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打赢者还挺不服气:“是他(她)先打我的!”然后打赢者居然也大哭起来,雅烦躁地捂起耳朵,继续看手机。两个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又黏在一起,说笑起来……

晚上雅热了中午剩下的菜和饭。

吃完饭,女儿画画,雅继续看手机。雅在日更一部早年未写完的小说,12:00前要结束。

这部小说有许多内容要补充和修改,春节这段时间雅打算好好修改一下。

似乎总有很多事要做,而雅却迟迟未动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部手稿依旧静静地闲置在落满尘埃的一隅,等待着雅何日能回眸顾看它一眼。

雅总有比同龄人更多的感慨和情绪,有些她记下来,更多的是记在心底深处,直至淡化成风尘。

那时壮怀激烈,每每对着漫天的晚霞内心喃喃着什么。

那时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任由情绪弥漫在心,今时已体味不到那时情感。那时珍重非常,而今已轻掷如烟……翻看早年拙作,已无法体味当年情怀。

20平米的房间中间用一个大衣柜隔断,靠近后阳台是一张1米5宽的大床。靠近大门是一张上下一米宽的小床。

女儿睡小床,雅和老公及儿子睡大床,但7岁的女儿却每每半夜溜到大床上睡。她睡在雅脚头,却因爱蹬被子爱翻身,常常把脚放在儿子腿上肚子上。因而雅很少熟睡过,总是不停地挪她的腿脚,不停地盖被子。

夏天感觉太热了,于是雅便抱着儿子到小床上睡。老公的大嗜好就是打牌打麻将,每每不到半夜不回来。回来推门、拉灯、来回走动,让刚想入梦乡的雅颇为烦躁。

她提议老公睡小床,老公睡了几回却不愿睡了,说床太短伸不开脚。他也不过1米7多,若是1米8,若是住集体宿舍又该如何睡呢?

入夜,不知是大床褥子薄的缘故,还是儿子不在身边之故,雅竟然翻来覆去睡不踏实,女儿倒是睡得香甜。

雅迷迷糊糊到天亮,发觉自己的脚还没暖热。每到冬天,雅的脚总是冰凉,哪怕睡前热水泡脚,到得床来不多会儿,便又降至冰凉。她曾想让老公给她暖脚,老公却如一团火里突然扔进一块冰,恼火地一把推开,雅只好蜷着身子缩在被窝里,好在儿子的体温传些给她。

雅一个同学的姐姐,曾对她说:男人是火,哪怕小男孩儿也有火力。也许是吧,小小的儿子尽管总爱蹬被子,但揽着他睡依旧觉得有暖意。

没成家时,一到冬天,晚上睡觉时雅都要打开电热毯。电热毯开高档,一会儿就让你热得难受,只得关掉,过不久又觉得冷意袭身。开低档也并不是很暖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