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色棉花糖 > 正文
第七章 快乐时光2
作者:苗条的猪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19-08-20 08:22:39 全文阅读

人总是会对一个人非常依赖,而这种依赖会慢慢变成占有,而那个人也会慢慢的习惯你的占有,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需要那种依赖了,那个人可能还在原地等着我们回去。

“奶奶,奶奶,那个云是不是从那个地里长起来的?”

黄昏下的夕阳别样的温柔,那抚过彩霞的微风也轻扫在我的脸庞。我用那个稚嫩的笑容回应着天地最纯洁的时光。

“是啊,乖乖怎么知道是地里长出来的?”奶奶忙些手里的活满脸笑容的问着我。

“因为,我看见它挨着地了。嘿嘿。”我说着就把脸埋进了奶奶的怀里。不好意思的笑着。像是得了多大的夸奖一般。

“那改天奶奶去给乖乖摘一点地里的云给乖乖做糖吃好不好?”奶奶指着远边的云说道。

我一脸期待和不可置信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家门前的小河换石桥,我一大早就去拉着工人不让他们换,我说我奶奶还在对面没有回来,如果桥没了她就过不来了。

我哥哥看见我大哭不止,抱了一个大苹果过来给我,说等我吃完了苹果,桥就修好了,奶奶就能回来了。我不信,我又继续哭着。我哥哥就在旁边陪着我。

没多一会儿,原本的石桥被换成了圆形的水泥拱桥。我看见桥换好了也不哭了。我就问哥哥,他给我的苹果呢?我哥递给我一个红红的大苹果,我接过来发现是一个只剩一个苹果形状的苹果皮。

嘴巴一扁,又开始哭了起来。我哥说看我在哭,说咬一口就咬一口,结果不知不觉就吃完了。本来是来哄我的结果又害我哭了好久。

快要吃午饭的时候,奶奶从集市上回来,给了我一大朵白色的棉花糖。那时候真的以为是奶奶用天边的云朵做的糖。

之后只要奶奶去集市上,总会带回一朵白色的棉花糖。

人吃五谷杂粮,总会有病痛的侵扰。

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讨厌棉花糖。

我奶奶,胃出血,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而我每至黄昏都会哭闹,我的姑姑说奶奶是去比以前远的地方摘云朵做糖了,因为附近的云朵糖都被我吃光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明目的理由也安抚不了我那颗惶恐的心。第一次觉得要不是我太贪心,也不会把眼前的云彩吃光,要不是我太贪心也不会见不到我最依赖的人。

在稚嫩的岁月里,第一次讨厌一种自己喜欢的东西,只是因为它夺走了我更喜欢的人。

一个星期后,我奶奶跟着我姑姑回来了,我只记得我抱着奶奶好久好久,我说我以后再也不要云朵糖了,我要奶奶陪着我。我奶奶只是摸了摸我的头说,以后她不会去那么久了,我还是可以吃着糖,看着她。

稚嫩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的快,还没有成熟的心智去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有些时候看上去美好的东西,总是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瑕疵,人前是人,人后是狗的人太多。

就好像人们向往的大草原,远看是牧羊人轻轻挥动着羊鞭,行走在空旷无垠的草原上是一种惬意的生活。让人想轻抚那绿油油的草尖,那微风吹起的像海浪一样的波纹,轻轻拨动着人们心动的心弦。让人觉得这种生活是最美的。有白云,绿草和温顺的羊群。

可是当你走近会发现,原本心中美丽草原,散发着让人做呕的发酵味。羊群牛群的排泄物,让人无处落脚。那牧民惬意的生活,也变成忙碌的追赶,生怕会跑丢一只羊羔。

快乐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现实总是比理想生活要残酷一些。就好比我向往的大海生活,只是我想把眼睛给大海,而那打鱼人却把生命给了海。

当置身事外的眼光去评价别人的生活往往是最伤人的。

因为你向往的生活,可能恰恰是别人厌倦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到了读书的时候。就随着奶奶又回到了四川老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在新疆生活了三年,我却觉得它是一个我觉得很温暖的地方。

甚至比这个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还要温暖。

我呢,读书晚,虽然年龄比其他小孩子大一岁,但是个子小,并且胆子也小,还有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并不喜欢学校。

别的小孩子老是欺负我,所以我总是逃学,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去学校。

所以我那时候肚子痛的次数比我吃饭的次数还要多。而且我的幼儿园老师也是一个不温柔的人,因为不专业,农村学校嘛,只要能认识几个字可能就是幼儿园老师了。

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星期五,这一天我都会去学校。因为那一天老师会发糖给我们。

也是上了幼儿园才知道棉花糖不是云朵做的,云朵也不会生长在地上。普通人也摘不到。

那时候很多时候都在想,我奶奶那么长的时间到底去哪里了?也没有去摘云朵。

不过小孩子的问题与烦恼总会在糖果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时候,在学校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牵着同学的手,围成一个圈,同学将手绢轻轻丢在我的身后,然后用那软软的小手悄悄抓住我,对我说,我抓住你了。

那时候没有任何问题困扰我,也没有任何疑惑等待我去了解。也没有嘲笑让我变得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就像明朗的夜空,虽然处在黑夜,却让人感觉不到阴影的存在。

刚到老家那一年,也是无忧的,因为同伴还小,也不会用眼神看人,而我的小娘,就是我小叔的老婆,也还觉得我比较可爱,觉得我没有打扰她的生活。

老家的老牛看我的眼神总是比新疆的羊群要温柔许多。那会儿那里的羊群看见就像要瞪死我一般,那尖尖的羊角我感觉能戳死人。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起来我也是十分惭愧,就是我奶奶生病回来,我爸爸说要吃牛奶羊奶有营养的东西。

我和我哥就拿个瓶子去挤奶,觉得牛太高了,比较大,我们觉得我们只能欺负弱小的,所以选择了羊。

我还记得栅栏里被我们悄悄绑住脚的羊看我们的眼神是多么慌张,多么绝望,感觉要是我和我哥要是敢走进去,它能戳死我们两个。

也是到了初中才知道,我和我哥挤奶的那只羊根本不会产奶,因为那只有着好看胡子的羊是公羊。

我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虽然没有没有新疆的壮观,却比那里干净多了,味道也好闻多了。手撑着下巴,眼睛干巴巴的看着老牛啃食着嫩草,我也觉得那时候的生活真是惬意,若是说少了什么?那就是零食。要是什么瓜子,花生,可乐鸡翅,要是在那个时候能来上一点,简直就是完美。

快乐浇灌出来的孩子总是淘气的,忧愁勾勒出的孩子才会是懂事的。

小时候的兴趣爱好还是蛮好的,五岁的年纪就会种花,种菜,还喜欢在鱼塘里钓鱼,只不过这过程嘛?

咳咳,就是那种可以忽略的兴趣爱好。因为现在回想起来,那不是兴趣,那是淘气。

种下去的花,三天就拔起来看有没有长出新的根须。如果有什么有花苞了,总是掰开看是什么颜色的花瓣,最后都会失望的说一句,怎么都是绿色的?

有一次把我爷爷养的牡丹花接的花苞全部掰了下来,还跟爷爷说道:“爷爷是个骗子?你说这牡丹花是最美的,是最好看的红色。怎么全部是白色的,绿色的?亏你还天天来瞧它。”

我只知道我爷爷杨起手掌久久没有落下,最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嘴上,还说让他自己多嘴。

钓鱼吧,其实我是真的不喜欢,蚊子太多了,感觉可以把我的血吸干。不过呢,我看到我爷爷孤孤单单的背影我就不忍心他一个孤独的坐在那里,而且一坐就是大半天。

如果有我去陪他,他肯定不会那么孤单,肯定也不会那么严肃,笑容肯定也更多,只是每次有我陪我爷爷钓鱼,我觉得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有我在的那一天,我爷爷肯定是钓不到鱼的,别说鱼了,就是鱼的影子也别想看见。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喜欢隔半分钟问一次爷爷有鱼上钩没有?隔五分钟拉一次爷爷的鱼竿叫爷爷看有鱼儿上钩没有?

后来我爷爷每次去钓鱼都会说:“乖乖今天想不想吃鱼?要是想的话,就让爷爷一个人孤独的钓鱼吧。”

每次爷爷这样问,我都会点点头再摇摇头,最后在想到奶奶做的红烧鱼的引诱下,又重重的点头。最后对我爷爷说:“爷爷等我长大,我去钓鱼给你吃,钓鱼肯定很辛苦的,一坐就是半天,还不说话,要不是以前有乖乖陪你,你肯定会很无聊的。”

爷爷每次都是摸摸额头,像是擦汗,可是脸上明明没有汗水,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想,或许爷爷再说:“我的祖宗诶,就让我一坐就坐半天好了,就让我半天不说话好了,你陪我我不会很无聊,但是我会很无奈!”

如果可以,我想时光不要让我懂事那么早,如果可以,我想时光不要让我成为别人眼中的累赘,如果可以,我想时光不要让我懂得我与别人的不同。

就让时光停留在这些欢声笑语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