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双面毒凰 > 正文
第一章:芙蓉不及美人妆
作者:翩跹笙兮  |  字数:1991  |  更新时间:2019-09-16 13:05:14 全文阅读

江南多烟雨,磬湖细雨朦胧,湖中荷花被微风吹得有些倾斜,湖心有一座画舫被湖面上升起的袅袅青烟所笼罩,让人难以瞧清这画舫的模样,只是隐约得以看出个大概,此画舫建造得定是巧夺天工。

  画舫内布置得十分精致典雅,柜台上摆放着的香炉散发着淡淡的荷香,那张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圆桌上摆着一张点缀着宫格的棋纸,棋纸上的黑白棋子在照射进来的朦胧日光中散发出淡淡的光泽。

圆桌上分别坐了两名年纪相仿的女子,其中一名背靠着书架而坐的正是坊间传言的旷世才女凤姒鸾,与她相对而坐的便是锦都有名的大家闺秀上官懿。

  “你明明可以赢的。”

  身穿红色华服的上官织懿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手中的棋子落定,这一局,又是自己赢了,只是这种需要他人谦让的赢,是她所不喜的。

  凤姒鸾莞尔一笑,那张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上露出淡淡的梨涡:“姐姐才是技高一筹,妹妹输得心服口服。”

  “你呀,这让我情何以堪?下次可不许让着我了。”

  上官懿苦笑着,看着这盘已成定局的棋子,顿了顿语气夸赞道:“你棋艺精湛,放眼天底下,怕是无人能与你相比较了。”

  凤姒鸾微微摇头,将目光移向窗外,看着窗外的微风细雨,不禁有些多愁善感:“弈棋的胜负不过是在一念之间罢了。”

  上官懿微微点头,命人收了棋盘,起身走向画舫的门口,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不由得欢喜道:“姒鸾,不如咱们今日的午餐,就用荷花来解决吧?”

  难掩心中的愁闷,起身走到画舫的门口,与她并肩而立:“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

  “倘若这荷花有话对你说,免不了说你这荡舟人竟比它还要美上几分,让它好生羡煞。”

上官懿那双含情脉脉的眸子对上凤姒鸾那双宛若秋波荡漾的眼睛,顷刻间笑道:“你的这双眼睛如此特别,大抵天底下怕是无人有此相似吧?”

 “姐姐总是爱这样笑话我。”

 凤姒鸾微微耸肩,抬步走到画舫外,看着荡漾在湖水中的荷花,忍不住蹲下身子来伸出纤纤玉指轻轻采撷。

 身后的上官懿忙不迭也走了出来,蹲在她的身旁:“姐姐给你做荷花盛宴如何?”

 “好。”

 凤姒鸾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荷花放进篮子里,而后继续采撷。

 忽而一阵狂风卷起满湖荷花飘摇不定,婷婷而立在枝头的荷花花瓣纷纷掉落,随后突如其来的便是漫天骤雨,她小心翼翼的拾起漂浮在湖面上的荷花放在手心,轻轻放在花篮之中。

 倾盆大雨无情的摧残着湖中的荷花,雨珠打落在二人的身上,湿了衣裳。

 上官懿赶紧采过一片荷叶遮在凤姒鸾的头顶,语气急切:“我们进去罢。”

 凤姒鸾微微一愣,心中划过一股暖流,起身拍了拍衣裳上的雨珠,赶紧提起花篮朝着画舫内跑去。

 “姐姐,你的衣裳,都湿透了。”

 她面露担忧之色,连忙命人去备好衣裳。

 上官懿看着眼前女子满脸担忧,暖笑道:“无妨,你没事儿才好。”

 “这怎么行,看着这雨一时半会不会停,姐姐你先去将衣裳换了吧,我去备荷花盛宴,姐姐还未尝过我的手艺呢。”

 说罢,还来不及等上官懿拒绝,凤姒鸾便将她推进内阁,而后又命人去备好洗澡水。

 上官懿无奈,苦笑着被她推进内阁,鼻尖萦绕着的是淡淡的荷花香,看着她走出内阁,自己还未嘱咐她换身衣裳,她的人影便消失不见了。

 伺候自己洗澡的丫鬟是跟随了自己十几年的姝灵,凤姒鸾刚走,她便焦急的走了进来。

 “小姐,您没事儿吧,担心死姝灵了。”

 姝灵看着自家小姐淋成这副模样,不由得心疼起来。

 上官懿安慰道:“无碍,等会你去拿一件身朴素的衣裳罢。”

 “是!”

 姝灵应道,站在自家小姐身后,替自家小姐脱衣。

 忽而想起什么,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咱们今日一日都未回府,姝灵怕大人会责怪小姐。”

 “此事我明日自会与爹爹说明,无需担忧。”

 上官懿眨了眨眼睛,转身对着姝灵说:“姝灵,明儿便是荷韵节了,你看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明日我替你留意一些,看看有没有长得俊俏的男子……”

 自己的话还未说完,便感觉到姝灵手上的动作停了,借着灯光方才看清她脸上的表情,点点红晕在脸上,分明是已有心动之人。

 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丝丝戏谑的笑意:“姝灵,你可是有心上人了?”

 听此一言,姝灵那张娇俏的脸蛋愈发的红润,她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敢正视自家小姐:“没......没”

 “害羞什么,你若是有了心上人,应当及早告诉我才是,不然害得本小姐日日给你挑好男儿。”

 上官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见姝灵那支支吾吾害羞的模样,她也不便继续追问,转过身去赤足踩在那白玉地板上,霎时间全身都蔓延着冰冷的气息。

 姝灵见自家小姐已经走远,赶紧跟上去,走到浴缸前,俯身伸出手试了水温,尚可。

 “小姐,水温尚可。”

 “知道了。”

 上官懿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姝灵,发现她的脸愈发的红润,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能够让咱们的姝灵如此害羞不已。”

 ......

 翌日清晨,晨曦微露,画舫周围升起淡白色的烟雾,磬湖中的荷花经过雨水的洗礼,愈发的娇艳欲滴,像极了婷婷少女。

  梳妆台上放置着许多华贵的胭脂花钿,烛光跳跃,她仔细的看着镜中的人儿,看着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庞,不禁有些迷惘:“世人所道的妖媚惑世,也不过是如此了吧?”

翩跹笙兮
作者的话

或许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修改,我会加油的,嘻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